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他那么撩 > 第二十二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晴呆呆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个子高高的男生, 直到那人倾身过来,她才猛地回神。


        

秦晴本能地向后退了半步。


        

她的这个动作幅度并不明显,但近在咫尺想要不察觉显然也很难。


        

闻煜风的视线似笑非笑地从女孩儿的脸上扫过, 然后他垂手, 从女孩儿手里把黑板擦拿了下来。


        

“站远点。”


        

男生低沉的声线在耳边微震。


        

秦晴“啊”了一声, 听话地退了一步,停下之后她纠结地皱了皱小鼻子, 然后又退了几步。


        

闻煜风垂眼望着她, 漆黑的眸子里似乎藏着点笑色,只是很快又淡去不见。


        

他转过身拿着板擦在黑板上擦拭起来。


        

秦晴在一旁发呆。


        

——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腿长真好啊。


        

她皱着小脸想了想, 低下头去看自己纤细的小腿。


        

看了几秒, 秦晴长长地叹了口气。


        

大概, 她这辈子是跟“腿长”这个词没有任何缘分了。


        

秦晴想得太过投入,连物理老师什么时候走进教室到她旁边了她都没注意到。


        

直到沈良突然带笑开口——


        

“呦,闻煜风,你还会擦黑板呢?我一直以为你应该不在你们班的值日排表里面啊。”


        

秦晴被身边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 本能地往旁边一躲之后, 她才冲着沈良低头:“老师好。”


        

而教室里某个角落的卫生委员听了沈良这话, 不由一默。


        

……值日表里, 闻煜风确实不在。


        

他就没敢给排。


        

再说沈良,一听见自己旁边女孩儿声音糯软的开了口,他就笑眯眯地应了一声。


        

“秦晴同学, 那你站这儿干嘛呢?”


        

“……”


        

秦晴一噎。


        

她实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说她才是应该擦黑板的那个,闻煜风只是来帮忙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还没等秦晴想好,那边擦黑板的任务结束, 身高腿长的男生抬腿走过来。


        

他眼神颓懒地往这儿一瞥,才将板擦扔到了一旁。


        

“我值日, 她监工。”


        

男生的唇线微微挑了起来,泛着两点黝黑光泽的星眸往秦晴身上一落。


        

“是么,小同学?”


        

“……”


        

秦晴脸颊微红,晶亮澄澈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看着闻煜风。


        

沈良闻言微挑眉,“还有人能监得了你的工?”他侧过眼去打量一遍秦晴,玩笑道:“看来我们‘小才女’还真是不能小觑啊。”


        

“……”


        

秦晴被沈良那若有深意的眼神看得愈发有些不自在了。


        

她冲着沈良轻轻点了下头,然后看了闻煜风一眼,才转身走出了教室。


        

看着女孩儿有几分仓皇的背影,闻煜风眉尾一扬,意味深长地看了门口一眼。


        

然后他才转向沈良。


        

“沈老师,我先出去了。”


        

沈良笑得很慈祥,点了点头。@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闻煜风抬腿往门外走。


        

到了教室外面,他的视线在四周逡巡一圈,果然便见到了站在墙边的秦晴。


        

秦晴见到他的第一眼,眼神里有明显的慌,只不过一瞬之后就平复下来。


        

她微微绷着小脸,认认真真地看着男生走到自己面前。


        

直到闻煜风停下来,她才微微垂下眼:


        

“对不起,闻学长,那天晚上我说的那些请你不要放在心上……是我误会你了,我给你道歉。”


        

“……”


        

闻煜风起初没说话,只黑眸灼灼地看着女孩儿,直到秦晴半天没等到回答,抬起眼睛来不解地看向他,他才低笑了声,撇开眼去。


        

“我更好奇的是,”轻笑了一会儿,闻煜风转回眼来,眼神熠熠地定在秦晴的脸上,“……你到底误会我什么了?”


        

对于这个问题,秦晴有点苦恼。


        

她迟疑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坦诚布公地把自己的错误老实交代。


        

只不过尽管有这个信心,女孩儿再开口的底气明显还是不足。


        

——


        

“我因为自己听到的片面说辞,不经求证,就对学长的善意打下了‘轻浮’标签;只凭自己主观猜测和臆断,就妄自下了结论,还对学长说出了很过分的话,辜负了学长的善意……”


        

看着女孩儿在自己面前绷着小脸很认真严肃地一一列数自己的“罪名”,就好像作报告似的模样,闻煜风实在有些忍俊不禁,他低声哑笑着抬起手来,在女孩儿的额发上不轻不重地揉了一把。


        

还在苦恼地皱着眉心反省错误的秦晴被揉得一懵,漂亮的杏眼都睁得有些圆了。


        

她茫然地看着笑得难以自已的闻煜风。


        

男生面上素来有几分恣肆乖张的清俊线条似乎都柔和下来,总会让她心里生出点不安的黑眸里,此时也熠熠着让人沉沦的光色。


        

秦晴从来都知道这人生了一副太受偏爱的模样,可直到见着此时他站在走廊窗户旁,见着那些碎金色的阳光给他笼上轻纱,见着他站在光里笑得比光都让人目眩和漂亮……


        

长这么大,秦晴前所未有地,听见了自己那无比清晰且愈来愈响的心跳。


        

……像是有什么情绪在心口里拼命地冲撞,等着破茧而出的那天。


        

——


        

也许会很疼,但不知道怎么地,秦晴竟只觉着有些新奇的渴望。


        

她还出着神,闻煜风已经眼眸噙笑地落了视线回来。


        

“所以,你准备怎么补偿我呢?”


        

“啊?”


        

女孩儿没反应过来,怔然地抬起眸子。


        

“怎么,”闻煜风微挑了眉,“你是只准备了看起来没什么诚意的口头道歉?”


        

“……”


        

秦晴脸颊微烫,慢吞吞地点了点头,然后她又想到了什么似的,忙仰起小脸来看向对方,“学长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或者……我可以帮你做的什么事情也行。我会努力做好的!”


        

闻煜风深深地看了女孩儿一眼。


        

过了片刻,薄唇微动:“有两件事。”


        

许是因为闻煜风那神情太过意味深长,秦晴怔了下后,才好奇地眨了眨眼,问:“哪两件?”


        

“第一,不要再叫我学长或者同学——并且我希望这是我最后一次强调。”


        

修长的手指在秦晴的面前竖起来一根,晃了晃。


        

“……”


        

手也很长很漂亮啊,又是她可望不可即的基因优势了……


        

秦晴看了两秒后皱着小脸心想,她有点颓然沮丧地点了点头:“那第二呢?”@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


        

闻煜风轻轻地眯了下眼。


        

几秒之后,薄薄的唇蓦地一扬。


        

——


        

“从明早开始,你送我上学怎么样?”


        

“…………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