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石溪易淮离机长 > 第十四章 有人想要她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医生的话,沈璟煜和顾昇都听得明白。


        

被自己的亲生母亲捅了那么多刀,刀刀致命。


        

身体上的伤有医生治愈,但心灵上的伤却只能靠她自己了。


        

转到观察病房,沈璟煜想守在病床边,但被顾昇拦住。


        

“手术单需要你签字,但照顾她可不是你这个有妇之夫该做的事。”他的话,带着讽刺。


        

沈璟煜也在顾昇的话中猛然惊醒,再加上兜里手机一直震动不停,让他意识到他还有别的事情需要去弄明白。


        

“照顾好她……”刚说完,他便顿住。


        

他用什么身份来委托顾昇照顾好贺宁呢?


        

似乎,有些可笑。


        

沈璟煜回了厉宅,他进屋的时候厉母还在不断给他打电话。


        

“为什么不接电话?你干什么去了?”厉母生气问道,可看到他满身是血又担忧不已,“怎么都是血?你受伤了?”


        

沈璟煜看着她,语气冷淡:“您没看新闻吗?”


        

“什么?”厉母微微愣住。


        

“贺宁差点死了。”沈璟煜看着自己母亲的眼睛都没眨一下,想从她脸上看到破绽。


        

“差点?”厉母的神色僵了僵,眸底闪过一丝复杂,慢半拍意识到自己的话有歧义,又连忙补充,“原来你身上的血是贺宁的,她怎么了?”


        

“有人想要她死,被我救了。”沈璟煜的视线依旧直直落在厉母身上。


        

厉母嘴角的肌肉抽搐了一下,强稳住自己的情绪。


        

“是吗,她是得罪了什么人吗?”她的心底掀起了惊涛骇浪,难道自己暗中给贺宁药一事被儿子知道了?


        

厉母猛然想起之前程母大闹机场一事,露出一副思索后的恍然:“当初她母亲在机场不断嚷嚷要杀了她,难道……”


        

沈璟煜已经没有心思在继续兜圈子下去,一身的血腥味更是让他心烦意乱。


        

他没有再理会厉母,直接回卧室沐浴一番,再换了身干净衣裳重新回到客厅。


        

眼见厉母正要回房休息,沈璟煜叫住了她。


        

“等下佳彤会过来,您需要在场。”


        

厉母怔住:“现在都已经十二点了,你叫她过来干什么?让果果一个人在家吗?”


        

“有保姆在那边照顾果果,没事。”沈璟煜语气很淡,脸上透着倦意。


        

厉母顿了顿,打了个哈欠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刚才我看新闻了,没想到贺宁母亲是那样极端一个人,怪不得贺宁从小在福利院长大,这样的母亲还真是令人心惊肉跳。”厉母说道。


        

沈璟煜没接话,他低头看着手机,想给守在医院的顾昇打个电话,但是却也清楚那个男人不会给自己好脸色。


        

也是,他和贺宁的夫妻关系已经结束,他没必要对她的事情那么上心。


        

门铃响了,是司机将张佳彤接了过来。


        

她身上还穿着睡衣,披了件外套匆匆走了进来。


        

“璟煜,这么晚叫我过来什么事?”她一脸担忧,亦不敢胡乱猜测。


        

司机退了出去,沈璟煜让张佳彤坐下。


        

“为什么要带贺宁的母亲去机场,然后又将她带去贺宁家楼下?”


        

张佳彤还没坐稳,便听到沈璟煜问出了致命性的话题。


        

她脸色唰地一下变得苍白,连带着嘴唇都没了血色。


        

“我……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