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他那么撩 > 第八十二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哎?你这么一说, 好像还真是……有点眼熟哈……”


        

冲在最前面的老二也犹豫地停住步伐。


        

室长闻言,鄙夷地看了她一眼:“你确定你们不是见着每个好看的小哥哥都感觉仿佛梦里相会过?”


        

老二深有同感地转过去:“也有可能噢。”


        

“去去去,别把我跟老二这种花痴归为一谈。”


        

寝室里排第三故而被取了个“三姑娘”绰号的女生皱眉看那一唱一和的两人, 然后她又把目光转向电梯——


        

“凭我1.5的矫正视力, 这个小哥哥我一定是见过的。到底是在什么时…………啊!”


        

三姑娘的一声惊叫, 把旁边站着的两人都吓了一跳。


        

老二回过神来轻轻搡了她一把:


        

“嚎什么嚎,吓了我们一大跳……”


        

“不是不是, 我想起来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三姑娘左手拉上室长右手拽住老二, 把两人带到一块小声:“晴晴之前不还发短信问我们自己大学期间喝没喝过酒,你们不记得了?”


        

室长眼神一闪:“等等, 你是说他是大二那年那个……”


        

老二眼神疑惑地插话:“大二那年?哪个??”


        

三姑娘恨铁不成钢地瞪着她:“你忘了, 当时人家好不容易把晴晴送到寝室楼下, 你还调戏过他来着!”


        

“……喔喔喔是那个小哥哥!”老二表情夸张地一边拍着三姑娘一边踮着脚尖往电梯看。


        

“…………”


        

三姑娘被拍得龇牙咧嘴的,此时却只能忍了。


        

因为他们口中的“小哥哥”此时已经和秦晴一齐出了电梯,往这边走来了。


        

从目光交汇来看,这位小哥哥显然对她们三个的阴影……不, 印象颇深。


        

秦晴最先停住步, 目光在氛围诡异地尴尬了那么几秒的其余四人之间转了一圈。


        

她迟疑了下, 就面带微笑地望着三个女生开口:“这是我男朋友, 闻煜风。你们应该见过的。”


        

“——!”


        

秦晴这话音一落,闻煜风第一个惊怔地看向她。“你记得……”


        

秦晴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没说话。


        

而另外三个人在愣了一下互相交换目光之后, 脸上更像是叫雷劈了的表情。


        

老二喃喃:“晴晴啊……你是不是搞错了?我怎么记得你当初那个兵哥哥也叫这个名?……重名么这是哈哈哈哈……”


        

“不是,”秦晴微笑着击碎了老二最后的希望,“是同一个人。”


        

“……”


        

室长和三姑娘在一旁都替老二尴尬。


        

当初老二如何不遗余力地鼓动面前这位极品小哥哥追“刚进入”空窗期的秦晴的过程, 她们都还历历在目呢。


        

室长眼神微动了下,目光在两人身上一扫:“那当初……”


        

秦晴毫不犹豫地接了话头。


        

“是个误会。”


        

闻煜风怔了下。


        

“……”


        

室长和三姑娘对视了一眼。


        

看当初那架势, 前前后后怎么也不会是个误会,只是这毕竟是别人家的感情事,即便她们几个室友彼此之间关系亲密,有些事情仍旧不是凭这关系就应该或者能够插手管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最后还是室长一拍手:“来来来,包厢已经订好了,我们往这边走。”


        

走在后面的秦晴被闻煜风带了一下,她不解地抬头。


        

“我不过去了。”闻煜风垂眼瞧着她,眼神温柔,“她们会尴尬。你们应该有段时间没聚一起了,好好聊,我回车里等你。”


        

秦晴反手拉住他:“可你晚餐——”


        

“没关系。有事给我打电话,我就在楼下。”


        

“……”


        

秦晴纠结地往身后三个女生那儿瞄了一眼,然后转回身,有些心虚地点了点头——


        

“抱歉,今晚我……”


        

秦晴话音未落,就被一个轻盈的吻堵住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眨眼之间那人已经退开,黑眸微狭,眼底三分餍足的薄笑——


        

“这是歉意的定金,剩下的之后取。”


        

说完,闻煜风退了几步,朝着秦晴挥了挥手。


        

此时室长等人催促的声音也从身后传来,秦晴只得微红着脸颊跟闻煜风挥了下手,转身顺着长廊往里走去。


        

…………


        

秦晴大学寝室的四个人里,除了老二一毕业就回家乡参加工作之外,其余三人都是在念研究生。


        

只不过三人虽然都在T市,但研究生所在大学却各不相同,所以这也是时隔两年多,四个人第一次真正找到机会聚齐了。


        

