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他那么撩 > 第十九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闻煜风开口的声量并不高, 却足够后面几排的学生听得清楚了。


        

惊讶自然是难免,但更多的,还是众人互相交流而产生八卦共鸣的眼神;更有几张课桌的同桌两人干脆凑到一起低声私语起来。


        

对于这一切, 秦晴并无察觉。


        

似乎还停留在耳边的声音尚染着初醒的磁性沙哑, 细听又有莫名的撩拨, 秦晴沉默了几秒才把之前被吓退的半步踩了回来。


        

她绷起小脸来认真地看着闻煜风:“可是,闻同学你卷子没交。”


        

“……”


        

玻璃窗映着的清俊面庞上, 剑眉微挑, 漆黑的眸子轻眯了下。


        

男生不疾不徐地转回脸来。


        

“你叫我什么?”


        

秦晴犹豫了一秒,把自己之前的话重复了一遍。


        

“闻同学, 你卷子没交。”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然而闻煜风丝毫没有被她想强调的重点带离这个话题, 反而是黑眸里愈发闪起危险的光色来。


        

“‘闻同学’?”


        

“……”


        

秦晴这一次没有接话, 而是把细细的眉皱了起来。


        

她觉得这个人实在是太挑剔了——


        

“学长”不可以,“同学”也不可以,难道一定要像别人一样称呼才行吗?


        

可她又实在有点喊不出口。


        

秦晴细眉蹙得愈发紧了些,最后只得装作没听见闻煜风的反问, 垂眼看着花名册。


        

“只差你一个人的卷子了。”


        

“……”


        

心知场合时机都不对, 闻煜风也没再继续深究这个称呼的问题。


        

他收敛了眉眼神色间那点微微锋芒的情绪, 转而一掀薄唇, 似笑非笑地颓懒了意态。


        

“我不做作业。”


        

秦晴皱起眉,眼神不赞同地望着男生。


        

“不做作业不好。”


        

对于这个有点耳熟的语句,闻煜风实在有些压不住唇角的上扬。


        

他眼帘一掀, 漆黑的眸子里噙着笑色:


        

“怎么不好?……以后会找不到好工作,也没有小姑娘愿意嫁给我?”


        

“……”


        

想起上学期高一数学组那一幕的对话,秦晴脸颊一红。


        

知道从这人手里是拿不到了, 秦晴抱紧了手里的一沓卷子,带着点气睖了闻煜风一眼, 然后转身跑掉了。


        

直到见着女孩儿娇小的身影从教室门口消失,闻煜风才垂了眉眼,低笑了声。


        

过了两秒,他蓦地抬眼,有几分凌厉的视线扫过大半个教室。


        

即便黑眸里尚留有几分薄笑未来得及全部褪去,那已经渐渐凉下来的眼神还是让偷偷观察这里的学生心里一惊,然后纷纷转回目光低下头。


        

不管那个和新同学玩笑亲近的闻煜风让他们有多陌生,都没法改变这人一个眼神就能拉开的距离感。


        

而让他们都觉着陌生的那个例外的存在,也只有这位新同学一个而已。


        

…………


        

距离第二节晚自习结束还有五分钟的时候,秦晴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背包,盯着挂在最前面的钟表一脸严肃。


        

这种时间里,秒针总是走得格外地慢。


        

哪一会儿一个错神不注意,她还会怀疑这个秒针它是不是瞒着自己偷偷往回转了一点。


        

在这样连续怀疑钟表成精几次之后,秦晴终于等到了第二节晚自习的最后一分钟……


        

三十秒……十五秒……


        

就在秦晴准备在心里倒计时十个数的时候,静谧的教室里,一阵极轻的脚步声响起。


        

还没等秦晴好奇地转过视线去确认情况,一道阴影已经被教室的灯光拉下,投在了她的身上。


        

身量颀长的男生插着裤袋站在她的桌旁,清俊面庞上笑意疏懒。


        

“挂钟都快被你盯穿了,小同学。”


        

说完话,闻煜风便继续抬步走出了教室。


        

独留秦晴坐在位置上脸颊渐红,而反应过来的学生里也传出一阵压抑的笑声。


        

一众如芒在背的目光让秦晴几近羞恼,所幸在男生身影消失在门外之后,下课铃声便打响了。


        

