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他那么撩 > 第三十七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秦晴问出了这句话之后, 整个T形走廊内都是一片安寂。


        

闻煜风看着女孩儿那副委屈的模样,只觉得心里像是有人拿了根棍子拼命地翻搅,搅得他心里那些难以言喻的欲/望和贪餍压都要压不住了。


        

就在他终于忍不住沉着眸色往前踏了一步的时候, 秦晴身后不远处的防盗门蓦地被从里面打开了。


        

秦奶奶探出身来。


        

“甜甜, 回来了怎么还不进——哎?这就是你那个同学吗?”


        

秦奶奶的出现让走廊里两个人同时身形一僵。


        

须臾之后, 秦晴有些慌乱地转回身:“奶奶,我这就进去。”


        

秦奶奶却是瞧见了闻煜风手里的保温桶, 笑眯眯地道:“哦, 这孩子是来还保温桶的吧?怎么样,奶奶做的鸡汤粥好喝吗?”


        

“……”


        

很多年没被人用“孩子”这种亲近而温暖的词称呼了, 闻煜风怔了一下才回过神。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保温桶, 然后才重新抬了视线, “谢谢您,粥很好喝,我一滴都没有浪费。”


        

闻煜风这话把秦奶奶哄得直笑,秦晴却忍不住睁大了眼睛回过头去看他。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


        

闻煜风此时这副听话得不行的模样, 若是放到学校里去, 得把老师同学们的眼镜都吓掉了吧?


        

秦晴正这样想着, 就听见秦奶奶笑不拢嘴地开始往家里招呼人——


        

“正好, 今天我给甜甜做了一桌好吃的,你这孩子赶早不如赶巧,一块进来吃点吧?”


        

秦晴这回更是懵然地看向秦奶奶。


        

……奶奶不是之前还嫌闻煜风招惹小姑娘吗?怎么这会儿还主动把人往家里请了?


        

秦奶奶冲她眨眨眼, 却没解释什么,只又抬了视线望着还没反应过来的闻煜风。


        

“你吃晚饭了?”


        

闻煜风本能地说了实话:“没有。”


        

秦奶奶招手:“那正好,赶紧进来吧。”


        

说着, 秦奶奶直接转身回屋,一边走一边把剩下的话撂在后面——


        

“那孩子, 别忘了把保温桶一起带进来,放桌上就行。”


        

不久前刚被十几个人围堵还亮了刀都没紧张过的“那孩子”懵了好一会儿,才跟在已经一言不发地进了家门的秦晴身后走了进去。


        

随后,闻煜风便全程懵着被秦奶奶招呼去洗手盛汤端饭,直到坐到餐桌前面拿起了碗筷,他才终于算是理智回笼。


        

只是筷子都已经拿在手里了,再想推辞显然已经不合适,闻煜风只得低声向秦奶奶道了谢。


        

秦晴在旁边也是看得惊叹。


        

倒不是因为别的,只因为即便是她,也是第一次见到面前的大男生像只听话的提线娃娃似的,让往东就往东,让往西就往西……如果真被学校里的老师同学看见了,那大概不是掉眼镜,而是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吧。


        

只不过从没见过的闻煜风有些呆的模样,竟然还让她觉着有些萌。


        

把这可怕的想法晃出了脑袋,秦晴就也拿起了碗筷。


        

刚挑了第一箸米准备往口中送,秦晴的动作就停顿了下。然后她有些犹疑地侧过视线,看向旁边的男生。


        

这一看,她的目光微微一滞。


        

“咦?”秦奶奶的视线也被吸引了过去,“你还是个左撇子呢?”


        

闻煜风原本就有些动作迟疑,一听这话当即把碗筷放下,端端正正地看向秦奶奶。@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包括书写在内,我左右手基本没有区别。”


        

秦奶奶却是被男生这副正经模样逗得直发笑——


        

“怎么搞得跟面试似的,你不用紧张,就当是在自己家里就好了。”


        

说完她又转向秦晴,“甜甜,你看,你爸妈总跟人说你学习好,但这个你就不会吧?”


