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石溪易淮离机长 > 第三十八章 一个死了的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为什么回国?谁允许你回来的?”张佳彤冷冷看着她,语气中带着责备和极度不满。


        

贺宁扯了扯嘴角冷笑道:“张佳彤,腿脚在我自己身上,我想回来就回来,你管的着吗?”


        

“当初璟煜的母亲送你和顾昇出国,说好的前提就是你们两人不能回来,你这是食言了!”


        

张佳彤这一番话,贺宁倒是不知情。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出国和厉母有关。


        

顾昇明明说是她的身体状况在国内得不到合适的医疗救治,所以才在院长的引荐下出国治疗。


        

原来,又是厉母的手笔啊。


        

也是,是她忘了,厉母当初还打算让她假死,然后让她衣食无忧地在国外生活。


        

“你在担心什么?”贺宁看着张佳彤,冷嗤一声,“沈璟煜都已经不认识我了,你还有什么害怕的?”


        

张佳彤的脸色煞地一白:“你们……你们已经见过面了?”


        

贺宁冷笑:“见过又怎样,你们一家三口终是在一起,我这个前妻你不必放在心上。”


        

“贺宁,我命令你离开封市!你也绝不能再和璟煜见面!”张佳彤急了,对着她大吼。


        

路上有人驻足观看,不明白两个女人之间起了什么争执。


        

贺宁挑了挑眉,毕竟她身正不怕影子斜,跟沈璟煜也绝无旧情复燃的可能。


        

“你都已经如愿做成了厉太太,搞不懂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也是,沈璟煜莫名其妙失去了与我有关的记忆,而你又一副做贼心虚的表情,看来这半年发生的故事是相当精彩……”贺宁笑意幽深,让张佳彤的脸色愈发扭曲。


        

她差点就要扬起手给贺宁一巴掌,突兀的手机铃声让她收回了理智。


        

她该回去了,沈璟煜正在家里等她。


        

“我会再来找你的,你给我等着!”张佳彤恶狠狠瞪了贺宁一眼,随即回车里扬长而去。


        

汽车尾气扬起阵阵尘土,让贺宁皱起了眉头。


        

她捂着嘴,挥散了跟前的空气。


        

自己一个死去的人,有什么好怕的?


        

……


        

厉宅。


        

张佳彤匆匆赶回家,发现沈璟煜已经坐在了沙发上,而厉母厉老爷子都在场,而保姆带着果果正在院子里荡秋千。


        

“你不是在家等我吗,怎么出去了?”沈璟煜看着她,问道。


        

张佳彤脸色还有些慌乱,刚才见到贺宁的冲击力一下子没能从心底散去。


        

“刚接了个电话,一个朋友从国外回来,见到她有些诧异。”张佳彤说着话的时候,视线时不时落在厉母身上,想让她明白自己话中的暗示。


        

可惜,厉母一眼都没看她??萌。


        

毕竟,之前是她们两个人合作,才能让很多事情顺利进展。


        

如今,两人若真的闹僵,只会两败俱伤。


        

“你坐吧,今天我叫大家都坐在这儿,是有个会议要开。”沈璟煜脸上有着这半年来从未见过的严肃认真。


        

张佳彤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他是要说与贺宁有关的事。


        

可怕什么来什么,在她还没想好应对措施之前,沈璟煜已经将话题摊开。


        

并且是最难堪的那种。


        

“啪”沈璟煜将他和张佳彤的结婚证扔到了茶几上,再将自己和贺宁的离婚证摊开摆在了一旁。


        

“一个结婚证一个离婚证,谁能和我解释一下到底怎么回事。”他语气冰冷。


        

张佳彤的脸色又白了几分,厉母脸上也带着一丝震惊和慌乱。


        

“你……你怎么会有这个离婚证?”沈璟煜手中那一本,她明明亲自烧毁了。


        

沈璟煜看着厉母,眼中尽是失望。


        

“妈,为什么?”短短一句质问,道明了他所有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