秦晴毫不犹豫地站起身,顶着大半个教室善意的笑声小跑了出去。


        

走廊上这会儿学生还少得很,多是要留校上三节晚自习的;即便只上两节,往往也是悠闲自得,少有如秦晴一般迫不及待归心似箭。


        

秦晴却也没心思管那么多,只一心一意地想要尽快赶回家,然后赶紧窝进她柔软的被窝里。


        

只不过她这儿刚下楼,出到门廊下面,才迈出第一步去;身体斜后方,门廊旁的墙角传来一声低笑——


        

“甜甜。”


        

秦晴意外受惊,“啊”了一声向旁边躲了半步。


        

等她转回头去定睛一看,站在那儿斜倚着墙面,插着裤袋似笑非笑地睨着她的自然不是别人,就是刚刚先她一步离开的闻煜风。


        

也只有这人才会在学校这种公开场合直呼她的小名了。


        

秦晴只来得及庆幸此时不是在教室里面,身边也还没有什么学生经过,并没有被第三个人听见自己那羞耻的小名。


        

等这个想法落定之后,秦晴几乎没什么考虑的,扭回头就快步往校门的方向走去。


        

尽管没得到半句回答,闻煜风还是借着路灯微微醺黄的灯光看清了秦晴脸颊上的晕红。


        

他心情大好地扬唇一笑,直身离开了斜倚着的墙面,迈开长腿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


        

离着校门这不短不长的几百米的路,让秦晴充分认识了腿长差距带来的行进速度悬殊的问题。


        

至少她觉着自己就快拿出跑800米第一圈的最高水平了,那人依旧闲适散漫地跟在她的后面。


        

——甚至似乎散步似的,连手都没从裤袋里拿出来。


        

秦晴把视线从被路灯拉到自己身前的影儿上挪开,微微瘪着嘴巴拽紧了背包带。


        

赌气的脚步终究受困于体力,而不得不慢了下来。


        

在后面不远不近地吊了大半条校园林道的闻煜风薄唇微掀,这一路观察过来,他自然看得出,此时女孩儿已然放弃了跟自己拉开距离的想法。


        

闻煜风索性提了几分步速,将两人之间原本就并不远的距离缩短至无。


        

他走到了女孩儿的身侧,然后慢下步子。


        

一直并排走出了好几米去,闻煜风都并未开口,就那么安安静静地走在秦晴的身旁;面上笑意似有若无,意态疏懒散漫。


        

从这人到自己身旁时就开始憋气的秦晴涨得小脸微红,终于按捺不住先转过脸去开了口。


        

“……你别跟着我呀。”


        

女孩儿的声音柔软轻和,即便微恼也避不开让人觉着可爱。


        

若非她这开口就是想把自己推得远远的,闻煜风觉着大概说什么他都会答应的。


        

……这就有些可怕了。


        

闻煜风心情复杂地垂了眼,看着站在自己旁边小小一只的女孩儿,眉眼间惯有的锋锐不自觉地温和下来。


        

“你不是第一次上完晚自习才回家吗?既然顺路,我送你回去。”


        

“……”


        

女孩儿犹豫了几秒,似乎想说句什么,只是话到嘴边她又改了口——


        

“学长,为什么?”


        

秦晴睁大了眼睛,带着好奇和探究去问身旁走着的男生。


        

她确实没法理解,为什么好像从一开始,这个人在自己面前的所作所为就跟曼雪口中的那个一中的校霸不甚相同。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如果说之前那些浅显的偶遇还不让足以让她产生想要探究原因的好奇心的话,那么从她转来这个班级开始,两个人终究是要不可避免地发生交集——她没办法再放任这个无法界定也无法给出答案的问题一直摆在她的面前。


        

女孩儿这问题问得没头没尾,只是闻煜风垂眼和秦晴对视了两秒之后,竟也就有些奇妙地知晓了她想表达的。


        

闻煜风沉默了几秒,低笑了声,侧开脸去。


        

“我不知道。”


        

他素来坦荡,无论对人对己。


        

所以他说不知道,便是真的不知道。


        

“……”


        

但秦晴此时还没能看到或理解闻煜风性格里的这一点,所以随着男生那一声轻笑和听起来有些敷衍的回答之后,一点和之前都有所不同的恼然浮上心头。


        

