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290章 出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周竟的语气很陌生,就好像电话这头的人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唐错的心往下坠,脑袋空白了一瞬。


        

她死死咬着牙,没有出声。


        

周竟那边又"喂?"了一声。


        

唐错的心揪成一团,又像是坠到了看不见的深渊。


        

她想开口质问,可是又害怕得到答案。


        

周竟那边沉默了片刻。突然叫了一声:"错错?"


        

唐错的眼泪刷的一下,又落了下来。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但是没多久,她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唐错低头看着周竟的号码,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怎么就让自己陷入了这种境地。


        

沈斯意看到她的电话一直在响,他冷着眉眼,看她:"不接吗?"


        

明明现在已经是春天。可唐错却觉得自己正在过凛冬。


        

手上的电话还在急促的响着。


        

沈斯意看不过去,他从没见唐错这样哭过,他认识的唐错,从来都是一副拽拽的,老子好了不起的样子,就算刚开始的那段时间。他对她的态度恶劣,她也从来连眉头都不皱一下,每天都快乐得像个小傻逼一样的。


        

她像天上炽热的太阳,一路烧进你的心里去。


        

可是这颗小小的太阳,现如今喜欢上了别人,为别的人在流泪。


        

沈斯意冷眼看着她,说:"你就这么喜欢他?"


        

唐错心里难受的要命,她低着头,眼泪一颗一颗的砸在屏幕周竟的名字上。


        

沈斯意心里很烦躁,他坐在副驾驶上,想抽烟。


        

手机仍然在响,在车上这种封闭的空间里。格外让人心浮气躁。


        

沈斯意受不了,一把将唐错的手机抢了过来。


        

"你干什么!"唐错心里慌了一下。


        

然而她还来不及说些什么,沈斯意已经一边按了接听键一边说:"在这儿哭有什么用?他把别的女人带回家,你还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唐错,他要是真的爱你,怎么会把要去见你父母的事情给忘记得一干二净?"


        

唐错愣了一下,想问你怎么知道,但是还没等她说完,电话那头,周竟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错错?"


        

唐错的心紧了一下,又有种失重的感觉。


        

唐错张了张口,想问他在哪儿,和谁在一起。


        

可却又不敢问。


        

怕他说出来的答案让她绝望,又怕他说的话是谎话,在骗她。


        

沈斯意把电话给唐错。示意她自己拿着。


        

唐错几乎是下意识接过手机,她侧了侧头,看着楼上。周竟房间里亮起来的灯,手指攥紧了手机,不知道过了多久。唐错才低声的问:"你在哪儿?"


        

周竟说:"在家里。"


        

"和谁在一起?"


        

"一个人。"


        

唐错静了。


        

"我下午打了你好多手机。"


        

"我的手机掉了。"


        

唐错说:"哦。"


        

她忍不住问:"那你到家了,为什么不打给我?"


        

"我刚到家,而且这么晚了,我怕你睡了。"


        

唐错低声的问:"那你明天,还要来见我爸妈吗?"


        

周竟那边沉默了片刻,他说:"错错,可以过一段时间吗?"


        

唐错的眼泪一颗接着一颗,像是怎么也流不尽。


        

她问:"过一段时间,是多久啊?"


        

周竟那边沉默了很久。他低声的道:"结婚也推迟一段时间,好不好?"


        

唐错没有了声音。


        

"错错?"


        

"我想睡觉了。"唐错已经说不下去话了,她怕再说下去。她就要装不下去了,唐错说:"我挂了。"


        

唐错自己开的车回去的,沈斯意想跟着她一起,怕她出事,但是唐错说想自己静一静。


        

沈斯意说:"你这样没办法开车。"


        

唐错双手扶着方向盘,她说:"我只是想一个人待一会儿。不会出什么事情。"


        

"我送你回去。"


        

唐错说:"我求求你了,别让我更难看了,行不行?"


        

沈斯意没有办法拒绝。


        

他爱唐错。舍不得她受一点委屈。


        

他推开车门,下了车。


        

唐错没有回头看他。


        

沈斯意说:"你要是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唐错点点头。


        

沈斯意把车门给关了,唐错踩下油门,放下手刹,把车开了出去。


        

她几乎要看不清前面的路。


        

感觉耳朵在轰鸣。


        

她觉得自己已经无药可救。周竟对她这么不好,她也可以陷得这么深。


        

陷得几乎要没有了自我。


        

她以前没想过能和周竟在一起,只要周竟身边没有人。她就可以当那只扑火的飞蛾。


        

她有很多的勇气,她也有很多的爱,只要周竟愿意,她可以全部全部都给他。


        

深夜的马路上,没有多少车辆,四周显得空旷旷。


        

唐错泪眼模糊,只开了不到两公里,她就把车停在了路边,趴在了方向盘上。


        

唐错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


        

沈斯意发来了消息,问她到了没有。


        

唐错看了一眼,给他报了平安。


        

沈斯意又发来几句信息。


        

唐错没有再管。


        

她躺在床上。眼睛发涩,看着天花板。


        

又侧躺起来,整个人蜷缩着。拳头咬着嘴,无声的在哭。


        

第二天,唐错一早起来。就让唐珍婉接她回去了自己在海城的房子。


        

她一直带着墨镜。


        

唐珍婉侧头朝着唐错看过去:"怎么了?"


        

唐错声音有些哑哑的:"别有事没事打听艺人的私事。"


        

唐珍婉被呛了一下,也没说话了,她知道昨晚周竟没去,唐错应该是哭过了。


        

但是她不知道两人是怎么联系的。


        

唐珍婉说:"后面的工作,你打算怎么办?"


        

唐错墨镜戴在脸上,想了想,说:"我想去出差,有那边的工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