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277章 你就那么喜欢他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韩奕脸色很沉,他是軍人出身,身形高大,在部队里练就出来的一身铮铮铁骨,由此磨砺出来的气场,强大又骇人。


        

乔时影这句话说出口,其实就有些后悔了。


        

她的脊背有些发凉。


        

韩奕走过去,坐在了她身边,乔时影脊背僵硬,感觉他的气息,朝着她覆过来,像是毒蛇信子,将她裹覆住。


        

"你身体不好,不能饿着。"韩奕说着把她没盖好的被子往上挪了挪。


        

乔时影不敢动颤。


        

当初乔启平去世的时候,乔时影其实并不想跟着韩奕来,但是乔启平亲自把她的监护权交给了韩奕,韩奕不容她拒绝。


        

后来她想,反正也就几年的事情。她已经读高三了,还有三四年,她就大学毕业了,而且她读书的高中是寄宿学校,一年也回不来多久,等到上大学,报一个离海城远点的大学,就不用回来了。


        

可是韩奕根本不给她住校的机会,到了大学,学校也是他亲自选的。


        

离海城很近,开车一个小时就能到。


        

她根本没有选择的机会。


        

选择海城的学校,其实乔时影也没有多不甘,她得了这个病,就做好了随时出意外的准备,读哪里对她来说都没有太大的区别。


        

她妈妈就是因为这个病去世的,她也活不了多久的。


        

而且她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了家人,多活一天,少活一天,对她来说,意义并不大。


        

她和顾俊程在一起,很少有的感觉到了快乐,感觉到了想活下去的意义。


        

所以当韩奕逼迫着顾俊程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的时候,她是恨韩奕的,恨的同时,又怕他。


        

乔时影没有回头看他,她的唇色有些发白。声音小了起来:"我想去上学。"


        

她说完这句话,心就紧紧的绷着。


        

韩奕没有半分退让的意思,说:"你答应我,出去后不要再去找他,我就让你去上学。"


        

其实顾俊程已经被他强制转了学,他根本不在乎乔时影去不去找他,他伸手抚摸了一下乔时影的头发。


        

乔时影睁着眼睛,在他的手伸过来的时候,放在被子里的细白手指绞紧了。


        

韩奕说:"下去吃饭。"


        

不容拒绝的语气。


        

乔时影不敢违抗他,还是乖乖的跟着他下楼了,一直到坐在客厅里,都不敢说话。


        

福马端了汤过来,韩奕接过来,试了试温度,又把汤递给乔时影:"喝点汤。"


        

乔时影哪里敢让他这样伺候自己,她有些惶恐不安:"叔叔,我自己来。"


        

韩奕说:"你很怕我?"


        

乔时影心里一紧:"没有。"


        

韩奕也不在意,他手底下的人也怕他。他在这样的位置待得久了,身上自然带着一种压迫感。


        

但他的声音温和了下来:"以后还是按时吃饭,我让福妈一日三餐按时给你做,你要是不肯吃,到时候我就换个人来给你做。"


        

那意思是要把福妈给辞了。


        

乔时影慌了一下,脸有些白,她从小到大都不是很擅长交际,心又软,赶紧说:"我知道了,你别为难她。"


        

乔时影喝了一碗汤,又吃了小半碗饭,因为心脏病的原因,她从小就吃饭慢,而且又因为没有运动的缘故,饭量也小。


        

韩奕吃得倒是快,吃完就在一旁等着她。


        

乔时影细白的手指紧紧抓住筷子,也不敢让他等着,加快了速度。


        

韩奕说:"你慢慢吃,不用急。"


        

乔时影也没敢放慢速度。


        

其实她以前虽然也怕他,但是没有这么怕,要说真正这么惧怕韩奕,还是她高三毕业参加同学聚会,回家的那晚。


        

尽管她在学校几乎算是没有朋友,但是高三毕业的同学聚会,她还是去了,一行人玩到了半夜,她回到家已经是凌晨。


        

她回来的时候,管家已经睡了,整个别墅里都静悄悄的,她也没有去开灯,怕吵到别人。


        

然后直接去了二楼洗澡。


        

她那晚的心情其实没有很好,同学聚会的时候,她看着所有人都在喝酒,所有人都在抱头痛哭,只有她站在那儿,一个朋友也没有。


        

她太孤独了。她很想要一个好身体,但是她从来没有拥有过。


        

那天晚上,她洗澡洗到一半的时候,没忍住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韩奕就是在这个时候,推门进来的。


        

韩奕推开门的那一瞬间,乔时影几乎是猝然抬起了头,朝着他看过去。


        

在看清是韩奕的时候,她吓得心脏都骤停了,赶紧手忙脚乱的去擦眼泪,整个人忍不住往角落里躲。


        

空气里有一瞬间的寂静,乔时影感觉到了一种让人恐怖的危险,她瑟瑟的叫道:"叔叔。"


        

韩奕大概是喝了酒,身上一身的酒味,却并没有那么难闻,灯光从他头顶斜切下来,他的影子刚好覆盖在乔时影身上,压迫着乔时影的神经。


        

目光却直直的看着她。


        

那目光简直让她心惊肉跳,她几乎是慌乱的朝着韩奕道:"叔叔,你是不是喝醉了?"