刚开始几人还只是拿秦晴开开玩笑,等不知道谁点的一瓶红酒醒完斟上,话匣子就被彻底打开了。


        

唯一一个深知自己“一杯倒”酒量的秦晴严防死堵,没肯碰一滴,这才保持清醒一直到另外三位又哭又笑地闹腾完。


        

听老二倒完自己这两年的苦水,然后人事不省地趴到桌上时,秦晴再一看手表,已经是晚上八九点了。


        

桌上三位把精致的防水妆容都差点哭花的女士,让秦晴更是苦笑又头大。


        

没办法,她只能打电话给在楼下辛勤守卫了将近三小时的苦主。


        

等把三个人分别送回各自宿舍或者酒店,秦晴和闻煜风回到学校里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


        

不同于其他地方,晚上九点半的大学校园,正是处在热闹的时候。


        

“去学校操场散散步?”


        

出于愧疚,秦晴主动提议。


        

闻煜风看向她,没说什么,点了点头。


        

两人于是一齐进了学校的操场,开始绕着塑胶跑道一圈圈地漫步。


        

起初无人开口,四野安寂,两人并肩而行,秦晴却丝毫都不觉着尴尬,只感觉到一种令人心旷神怡的安然和满足感。


        

随后有风将不知哪里的歌声从远处带来,穿过舞蹈室那片平矮的房子和空旷的足球场,一直到达秦晴的身旁。头顶无星的黑夜和辽远的风,似乎将普通的歌声都修饰成了令人着迷的钢琴曲。


        

一切都恰到好处,令人心安。


        

“真好啊。”


        

“……真好。”


        

秦晴听见自己声音的同时,耳边响起的低沉声调比自己慢了半拍,尾音却重合在一起。


        

她怔过之后不由笑弯了眼睛,侧回头看向走在自己身边的人。


        

闻煜风也在专注地看着她。


        

“什么真好?”秦晴问。


        

闻煜风垂眼:“风声,歌声,夜晚,这个时刻……”@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抬眼,“以及你。”


        

在那湛黑而清澈的眸子里,秦晴可以分明地看到自己的身影。


        

完完整整地占据着这双眼瞳,也或许是占据了与之相连的一整片世界。


        

近乎情不自禁地,秦晴张开双臂抱住了闻煜风。


        

她将耳朵贴上他的胸膛,听着那个世界搏动的声音。


        

她翘起唇角:“是啊,风声、歌声、夜晚、这个时刻,以及你——我也觉得很好。”


        

秦晴鲜少如此主动,闻煜风此时还未从这一个拥抱里回神,就再一次被女孩儿的话声钉在原地——


        

“我们就一直这样下去吧,闻煜风。”


        

“…………”


        

这话音落后,秦晴头顶方向安静了很久。


        

在这安静已经叫秦晴觉着不安,忍不住想要抬起头来时,一只修长的手掌从后扶上来,将她的脸又按回这个在凉风里依旧滚烫的胸膛上。


        

同时,低沉沙哑的声音贴着她的耳尖在那胸腔内震动——


        

“这是你说的。”


        

“……不能反悔。”


        

“嗯,”秦晴重新扬起唇,更紧地抱住了对方,“我不反悔。”


        

…………


        

散步之后,闻煜风把秦晴送回寝室楼下,还是没忍住问了那个今晚让他不安了大半晚上的问题——


        

“喝酒断片那件事……你什么时候想起来的?是因为乔安跟你说我来找过你,才想起来的?”


        

提及这个,秦晴脸上的笑容微微降温。


        

她没回答,反问了句:“我如果想不起来,你准备永远瞒着我?——哪怕我一直不肯原谅你?”


        

闻煜风沉默下来。


        

过了须臾,他苦笑了声。


        

“……我也不知道。”


        

秦晴怔住。


        

她习惯了这人从少年起便恣肆的意气风发,而从来没有在闻煜风的脸上看见过这一瞬迷茫近乎无助的神色。


        

“前两年我也会常常想这个问题,猜自己会在什么时候坚持不住……狼狈地跑来找你解释。”


        

闻煜风舒出一口气,薄唇微掀,眼底笑意极浅,“不过还好那时候视力没有复原,不能真地出现在你面前。……不然,大概会吓到你。”


        

“……”


        

秦晴心口抽搐似的疼了一下。


        

过去的她不曾参与的闻煜风的那两年,是她心里的一根刺。


        

因为每次只稍加想象那个目不能视、可能无助甚至绝望的闻煜风,她都觉得那根刺的倒钩深深地嵌在心脏的每一丝肌肉里,稍加牵扯,就是撕心裂肺的疼。


        

但她不能提。再疼,也不能在他的面前提。


        

秦晴轻轻地掐了下自己的手心,撑起个笑来:“那你够坚决的,连一通电话都没有。”


