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石溪易淮离机长 > 第十章 只有你死了我才能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厉母将车开到一个僻静的巷子口,随即熄了火。


        

“你母亲大闹机场的新闻我已经找人撤了下去,但南航贴吧上你和璟煜的亲密照,已经在整个航空公司和机场传开,这件事你打断怎么处理?”她直言不讳问道。


        

贺宁绞紧了双手,低头沉声道:“我……已经离职了。”


        

“离职也挽不回璟煜的声誉,他只要通过今年的考核就能直接进管理层工作,再也不用在天上飞来飞去……你今天这么一闹,他晋升的事是彻底泡汤了。”厉母的话带着一丝怨气。


        

“对不起……”贺宁语无伦次说着,道歉的话没有经过大脑便直接脱口而出。


        

这一连串的事,最大的受害者明明是她,她却要挨个儿跟人道歉,说对不起。


        

“我知道你对璟煜还有感情,毕竟三年夫妻不是说断就能断的……但你要是真为他好,就永远消失,让所有人都遗忘你,忘了这世上曾有个叫贺宁的女人。”


        

厉母说着,看向贺宁的眸子里多了一丝狠戾,让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什么叫……永远消失?”贺宁颤声问道。


        

厉母眸底有一抹阴郁一闪而过,随即从鳄鱼皮包中拿出一个小巧的密封玻璃瓶,递给她。


        

“这是我从国外弄来的特效药,你回去把它吃了,然后给我打电话,我会送你去医院,同时开好死亡证明,再帮你布置追悼会……”


        

厉母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贺宁错愕打断。


        

“您……想要我死?”话中,满是不敢置信。


        

厉母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放松:“毕竟婆媳一场,我哪那么歹毒?这药只是让你暂时性休克假死,举办追悼会的同时我会命人送你去美国,以后你便在那个国家开始新生,永远不要回国。”


        

贺宁整个人懵住,慢了半拍才消化完厉母的计划。


        

“为什么?”她不能理解,也不能接受这样的安排。


        

厉母看着她,嘴角勾起一抹爱莫能助的讥诮:“我为了亲情,你为了爱情,这是我们彼此唯一能选择的路。”


        

厉母解开了车门锁,示意贺宁下车。


        

“天黑之前,我要听到你自杀的消息。”她说着,摇上车窗扬长而去。


        

贺宁站在路边,手中的药瓶紧捏在掌心,硌得生疼。


        

她埋着头,一步一沉重往公寓方向走,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回家。


        

兜里的手机震动不停,贺宁没有力气举手机通话,戴上了蓝牙耳机。


        

“我妈去找你了?”是沈璟煜打来的电话,语气带着少见的急切,“她对你说了什么?”


        

贺宁喉头有些发哽,正要说话却看到一辆熟悉的宝马mini停在小区路边。


        

她顿住,看到张佳彤带着自己的母亲从车上下来。


        

贺宁压抑的情绪,在这一刻瞬间爆发了出来。


        

她大步走去,肩膀急切起伏。


        

“张佳彤,你到底想干什么?!”


        

“谁让你给脸不要脸!贺宁,我说过我有的是办法让你从璟煜面前消失!”张佳彤撩了撩肩上的卷发,举止优雅话却刺耳。


        

程母的平静让贺宁缓缓松了口气,但听着张佳彤的话,再想起厉母的逼迫,她整个人都快要炸裂。


        

“我已经和沈璟煜离婚,现在也从机场离职了,你带我母亲去大闹机场害得我身败名裂这样还不够吗?为什么又要将她从医院接出来?你是要逼死她还是逼死我才甘心?!”贺宁质问道。


        

张佳彤挑了挑眉,语气中带着一丝蔑视。


        

“要你死的人,应该璟煜的母亲吧?厉阿姨疼我,觉得你拦了我的路,我有什么办法?”


        

张佳彤说完,将视线转向一侧站着不动的程母身上:“程阿姨,你女儿就在你眼前,要怎么做才能解你心头之恨,可就随你了……”


        

说完,她意味深长地扫了贺宁一眼,随即上车离开。


        

贺宁看着步步朝自己走来的程母,正要说话,耳机中传来一阵嗞嗞声,她这才想起自己还在和沈璟煜通话。


        

“你在哪?我去找你。”刚才的话,他全都听到了。


        

贺宁刚要说话,程母猛地靠了过来,一阵冰凉的触感刺破棉衣,穿透了她的血肉。


        

“呲——!”是匕首刺进她胸膛的声音。


        

贺宁呼吸一顿,错愕看着近在咫尺的程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