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他那么撩 > 第六十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等两人把仓皇逃窜的小白猫“押解”回浴缸里, 再费心费力地给它完成了洗澡的艰巨任务,已经是十几分钟后的事情了。


        

秦晴看着那只被大浴巾包裹着擦拭的小家伙,很是无奈地问闻煜风:


        

“你每次给它洗澡, 都是这么一场折腾的吗?”


        

闻煜风将白猫身上擦得半干, 便压着那瑟瑟发抖的小身子, 从旁边取来了已经准备好的吹风机。


        

然后他凉飕飕地瞥了手掌下面的白猫一眼。


        

“不是每次。”


        

秦晴松了口气。


        

要是每次都这么折腾,那她真是负罪感深……


        

“十次里面也就八/九次吧。”


        

秦晴:“…………”


        

沉默了两秒, 秦晴无言地看向白猫。


        

似乎感受到两位主人的统/一/战/线, 白猫缩了缩脖子,眼珠圆咕噜地转了一圈, 一副幼小、可怜又无助的无辜模样, 趴了下去。


        

刚经历了一场鸡飞狗跳的“捉猫”大战, 秦晴这会儿怎么也不会被它这副模样给欺骗了。


        

只是没等秦晴表明立场,就听见头顶一声微哑的闷笑——


        

“跟你真像。”


        

秦晴:“……??”


        

收到秦晴的抗议目光,闻煜风清了下嗓子,笑着垂了眼。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原本目光抗议的秦晴却是微怔了下, 眼睛不眨地仰脸瞧着男生。


        

细长的眼角微微上扬, 侧颜白皙清俊。此时那唇角的弧度和柔和的动作, 都让站在眼前的人看起来像是幅画般干净且美好。


        

“真的很像。”


        

“画里”的人薄唇微动, 笑意隐约:“尤其是装无辜的时候。”


        

秦晴:“……”


        

干净美好??


        

……她刚刚一定是被什么东西迷心窍了。


        

见女孩儿无意识地微微鼓着脸颊没接话,闻煜风也知道不好再逗她了。


        

他话题一转:“怎么今天突然过来了?”


        

一提这个,秦晴立刻开心起来了。


        

“我们今年在这边过年!”


        

然后她稍停顿, 皱了细眉:“我给你发的短信,你没看见呀?”


        

“什么时候发的?”


        

“就来之前——”


        

秦晴自己主动迟疑地停住话音。


        

闻煜风笑着抬眼,替她补了后半句:“你觉得那时候我有时间看手机?”


        

秦晴理屈, 蹲下身去,到跟白猫平齐的位置——


        

“你如果再不乖乖洗澡, 我就让闻煜风把你丢出去。”


        

“……”


        

小白猫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秦晴,迟疑了一会儿,然后它突然往前一蹿,伸出舌头舔了秦晴脸颊一口。


        

被糊了口水的秦晴本能往后退,一下重心不稳,坐到了地板上。


        

等她反应过来,忍不住擦着脸上的猫咪口水笑了起来。


        

好看的杏眼都弯成了月牙。


        

而那边站着的闻煜风却眯起了眼。


        

他一把扣住要跑的猫,捏起它后颈的软肉,将白猫提了起来。


        

被生物本能“解除武装”的白猫眼神无辜,耷拉着四肢被提溜到半空。


        

闻煜风目光危险地看着它,然后目光下移。


        

春天快到了。


        

……听说公猫阉割能延长寿命,是个好方法啊。


        

似乎是在冥冥中感知到了某种危险,白猫的两只后爪本能地往上提了提。它看着闻煜风的眼神更加无辜了。


        

闻煜风没再理会,将已经吹得差不多干了的猫放到一旁,收拾起附近被猫折腾出来的狼藉。


        

“你今天是过来看它的?”


        

他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拿起了旁边手机。看了一眼短信之后,他这样问道。


        

秦晴不知怎么地有点心虚。


        

女孩儿的眼神游移了下,小声:“顺便来给你拜年啊……”


        

“……”


        

闻煜风手里动作一停。


        

他侧过眼来,薄薄的唇似笑非笑地勾了起来。眸子黢黑。


        

“顺、便?”


        

“……”


        

秦晴更心虚了。


        

闻煜风没再继续迫近,沉默了两秒,似乎没什么情绪地垂了眼。


        

“不过顺便也好。来清城几年了,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跟我拜年。如果你不来,我应该都不记得明天是新年第一天。”


        

秦晴眼神一滞。


        

过了两秒她慢吞吞地迈开步子,走到了闻煜风面前,然后停住。


        

“我是因为你才来的。……好不容易才找了借口,偷偷溜出来的。”


        

女孩儿开口时声音软糯无害,微微低垂着小脑袋的模样就好像是个做错了事儿的娃娃。


        

“真的……不是顺便。”


        

“……”


        

影绰的笑色在男生黢黑的眸子里掠了过去。


        

闻煜风直起身,刚抬手想把眼前沮丧的小姑娘安抚地揉一下,就被一个蓦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动作。


        

——


        

“你这样说,可真是叫我寒心啊。”


        

“——!”


