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春江花月 > 第 76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咻的一声, 箭头斜斜插在了高胤身畔的地上。


        

高胤低头,见箭头之侧,似是插了一信。忍住怒气, 下马拔箭, 取下那物。


        

果然是封信。封上的字,龙飞凤舞, 墨迹未干。似是方才匆忙之间书写而就。


        

“高大兄,多有得罪,望你海涵。阿弥我是留下了!此信,为我对岳父之交待,劳你回去转达。李穆先谢过了!”


        

李穆向他作了一揖,随即掉头而去,身影很快便消失在了城头上的夜色里。


        

洛神万万没有想到, 大兄也在,更不用说,众目睽睽, 自己竟会被李穆如此强行挟着给带走了。


        

起先还能挣扎几下, 但以身后那男子搂住自己的臂力, 他若不放,凭她那点力气,不啻是蚂蚁撼树, 又如何能挣脱得出?


        

身下的那匹乌骓, 似与它的主人心意相通, 放蹄狂奔,高坐在它背上的洛神, 如腾云驾雾, 耳畔只听风呼呼地过, 再没片刻,更是被颠得头晕恶心,只能闭目紧紧抓住他的胳膊,以求稳住身子。


        

到了最后,整个人都已软在身后男子的怀里。


        

倘他这时松手,怕不立刻滑下马来。


        

终于熬到终点,被乌骓驮着冲入城门,听到李穆喝令城卒闭门,马终于停了下来。


        

洛神人还很是难受,闭着眼睛,只知自己被他抱下马背,走了一小段路。


        

身下一实,被他放在了一张地席上。


        

她瘫在上头,勉强睁眼,见是一间屋子。似是城门旁供城卒办事的所在。


        

李穆放下她,便走到案后,取了案头上的纸笔,蘸墨,刷刷地落笔。


        

也不知他在写什么。


        

洛神缓过来了一口气,心里的火气就冒了出来。


        

还没来得及发难,又听到外头传来一阵隐隐的叱骂之声。


        

仔细一听,竟是大兄的声音。在骂李穆无耻。


        

大兄是阿耶早已择定的高氏下一任家主。平日极是稳重。洛神还是第一回,听到他如此开口痛骂别人。


        

倘若不是被气坏了,以大兄的修养和城府,绝不至于如此失态。


        

洛神顿时明白了。


        

必是大兄追了上来,却被李穆给关在了城门外。


        

本就生气,这下哪里还忍得住,道:“你快开门!”


        

李穆却似没听到她的话,继续在纸上走笔。


        

洛神怒了,从地席上一骨碌爬了起来,转身要走,李穆已写完那信,笔一丢,封起,几步便追了上来,从后一把抱起洛神,将她又放回在了地席上,道了声“我去去就回”,转个身便去了。


        

门也被他带上,关了。


        

洛神爬起来追,发现门竟被反锁了,气得跳脚,也想学大兄骂他,却怕被近旁的门卒听到了不雅,终究是骂不出口,只能不住地拍门。


        

手心都拍红了,终于听到他回来的脚步声。


        

门再次开了,他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我大兄呢?”洛神强忍怒气,张望他的身后。


        

却没见到高胤。


        

“已去了。我们也可回了。”


        

他竟还有脸朝她笑。


        

洛神大怒,高喊了一声“大兄”,一把推开他,要追出去。


        

只恨自己腿短,又被他强行给抱起,使劲挣扎,脚却够不到地。


        

她恨得牙痒痒,张口正要再叫,忽感到腰肢一酸,腰眼似被他给掐住,登时,半边身子便软了下去。


        

“我没骗你,你大兄真走了,你再叫,他也是听不到的。外头那些人都在看着,回去了,我再让你打,好不好……”


        

他耳语。半是恳求,半是商议的口吻。


        

洛神人已被他抱了出去了。一愣,下意识地转头。


        

天虽然黑了,城墙下黑咕隆咚的,但确实就像他说的,她看到不远之外的城门附近,确实还有几个城卒的身影。


        

似在不住地张望着这边。


        

她不自觉地,立刻便停了挣扎。


        