        

秦晴也有些惊异地看着闻煜风,然后她点了点头。


        

“嗯,真地很厉害。”


        

“……”


        

男生黢黑的眸子里难得划过了一丝不自在的情绪去。


        

秦奶奶知晓闻煜风家庭状况非同一般,自然不好再问询相关事情,只不痛不痒地问了几句学校里的事情。


        

之后餐桌上便算是安静,只有秦奶奶和秦晴时不时交流两句。


        

等一顿饭终于吃完,闻煜风主动起身帮着秦奶奶和秦晴收拾碗筷。


        

到了厨房之后,闻煜风再自然不过地接了碗筷到洗碗池边,秦晴刚准备过去接手,就被秦奶奶一把拉了回来。


        

秦晴被拉得一懵,转回头来不解地看着秦奶奶。


        

秦奶奶却没说话,只把下巴往男生站的方向示意了下。


        

尽管没明白秦奶奶什么意思,但秦晴还是只得安安静静地在旁边看着。


        

看了一会儿,她隐隐约约知道秦奶奶想观察的是什么了。


        

穿着深灰色长衣长裤的家居服,站在洗碗池旁的男生微微垂着眼,柔软干净的黑色碎发搭在白皙而线条凌厉的侧颜上。修长骨感的指节拿着洗碗布在骨瓷碗碟上轻轻擦拭,动作娴熟自然。


        

此时的闻煜风,和学校里传闻的那个不学无术的校霸、和她所见过的笑意疏懒的学长都大不相同。带着干净美好的气质,安静得像幅漂亮的画。


        

——他显然也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


        

跟着,秦晴便想到了自己那天踏足的那个家里,整洁干净,只是却有些孤凉。


        

侧卧里的床罩平整得没有一丝褶皱,干净得就好像这儿没有人生活。


        

也难怪他吃饭前后会那样不自在……大概他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跟什么人在家里一起吃过饭了吧。


        

每逢佳节新年,外面锣鼓鞭炮喧天热闹、万家灯火里人人喜笑颜开的时候,他也是这样一个人孤零零地待在那个冷冰冰的房子里吗?


        

变天了不会有人提醒他加衣防寒、生病了不会有人问他如何难受、受伤了也不会有人关心他是否疼得厉害……


        

所以你才会一点都不关心那长长的一条狰狞的刀伤,因为除了你之外没人会替你难过、甚至都没人会知道和在意是吗?


        

“……”


        

秦晴终于不忍再想下去,她垂下眼压了压心口。


        

里面酸得像是被什么陈醋泡过,涩得她都有些疼了。


        

她转身去了客厅。


        

到了客厅里面,秦晴还隐约听着厨房那边传来秦奶奶的声音:


        

“你这碗刷得,可比我们甜甜干净多了。我们甜甜那刷个碗,跟小猫洗脸似的,拿爪子胡噜一把就算完了。”


        

男声隐约低笑了声。


        

“甜甜手太小,拿不住碗,该让她离厨房远一些,免得把碗碟打了。”


        

竖着小耳朵的秦晴面无表情:“……”


        

秦奶奶听自家小孙女被人这样说,却一点恼怒都没有,反而高高兴兴地接了话。


        

“我觉着也是。不过看你这孩子动作熟练得很,难道在家里都是自己做饭洗碗打扫家务的?”


        

秦晴心里一紧,目光追了过去。


        

那边带着点未褪笑色的声线轻震:


        

“嗯,我自己一个人生活,习惯了。奶奶家里如果有什么不方便的拆卸搬动的事情,我给您留一个号码,您随时找我就行。”


        

“那就真有可能得麻烦你了。我和甜甜两个人住,我是老了身子骨不行了,甜甜个子小也没什么力气,有时候确实有些不好处置的事儿。想叫家政吧,事情不大没必要,可要是自己做,又实在处理不了。”


        

“那您就直接打电话给我就好。给奶奶帮忙,算不得麻烦的。”


        

秦晴坐在客厅听得小脸微绷。


        

——


        

她印象里,怎么不记得闻煜风什么时候说话这么好听了呢?


