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春江花月 > 第 20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萧永嘉回到高府, 便吩咐阿菊替洛神收拾行装。


        

洛神找了过去,见母亲正在指挥下人收拾她自己的东西。


        

她的神色,看起来比出门前平静了许多。


        

“阿娘?”


        

萧永嘉见女儿来了, 露出笑容, 柔声宽慰:“不必担心。没人能逼迫你出嫁了,你先随阿娘去白鹭洲吧。”


        

洛神一怔, 随即就明白了。


        

母亲应该是从阿舅那里得了什么应允,这是想先把婚事给拖下去。


        

她迟疑了下:“阿耶呢?我们走了,阿耶怎么办?”


        

听女儿这时候还不忘父亲,萧永嘉的火气又上来了,恨恨地道:“还管他做什么?若不是他,咱们会落到这样的境地?”


        

她冷哼了一声:“你阿耶是当众答应这婚事了,可没说何时将你嫁他!你先跟阿娘走, 到了那里,阿娘再想想别的法子。总能想出办法。我就不信,奈何不了一个江北武夫!”


        

得知不用马上就嫁, 洛神终于稍稍心安了些。但想到这乱成一团的现状, 又心乱如麻, 更不忍就这样丢下父亲一走了之。迟疑了下,转过脸,却看见父亲不知何时也来了, 正默默地立在门外, 神情惨淡, 看着自己和母亲的目光中,满是愧疚。


        

“阿耶!”


        

她唤了一声。


        

高峤还在想着方才听到的母女对话。


        

都这样了, 女儿却还对自己念念不忘。


        

他的心里, 更加难过。


        

“阿弥, 全怪阿耶不好。失口在先,今日又令你陷入如此境地。你母亲既从陛下那里求来了日子宽限,你就先随她去白鹭洲,小住些时日也好。阿耶无事的。你放心吧。等过些天,阿耶去看你。”


        

“阿耶,女儿不怪你!”


        

洛神心里一酸,忍不住像小时候那样,扑到了他的怀里。


        

女儿渐渐长大后,和自己就不再像小时那样亲昵了。


        

但此刻,她却仿佛又变成了从前那个伤心了就要自己抱的小女孩儿。


        

高峤眼眶发热,抬眼,却见萧永嘉站在一旁冷眼旁观,唇边挂着一丝讥嘲般的冷笑,压下纷乱的心绪,轻轻拍了拍女儿的后背,柔声道:“你先出去一下,我和你阿娘说几句话。”


        

洛神点头,又有些不放心,一步三回头地去了。


        

高峤关了门,朝着萧永嘉走了过去,停在她的面前。


        

两人中间,相隔了一段距离。


        

萧永嘉依旧那样站着,冷冷地盯着他。


        

“阿令,我对不起你和阿弥……”


        

高峤沉默了片刻,开口说道。


        

“你还知道你对不起阿弥?”


        

萧永嘉愤怒地打断了他的话。


        

“女儿已有意中之人了!就要谈婚论嫁!却因你之过,被迫要嫁一个人品低劣的江北武夫!高峤,但凡你当初说话能稍留点余地,也不至于叫女儿陷入如此境地!”


        

高峤默默不语。


        

萧永嘉的情绪仿佛被勾了出来,在他面前走来走去。


        

“我真是后悔!怎会相信你能解决这事!早知道,就不用你,我自己想法子了!如今弄成这样,骑虎难下,我真是……”


        

她怒极转悲,声音忽然哽住,眼泪竟扑簌簌地从眼眶里滚落下来。


        

高峤怔住了。


        

二人成婚多年,大半日子,夫妇不睦。


        

在高峤的记忆里,哪怕夫妇间起了争执,不论对错,她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又何曾于自己面前掉过一滴眼泪?


        

今日不过短短半天,先在皇帝那里,她必流过眼泪了,此刻在自己面前,竟又伤心至此地步。


        

高峤望着她湿漉漉带泪的一张面庞,心底里,慢慢地泛起了一阵久违了的难言情绪,似乎有什么在翻涌。


        

“阿令——”


        

他低低地唤了声妻子的小名,抬臂,手握住她的肩膀,轻轻一带,便将她带入了自己的怀里。


        

萧永嘉咬紧牙关,起先拼命挣扎,耳垂上悬着的那对水滴状玉坠耳环,随她动作,不停地晃动。


        

高峤非但不放,反而收紧臂膀,将妻子搂得更紧了几分。


        

萧永嘉挣扎片刻,仿佛失去了力气,身子渐渐软了下来,最后闭目靠在他的怀里,面颊贴于他胸膛之上,一动不动,只剩眼泪不住地滚落。


        

高峤被怀中的妻子哭得乱了心肠,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安慰才好,迟疑了下,只能像方才安慰女儿那般,抬臂,轻轻地拍她后背。


        

萧永嘉靠在他的怀里,默默地流泪了片刻,情绪似乎渐渐平静了下来,睁开眼睛,一把推开了高峤,随即转身,抽出帕子,低头自己擦拭面上的泪痕。


        

高峤望着她的背影,心底起了一缕淡淡的失落。


        

萧永嘉擦完眼泪,吸了吸鼻子,转过了身。


        

“高峤,你给我听着,我不管你对天下人说了什么,我也不管什么大局,那个李穆,分明是受了许泌差遣,二人狼狈为奸,这才蓄意坏了阿弥和柬之的婚事,挑拨我们和陆家的关系,好叫许家从中谋利!便是不计较他的出身,他也是个品性低劣之人。倘若阿弥真嫁给了这种人,这辈子就毁了!陛下已经答应不会逼婚。我迟早会想出办法的!你若敢为了你的什么名声,这会儿便强行要把我女儿嫁出去,我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你知道的!”


