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春江花月 > 第 14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高峤一路快马加鞭,赶向暂时还驻于城北之外的军营,待渐渐行近见,反倒慢慢地放缓了马蹄。


        

辕门就在前方不远之处了,距离不过一射之地,高峤却停下马,眺望着辕门的方向,沉吟。


        

“大家?”


        

高七方才一直纵马追在身后,此刻终于追了上来,见高峤止步,发问。


        

“回去!命李穆自己出面,予以否认。”高峤道。


        

高七迟疑了下:“他若是不愿……”


        

“由不得他了。”


        

高峤冷冷地道,一边说着,掉转了马头,正要催马离去,忽听身后,随风传来一道熟悉的笑声。


        

“景深!你来正好!愚兄正想寻你……”


        

高峤循声回望,见辕门里出来了几人,当先之人,可不就是许泌?其后随着杨宣等人,无不面带笑容,朝着自己,快步而来。


        

高峤眉头不易觉察地微微蹙了一蹙,迟疑了下,翻身下了马背。


        

“景深,愚兄方才偶来兵营,不料恰好听到了个天大的好消息。道李穆求亲,景深以当日许诺之言,慷慨应允,答应将爱女下嫁于他?果然是一诺千金,愚兄感佩万分。军中那些将士听闻,更是群情激涌。李穆此求,目下虽是唐突,但我料他非凡俗之辈,日后必是大有作为。景深得此佳婿,可喜可贺!”


        

许泌说完大笑。笑谈声中,引来了附近不少的兵卒。


        

士兵们慢慢地围了过来,望着高峤,皆面带喜色。


        

杨宣压下心中万千疑虑,迟疑了下,上前向高峤见礼,面上露出笑容:“末将代李穆,多谢相公……”


        

高峤未等他说完,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


        

他抬目,缓缓环顾了一圈四周,抬高了声音:“此为不实之言,其中想必有些误会。更不知何人从中推波助澜,以致于讹传至此地步!”


        

他说完,转向杨宣。


        

“杨将军,烦你将我之言,代为转达部下,希周知。李穆我极为赏识,但嫁女之说,实属无中生有,绝无此事。”


        

杨宣一呆。


        

周围士卒,面上笑容渐渐消失,相互间议论着,起了一阵低低的嗡嗡之声。


        

李穆在这些普通士卒的眼中,极有威望。


        

今早,听到这个不知道哪里开始传出的消息之时,这些人无不为之感到兴奋,在心底里,甚至生出了一种与有荣焉之感。


        

士庶分隔森严,地位尊卑,一目了然。


        

而李穆却破了坚冰。他做到了他们这些人从前连做梦都不曾想象过的事情。


        

所以他们才会对这个消息加倍感到兴奋,不过半天,便传得整个军营都知道了。


        

“司徒,我另有事,先行告退!”


        

高峤不再多说,翻身上马,纵马而去。


        

许泌望着高峤离去的背影,眯了眯眼,唇边的那抹笑容,愈发显得意味深长。


        

……


        

高峤离开军营,又即刻入城赶往家中。


        

多年以来,建康城中的民众,已极少能在街上看到当朝高官以马代步。


        

那些士族,出入无不坐着牛车,以为风度,骑马则被视为下等武夫的行径。忽见相公骑马从城门入内,哪个不认得他?不禁惊诧,纷纷停下观看。


        

高峤心急火燎,恨不得立刻插翅赶回家中,哪里还顾的了这些?一口气驱马赶到高家大门之前,那门房正站在台阶上,左顾右盼,面带焦色,忽然看到高峤从远处骑马而来,松了一口气,急忙奔了上前。


        

“相公!长公主方才正寻相公呢!相公回来正好!”


        

高峤心里咯噔一跳。


        

昨夜他将此事瞒着萧永嘉,便是因了萧永嘉的脾气。怕她知道,反应过激,万一要将事情弄大。


        

考虑过后,他寻了高胤,将事情告知,叫他先代自己出面见李穆。


        

最后,是悄悄将这事情解决了,李穆知难而退,此事止步于自己,也就过去了。


        

他没有想到的是,才一夜功夫,这事竟就发展到了如此地步。


        

方才一路回来,心里原本还抱着一丝微末希望,希望这消息还不至于传到家中。


        

果然,还是迟了一步。


        

高峤眉头紧皱,翻身下马,匆匆行至后堂,没看到女儿的身影,却撞到了萧永嘉投来的两道目光。


        

萧永嘉坐在那里,面容阴沉,看到自己,立刻站了起来。


        

“你随我来!”语气极其生硬。说完,转身朝里而去。


        

阿菊看了过来,目露忐忑之色。


        

高峤默默跟上,行至内室,那扇门还没来得及关,萧永嘉便怒喝:“高峤!你是昏了头不成?竟做出这样的事!把我女儿,嫁给一个武夫?”