        

她想站起身,把衣服穿起来,但是衣服就在韩奕背后。


        

而就在她的神经紧绷到极致的时候,韩奕朝着走了过来,问:"你刚刚在哭吗?"


        

他是听到了哭泣的声音,才进来这里的。


        

乔时影浑身都在发软,道:"没有。"


        

"怎么了?"韩奕抑制着鼓噪的心跳声,蹲在了她面前,强制性的抬起了她的脸:"哭什么?不是去参加同学聚会了吗?是谁欺负你了?"


        

乔时影根本不敢和他对视,韩奕是她的长辈,又是权势傍身的人,不知道多少人畏惧他,现如今却蹲在根本没有穿衣服的自己面前,这种感觉让她紧张又觉得害怕。


        

她颤声的开口:"叔叔,你喝醉了。"


        

韩奕的欲念却越长越深,他抬起指腹,抹了抹乔时影那双黑到发亮的眼睛,手指下的皮肤细腻光滑,他喉结滚动片刻,酒精灼烧着大脑,让整个洗手间都显得压迫逼仄,而那双锋利的眼睛却黯沉得骇人。


        

他是怎么朝着乔时影吻下来的,后来的乔时影都不太敢回忆。


        

她只知道,他将她抱起来,抵在墙壁上,吻得极其的用力和强势。


        

乔时影使劲挣扎着,他就把她的双手扣在头顶。


        

在酒精的作用下。疯狂又野蛮,像深渊一样,卷着人沉入,让乔时影根本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乔时影脸色白得像张纸,又恐惧又害怕,眼泪不停的流,不停的叫他叔叔,期望他听到称呼能清醒点。


        

他是他父亲的战友,她希望通过两人的辈分提醒他。让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但是她越是哭,他就越是凶狠。


        

他抬起头去吻她的眼泪。


        

后来乔时影都快要绝望了,两人动作间,也不知道怎么就碰到了淋雨间,冰冷的水几乎是兜头而下,才彻底浇醒被酒精麻痹的韩奕。


        

等他清醒过来,看着被他抱在怀里的乔时影,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乔时影整个人都在不住的发抖。


        

韩奕几乎是有些仓惶的松开了她,差点酿成了大错。他道:"刚刚在外面听到你在哭,喊了你好几声,你都没有反应。"


        

他到底是长辈,乔时影道:"我没有听见。"


        

"那你先洗,我先出去。"韩奕几乎是落荒而逃。


        

韩奕走后,乔时影根本不敢呆在这里,一晚上都在担惊受怕,第二天她都没敢正常起床。


        

还是韩奕在门外敲了她的门,问她是不是不舒服。


        

乔时影说:"没有。"


        

韩奕像是完全不记得昨晚的事情了,他吩咐道:"如果不舒服,就叫福妈上来,或者让人叫医生。"


        

乔时影不确定他到底记不记得,一直忐忑着,回道:"嗯。"


        

后来两人的相处,乔时影尽量让自己和以前一样,但是心里到底是怕的,有很长一段时间,她都不敢见他。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有种莫名的危险,可是具体,她又说不清楚,后来到了填志愿的时候,她更是坚定了,要报考去省外的学校的打算。


        

但是她的如意算盘没有成功,但是韩奕却改了她的志愿。


        

乔时影和他闹过一次,但是韩奕只是平静的看着她,说:"我不同意你去外省。也不同意你住校。"


        

他的每一个字,都像是石子砸进乔时影心里,乔时影却不敢违抗他。


        

暑假的后一个多月,两人基本维持在一种胶着的平衡里。


        

那种平衡里却像是有暗潮在汹涌,在逼迫着乔时影,以至于就算韩奕不上班,只是坐在书房里,乔时影都觉得有压力。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她上大学。


        

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乔时影一上大学,就偷偷的交了个男朋友。


        

她也不敢告诉韩奕,和顾俊程平稳的交往着。


        

因为生病的缘故,她从小到大,都不擅长交际,几乎没有什么朋友,顾俊程向她表白的时候,她只是愣了很短的一段时间,就顺势答应了下来。


        

顾俊程对她很好,知道她有心脏病,却从来不把她当病人对待,只是把她当一个正常的女孩儿。


        

乔时影有社交困难,他也不在意,这段关系,乔时影却还是走得战战兢兢。


        

直到两人交往半年后,韩奕才知道她交了男朋友的事情。


        

他首先是将乔时影叫道了书房,朝着她问:"我听说你交了一个男朋友?"


