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石溪易淮离机长 > 第三十一章 斩断母女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刚才看自己的眼神不会有假,完全是不认识。


        

原来擦肩而过那一瞬,不是冷漠和疏离,而是真的不认识。


        

“你在想什么呢,想的那么入神?”顾昇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贺宁看着他,笑着摇头。


        

不是她刻意要对顾昇隐瞒,而是她清楚与沈璟煜有关的事,会让眼前这个大男孩紧张。


        

她不想让他增添烦恼。


        

“在想过几天去医院看望程女士,她是指着我骂还是会依旧平静……”贺宁沉声说道。锦?书


        

去医院看望程母,是她此行回国的目的。


        

尽管自己身上的刀伤是因她而起,而胸口那永远都抹除不掉的伤疤也是由她导致。


        

可她毕竟是自己的生母,是给了自己生命的人。


        

虽然贺宁并没有多留恋这个人世间。


        

她以为当初那几刀,会让她死去。


        

可她还是活了下来。


        

她的生和死,从来都由不得她自己做主。


        

“医生说了程阿姨这半年都没有再暴躁过了,情况应该是好转了不少……不过她要是通过检测恢复过来了,只怕那些看守她的警察会带她去监狱……”顾昇说的亦是实情。


        

“看她自己的选择吧,我们母女情分已尽,这或许是我最后一次见她了。”贺宁说道。


        

昔日那刀刀刺进自己身体的疼痛,她记忆犹新。


        

记得她是自己的母亲,亦记得那日的刀伤,永远都不会忘记,也无法抹去。


        

只是如今的她,再也没力气叫那个女人一声‘妈妈’。


        

因为,她们之间的母女情分已经随着那几刀,彻底斩断。


        

剩下的,只是斩不断的血脉情。


        

贺宁回国时要对程母做最后的处理,毕竟医院中她还是程母的监护人。


        

而顾昇一去半年和家里不告而别,他需要回去解释清楚很多事情。


        

解释他当初为什么辞去有着大好前途的机长工作,解释他为什么在国外呆半年几乎不和家人联系。


        

他想带贺宁一道回去,因为她便是所有的解释,但被拒绝。


        

“我之前住的房子半年没住人,现在肯定全都是灰,我得回去搞卫生……”


        

“那也没事,跟我住一起……”顾昇刚不假思索脱口而出,但又觉得不妥,“咱们可以住到附近,这样相互有个照应。”


        

贺宁笑了笑:“你回去指不定要挨批,我可不想看到你的囧样。”


        

顾昇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也是,我怎么能让你看到我不帅的样子呢。”


        

两人在公园里继续走了一圈,最后顾昇将贺宁送回公寓,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


        

看着他上车,贺宁嘴角的笑容渐渐消散。


        

自己要怎样做,才能不伤害他?


        

似乎,有了这半年的相处,不管自己做怎样的决定,对他而言都是莫大的伤害。


        

可是她从重伤中醒来,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人便是顾昇。


        

陪不陪伴,相不相处,都由不得她做主。


        

贺宁叹了口气,捋清情绪拿着久违的钥匙将公寓大门打开。


        

空气中尽是灰尘的气息,但是隐约还能嗅到属于曾经的存在。


        

她挽起衣袖,开始了大扫除。


        

将床上四件套全都换新,贺宁却迟迟没有坐到床上去。


        

这张床,承载了她过往太多回忆。


        

床头柜上还有一片黑色钥匙,是沈璟煜曾经留下的。


        

贺宁记得很清楚,那是在她签署离婚协议后,他酒后擅自闯入,做了不应是分手男女做的事,第二天酒醒后归还了这套房子的钥匙。


        

三年,她和沈璟煜那段婚姻,整整三年有关家的回忆都是在这里。


        

暂且住下吧,这房子终究是要卖掉的。


        

将那过往的一切全都卖掉,不留痕迹……


        

“咚咚咚”有人敲门。


        

贺宁疑惑不已,自己才刚回来怎么就有人来?难道是顾晟?


        

她不做过多猜测,连忙摘下身上的围兜去开门。


        

只是门口站着的人,却让她瞳孔骤然紧缩。


        

是沈璟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