        

闻煜风的眼神骤然凌厉了一瞬。


        

只不过在理智辨别了这个熟悉的声音之后,他就有点无奈地望向厨房。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小叔。”


        

一听这个称呼,原本就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的秦晴,本能地往闻煜风的身后一躲。


        

过了两秒她才硬着头皮从男生身后探出脑袋来,小心地看向厨房。


        

正瞧见那个穿着军靴的男人从大敞的窗户外面跳了进来。


        

似乎是感觉到了秦晴的目光,那男人还未起身就蓦地扬眉抬眼,两点泛着幽蓝色泽的眸子深处,像是藏着凛冽的寒芒。


        

然后他望着这个方向,倏然掀唇一笑。


        

“……”


        

秦晴这一瞬间只觉得身上的汗毛都炸起来了。


        

——


        

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实在危险,比第一次见面尤甚。如同捕食前凶戾嚣狂的兽,只对视一眼都让人脖子发凉,唯恐他下一秒就能上来将你撕个粉碎一样。


        

然而这感觉转瞬即逝。


        

下一刻,当蹲在那儿的男人不疾不徐地站起身,他眼底的锋芒已然尽藏。


        

尽管那笑仍叫秦晴觉得带着难以言喻的煞气。


        

“这么两只小猫,你养得住?”


        

话出时,闻景已经旁若无人地走到了沙发旁,坐了下来。


        

他眼睛往白猫的身上一瞥。


        

越是弱小的动物反而越有兽性的直觉。白猫身上的毛登时炸了起来,“喵”了一声飞快地窜进了卧房里。


        

而即便再有些畏惧这个男人,秦晴现在也已经反应过来这“两只小猫”中的另一只,指的是谁了。


        

她皱起细眉,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何对她的态度好像不太友善。


        

“……”


        

闻煜风无声一叹。


        

他伸手将秦晴拢在身后,“小叔,这是我的私事。”


        

“虽然你已经成年了,但我怎么也算是你的前、监护人。”


        

闻景手肘往膝盖上一拄,两条被行军裤包裹着的修长有力的双腿看似散漫地撑在那儿。


        

他从水晶茶几上的果盘里取了只苹果,却没用旁边的水果刀。


        

——


        

秦晴发誓,自己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人的手,但却根本没注意到什么动作,那人的手里就蓦地多出了一把细窄的瑞士军刀。


        

像是凭空见了鬼一样。


        

“……”


        

秦晴又往后缩了一点。


        

“我听说,前段时间在乔安那儿,你醉过一次。”


        

闻景说话时声音平稳地抬眼,薄刃的军刀在苹果上快速地削了起来。


        

他却看也未看,只盯着两人。


        

“就是为了她?”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是。”


        

闻煜风没什么犹豫便承认下来。


        

“刚刚我说话前,你有半点察觉吗?”


        

闻煜风一默。


        

“看来是你这两年过得太/安定了。”


        

闻景一咧唇,笑意煞人:


        

“我亲手教出来的,可不该在女人身边做个废物。”


        

“小叔,这跟她没关系。”闻煜风眼神一厉,“我知道自己该往哪儿走。”


        

此言一出,闻景脸上笑意褪去。


        

他把手里那个在几句话间已经削得干干净净的苹果往茶几上一搁。


        

从头到尾分毫未断的苹果皮,也被他放在了另一侧。


        

“我还以为你已经忘了。”


        

做完这一切,闻景才重新抬眼。


        

他没有表情地望着闻煜风,取了张纸巾将薄刃军刀缓缓拭净。


        

闻煜风也没有避退,直直地与闻景对视。


        

空气在这个房子里像是被一点点抽离,这气压让秦晴愈发觉得近乎窒息。


        

就在这死寂一片的安静让她几乎无法忍受的时候,两人的僵持终于停歇住。


        

“别让我失望。”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蓦地起身,头也不回地走向厨房。


        

“顺便奉劝你一句——安定下来的人身边,才适合养猫。”


        

说完,男人没再看房间里的两人一眼,径直踏上了还大敞着的窗。


        

窗外夜色已然渐渐蒙了下来,扶着窗框的男人蹲姿停了一瞬。


        

他稍侧过脸,被夜色模糊的侧颜上露出一个浅淡的笑。


        

“哦,差点忘了。”


        

“……”秦晴心口微紧。


        

“礼物在茶几上——新年快乐,我的‘乖’侄子。”


        

话音落下的同时,那个身影消失在窗外。


        

“——!”


        

即便早有猜测,秦晴还是本能地低声惊呼了一句。


        

而站在旁边的闻煜风,直到此时才放下了护在女孩儿身旁的手臂。


        

他侧眸看向茶几。


        

在灯光下,被削了皮的苹果孤零零地躺在茶几上。


        

看起来倒也晶莹透亮。


        

闻煜风沉默了几秒。半晌后他垂眼,无奈地低笑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