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春江花月 > 第 23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人这一辈子, 倘若处处顺遂,不必经历什么巨变,譬如洛神这样。生下来就是一个得到父母兄长无限爱护的天之骄女, 在她人生前十六年的世界里, 最大的烦恼,除了父母不和之外, 或许就是明日花朝节要到来,她该穿什么去拜花神。是“细腰窄衣,长钗挟鬓”还是“广袖曳裙,半画蛾眉”,那么接下来,她最有可能的人生,就是嫁给门当户对、爱她惜她的陆柬之, 从高氏女变成陆家妇,从此,与丈夫举案齐眉, 生儿育女, 慢慢地, 成为一个受尊敬的陆家下一代子弟的慈爱女性长辈。


        

但这仅仅只是一种好的心愿罢了。


        

现实像是一头看似没有脾气的驴,走着,走着, 在人毫无准备的时候, 突然给人狠狠地尥上一蹶子。


        

这种痛, 正是猝不及防,才叫人刻骨铭心。


        

洛神如今终于明白了, 原来这个世界上, 她的阿耶和阿娘, 真的也会有无能为力,再无法保护住她的那一刻。


        

第一次,她亲眼目睹自己那个高贵、骄傲的公主母亲,竟失态到了这等地步,仿佛一个无助的坊间民妇那样,绝望地坐在地上哭泣。


        

第一次,她记忆中无所不能,神仙风度的父亲,只能眼眶泛红地望着她,目光之中,除了深深自责之外,就只剩下了万般的无奈。


        

也是第一次,她是如此强烈地希望自己能够做点什么,好为父母去分担他们的这种无能为力。


        

哪怕是半点,也是好的。


        

从前读书,和兄弟同席,读到“世途旦复旦,人情玄又玄”,她不过一笑,道一句“春光不似人情薄,杏花开罢又梨花”,引来兄弟们的竞相称赞。


        

而如今,她才亲自体会到了,何为“人情玄薄”。


        

原来,那些原本对你很好的人,真的未必就是因为你的“好”而对你好。


        

……


        

兴平帝已下旨意,说下月十八是个适宜婚嫁的良辰吉日,从几天前起,双方就开始行婚聘之礼了。


        

据说,按照安排,她要先入宫,向她的皇帝阿舅谢恩辞拜,然后被堂兄高胤护送着,坐几天的船,沿江去往京口镇,在那里举行婚姻仪式。


        

又据说,京口镇的人都在等着高氏女的到来,那个婚礼,到时会非常热闹。


        

但这些,洛神其实并不怎么关心。


        

几天后,她终于收到了一直等待着的陆脩容的回信。


        

陆脩容约她到清凉寺见面。


        

清凉寺在台城的西郊,春天,漫山开满桃花,每年到了三四月间,游人如织。


        

洛神年年都和兄弟或是女伴们同去踏春游玩,对那里并不陌生。


        

她在高桓的护送下到了清凉寺,终于见到了好友的面。


        

陆脩容比洛神小一岁,原本性格活泼,很是爱笑。但是这一次见面,她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她一看到洛神,眼眶便红了。


        

陆脩容告诉洛神,重阳那日,回去之后,她的父亲怒气冲天,说大兄丢了陆家人的脸,将大兄叫入书房,痛斥了许久。


        

她的母亲朱夫人,待洛神原本比亲生女儿还要好,如今却也不许陆脩容再和洛神往来了。


        

这次出来,她是央求了二兄陆焕之,让他帮自己,偷偷瞒过了朱夫人,恐怕不能久留,说几句话,立刻就要回去了。


        

“阿弥,大兄这些日很是消沉,整日关在房中,我真的担心他……”


        

陆脩容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哭得很是伤心。


        

洛神完全理解。


        

她的伤心,想来也不会比自己要少多少。


        

她知道陆脩容对高桓一向很有好感。


        

原本,两家也有意让这一双儿女再结成姻缘,亲上加亲。


        

但现在,什么都不可能了。


        

离开山寺的时候,陆脩容坐在车中,用哭得红肿的一双眼,透过那扇望窗,频频回首看向自己和高桓的一幕,在接下来的那几日里,成为了洛神脑海中一直无法消除的一个画面。


        

但是人再难过,日子还是这样,一天天地过去。


        

婚期日益逼近了。


        

洛神已经跟着萧永嘉,从白鹭洲回到了城里的家中。


        

家中依旧门庭若市。甚至每天,门房处还会收到比从前更多的拜帖。


        

或许因为高氏门庭太过高显的缘故,和庶族联姻,并没有让那些士族名士们望之却步,也不敢有人公然拿这个非议高家。


        

毕竟,这桩婚事,是皇帝亲自主的婚。


        

可是谁又知道,在背后,那些人会议论什么?