        

高峤沉吟不语。


        

“你怎不说话?哑巴了?”


        

“阿令,我有话想对你说。”


        

高峤的神色,变得严肃了起来。


        

“许氏与我高家确实一向有所争斗。这回的事,起因也是当日我对李穆的一句诺言。当时因他救下六郎,我对他极其感激,当众许了那话。如今想来,确如你所言,当时是我太过大意。”


        

“李穆要的,便是我那一句话。”


        

高峤微微蹙眉。


        

“我派人查过李穆十岁渡江后的大体经历。他的寡母卢氏,如今还在京口,与人为善,是个厚道妇人。京口是北方流民的聚居之地,民风彪悍。因他父祖当年的声望,加上他前些年在京口常替人出头,他在当地民众当中,颇有声望,提及他的名字,几乎无人不知。他在那里,也结交了一帮有着生死交情的过硬兄弟。而他此前在军中的经历,除了因军功显著,提拔快于常人外,和他关系最近的,便是杨宣。我查过,李穆当时虽是许泌军府里最为年轻的一位别部司马,但在此事之前,许泌对他,并无多少特殊关照。我细细盘问过杨宣。犒军那日,他是第一个得知李穆有意求亲于我高家的人。他知道后,以为不妥,劝李穆收回此念。李穆却执意不肯。他只得去寻许泌,将此事告知于他。”


        

“据杨宣言,许泌起先很是恼怒,称李穆二心,意欲投靠我高家。很快却又改了主意,令他即刻向我提亲。随后便如你所知,许泌一路撺掇,以至于事情不可收拾,成了今日地步。”


        

高峤陷入了沉思。


        

萧永嘉有些意外,看着丈夫,等他继续说下去。


        

高峤在屋里踱步了片刻,停了下来。


        

“阿令,倘若杨宣所言属实,则显然,此次李穆求亲,起因绝非如你所想,是受了许泌指使。倘若我所料没错,反倒更像是李穆利用了许泌与我高陆两家之争,一步步达成其原本看似不可能的求亲目的。”


        

萧永嘉惊讶了。


        

“他为何如此处心积虑,定要做我高家女婿?莫非是要攀附于你?”


        

高峤缓缓摇头。


        

“不像!就算他对许泌不满,想要投靠于我,有他对我高家的恩情在先,完全不必以彻底得罪了你我的方式来求取前程。以他所作所为,绝不像是如此蠢笨之人。”


        

“那他到底为何,如此行事?”


        

萧永嘉彻底地迷惑了。


        

高峤叹了口气:“若说他倾慕阿弥,以至于非她不娶,更是荒唐。故这些日,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但此人心机深沉,远非表面那般简单,这一点可以确定。”


        

萧永嘉眉头紧皱,揉了揉自己发疼的两个太阳穴:“罢了罢了!不管这个李穆有何盘算,反正他休想打我女儿的主意!”


        

高峤说:“今日考校,原本照我所想,柬之必胜无疑。他若胜了,这事便过去了,却不料如此一个结果,也是天意弄人。”


        

他摇了摇头,看向妻子:“我知你疼爱阿弥。既从陛下那里求来了宽限,你先带着阿弥去白鹭洲避几日也好。我再想想,看能否还有转寰余地。或者至少,要弄清楚那李穆求娶的意图。否则,我怎会放心将女儿嫁出去?”


        

他望着妻子的目光中,渐渐流露出了一片柔色。


        

“今日也不早了,已折腾一天,你和阿弥想必都累了。去那边也不急着一时。晚上在家中再住一夜吧。明日我亲自送你们过去。”


        

萧永嘉几乎已经想不起来,上一次,丈夫对自己如此温柔说话,是在什么时候了。


        

突然听他用这样的口吻和自己说话,仿佛有一阵细细的温流,无声地从心底深处涌出,慢慢地,遍布了她全身每一处的四肢百骸。


        

她怔怔地望着他,一语不发。


        

高峤看了眼屋里那些方才已收拾一半的东西,微微咳了一声,试探般地问:“那就这样?我叫阿菊来?”


        

他望着妻子,见她不做声,迟疑了下,终于还是转身,去了。


        

萧永嘉望着高峤离开的背影,脚步微微动了动,才迈出去半步,却又停住。


        

她咬了咬唇,神色间,一片淡淡的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