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283章 相信我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周竟手里拿着电话,他看了一眼张佳佳,没有留意到唐错语气里的变化,朝着唐错道:"你等一会儿,我等下再给你打回去。"唐错还没来得及说话,周竟已经把电话给挂了。


        

"怎么了?"


        

唐错挂了电话后,就愣愣的,唐珍婉觉得她有些不对劲,忍不住问道。


        

唐错其实心里知道,周竟和张佳佳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可是她就是觉得慌。


        

周竟还没爱上她,她就要遇到劲敌了,这事情摆在谁面前,谁心里都担心。


        

但是这种事,她也没办法和唐珍婉说。


        

要是一说,唐珍婉指不定还要说她作。


        

唐错说:"没什么。"


        

唐珍婉有些怀疑:"真的没什么?"


        

唐错心里有些乱,她愣愣的看着手机上她和周竟的新闻,半响。说:"你帮我把新闻压下去吧。"


        

唐珍婉其实也是这个意思,周竟对唐错到底有几分感情,还不好断定,她不想让新闻闹大,至少结婚前,不想。


        

唐珍婉说:"那我就照你的意思办了。"


        

唐错又有点不开心,她看了唐珍婉一眼:"你做经纪人的,一点自己的主意都没有么?"


        

唐珍婉:"……"


        

唐珍婉好踏马无语。


        

唐错还生气:"我说让你压,你就压,我让你飞天你就飞天去?"


        

唐珍婉崩溃道:"那你到底是要压下去,还是要抄起来?"


        

唐错说:"这么简单的事情,你还要我问我,我养你有什么用?"


        

作为陪了唐错快十年的经纪人,唐珍婉简直忍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她深吸一口气:


        

"错错,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压热搜好了,你国民度这么高,绯闻又少,偶尔抄一抄怎么了?我们就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们已经快要结婚了,谁再往周竟身上爬,谁就是铁板钉钉的小三,这一辈子都洗不掉,我们就是要让周竟身边的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有家室的人,再说了,你们可是要结婚的人。你这么优秀,他必须要勇于担当,才能配得上如此优秀你的,连公开恋情都做不到,他算什么男人?"


        

唐错看了她一眼,被她说服了:"好吧,你主意这么大,既然你非要公开,那我也只好勉为其难的同意了。"


        

唐珍婉:"……"


        

而另一边,周竟看着眼前脸上蓄积了不少淤青的张佳佳,他站在原地,也没有过去,只是皱着眉问:"你怎么了?"


        

张佳佳眼眶有些发红,她抿了抿唇,脸色苍白,也不敢太靠近周竟,缩了缩肩膀,道:"我也不知道还能找谁。自从我家里出事后,我好像就没有谁可以找了。"


        

她这个样子站在这儿也不太好。


        

"先找个地方坐坐吧。"周竟道。


        

张佳佳点了点头。


        

周竟把张佳佳带到了一个茶餐厅,要了个包间。


        

周竟问:"吃早餐了没有?"


        

张佳佳摇摇头。


        

她说:"我不是很饿。"


        

周竟也没多少寒碜的意思,他示意张佳佳说。


        

张佳佳手指抓着自己的衣角,羞赧,难堪,可是她又心存一丝希冀,张佳佳说:"你能不能帮帮我?"


        

周竟皱了皱眉。


        

"怎么回事?"


        

张佳佳犹豫片刻,还是老老实实的说了。


        

张家在去年的时候,出了事,她爸爸本来做大型机械租赁公司,可是年前的时候,和人做生意,被人骗了,别人让他运输一车茶叶,因为时间比较紧,给的报酬挺多的,可是运到了却被警察拦了下来,一箱一箱的打开检查。


        

检查出来的却根本不是茶叶那么简单,茶叶里还放有很多晶体。


        

也就是所谓的毒品,全部混杂在茶叶里面。


        

重量可观,数额巨大,张父哐当入狱,张佳佳为了把父亲救出来,跑了很多地方,找了很多人,可都没有什么用。


        

直到一个叫袁辉的男人,说能帮她,这人以前是张总的合作伙伴,张佳佳以前见过他,他和张父一直有生意上的来往。


        

而且他本人看上去,算是比较温文尔雅的类型。


        

张佳佳没有多想,就答应了下来。


        

却不想,从此以后,就是她噩梦的开始。


        

她先是替袁辉送了几次东西,因为张父的原因。她对这类的事情还算比较警惕,可是她送了十来次,也没什么问题,就渐渐放松了警惕。


        

却没想到,就在她放松警惕没多久,袁辉就又让人叫她送了一批东西给学校里的一个男学生。


        

就是这一送,她的人生就跟着毁了。


        

"我不知道那里面有东西。"张佳佳痛苦的道:"我当时很害怕,想自首,可是我送出去的量,足够被判死刑。"


        

周竟没有说话。


        

张佳佳说:"后来我整个人基本就处于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里,又怕又痛苦,后来袁辉不仅让我帮他送货,还给我下药,让我陪客,我要是不听话,他就找人来打我。"


        

"为什么不选择报警?"