        

人后,父亲只剩下沉默,母亲终日难得开口说一句话,叔父闻讯从广陵赶回,拔剑砍断了一张案几,他的爆脾气,险些掀翻了屋顶,可是最后,也只能吞下那满腔的怒火,什么也做不了。


        

十五日。第二天的一早,就是她进宫的日子了。


        

这个晚上,从重阳后就没再露面的陆柬之,投来拜帖,求见高峤。


        

高峤在书房里见了他。


        

重阳至今,不过也就三两个月罢了,陆柬之却清瘦了许多,所幸,精神看起来还好。


        

他告诉高峤,明日,他便要动身去往交州担任郡守了。今夜过来,向高峤拜别,也是向他谢罪。


        

他说,他自己也就罢了,当日,因为他的冲动,更是因为他的无能,令高家、令洛神,一齐陷入了这样的境地。


        

他是个罪人。万死不能辞其罪的罪人。


        

他真的向高峤跪了下去,以额叩地,久久不起。


        

高峤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望着陆柬之伏拜于前的身影,最后,只问了一句:“你可有话,要我转给阿弥?”


        

陆柬之慢慢地直起了身,出神了片刻,摇了摇头。


        

他沙哑着声,说:“我无颜对她,也无话可说。从今往后,只能遥祝玉安,盼她事事顺遂。”


        

陆柬之向高峤再次叩头,从地上起来,退了出去,转身而去。


        

洛神已从下人口中得知他来的消息了。


        

她知道,自己不该再去见他了。


        

可是,就算只是阿兄,一个相识十几年,也呵护了她十几年的阿兄,如今他就要黯然离开都城,去往那遥远的西南,难道自己不能去送一送他吗?


        

她追到了大门后,看到了那个离去的落寞背影,一声“陆阿兄”,分明已到喉下,却又仿佛被什么给哽住了,竟就唤不出口。


        

陆柬之已跨出了高家的大门。


        

他仿佛感觉到了什么,迟疑了下,停住脚步,慢慢地回过了头。


        

他立于外,洛神立于里,两个人的中间,不过隔了一道门槛,却犹如划出了深渊巨鸿。从今往后,弄玉另嫁,萧史陌路。


        

“阿兄,西南迢远,你此去,多加珍重。”


        

洛神凝视着他削瘦的一张面庞,轻声说道。


        

大门前的灯笼光,照在了他的脸上,半明半暗。


        

他的眼底,隐隐仿佛有泪光闪烁。


        

他沉默了良久,向洛神深深一躬,随即转身,快步而去。


        

洛神靠在门边,目送那个纵马离去,最后消失在了迷离夜色中的身影,黯然神伤。


        

他的自责、他的愧疚,他的无奈,还有他的遗恨,在她的面前,全都化作那无声的深深一躬。


        

这一辈子,他们谁也无法再次回到昨天了。


        

……


        

陆柬之回到陆家,在门前下马,他的一个随从等在那里,匆匆迎上,附耳,焦急地说了句话。


        

陆柬之神色微变,立刻翻身上马,再次离去。


        

……


        

李穆明日动身回往京口预备成婚,今夜,许泌在他位于城外的一处豪华私园里设宴相送,夜筵作陪者,多达数十人之众,珠歌翠舞,穷奢极欲。宴毕,已是亥时末了,宾主尽欢,许泌以美人作陪,邀客宿于园中。


        

李穆婉拒,独自骑马,回往这些时日暂居的驿馆。


        

深秋的城外,月光清冷,野径若白,满目皆是萧瑟。


        

他行至一处野林之侧,酒意翻涌而上,见路旁卧着一块平坦青石,犹如天然床榻,停马走了过去,翻身躺上。。


        

万籁俱寂,耳畔只有乌骓卷食地上野草发出的轻微沙沙之声。


        

李穆闭上了眼睛。


        

片刻之后,林间那片月光照不到的暗影里,悄无声息地冒出来了七八个夜行之人,朝着路边那块卧人的青石疾行而来,转眼之间,将那人围在了中间,亮出刀剑。


        

杀人的利刃,在月光之下,泛出道道冰冷的白色寒芒。


        

李穆睁开眼睛,从卧石上缓缓翻身坐起,目光扫视了一遍周围,最后落到一个面脸蒙住的人的身上:“陆焕之?”


