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石溪易淮离机长 > 第十一章 怎么可以杀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妈……”她虚弱唤到,却已无力出声。


        

程母恶狠狠瞪着她,一双凶煞而又狰狞的眼眸没有一丝温情。


        

“二十六年前,你就不该活在这个世上……”


        

“你的命是我给的,我要拿走!”


        

程母嘶哑吼着,握着刀柄的手却在拼命颤抖。


        

似乎这一刀捅来,用尽了她全部的力气。


        

“妈,为什么……”每一个字,贺宁都说得极其费力。


        

程母大口喘着气,血红双眸里隐隐有水雾泛起。


        

“只有你死了,我才能活!”她嘶声说着,用力拔出匕首!


        

贺宁腿一软,无力地伸手想再抓住程母的衣袖,但整个人已经瘫软倒地。


        

是有多恨,才会亲手弑女?


        

“贺宁?你怎么了?站在原地不要动,等我过来!”


        

耳边隐约还能听到沈璟煜焦急的声音,但她已经无力回应他。


        

沈璟煜,这次,我等不到你了……


        

“啊!”程母看着贺宁眼中的泪水,尖叫着将最后一刀狠狠刺向她的心脏!


        

血水如柱,自贺宁的胸口涌出——


        

她喉咙动了动,余光看到了从手中滑落的药瓶,终是无力地闭上了眼。


        

原来她的生和死,从来都由不得她……


        

“杀人了!”


        

街道上传来了路人的尖叫声,随即有胆大的人围了过来,忌惮看着持刀的程母。


        

有人报了警,有人拨打了急救电话,但是没人敢靠近地上那个浑身是血的女人。


        

一阵汽车急促的刹车声响起,路边骤然停了一辆黑色轿车。


        

沈璟煜匆匆下车,踉跄地推开人群,然后抱起地上不省人事的贺宁。


        

“贺宁,醒醒……”他的声音在颤抖。


        

怀中女人身上的血窟窿还在不断往外渗血,不管他怎么用手挡住,都无法止血。


        

“不……”沈璟煜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脸上的表情近乎崩溃。


        

他抬起赤红的眼睛看向坐在一旁淡定擦着匕首上鲜血的程母,眸底的怒火近乎能将她灼烧对穿。


        

“她是你的女儿,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杀她!”咬牙切齿的语气,带着撕裂的力道。


        

程母抬起混沌的眸子看向沈璟煜,又将视线转向不知是死是活的贺宁。


        

“只有她死,我才能活……只有她死我才能活……”她喃喃说着,不断重复着这一句话。


        

沈璟煜紧咬着牙关,不让自己情绪在这紧要关头失控。


        

他将沾满血的手捂住贺宁的左胸口,感受到她的心脏还在薄弱地跳动。


        

“贺宁,你一定不能有事!救护车马上就过来,你再坚持一下!”


        

沈璟煜在她耳边低吼道,呼吸一声比一声急促。


        

“滴呜滴呜——”救护车到来,众人让开一条道。


        

贺宁被抬上了担架,浑身是血的沈璟煜也跟着上了救护车。


        

他看了一眼坐在台阶上的程母,眼中闪过复杂的情绪。


        

有热心肠的人搭话:“放心吧,我们会看着她,等警察来!”


        

……


        

医院。


        

抢救室的灯亮了快两个小时,护士进进出出,不断带着新鲜血袋进去。


        

沈璟煜坐在走廊长椅上,衣裳上满是血渍。


        

那些,都是贺宁的血。


        

他从来不知道,一个人可以流那么多的血……


        

心绪沉重,他握紧了拳头,却感觉掌中有东西硌手。


        

摊开一看,是一个拇指般大小的玻璃瓶,里面有一颗橙黄胶囊。


        

这是在贺宁身边捡到的,就落在她手边,贺宁最后的视线也是看向这个方向。


        

沈璟煜清楚这是颗药丸,却不知道是什么性质的药,又是谁给的那个女人。


        

回想起之前在电话中听到的那些话,他的眉宇锁成了一个川字。


        

张佳彤背着自己找过贺宁,甚至连母亲在对待贺宁的态度上都有事瞒着自己。


        

她们,想联手让贺宁死?为什么?


        

什么时候开始,他成了被蒙在鼓里的那个人了?


        

“叮”


        

手机铃声响起,将沈璟煜从混乱思绪中拉回了现实。


        

他拿出手机一看,是张佳彤打来的电话。


        

“什么事?”


        

他的语气,很冷,冷到电话那端的张佳彤打了个寒颤。


        

“果果说想爸爸了,所以我打个电话给你……”


        

张佳彤的语气透着小心翼翼,要不是刚才在实时新闻中看到是沈璟煜将贺宁带上了救护车,她根本就不会在这关头打这电话。


        

要是沈璟煜知道是她带程母去见贺宁的,那怎么办?


        

张佳彤不敢胡思乱想,但是也不敢不做万全之策。


        

她再三确定自己是在程母出刀之前离开,这才鼓起勇气给沈璟煜打这个试探电话。


        

沈璟煜要是怀疑到了自己头上,她也好编合适的理由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璟煜,你现在在哪里?要不要过来陪陪果果……”张佳彤故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问道。


        

沈璟煜想起刚才她对贺宁说话时的嚣张,再听着她对自己说话时的温柔,只觉得荒谬不止。


        

这是同一个女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