        

乔时影好像一早就做好了这样被问话的准备,可心脏还是不可抑制的紧张起来。整个人都跟着发软,她垂着头,不敢看韩奕的眼睛:"是。"


        

房间里的气压很低,哪怕乔时影低垂着头,她也能感受到落在自己身上,仿佛带着重量的视线,那视线让她觉得压迫,可她又无路可退。


        

韩奕看了她一会儿,每一分钟。乔时影都觉得像是在行刑。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淡声的开了口,他说:"交往多久了?"


        

他说一个字,乔时影心里就跟着紧一分。


        

乔时语咬了咬唇,说:"快半年了。"


        

"半年。"韩奕重复了这两个字,他道:"你去学校读书,也才半年。"


        

乔时影其实并不觉得韩奕会喜欢她,可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危险,却让她每天活得战战兢兢,她几乎是鼓足了勇气,朝着他道:"我很喜欢他。"


        

"小孩子的喜欢,值几个钱?"韩奕身上的气压冷沉得像是结了冰,但是他的语调却是平静的又不平静的,他道:"你现在还小,刚刚从高中毕业上大学,还没有学会看人的能力,也没有和人长时间的相处,这样贸然在一起。对你并不是件好事。"


        

不管韩奕对乔时语有没有那种心思,乔时语都知道,这是她表明打消韩奕想法的最好时机,她抬眼看着韩奕,道:"我已经不小了,我十九岁了,叔叔,我能分辨是非了,而且我这个身体。不知道能活多久,我想在死之前,好好谈一场恋爱,我喜欢他,我想和他在一起。"


        

韩奕面上无温,他道:"毕业了谈也不迟,顾俊程是个什么样的人,你都还没有了解清楚,我不同意你这么早就谈恋爱。"


        

他顿了顿,道:"而且,谁告诉你,你活不了几年的?"


        

乔时影手心都浸了汗,被韩奕这么注视着,让她几乎没有勇气开口,乔时影道:"叔叔,我喜欢他,我想和他在一起,我知道你关心我,我爸爸临终前把我托付给你,你对我来说,是长辈一样的存在,你的话我当然会听,但是这件事,我希望您能同意。"


        

"如果我不呢?"


        

他这几个字,像是大山一样,压过来。


        

每一个字都像是在她心里砸下一个坑。


        

乔时影细白的手指狠狠的攥着,她说:"叔叔,对不起。"


        

她的话一说完,房间里又陷入一片寂静。


        

乔时影额头的冷汗都快要掉下来了,才听到他道:"我要看看他是个怎么样的人。"


        

乔时影松了一口气,说:"好。"


        

本来乔时影觉得,陆薄川调查顾俊程,就是找人去查他有没有不良嗜好,或者有没有人品方面的问题,如果有的话,那就把资料甩到她面前。


        

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韩奕会玩那一出。


        

他强势的不给人留任何一点余地,就逼着她看顾俊程和另外两个女人发生关系。


        

她就那么站在那儿,被迫看了整整半个小时的现场版。


        

乔时影根本不想信,她说:"你是不是给他下药了?"


        

韩奕说:"如果一点药就能让他丧失理智,那你觉得他以后还能有多高的忠诚度?小时,我说了,他不值得你交往。"


        

乔时影双眼通红,她又害怕又难受,一心急。差点没有缓过劲来,整个人都跟着头晕眼花,一下子就倒了下去。


        

韩奕赶紧打电话,抱着她出酒店,边走边叫人准备急救车。


        

在他带着乔时影进去之前,这些东西,他就已经完全准备好了。


        

乔时影被送进了医院,韩奕一直守着她。


        

乔时影很久才慢慢醒过来,她想过来的时候。韩奕正站在窗边打电话。


        

他其实很想抽烟,但是因为乔时影心脏的问题,他基本不在她面前抽。


        

电话那头的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韩奕的脸色冷得要命。


        

不知道对方讲了多久,他低声的应了几句,话不多,但是很快,他就听到了一点响动,意识到是乔时影醒过来后,他讲了几句,就把电话给挂了,然后朝着她看了过去。


        

他说:"你就那么喜欢他么?喜欢到非要和他在一起?"


        

乔时影害怕他投过来的视线,也害怕他潜藏着的暗潮汹涌,她说:"我是很喜欢他,你以为你这样,就能让我离开他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