        

“……打过,而且不止一次。”


        

闻煜风蓦地开口。


        

秦晴表情一滞:“什么时候——”


        

闻煜风神色有一瞬的不自在。


        

他侧开视线:“……有过几次,跟乔安他们喝醉之后……会抢来他们的手机,给你打电话。”


        

秦晴的眼神古怪起来。


        

那支旧手机她一直放在随身的包里,话费续了几年,也确实每年都会收到一些广告电话或者打错的电话……但她从没想到过,里面会有哪几通是他打来的。


        

似乎是看出了秦晴的不解,闻煜风神色愈发不自在了。


        

漆黑的眸子里藏着狼狈的情绪,他哑声开口:“……会有很难受的,熬不太住的时候……那时候会叫乔安他们来喝酒,每次都提前告诉他们,不要让我看到手机。”


        

想到刚刚闻煜风说的那个“抢来”的词,秦晴眼神一动:“你不会是……”


        

闻煜风偏开头轻咳了声,过了会儿才接上:“喝醉之后就一门心思地想给你打电话,但知道不能用自己的号码。会把乔安他们都放倒之后,捡一部手机给你打过去。”


        

不等秦晴问,闻煜风又主动交代:“不过每次电话通了,都没敢开口,会把手机再塞回去。”


        

秦晴:“……”


        

“所以这就是我这个手机号过了这么多年,还总能隔三差五收到莫名其妙的没标记过的广告电话的原因?”


        

“乔安说,后来他们每次去喝酒之前,每人先把一则骚扰电话背得通熟,才会出门。”


        

“……那为什么不干脆不带手机呢?”


        

“在娱/乐/城,也抢过别人的。”


        

秦晴:“…………”


        

她突然有点同情乔安了。


        

“所以,之前我翻出那支旧手机给你打去电话,你接起来才一点都不意外?”


        

“嗯。我知道你一直没扔掉这个号码。”


        

“知道你还一直不肯找我解释?”


        

“……”


        

再一次绕回到最初的问题上,闻煜风无奈地叹了口气。


        

片刻之后,他抬眼望向秦晴,眸光深邃认真:


        

“甜甜,那年我来找你,听你室友告诉我你生的那一场大病,而从头到尾我都没出现过的时候——我恨不得把自己杀了。”


        

“你生病的那段时间每天每时每刻是怎么熬过去的——我连想都不敢想、到现在也不敢。”


        

他深叹了口气,“我承认在这件事上我像个懦夫。但让你经历过那样的一段时间,我根本不敢奢求你会原谅我。”


        

秦晴沉默下来。


        

事实上她也不知道,如果没有中间这些年的心志上的磨炼,她会不会真的能够在闻煜风解释之后,选择遵从内心地原谅,而不去计较那些已经没什么意义但又确实发生过的事情。


        

也许能。


        

……也许不能。


        

想到这儿,秦晴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


        

然后她抬头,环顾一周,依旧能与这寝室楼外不少人窥视的目光撞上。


        

秦晴转回脸:“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寝室了。你订酒店了吗?”


        

闻煜风应了一声。


        

秦晴抬起手腕,挥了下:“那明天——”


        

话没说完,她手腕上一紧,跟着眼前一花,人就被拉到了闻煜风面前。


        

这人低下头瞧着她,眸子黢黑,深里像是藏着两簇墨色的焰火。


        

“你晚餐前的歉意,我还只收了个定金。”


        

秦晴:“……”


        

——


        

看这人此时神情,哪还有刚刚“不敢奢求原谅”的模样?


        

倒像是只趴在兔子窝门口惦记了好几天的凶狼,垂着涎,眼都冒光。


        

秦晴无奈,踮起脚尖飞快地在他的脸颊上吻了下。


        

然后她刚想跑路,又被拉了回去。


        

“不够。”


        

这眼神里的委屈倒是十足到位了——


        

“我在车里空等了两个半小时。”


        

秦晴:“……”


        

“现在这个时间正是回寝室的高峰期,这么多人啊……”


        

闻煜风似乎早预料到她会这么说,一点都不意外地压下视线落到某处。


        

秦晴跟着侧头看过去,自己的肩上正披着这人的薄外套。


        

“……!”


        

秦晴心里本能地拉响警报。


        

然而为时已晚。


        

面前阴翳蓦地笼了下来,同时肩上一轻,薄外套被往上扯起,蒙过了长发,盖过了头顶。


        

视线被黑暗彻底遮蔽。


        

黑暗里,一个滚烫的吻,伴着耳边芜杂的芸芸低声落了下来。


        

然后将她整个人吞没。


        

如坠地狱。


        

——让人忘却一切、流连贪欢、不恋人间的“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