        

高峤急忙摆手:“阿令,你听我说!绝无此事!”


        

跟了过来的阿菊急忙代为关门,自己走得远些,命下人不得靠近。


        

事已至此,高峤再不敢隐瞒,忙将事情经过,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当初他救了子乐,我一时不备,许下诺言。当时何曾想到,他如今会开口求娶阿弥?故今日召他去了雀湖的庄子,原本是想叫他自己打消了念头,此事也就过去了。没想到……”


        

“啪”的一声。


        

萧永嘉大怒,一掌击在了案几之上,打断了高峤的解释。


        

“哪里来的狂妄之人!不知天高地厚,仗着救过六郎,竟就敢肖想我的女儿!”


        

“还有你!出了这样的事,你竟不告诉我一声!若不是今日事情闹大了,你打算就这样瞒着我?”


        

高峤一语不发,任由萧永嘉大发脾气,片刻后,忽想了起来:“阿弥呢?她可也知道了?”


        

想到女儿听到这消息时可能会有的反应,不禁愧疚。


        

萧永嘉冷笑:“还用你问?我早就叫人瞒着她,半点儿也不能让她知道!陆家那边,也派人过去传了口信了!”


        

高峤松了一口气,低声道:“此事确实怪我考虑不周。你怎么骂都对。你且消消气,莫气坏了身子。我先出去一趟,把事情给彻底了结。”


        

“你放心,这回定不会再出岔子了!”


        

“你能做成什么事?”


        

萧永嘉冷笑。


        

“用不着你了!那个叫什么李穆的,还是我亲自去会会他好了。我倒要看看,他到底生了如何的三头六臂,如此不自量力,竟敢打我女儿的主意!”


        

高峤最担心的,果然还是发生了,忙阻拦:“阿令,你莫去了,还是我来。你在家,安心等我消息便是。”


        

“女儿名声如此被人糟践,你叫我怎么安心?”


        

萧永嘉怒气冲冲,一把推开高峤。


        

“我自己去!”


        

“阿令!”


        

高峤正拦着萧永嘉,门外又跑来一个下人,隔着门嚷道:“相公,长公主!宫中传来了话,说陛下命相公入宫,有事要见。”


        

夫妻对望一眼,停了下来。


        

……


        

为庆贺江北大捷,朝廷休沐三日。


        

高峤又赶至皇宫。


        

当今兴平帝在太初宫里见了高峤,边上是许泌,已经早于他入宫了。


        

兴平帝和长公主是同母所生,幼年之时,在宫中曾险遭人毒手,得长公主所护,故关系亲近,加上高峤素有威望,为士族领袖,兴平帝对他一向极是客气。


        

高峤行过叩见之礼,兴平帝立刻亲自下榻,将他托起,笑道:“此处无外人,卿何必与朕如此拘礼?上坐。”


        

高峤连称不敢,兴平帝便也不再勉强,望着高峤,笑说:“朕一早起,便听到御花园中喜鹊鸣啼,本来疑惑,想近来宫中并无喜事。哪只方才,才知鹊鸣为何。听宫人言,你愿放下门户之见,将阿弥下嫁李穆。朕便召来许卿相问,才知此事为真。朕很是欣慰。此次江北大战,李穆立下汗马功劳,放眼我大虞,何人能及?更难得卿不忘当日之言,一诺千金,愿将阿弥下嫁李穆,成就佳话。”


        

“朕愿当李穆与阿弥婚事的主婚人,卿意下如何?”


        

“景深,勿怪为兄的多嘴。实在是陛下发问,兄不得不言。何况,这也是好事。”


        

兴平帝说完,许泌便笑呵呵地道。


        

高峤在入宫之前,便已猜到,皇帝为何突然要在休沐之日召见自己。


        

他的心中,一向以来,便有隐忧。


        

此刻因了皇帝这一番话,心中那长久以来的隐忧,变得愈发明晰了。


        

大虞南渡后,皇权一蹶不振,士族几与皇帝并重。


        

兴平帝从少年登基至今,已有十五年之久。


        

比起在他之前的几个皇帝,姑且毋论才干,但他显然,更有做一个中兴英主的欲望。


        

高峤早就有所察觉,兴平帝暗中,在对自己处处提防。


        

多年之前,年少气盛的皇帝,任用了两个出身庶族的大臣为亲信,力图以庶族的力量,对抗士族,引发许泌和陆光的不满,寻了高峤,商议除去那二人。


        

高峤当时并未参与,但也没有反对。


        