等反应了过来,想再抗拒,发现自己又已被他放上了马背。


        

几乎同一时刻,他人也跟着翻身上了马,制住洛神,低喝了一声乌骓,马便驮着两人再次疾驰而去。


        

刺史府很快到了。


        

李穆将她抱下,径直朝里而去。


        

入夜,李穆又不在,加上今日无别事,刺史府里除了大门口兼着门房的兵,再没有任何一个别的人了。


        

方才在城门口不敢闹开,是怕被城卒听到。


        

在路上,又怕引出刚到这里没几天的城民。


        

等进了这空荡荡、不见半点灯火的刺史府,洛神终于再无顾忌。


        

从大门到后院,一路之上,她不停地骂他,打他,命他放下自己。


        

他一语不发,紧紧地抱着她,脚步越来越快。


        

肩膀之上,忽然传来一阵绵密的细细疼痛之感。


        

她见反抗无用,竟张口,像只刚刚长出了尖利细密牙齿的小兽,一口咬在他的皮肉里。


        

夜。


        

远处乌沉沉的天际,划出一道闪电。


        

隐隐有闷雷打下。


        

空气又闷又热。


        

空旷无人的四周,黑魆魆的尚带几分荒败的刺史府。


        

还有臂膀里抱着的这个一路不停挣扎,气呼呼地骂自己“卑鄙”、“无耻”的女孩儿。


        

他心爱的女孩儿。


        

如此一个夏日的夜晚,孤男寡女,合该发生些什么的。


        

他本就兴奋了。


        

他已抱她入了院子。再往前走那么几步,就是通屋的那扇门了。


        

突然被她如此一口咬下,更是浑身血液沸热。


        

就这剩下的最后几步路,他竟都觉得有些等不及了。


        

他就地一把放下了她,任她尖尖利齿咬着自己的肩膀,只伸臂,连她两条胳膊带身子一并箍住,压在了近旁廊庑的一根立柱上,另只腾出来的手,也没空着,开始解起她的罗带。


        

可怜洛神,好不容易双脚能着地了,还没回过神来,发觉自己竟又被他如此对待。


        

她松嘴。要再骂他,才张嘴,嘴巴又被他寻过来的唇给亲住了。


        

她不住地摇头,嘴里发出抗争的呜呜之声。


        

他非但不停,反而越发肆无忌惮。很快,她人就不能动弹,只剩双腿还能活动了。


        

她想踢他,也只能这么反抗了,哪知才抬起脚,他便仿佛觉察到了她的意图,立刻制止了她。


        

最后,她连双腿也被牢牢地固定在了柱子上。


        

洛神就这么被他制在黑乎乎的院子里,被迫地承着来自于他的近乎狂热的亲吻。


        

可是她一点儿也不想要,这不是她现在想要的。


        

她简直快被他给气哭了。


        

她终于彻底地放弃了挣扎。闭着眼睛,真的哭了起来。


        

男人仿佛终于觉察到了她的异常,停住,慢慢地抬起了他的脸。


        

“阿弥……”


        

他在她的耳畔试探般地唤了声她。


        

那只刚刚还狠命欺负着她的手,探向她的脸,仿佛想摸她面颊上的眼泪。


        

洛神偏脸,躲开了那只手,继续掉着眼泪,怒道:“李穆!你再敢对我无礼,我……”


        

她本想说,“我再也不理会你了”。


        

转念一想,这话好像不对。


        

她本就不想再理会他了。


        

可是不这么说,该对他放什么样的狠话,她一时又想不出来。


        

她一时卡住。心里更是气自己无用。


        

被他如此欺负,除了哭,竟丝毫没有别的办法。便改了口。


        

“你想我走,我只能走。连我那般求你都不行!转头要我留,就做出这等无赖之事!”


