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306章 他在恐惧和害怕失去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怎么了?"


        

登机口,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每走一步就离海城远一步,让唐错心里突然毫无预兆的难受起来,难受得都快要出现幻觉了。


        

她竟然觉得有人在喊自己。


        

唐错抓住手机的手指慢慢收紧。


        

她的手机刚刚在大厅的时候,就已经关了机,这会儿正安安静静的被她捏在手里。


        

唐错的脚步停了一下。


        

唐珍婉转头过来看她。


        

唐错自嘲的笑了笑。她戴着帽子和口罩,墨镜已经摘了,只露出一双好看的眼睛。


        

唐错最后什么话也没说,只道:"没事,我们走吧。"


        

然后她头也没回,随着唐珍婉他们消失在了拐角处。


        

空旷的机场上空,广播里不停的在提醒,飞往A国的飞机即将起飞,请各位旅客抓紧时间赶到登机口。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机场大厅里。周竟还在朝着四周大声的喊:"唐错!唐错!"


        

那声音急促而绝望,几乎要撕裂重重的广播音。


        

停机坪里,唐错抬眼,看了看头顶湛蓝的天空。


        

她记得当年遇到周竟的时候,浔城那边的天空也是这么蓝的。


        

除了拍戏,她这辈子没做过什么辛苦的事情。也没受过什么天大的委屈。


        

就连拍戏,她也不觉得苦,因为她是爱这份职业的,爱自然就不觉得苦。


        

可是唯独在周竟身上,她吃过了太多的苦,受过了太多的委屈。


        

但是她还是没有换来周竟对她同等的爱。


        

他曾经跟她说,他没有办法爱人。


        

可是她不明白,既然他说没有办法爱人,为什么还会爱上别的女人。


        

他只是没有办法爱她而已吗。


        

他爱上别人的时候,会像爱宋绾一样,爱到连自己的命都不要吗?


        

她想看看他真正爱人的模样,可是却又那么那么害怕看到这一幕。


        

"走吧。"唐珍婉牵住她的手。道:"错错,要上飞机了。"


        

机场大厅里,周竟横冲直撞,行人被他撞得倒在地上,他却无暇顾及。


        

他觉得心脏像是疼得窒息,又像是从悬崖上狠狠坠落,除了当年宋绾出事,车子朝着她狠狠撞过去,以及从医院醒来,陪着宋绾治病的那段时间,他从未有过这样慌乱的时刻。


        

可就连当年,车子朝着宋绾撞过去的时候,他也从未这样深刻而折磨的体会过这样的滋味。


        

因为车子朝着宋绾撞过去的时候,时间太过短暂,他都还来不及去体会。已经被车子狠狠抛起。


        

而宋绾生病,总是忍不住想要自杀的那段时间,他更多的是心疼和内疚。以及提心吊胆的害怕,可那个时候,他也不曾真正的绝望。


        

因为他每一天。都在看着宋绾在渐渐好转。


        

那个时候,他能看到宋绾好起来的希望。


        

而不像现在,他正在经历着失去,在他还没有明白对方对自己的意义的时候,他已经活在了失去她的恐惧里。


        

"唐错!"周竟大声的喊着,他道:"你在哪里!"


        

然而嘈杂的大厅里,没有人回答他。


        

"哥!"宋绾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周竟,也不是没有见过,她在国外生病。周竟找他的时候,也曾经见过他这样失态的时候,但是那个时候。她的神情还在麻木里,并不能完全感受他这样的痛苦。


        

而不像现在,她清清楚楚的感知到,他的慌乱和痛苦。


        

"哥!"宋绾焦急的道:"陆薄川去联系夏侯弦了,我们去广播室!"


        

周竟耳朵里有些嗡鸣,像是缉毒现场那场大爆炸带来的后遗症。可是他清楚的知道,不是的,他只是被一种恐惧所占据。


        

他听不太清楚宋绾的话。


        

"唐错!"他用力的喊!


        

"哥!"宋绾的心都跟着揪起来。她以前不觉得周竟爱唐错,哪怕她觉得周竟心里未必像他说的那样,对唐错完全不在意。


        

可那也只是并不是完全不在意的程度。


        

因为周竟这么些年,就是这么过来的,他看着比谁都温和,斯文雅秀。能帮的忙也从不推诿,甚至算得上是一个高道德的雅士,如果他从事的不是律师行业。而是救死扶伤的医护行业,那么他绝对会做到医生里的极致。


        

可是他心里却是绝情冰冷的,他像是一个输入了程序的软件,因为他做这些,都像是在听从一个指令。


        

这么多年来,他告诉自己,自己是不是积德行善一点,那么恩泽就会降临在宋绾身上。


        

就是这么一个指令,让他成为了这样一个,对别人没有心也没有情,却积德行善的人。


        

可是这一刻,看着这样的周竟。宋绾才倏地反应过来。


        

除了宋绾,周竟没有这样深深的爱过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所以他不清楚爱的滋味。


        

他以为唐错只是他的责任。她怀孕了,想结婚,他可以给。那就给她。


        

但是谁也不知道,在这一千多个日夜里,唐错一点点,一寸寸,却有如摧枯拉朽一样,势如破竹的闯进了他的心。


        

他在恐惧和害怕,真正失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