秦晴垂了眼。


        

过了几秒,她轻声开口。


        

“学长,今天的甜品很好吃,谢谢你。之前你帮过我的那些,也谢谢你。……不过就算是你说的知恩图报,我觉得我们也早就该两清了。”


        

“……”闻煜风眼睛一眯,直觉女孩此时心情有些不愉,他刚要开口,就被截住了话音。


        

“我回家的事情谢谢学长关心,不过妈妈已经通知过我堂哥了,以后他会来接我放学。”


        

秦晴憋着一口气说完这些话,再仰起脸来看向闻煜风时,她依旧脸颊微红,只是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却已然澄澈而清明。


        

“所以,学长,我们以后可以不必再‘知恩图报’;到这儿,就刚刚好了。”


        

说完之后,秦晴没给闻煜风多言的机会,她只飞快地补了最后一句。


        

“我先走了,学长再见。”


        

说完,女孩儿像只翩跹的蝶,头也不回地出了已然近在咫尺的校门,跑向等在松树下的那个男生。


        

那人笑着接过女孩儿的背包,然后拉着女孩走向了一旁的停车区。


        

闻煜风就站在距离校外之后一步之遥的大门内,他微微眯着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那辆车出离视线。


        

直到连车尾的影儿都再看不见。


        

站在原地的闻煜风垂下眼。


        

被遮住的漆黑眸子里,冰凉而危险的情绪在其内盘旋。


        

——


        

亲眼看着自己的女孩儿被别人牵走却没资格伸手抢回来的这种感觉……


        

果然是真的……很让人暴躁啊。


        

半晌后,闻煜风慢慢抬了视线,望着早就没了影儿的某个方向,薄唇的唇线慢慢挑了起来。


        

眼底却不见半分笑色。


        

而另一端,已经开出去的轿车里,驾驶座的秦昊稍侧过视线,看向后视镜里的女孩儿。


        

精致漂亮的小脸微微绷着,没有任何情绪显露。


        

但跟秦晴一起长大的秦昊却知道,这个模样的堂妹一定是在因为什么事情而闷闷不乐。


        

“小晴。”


        

秦昊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开口问道:“还在为上晚自习的事情不开心?”


        

秦晴在秦昊的话声里回过神,然后她摇了摇头。


        

“不是。”


        

“那是因为什么?”


        

“……”秦晴看着窗外掠过的学生放课回家的身影,沉默了几秒才小声问道,“二哥,你在学校里面,也会随便招惹小姑娘吗?”


        

这个问题让秦昊心虚地一默。


        

过了一会儿他才清了清嗓子:


        

“咳,那什么……人之常情嘛,漂亮的事物总是让人想亲近的。更何况你二哥我至今单身,完全拥有向往恋爱的权利嘛……”


        

秦昊正努力思考着该怎么编排这段借口,脑子里却是有个想法嗖地一下闪了过去。


        

原本有点尴尬的表情顿时一变:“你新班级里有男生撩你了??”


        

秦晴转回脸来,疑惑地重复了那个字眼:“撩?”


        

秦昊表情更急地解释:“就是无缘无故地对你好,还动不动就拿话跟你戏弄玩笑。”


        

“……”


        

秦晴沉默了一会儿,转开了小脸,看向车窗外。


        

“没有的。”


        

秦昊松了口气,但显然还是有些不放心。


        

“小晴,那种花言巧语的都是些坏小子,你可千万不要被他们三言两语或者一点小恩小惠就骗了啊。这种人套路多了去了,还不知道用那些手段逗弄过多少小姑娘了呢。”


        

秦晴这一次沉默的时间更久,之后她才慢吞吞地点了点头。


        

“嗯,我知道了。”


        

…………


        

第二天到学校时,秦晴多少是有些不安的。


        

毕竟前一天晚上,她刚用那样决然的态度拒绝了那人的所有好意。尽管之后秦昊的话稳沉了她有些内疚的心情,但想到今天可能又要跟那人有什么交集,秦晴就觉着格外地心不在焉。


        

只不过到了教室里面,她才发现那人根本就没出现在课堂上。


        

甚至直到上午第三节课前,男生才从教室前门懒洋洋地走了进来。


        