        

陆焕之见被认出了,一把扯掉蒙面,咬牙切齿:“李穆,你害我长兄至此地步,叫我陆家从此蒙羞,我岂能容你活在世上!受死吧!”


        

他拔出宝剑,带着那些人,朝着李穆一齐围了上来。


        

伴着几声刺耳的刀剑相交之声,几个冲在最前的人,痛叫着,相继倒在了地上。


        

李穆出刀如电。


        

没有人看清,他是如何拔刀,又如何绞断了那几人的剑。


        

陆焕之只觉眼前一道白光,才眨了下眼睛,冰冷的刀锋,便掠削过了他的鼻尖。


        

距离如此之近,以至于他能清晰地感觉到鼻尖上的汗毛被那刀锋削走的奇异之感。


        

瞬间,全身毛骨悚然。


        

刀势下沉,架在了他的颈边,才停了下来。


        

而他持剑的那只胳膊,甚至还来不及做完一个劈斩动作,就这样僵硬地举在了半空,模样有些可笑。


        

一阵寒意,透过那冰冷的刀锋,迅速地沁入了他的皮肤。


        

“李穆!你敢杀我?”


        

他不能动,但士族子弟的高傲,却也逼他,不能在这个卑贱的寒门男子面前,表露出半分的恐惧。


        

他僵硬地挺着脖子,声音却控制不住地微微发颤。


        

李穆笑了笑:“我自然不敢杀陆公子。”


        

他收了刀,取陆焕之手中的剑。


        

陆焕之想反抗,却又迟疑着,最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一个手指一个手指地强行掰开了自己那只握剑的手。


        

剑到了他的手上。


        

向着月光,李穆横剑于前,端详了片刻。


        

“好剑。”


        

他目中露出喜爱之意,赞了一句,手指爱抚般地,轻轻滑过剑身。


        

这把宝剑出自龙泉,是陆焕之从前以重金所得,剑柄镶饰宝石,剑身吹毛断发,平日几乎不会离身,是他最为喜爱的一件随身之物。


        

陆焕之挺了挺胸,却不料,突然锵的一声,李穆竟将那柄长剑,从中生生拗断。


        

剑身断成了几截,弹飞至半空,掉落在地。


        

陆焕之惊呆了,半晌才回过神,声音颤得愈发厉害:“李穆,你竟敢如此羞辱于我!我和你势不两立!”


        

“陆公子,你还小了些,想寻我复仇,也不该是在这种时候。等过几年再说吧。”


        

李穆将那截残柄,放回在了他的手中,打了个呼哨,乌骓跑了过来。


        

他翻身上马,便掉头而去。


        

陆焕之捏着那柄断剑的手,在不停地发抖。


        

他死死地盯着前头那个马上之人的背影,突然从一个随从的身上夺过一柄弓,弩,朝着那个背影,搭弓就要发射。


        

“住手!”


        

耳畔传来一声厉喝。


        

陆焕之猛地回头,看见兄长纵马而来,转眼到了近前,急忙迎了上去。


        

“大兄——”


        

陆柬之下马,扫了眼地上的断刃和那些手持兵器的随从,沉着脸,夺过陆焕之手中的弓箭,一把折成两截,掷在地上,便朝李穆大步走去,说道:“阿弟多有得罪,多谢方才手下留情,我代他,向你赔罪。”


        

李穆停于道中,并未下马,朝他拱了拱手,催马便去。


        

陆柬之定定地望着他的背影。月光之下,神色惨淡。


        

“李穆,留步!”


        

他突然喊了一声。


        

李穆再次停下。


        

陆柬之快步追了上去,停在了他的马前。


        

“李穆,我技不如人,输给了你,无话可说。从今往后,阿弥便如我妹。只求你一事,无论你求娶意欲何为,往后,请务必善待阿弥。我在此,感激不尽。”


        

他向着李穆,深深一躬,久久不起。


        

李穆眯了眯眼。


        

“陆公子言重。从今往后,她是我妻,我不善待,何人善待?”


        

他提起马缰,低低喝了一声,乌骓感到双侧腹部蓦然夹紧,嘶鸣一声,撒蹄,驮着背上主人,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