        

简直都要让人不认识了。


        

……


        

几分钟后,闻煜风和秦奶奶一前一后地走出了厨房。


        

秦奶奶这会儿看着闻煜风的眼神绝对是和蔼到不能再和蔼了——


        

“小煜啊,你以后每个周周末都记得来奶奶家吃饭啊,奶奶做好菜给你。”


        

旁边沙发上的秦晴一懵,因困倦而将出的呵欠都憋了回去。


        

——“小煜”??


        

她睁大了漂亮的杏眼,呆滞地看向两人。


        

“……”


        

从厨房走出来的闻煜风犹豫了下,在不经意瞥向沙发上目瞪口呆的秦晴时,他唇角忍不住一抬,然后便回了话,“好,谢谢奶奶。”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谢什么谢,以后不许跟奶奶客气。”


        

秦奶奶热情地把闻煜风送到了门口,等他进了家门才反身回来。


        

等秦奶奶再次走回客厅,秦晴终于忍不住了。


        

“奶奶,你怎么对他……那么好啊?”


        

“这孩子自己一个人住,多可怜啊,我叫他来吃顿饭怎么了?”


        

秦奶奶嗔怪地看了秦晴一眼,“你这孩子小时候看见条流浪狗都拉不开视线,现在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了?”


        

“……”


        

秦晴噎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可奶奶你之前不是说他一定是常在学校里招惹小姑娘那种吗?”


        

“那是我那会儿没见过他,不知道。今天我这不见过了?奶奶活了这么多年,看人可准着呢,这孩子肯定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


        

秦晴无辜地睁大了眼睛。


        

——怎么就成她说的了??


        

似乎是看出了秦晴的不赞同,秦奶奶叹了口气,但仍旧带着笑。


        

“你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当初我的父母不同意我跟你爷爷的婚事,他是怎么做的?”


        

这话题转得突兀,秦晴懵了一下,但还是循着记忆本能答道:“爷爷他不是在奶奶家门口不吃不喝地站了一天半,最后把奶奶你的父母感动了么?”


        

“对。”


        

秦奶奶点着头,笑眯眯地往厨房走,“你们现在这些小孩子啊,心性一个比一个浮躁,能再专心一意地等一个人等很久的,已经不多了啊。”


        

“……”


        

秦晴仍是一头雾水,还想追问什么,却见秦奶奶只留了个背影,显是已经不想再和她多说了。


        

…………


        

第二天大半下午的时候,林曼雪才又一次敲响了秦奶奶家的防盗门。


        

被匆忙拖了出去的秦晴大为不解:“都这个点了,还要去哪儿啊?”


        

林曼雪拉着秦晴下了楼,直接进到在等候的计程车里。


        

一坐上去,她就冲秦晴眨了眨眼:“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被这眼神和这说法搞得一毛,秦晴本能地往车门方向缩了缩——


        

“你不会是也要带我去综合格斗场吧?”


        

“综合格斗场?什么鬼东西?”


        

林曼雪一愣,过了两秒她大大咧咧地一摆手——


        

“放心,才不是那么血腥恐怖的地方,我们是要去一个很有情调的地方。”


        

“…………”


        

半个小时后,计程车停在了风华娱/乐/城的路旁。


        

秦晴死死地赖在车里不肯下车——


        

“曼雪!你又坑我来这种地方!”


        

“啧,什么叫这种地方,我们这次不是去KTV好吗,娱/乐/城里面也分好多层的!”


        

林曼雪拍着胸脯:“你放心,我拿我的人品跟你保证,这次的地方绝对比上次好玩多了!”


        

“……”


        

秦晴确实是不想下车,可这样一直赖着无辜的司机也不是办法。


        

等到下了车,她也只能将信将疑地跟在林曼雪的身后,进到了娱/乐/城里面。


        

之后,秦晴便被林曼雪拉着一通七拐八绕,终于在某层一个弧形墙壁后的实木大门前停了下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确切地说,是秦晴被站在门口的两个安保人员拦了下来。


        

为首的那个指着秦晴:“不能带小孩儿进去。”


        

原本准备伺机拉着林曼雪离开的秦晴身形一僵。


        

“……小孩儿?”