走进来的人连书包都没拿,只干净利落地穿了一身校服,领带微松,小西装外套解了扣子,露出那人劲痩的腰身;衬衫衣尾平整地垂在裤子外面,却依旧看着双腿修长笔挺。


        

他一语不发地从教室里走过的时候,沿途的学生都自觉收敛了打闹的动作和声音,等他经过之后,才稍稍恢复了原样。


        

只不过这一次,让众人意外的是,坐在第一排的女孩儿也没有得到他多停留的一秒。


        

——


        

走过秦晴身旁时,闻煜风眼也未抬,像是跟坐在那儿的人毫不相识一样。


        

秦晴心里难免是有些遗憾的,毕竟算起来,这人也是她认识的第一个谈得上“朋友”的异性同学了。不过除掉遗憾之外,女孩儿心里还是松了口气的情绪更多一些。


        

只可惜,秦晴这口气并没能松得太久。


        

上午的最后一节课之前,语文课代表拿着任课教师的教材走进教室。


        

课代表一边将书本放上了讲台的桌子,一边对底下的同学提醒。


        

“下节课老师会抽查课文背诵情况,大家尽快准备吧。”


        

一听这话,班里还在闹腾的顿时慌成了一团,纷纷回了位置翻找语文书,开始临时抱佛脚了。


        

秦晴尚有些懵着,就见自己同桌的方晓婧也快速地结束了和后位的交谈,转身拿出了语文书,将书页翻得哗啦啦地响。


        

似乎察觉了秦晴的目光,方晓婧抽了翻书的空隙转回头来说了一句:


        

“这学期新换的这个语文老师特别严厉,抽查背诵没通过的可要去办公室里挨训丢人。你赶紧借本语文书吧,我顾不上你。”


        

秦晴顿了下,点了点头。


        

等方晓婧转回头去,秦晴就有点愁苦地皱起小脸来。


        

……这就有些尴尬了哎,她昨天才跟那人那样说了,今天怎么也不该跟人借书啊。


        

可高二年级里她又确实没有什么认识的人……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与此同时,教室后排。


        

都快走到教室后门外面,李响才发现身后没人,他愣了一下放远了视线,果然便见闻煜风正停留在过道。


        

男生清隽的眉眼微微蹙着,似乎在迟疑什么。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李响好奇地掉头走了回去,“煜哥,怎么还不走?”


        

他声量还没提起来,便见站在那儿的闻煜风已经转身,从身后杂物架上那崭新的一排教材里拎了本语文书,然后往前排走去。


        

一看明闻煜风走过去的方向,李响立刻起了八卦的心思,蹑手蹑脚地跟了过去。


        

凭借腿长优势,闻煜风没几步就来到了第一排旁边的过道位置,他停了下来,侧过身去。


        

一见男生身影停住,周围的背诵声音顷刻都压低了不少声量。


        

而座位上,再一次感觉到阴影降临,秦晴犹豫地仰起小脸,看向对方。


        

……真高哎。


        

小脖子仰得有点酸,女孩情不自禁地在心里感慨着。


        

闻煜风自然不知道女孩儿此时在想什么。


        

见秦晴抬起脸,他神色淡淡地把手里的书晃了下。


        

“要用课本吗?”


        

那模样就好像是在拿小鱼干诱哄自家不听话的小奶猫。


        

“小奶猫”有点内疚地点了点头。


        

……这人真好,都不计较自己昨天那样说的。


        

还没等秦晴这么想完,就听见男生低哑磁性的声线染上几分薄笑——


        

“可你昨天说了,我们已经两清了。——所以,我可以把课本给你,但作为交换,你要答应帮我一件事情。”


        

“……”


        

秦晴一默,但想想相遇以来的诸多事情,她觉着闻煜风应该不会提出什么过分要求。


        

而且她也确实对他有些歉疚,能做点什么帮到他的事情,也是再好不过了。


        

这样想着,秦晴便模样乖巧地点了下头。


        

男生见景,薄唇微掀。


        

然后他抬了眼——


        

“叫我一声。”


        

秦晴:“……???”


        

闻煜风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耐心地重复了一遍。


        

“叫名字,三个字,一个都不能落。”


        

他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女孩,“叫了就把书给你。”


        

秦晴:“…………”


        

这一片区域的背诵声,终于在这一句话之后,彻底地安静下去——


        

陷入了一片死一般的寂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