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璃落夙夜 > 第19章 她宁愿永远沉睡下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夙夜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被抛下的漓汐下意识的走到医仙馆,才反应过来哥哥已经不在这里了。


        

她想去天牢看看哥哥,可是她根本找不到位置。


        

漓汐只能拦住路过的神仙询问,然而众仙不是摇头就是避开,她最终一无所获。


        

漓汐疲惫的回到夙夜的仙府,站在门口,却不知为何没有勇气进去。


        

她缩在门边,蜷缩成一团,好像只有这样,才能给自己一些安全感。


        

“哥哥……哪里才是我的容身之处呢?”漓汐垂着头,无助的颤抖。


        

这一刻,孤独与恐惧扩散到她的全身,天宫这么大,可是她就像一个方外之人,显得格格不入,如此多余。


        

如果她没有醒来……如果她没有占用璃落神女的心脏,哥哥就不会被抓走。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的存在。


        

漓汐想,如果能重来的话,她宁愿永远沉睡下去。


        

谁来……救救她!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咦?这是怎么了?”有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紧接着一只温暖的手放在了她的手上。


        

天宫的温度明明没有任何变化,漓汐却觉得自己越来越冷,意识越发的模糊,她想睁开眼睛看看是谁,可很快又被黑暗吞噬。


        

漓汐在一片温暖中醒来。柔软的被褥,清润的花香,入目是她熟悉的摆设。


        

这是她在夙夜仙府中暂住的房间。是谁把她带进来的呢?


        

门被推开,曾经见过几面的仙娥端着一套干净的衣物走了进来。


        

“您醒了?奴婢准备了一套新衣,您先换上吧。”仙娥的语气并不热情,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可漓汐仍然在这冷淡的话语中感受到了一丝暖意,而且这声音很熟悉,失去意识前听到的那个声音似乎就是这位仙娥姐姐,想到这里,漓汐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谢谢姐姐。”


        

听到这话,仙娥转身的脚步一顿,回头看了眼漓汐,见她靠在床头,微微歪头,略带感激的看着自己。


        

“不必言谢,是上神吩咐过,您安心住下便是,如果有什么需要的,直接与我们说即可。”


        

仙娥依旧是恭敬而疏离的回复了,按下心中的疑虑,走出了房门。


        

一路思索着,直到走出院子,迎面遇上另一名仙娥。


        

“毋宁,想什么呢?怎么魂不守舍的?”


        

面前挥舞的手打断了她的思绪。


        

毋宁回头看了眼漓汐所在的房间,迟疑的开口:“姝灵,不知怎么的,我总觉得里面那位女仙,跟璃落神女很像。”


        

仙娥姝灵抬头看了眼,压低声音说道:“这话可别让上神听到了。里面那位身上可是有着璃落神女的心脏的,可能因此才会与神女有些相似。但是你别忘了,假的终究是假的,别魔怔了。”


        

毋宁叹了口气:“唉……都是可怜的。”


        

“说起来,璃落神女送你的安神铃还没找到吗?”姝灵看了看毋宁的腰间,空荡荡的。


        

毋宁垮了肩膀,有些难过:“找不到了,不知是掉落到何处,也许被捡走了。”


        

姝灵拍了拍她的肩膀,无声的安慰着。


        

不远处的拐角,漓汐靠在墙边,她隐约听到了后半段,两名仙娥所说的安神铃,她脑中突兀的显现出一个铃铛的画面,还有制作的方法……似乎并不难。


        

漓汐想了想,她应该做一些什么回报那些对她友善的心意才对。


        

安神铃的材料并不难找,漓汐出去转了一圈便寻齐了。


        

这一天,夙夜上神似乎没有回来。漓汐便收回心思,专注于手中的材料,从最开始的陌生,到后面的本能熟悉,一个安神铃很快便做好了。


        

漓汐晃了晃小巧的铃铛,没有声音,却有奇异的波动让人心神放松。


        

她满意的笑了笑,成功了!不知道仙娥姐姐会不会喜欢。


        

毋宁只是例行去给漓汐送些日常的东西,但是临出门时却被漓汐喊住。


        

“仙娥姐姐!你等一下!”


        

毋宁顿住,转身看向漓汐:“您有什么吩咐吗?”


        

漓汐摇了摇头,有些害羞,她第一次送礼物,不知道会不会顺利。


        

毋宁看着她背着的双手,有些疑惑:“那您这是?”


        

漓汐从身后拿出了那个金色的小铃铛,递给她:“仙娥姐姐,我昨天不小心听到你丢了一个安神铃,所以,我自作主张的做了一个想送给你,这些日子多亏你得照顾,这个铃铛就当做我的谢礼。”


        

毋宁看到那个铃铛的那一刻便呆住了,漓汐后面的话只听了个大概,就在漓汐以为送礼失败时,毋宁有些迟钝的抬头:“你是说,这是你自己做的?”


        

“是……是啊,不难的,只希望你不要嫌弃。”漓汐捏着铃铛吊穗的手指微微收紧,有些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