        

她觉得她的自尊心被伤害得很彻底。


        

旁边林曼雪毫不客气地笑弯了腰,眼泪都快笑出来了。


        

最后林曼雪才在秦晴的怒视下,揉着笑疼的肚子跟那两个安保人员解释:“我们是同学,她可都上高二了。”


        

那安保疑惑地上下打量了秦晴一番,然后十分怀疑地问:“她?高二?真不是初中二年级的??”


        

那个上扬的尾音差点又让林曼雪笑到抽抽。


        

秦晴气得小脸都微微涨红了。


        

林曼雪在一旁实在不忍心再火上浇油,只得认认真真地直起身,对那安保说——


        

“真的,而且她也是一师中学的,跟煜哥还同班呢。你要是不放我们进去,待会儿煜哥亲自来找你算账啊。”


        

“……!”


        

秦晴睁大了眼睛看向林曼雪。


        

只是在秦晴开口之前,那安保人员一听林曼雪提起的名字,就脸色微微一变。


        

两人对视了一眼,打开门放她们进去了。


        

一进到里面,秦晴都没顾得上看是个什么环境,就先一把拉住了林曼雪。


        

“曼雪,你怎么知道——”


        

林曼雪把食指在嘴边一竖:“嘘……”


        

她看了看左右,才压低声音笑着道:“我唬他们的。今天就是带你来掌掌眼——你不是之前不相信我说一中那个闻煜风帅得惨绝人寰的么,我从三中那边的人那儿打听了,闻煜风他每个周周日下午都会来这个酒吧。”


        

秦晴一噎,回过神来极其心虚地一把拉住林曼雪:“曼雪你疯了……万、万一被他发现,那他……他打你怎么办?”


        

林曼雪笑道:“不可能,我听人说他虽然凶,可不会碰女生半根手指头的。”


        

“……”


        

秦晴支吾着还想再找个什么理由,却是已经被林曼雪拉向这灯光稍暗的酒吧里的某个角落了。


        

秦晴力气小的很,挣扎不过最后只能小心翼翼地低垂着小脑袋,生怕真被不知道身在哪个角落的闻煜风发现。


        

在被林曼雪拉到那环形沙发之前,秦晴还忍不住在心里微恼着——


        

原来学校里那些传言都是真的。


        

抽烟、喝酒、打架、逃课、还泡吧……


        

亏她还替他在方晓婧面前据理力争……


        

只是没等秦晴想完,林曼雪就拉着她停在了环形沙发的旁边。


        

聚了一圈的男男女女纷纷抬头,坐在最中间的那个男生眼睛一亮——


        

“秦晴来了啊?”


        

“……”


        

听到这个声音,秦晴只觉着身上一毛。


        

过了几秒,她才僵着颈子抬起了头。


        

看清了坐在众人中间的男生之后,秦晴真恨不能把林曼雪掐着脖子晃一晃甩甩脑子里进的水了。


        

——


        

那个正冲她笑的,不就正是上个学期跟她告白的前任班长傅涵林吗??


        

只不过不等秦晴发作,林曼雪就拉着她坐到了环形沙发的旁边。


        

然后林曼雪贴过来小声道:“忍一忍啦,今天带你来主要是带你看闻煜风的。”


        

想起昨天楼里走廊上那人退开那一步,秦晴咬了下细细的牙。


        

“我一点都不想看他……”


        

林曼雪却好像根本没听见她说了什么,只望着某个方向。


        

过了不到一分钟,正坐立不安的秦晴蓦地被林曼雪拉了一把——


        

“啊啊过来啦你快抬头……”


        

神思不属的秦晴本能地按着林曼雪的话抬了眼,等心里突然反应过来,她再想低下头却已经晚了——


        

她的视线不偏不倚地,正撞进了一双疏懒漆黑的眸子里。


        

而那双眸子的主人在漫不经心地移开目光的下一秒,身形就蓦然顿住。


        

“……”


        

两秒后,闻煜风眼神危险地侧回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