        

"因为不敢。"张佳佳的手有些发抖,她好像又回到了那些彷徨害怕的日子里:"那边他们有人,我根本分不清这些人哪些是他的人,哪些不是她的人,我报警过一次,差点被打死,我很害怕,连报警都没有用,我不知道该相信谁。"


        

一个人在这种环境待得久了,是很难再去相信别人的。


        

周竟没忍住,点了一支烟来抽。


        

当年周竟找张佳佳帮忙的时候,张佳佳还是个大学生,家庭条件自不用说。


        

他是万万没想到,仅仅几年的时间,她会成为这样。


        

张佳佳忍着泪,她知道自己已经配不上周竟,可是周竟就像是她心头的一颗朱砂痣,白月光,她还是忍不住去偷偷的看他。


        

看看这个当年救过自己的男人。


        

那天她而已是这样,以为自己死定了,是周竟下去救的她,把她从绝望里拿出来。


        

他还能拉自己一把吗?


        

但是周竟很沉默,这种沉默,让张佳佳心慌。


        

周竟一口烟抽了一半,才皱着眉头,看向她,问:"你想我怎么帮你?"


        

"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张佳佳见他朝着自己看过去,自惭形秽的又垂下了头,心弦紧绷的同时,却又满嘴的苦涩:"其实我两个月前就在收集这些人的证据。我知道一些他们私底下的暗号,我想毁了他们。"


        

周竟深深吸了一口烟,他道:"你知道这样做的危险是什么吗?"


        

张佳佳哽咽,说:"我已经没有退路了,我被他们逼着……"


        

她的眼泪流了下来,双手捂住脸,道:"这样的日子,我真的过够了。"


        

周竟沉静的说:"可是我并不一定能帮到你,你找我可能并没有用。"


        

张佳佳愣愣的。她擦了擦眼泪,她今天其实是偷偷跑出来的,本来就是冒着生命危险,如果周竟都没办法帮她,那她还能找谁?


        

张佳佳窘迫得脸都有些泛红,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她准备点头然后离开的时候,周竟道:"我会找帮你报警,这种事情。还是要和警察协作才行。"


        

张佳佳想到的却是她去报警的时候,被人拦住,然后带到一个房间里的事情。


        

周竟道:"我会调查清楚,不会像上次那样。"


        

张佳佳这才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谢谢。"


        

张佳佳也不能在这里太久,她还要回去。


        

周竟给她留了一个电话号码,张佳佳摇摇头:"我的电话被他们监听了。"


        

"那我到时候怎么联系你?"


        

他想了想,说:"你等等。"


        

然后他找人,买了一个很简单的小灵通回来,连不了网的那种,卡也让人弄了一个没有实名认证的卡。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电话就被送了过来。


        

周竟把东西给了张佳佳。


        

张佳佳把东西收好,她痴痴的看了好一会儿周竟,没有哪个女孩儿,在面对救命恩人,而那个恩人又长得帅气的情况下,还能不动心的。


        

那怕已经过了很多很多年,可是她还是记得很清楚,那天他背着她,往山上爬的样子。


        

他很沉默,可是却很坚定。


        

张佳佳心里绞痛,她想问问周竟,那天遇到的那个女孩儿,是他喜欢的人吗?


        

可是她没敢问。


        

张佳佳说:"那我就先走了。"


        

张佳佳走后,周竟在包间里坐了一会儿,才出了包间。


        

他想了想,联系了一圈人。最后电话打到了韩奕那儿。


        

韩奕拧着眉听他把事情说完,顿了顿,道:"我知道了,他们那边前段时间有人刚好在查这个事情,一直没有什么进展,我这边联系人。"


        

周竟收了手机,他和韩奕其实并不熟,只是当初陆薄川住院和结婚的时候,接触过几次。存了号码。


        

韩奕那边给的回复很快,但是现在关键是,很难和张佳佳取得联系,张佳佳也未必信任别人,他们想让周竟以金主的身份,去接触张佳佳,好在中间传输信息。


        

周竟说:"我的家人在这边,我不可能拿着他们来冒险。"


        

像这种事情,不仅周竟有危险,他身边的人,包括宋绾,唐错,都有可能被牵连进去。


        

他没有忘记,当年的422案件,带给他的噩梦。


        

当年也是那样一群团伙,在得知周自荣出事后,血溅了整个周家,害得他和妹妹失散多年。


        

警察也知道这个问题。其中负责这个案子的领队想了想,说:"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有一定的危险,你不想做,也是人之常情,我们会找更合适的人去的。"


        

周竟其实答应帮忙这件事,确确实实是因为当初,张佳佳于他有恩,他并不觉得自己当年救张佳佳,是他对张佳佳的恩惠。


        

他那时候。并没有那么好的心,他背着张佳佳爬山的那一路,都心有所念,他那个时候还没找到宋绾,只是想要用这种方法,积德行善,想要让老天爷看把他积德行善的福泽,全部分给宋绾而已。


        

周竟和警察谈完之后,就直接回了公司。


        

他在办公室里抽了整整一支烟,才堪堪压下心里的烦躁。


        

然后没多久,他就开始忙了起来,唐错打来电话的时候,他才想起来,上午唐错打来电话的时候,他刚好看到张佳佳,电话没说几句就挂了。


        

周竟将电话接了起来。


        

唐错心里有些不舒服,她说:"你不是说给我打电话的么?我一直在等你。"


        

"对不起,我忘记了。"周竟确实把这件事给忘得差不多了。主要是张佳佳带给他的冲击力太大了,周竟道:"你早上说要和我说什么?"


