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286章 你最好是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天一大早,出差在B市的宋绾很早就打来了电话,周竟问她事情进展得怎么样。


        

宋绾说:"不是很顺利。"


        

梁蕴庭确实把项目给了宋绾做,但是宋绾拿着梁蕴庭给她的图纸,和项目清单量,找了个预算员,算了一下工程量和工程造价。


        

然后很多东西,都没有办法进展下去。


        

宋绾说:"这个工程不是很好做。采用了很多新技术,还有钢结构,很多东西我们都没有接触过,对具体的价格不是很清楚,也不知道具体成本怎么样,可能要找专业的人过来才行。"


        

周竟皱了皱眉,他们接触的工程不短了,但是没有做过钢结构的,如果真做起来,到时候很多行业标准和规范都不知道去哪里查。


        

"能不能先找个钢结构的外包公司?"周竟想了想,道:"把这一块儿全外包出去,钢结构这一块儿让他们去算。"


        

"我也是这个想法。"宋绾道:"这两天一直在这边跑。但是这一块儿做的人确实少,又没法做比较,而且这个工程麻烦的还不止这一块儿,关键还涉及了一些新技术,这方面的东西我不是太了解,没敢和梁总谈,到时候可能还要你亲自过来看看。"


        

周竟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复杂,说:"我明天过来看看。"


        

两人说完。周竟挂了电话。


        

他这两天问了问唐错的父母喜欢什么,把今天一天都空了出来,准备等会儿就出去亲自挑选。


        

他出门的时候,唐错还打来电话,紧张的问:"要不要我过来陪着你一起买?"


        

周竟怕她怀着小孩累,说:"不用,我自己就可以,你在那边等我吧。"


        

唐错感觉自己像是做梦一样,怀孕,结婚,见家长,那是她很多年前想也不敢想的事情,唐错说:"嗯,那我就在这边等你,宝贝,我真的想死你了。好想快点见到你哦。"


        

周竟都比唐错大了不知道多少,听到唐错那句"宝贝"愣了一下,他一边上车一边说:"等会儿来的时候,给你打电话。"


        

"那你先亲一下我。"唐错得罪进尺:"前天晚上说好要那个那个的,你都答应好了,我们也没那个那个成,要一个亲亲,弥补下我的小遗憾,不为过吧?"


        

周竟觉得有些好笑,又有些无奈:"你一天天的,脑子里到底装的是些什么啊。"


        

"你啊。"


        

"嗯?"


        

"我说,我脑子里,装的都是你。"


        

周竟愣了一下,他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看着车前的挡风玻璃,很久,才哑着嗓音说:"等会儿就过来看你,你父母现在情况怎么样?"


        

唐错还没跟周竟聊过那天的事情,周竟是习惯了不去探索别人家里的事情,唐错是压根儿就没想过。要去和周竟说这件事。


        

唐错说:"可能有些高兴坏了吧,这两天都高兴得不理我了。"


        

"嗯?"


        

"一下子知道自己要当老丈人了,老丈人的身份还没完全适应,又得知自己要当外公了。喜上加喜,可能是惊喜得有些过了头,一时没能承受住,这两天回到家里。呆在书房都没怎么出来,我觉得他应该是忍不住想躲在一边,给他外孙取名字。"


        

周竟:"……"


        

被气得头晕脑胀,刚从书房下来客厅的唐齐山:"……"


        

周竟问:"你爸身体没什么怎么样吧?"


        

"没有啊。"唐错趴在沙发上,根本没有看到她背后的唐齐山,道:"他高兴还来不及,身体会怎么样?顶多就高兴过头了,要缓一缓吧。"


        

唐齐山:"……"


        

唐齐山憋着一肚子气,上楼去了。


        

他没忍住点了一支烟来抽。


        

许研见好久都没抽烟的唐齐山抽上了烟,诧异了一下,问:"怎么了?不是戒烟了吗?怎么突然又开始抽烟了?"


        

唐齐山冷着脸,他在外面当领导当惯了。回到家总还端着一副领导的样子,道:"还不是你女儿闹出来的事情。"


        

许研看着唐齐山沉着的脸,说:"那孩子这两天找人查过了,还不错。错错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再说了,就错错做出来的那些荒唐事,换个人早生气了,他还能这么心平气和的和错错谈结婚的事情,还能用心的准备婚礼,买婚房,也算是有心了。"


        

唐齐山当然知道周竟这个人是挺不错的。从小学读书开始,一路成绩拔尖,荣誉证书不知道拿了多少。


        

为人也偏正直。


        

像他们这种做领导的,当然更看重的是为人方面。


        

可是关键是。周竟就算人品再好,也无济于事,光是他不喜欢自家的女儿这一点,也让他心里就万分的不放心。


        

许研也知道唐齐山什么意思,道:"儿孙自有儿孙福,你操这么多心,有什么用?"


        

而楼下,唐错和周竟打完电话。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想了一会儿,不知道想到什么,猛地从沙发站了起来。朝着楼上走,边走边喊:"妈,妈,你在哪儿?"


        

许研听她鬼喊鬼叫,立马从书房出去,一眼看到一旁小喘着气的唐错,还以为唐错出了什么事情呢,焦急的问:"怎么了?"


        

唐齐山也掐了烟,跟着许研一起出来。


        

唐错激动的道:"妈,我的肚子,好像动了一下!来来,你摸摸看是不是!"


        

许研愣了一下,唐齐山也跟着愣住了。


        

唐错高兴的朝着许研说:"你摸摸,说不定你的小外孙还能踢你呢!"


        

说着又转头看了一眼眼底隐隐有些好奇的唐齐山,唐错偏了一下身子,哼了一声。用手摸着自己的肚子,紧张兮兮的说:"宝宝不怕,我们不看外公。"


        

唐齐山:"……"


        

唐齐山哼了一声,说:"三个月没到。动什么动?"


        

"宝宝,看,那个邪恶的男人,他又想对你动手了。"


        

唐齐山:"……"


        

唐错想了想说:"你等会儿要是对周竟好一点。我就让你的小外孙叫你外公。"


        

"不稀罕。"唐齐山臭着脸。


        

唐错说:"那行哦,周竟的爸爸妈妈盼这个孩子,也不知道盼了多少年了哦,以后孩子就放在周家抚养吧,让周爸爸周妈妈带吧,有些人到时候千万别惦记哦。"


        

唐齐山:"……"


        

然而唐齐山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周竟就打来了电梯。


        

唐错接了起来,她刚要叫竟竟,然而她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电话那头,周竟喘着气,说:"错错,你和伯父伯母说一声,我可能要晚一点才能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