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璃落夙夜 > 第23章 夙夜上神,好久不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五年有多久?五年的时间在天宫并不算久。


        

景色依旧,而现在的漓汐已经成为了一名出色的医仙。


        

她向同僚打了声招呼,熟门熟路的来到天牢。


        

当初的那一场换心之术,让巫言承受了天罚,又囚禁在暗无天日的天牢中。


        

原本是永无尽头的囚禁,却因为漓汐本身的请求,让天帝减轻了他的惩罚,永世囚禁变成了十年。也就是再过五年,巫言便可以从头开始。


        

身为漓汐,这样的结果她当然开心,巫言是她的至亲哥哥,当初也是为了她才会施用禁术。


        

而作为璃落,她也觉得,这样的结果,再好不过。


        

漓汐勾着唇角,笑着。天帝仁慈,允许她每年去天牢探望一次。


        

镇守天牢的天兵已经熟悉,打了个招呼便将漓汐放了进去。


        

“哥哥。”漓汐一如既往,带着灿烂的笑容,率先喊他。


        

“汐儿。”巫言清瘦了许多,眼神却依旧清隽。


        

“一年没有来看你,有没有寂寞啊?”漓汐调笑着。


        

“有啊。”巫言呵呵一笑,看着妹妹明媚的笑容眉眼弯弯。


        

“对了,幽浮医仙说,我正式出师了,从今往后我就是一名合格的医仙了。”


        

小脸上满是骄傲,得意洋洋的样子让巫言不由笑出声。


        

“汐儿很棒。”


        

“哥哥,还有五年,我等你。”漓汐伸手握住巫言消瘦的手指,轻声说道。


        

“好。”巫言低头,唇边挂着一抹淡淡的弧度。


        

天罚也好,囚禁也好,始终磨不灭他心中的愧疚。就算出去,他依旧被心魔折磨着。


        

漓汐看着他淡下的神情,知道他在想什么,紧了紧他的手,她开口——


        

“巫言,我不怪你,从未。”


        

璃落那般柔软单纯的心思,她珍惜着所有给她温暖的存在,而巫言并没有对不起她,毕竟,她现在能活着,还是因为他。


        

新的生命,另一种生活。


        

巫言错愕的对上漓汐的眼睛,那双熟悉的眼睛,让他猛然明白了什么。


        

眼前活着的这个小女仙,既是璃落,也是他的妹妹漓汐。


        

他笑了,这样,也好。


        

笑着笑着,便落了泪。


        

他终于走出了心魔,等到五年后,便是属于他的新生。


        

漓汐迈着沉稳的步伐回到医仙馆,迎面便遇到了幽浮医仙。幽浮医仙是她的老师,也是她的监督者。


        

漓汐从老师手中接过那一身纯白的医仙长袍,笑嘻嘻的:“老师,您怎么还专门给我送过来了?”


        

“去去去,小丫头片子,我看你烦得很,赶紧走。”幽浮捋着雪白的胡须,挥手。


        

漓汐展开那件长袍,穿在身上,转头向幽浮摆了摆手:“老师,那我去啦。”


        

幽浮失笑摇头,娇小的身躯穿着医仙白袍,却像是一名战士:“唉,还挺像样的……”


        

漓汐一路行来,原本雄赳赳气昂昂的气势却越来越弱。


        

直到站在此行目的地前,却陷入了一丝紧张之中。


        

良久,她抬手敲了敲门。


        

不一会儿,大门打开。


        

“毋宁姐姐,我是负责来照顾夙夜上神的医仙,漓汐。”


        

毋宁笑了笑,似悲似喜,最终化为一声:“欢迎回来。”


        

漓汐再度见到了夙夜,那个熟悉的身影。


        

他躺在床上,双眼紧闭,像是熟睡一般,消瘦的身躯只剩下骨架,曾经威武不凡的上神如今却显得这般狼狈虚弱。


        

她知道,夙夜的身体已经枯竭了。


        

五年前那一场仙神魔战争,如同闹剧。


        

魔族倾巢而出,却被早已严阵以待的天兵打了个措手不及。这场战斗,并没有持续多久,魔族就被重新封印了。


        

而当时漓汐和夙夜被救了回来。


        

漓汐被牢牢地护住,没有被魔气沾到一点,但是夙夜,整个身体除了头之外,全被魔气侵蚀了,也包括神魂。他无法像当初的她一般剥去感染的神魂,他为了护着她,将所有的魔气都聚集到他自己身边,被感染的便是几乎全部的神魂。


        

医仙馆耗尽了大半的力量才将他从神魂的崩溃线上拉回来,可是遗憾的是,他无法恢复到曾经的状态。


        

这五年间,他一直昏睡着在医仙馆接受照顾,可是就在最近,夙夜醒来,拒绝了留在医仙馆治疗的提议。


        

夙夜知道自己的情况,他不愿意这般苟延残喘的活着,他的心中仍然是那个骄傲的上神。


        

漓汐回神,走向床边。


        

此时的夙夜没有了曾经的风采,但是漓汐却毫不在意。


        

她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手心下是没有丝毫肉感的脸颊。


        

温热的触感让床上夙夜缓缓醒来,他睁开双眼,眼前的景象从模糊到清晰,这个阶段往往会持续很久,他习惯了。


        

终于,他看清了眼前的身影。


        

漓汐?原来是做梦。


        

他眨了眨眸子,难得露出一丝孩童般的乖巧。


        

漓汐勾起唇,笑道:“夙夜上神,好久不见,我是漓汐,还记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