        

唐错酸溜溜的说:"你还想的起来我早上要和你说话啊,我以为你忘记了呢。"


        

"我这边有点事。"周竟揉了揉太阳穴,要说心里半点纠结也没有,那肯定是骗人的,他的家人当初就是被这种人乱刀砍死,他比谁都想要将这一类型的人绳之以法,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这么做。


        

周竟说:"对不起我忘了打给你。"


        

唐错说:"你不是说她要是来找你的话。让我陪着你吗?"


        

周竟原本其实是无所谓的,唐错要是不放心,那她要过来陪着他,他没有多大的意见。


        

但是这件事太复杂了,又有危险,而且张佳佳也未必想让人知道她的现状,周竟说:"这件事恐怕不能让你陪着了。"


        

"你什么意思。"唐错小脾气又来了:"因为你的生死之交么?"


        

周竟说:"唐错,你知道不是。"


        

唐错心里猛地跳了一下。


        

"那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嘛。"她咬住唇,说:"你又不在乎我。"


        

周竟心里的阴霾反而清减了些许,周竟说:"我最近这边有点事,你暂时不要来我公司,这几个月,我们见面的时间不要那么频繁。"


        

"你什么意思啊。"周竟的话说得平平淡淡,可落在唐错耳朵里,却不亚于山呼海啸。


        

周竟说:"最近这边遇到了点麻烦。"


        

"你不会要出轨吧?"唐错握住手机的手指收紧,一见张佳佳,他就对着她说这样的话,唐错说:"周竟,我是不是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我们两的事情,上了热搜?你那边很快就会有记着来堵你。"


        

周竟赶紧上网看了一眼,里面的照片拍得相当清楚。


        

不管是唐错还是周竟,正脸都是露了出来的。


        

周竟赶紧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这热搜能压下来吗?"


        

唐错愣了一下,说:"为什么啊?"


        

周竟点了一支烟来抽,唐错这是生怕他上班的这个地址别人找不到吗?"


        

周竟烦躁说:"等这个风头过了,我们再商量这件事,好不好?"


        

唐错没想到周竟会让她车热搜,唐错说:"你指的是什么风头?那我们还结婚吗?我们的婚礼不是就下个月了吗?"


        

周竟说:"结婚照常,只是这段时间,别上热搜。"


        

唐错愣了好一会儿,她抬起头,看着头顶的天花板,过了很久,她说:"周竟,我不是很明白。"


        

周竟说:"这件事以后再和你解释。"


        

"那我这段时间为什么不能去找你?"


        

"我怕你出事。"周竟说:"听话好吗?"


        

"是你要听话好吗?"唐错说:"你又没有钱,我不要听你的话。"


        

周竟:"……"


        

周竟问:"你相信我吗?"


        

唐错不知道该相信他什么。


        

相信他总有一天。真的会爱上她吗?


        

虽然她一直很自信,爱上她才是常态。


        

心里这么想着,唐错还是回了一句:"你说让我相信你,我就相信你。"


        

两人打了电话很久,周竟问:"你吃午饭了吗?"


        

"没有。"唐错说:"你的儿子身材太胖了,我准备饿一饿他。"


        

两人沉默片刻,周竟说:"多吃点水果。"


        

两人说完,又相对无语起来。


        

最后还是唐错受不了,说:"那我先挂了。"


        

周竟应了一声。可是还没挂,唐错突然就又叫了一声:"周竟。"


        

周竟"嗯?"了一声。


        

唐错说:"你要赶快爱上我,你要是爱上我了,我就会无条件相信你。"


        

周竟心里像是被热水浸泡,好一会儿,说:"好。"


        

唐错又说:"不可以和别的女人手拉手,就算要帮助别人,也不可能离对方一米以内。"


        

周竟觉得好笑,答应了:"还有吗?"


        

"那我们还要那个那个呢!"唐错觉得自己想哭。她像是害怕,又像是想抓紧什么,唐错说:"你欠我的,什么时候还?"


        

"不是三月六号吗?"


        

"你没有听说过提前还款吗!"唐错说:"你可以今天提前还款一天。"


        

周竟:"……"


        

"你只说让我不要去找你吧?"唐错按耐住心跳声:"可没有说不可以你来找我,你提前还一次款,我就答应你这段时间你尽量不去找你。"


        

周竟相当无语。


        

唐错耳朵有些发烧,可难受却又是实打实。


        

唐错说:"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吗……


        

妈的,周竟就不明白,这女人怎么能每次质问着他,都能把事情拐到这方面去,而且都把这种事情搞得这么紧张兮兮的。


        

弄得他莫名其妙有些紧张。


        

还没和她正式上床呢,心里先有了个仪式感。


        

周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