身在他的位置,个人倾向如何,并不重要。


        

不久,桂林郡太守就以那二人蛊惑君心,动乱天下为由,起兵作乱,要求兴平帝除去那二人。当时叛军声势极大,威胁北上,少年皇帝孤立无援,被迫无奈,只得挥泪杀了那二人,叛乱这才消了下去。


        

而随后,自己领军北伐,之所以铩羽而归,除了后方门阀的暗中掣肘,皇帝的默许,未必也不是其中的原因之一。


        

这些事过去已经很多年了。如今,兴平帝和高、许、陆等人也相处平和。


        

但高峤知道,这几年,随着自己声望的与日俱增,皇帝对自己的忌惮,也变得愈发深了。


        

这也是为何,此次他力主作战,最后统领大军,取得江北之战的辉煌大捷,但在报功书中,却对自己和从弟高允的功劳只字不提的原因。


        

心中,更不是没有起过借机隐退的念头。


        

此刻,听兴平帝忽然如此开口,笑吟吟地望着自己,高峤沉默了。


        

他沉吟片刻,下跪,叩首道:“臣感激不尽。只是此事,乃无中生有。便在今日,李穆已当着臣的面,收回求娶之言。臣也无意将女儿嫁与李穆。请陛下明察。”


        

兴平帝微微一顿。


        

许泌咦了一声:“怎会这样?也不知是何人传出去的,如今整个军营,无人不知,个个争传,道高公信守诺言,愿打破门户之见,将女儿下嫁李穆。李穆本就颇得军心,如今这样,怕那些将士知道了,未免寒心。”


        

许泌语气,颇多遗憾。


        

“陆左仆射求见陛下——”


        

便在此时,外头宫人拉长声调传话。


        

陆光匆匆入内,向着兴平帝行拜礼后,转向许泌,当着兴平帝的面,丝毫不加避讳,冷冷地道:“司徒,你当也知,我陆家与高家有婚姻之约。李穆乃是你军府中人,如此公然羞辱我与高公,你身为李穆上主,难道事前,半分也是不知?”


        

许泌神色不改,笑道:“我确是不知。只是陆左仆射,你的言辞,却有不妥。李穆求娶高氏之女,固然不自量力,但如何能算羞辱?当日他单枪匹马,杀入敌阵,救回高公侄儿,高公当着诸人之面,许诺往后但有所求,无不应允。字字句句,犹在耳畔。如今李穆求娶,我便是事先得知,试问,我凭何能够阻拦?”


        

他渐渐冷笑:“何况,你口口声声称与高氏订立婚姻,两家可曾行过三媒六聘之礼?若无,皆不过是拿来推挡的借口而已!万千将士,才为我大虞力保江山,若失了军心,往后,谁甘再为大虞一战?”


        

许泌亦郑重下跪:“陛下,李穆乃臣之下属,臣与其荣辱皆共!陛下若以为李穆此举乃是羞辱冒犯,便请陛下发落于他,臣甘心一同受责!”


        

陆光大怒,迈上去一步,指着许泌叱道:“许泌!你从中煽风点火,意欲何为?”


        

许泌冷笑:“陛下当前,你竟敢如此无礼?你眼里可还有半分陛下龙威?”


        

兴平帝眼角低垂,神色绷得紧紧,一语不发。


        

陆光一时气结,指着许泌,咬牙切齿之际,方才一直沉默着的高峤,忽然开口。


        

二人停下了争吵,都看向他。


        

“陛下,当日,臣确实对李穆有过允诺,臣不敢忘。李穆如今开口求娶臣的女儿,士庶不婚,陛下也是知道的……”


        

他微微皱眉,又沉吟了片刻,最后仿佛终于下定了决心,抬起视线,望向皇帝。


        

“臣膝下只有一个女儿,爱惜若命。非俊杰之人,不能取我女儿!臣愿给他一个机会,当做是对当日诺言之兑现。”


        

三双眼睛,齐齐看向了他。


        

“若那李穆,能通过臣之考校,臣便将女儿下嫁于他。”


        

高峤说完,转向陆光,歉然一笑:“陆兄,多有得罪了。你意下如何?”


        

陆光一愣,忽仿佛有所顿悟,面上阴云消散,颔首道:“也好!免得有心之人,说我陆家仗势压人!”


        

许泌起先亦是惊讶,没想到高峤最后竟还有如此一招,打着哈哈:“景深,你有所属意,怕是到时,难免不公。”


        

高峤淡淡一笑:“我便邀你,同为评判。”


        

他朝向兴平帝:“请陛下为臣择一良日。”


        

兴平帝点头:“如此也好。重阳不日便到,可择重阳为试,到时朕亲自前去,观看高相试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