        

“你当你是何人?又凭何如此待我?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她嚷完,闭上眼睛,又哭了起来,哭得很是伤心。


        

李穆定了片刻,忽然将她再次抱起,来到门前,抬脚踢开门,送她坐到了床边。自己去点了灯。


        

灯火的光,渐渐明亮起来,驱散了屋里的黑暗。


        

洛神坐在床边,见他朝自己走来,急忙掩好方才被他弄的乱得不像样的衣襟,系紧腰间裙带,想站起来躲开他。


        

手却被他抓住了。


        

“阿弥,全是我的错。你想打,只管打。想咬,我让你咬。”


        

他说话的语气里,充满了讨好的意味,抓了她的手,要往自己身上送。


        

洛神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抽回手,抹了抹面颊上还沾着的几颗眼泪,侧过身去,根本不去看他,只冷冷地道:“你叫人把城门打开,让我大兄进来!我已是想好,必要回的!”


        

她说完,半晌没听他回答。便从床沿上站了起来,扭身要往外去。


        

这时,却听他道:“阿弥,我没有骗你,你阿兄已经走了。他知我要留下你,他带不走你。”


        

“且我给了他一封信,叫他代我转交岳父。算是我对岳父的一个交代。”


        

洛神停住脚步,转回脸。


        

他的神色竟异常郑重。片刻前那股子狠命欺负自己的孟浪劲儿,一点儿也看不见了。


        

洛神扭过了脸:“我知道,你胸怀大志,又一意孤行。你也瞧不上我阿耶。都这样了,如今你对他,还有什么可交代的?”


        

“阿弥,我确实做不到为留你在我身边,违心从了岳父安排。”


        

“但我可以向他允诺。日后,无论何时,只要朝廷不施加逼迫,不阻碍我之北伐。我李穆,不率先发难于朝廷,永做大虞之臣。”


        

他凝视着她,一字一字地道。


        

“如此,你可放心了?”


        

……


        

高胤感到额头一凉。摸了摸,手心有点湿。


        

要下雨了。


        

他心知,李穆既做出这事,又投下了信,叫自己转给伯父。自己便是能打破城门闯入,他也不会再放阿妹的。


        

他仰头,再次看了眼那堵高耸的城墙,只能转头,先赶回去和樊成等人汇合。


        

他驭着坐骑,风驰电掣地赶回到了宿营地时,天下起了大雨。


        

樊成先前已扎好宿营地,就地避雨过夜。


        

高胤入了毡帐,席地而坐,望着面前李穆射来的那一封信,眉头微锁,陷入了沉思。


        

帐外忽然传来脚步声。


        

樊成来了。


        

高胤将信收起,叫他入内。


        

樊成入帐,向他见礼,随即问:“大公子,小娘子之事,该如何是好?”


        

见高胤看下自己,忙解释:“大公子莫误会。因我的弟兄们,本都是长公主的卫队。先前出来时,长公主也是吩咐过的,须守护小娘子的安危。故我这些人,须得随小娘子。倘若她随大公子回建康,我等自然随性。但倘若她被李刺史留下……”


        

他觑了眼高胤。


        

“我等自也是要同留。此为职责在身……”


        

高胤眉头依旧紧锁,只道:“不消你说,我也是知道的。”


        

他沉吟了下:“樊将军,你来义成比我早,从前也带兵打仗过。以你之见,倘若西金来犯,李穆能守城否?”


        

“倘若侧旁还有仇池为敌,我不敢下论断。但如今,一来,与仇池结盟已成。二来,西金正全力攻打西京。等他来犯之时,料李刺史应已有应对之策。”


        

“我信李刺史!”


        

樊成的语气,毫不犹豫。


        

高胤注视樊成片刻:“樊将军,你对李穆,似乎颇多认可。”


        

樊成一惊,立刻解释:“大公子勿误会。我乃长公主之人,无论如何,自会效忠长公主和高相公。”


        

高胤展眉一笑,摆了摆手,改问高桓。


        

樊成忙道:“六郎君早早就入了帐篷,说白天辛苦,要早些睡觉,不叫人进去打扰。”


        

高胤点头,道:“有劳你了,你也去休息吧。明日一早,我再去趟义成,务必再见阿妹一面,问她自己意思吧。她若肯留,我也不好强行带她走,我带六弟回去,你们随她同留。阿妹若不愿留,我接她回,你们也同回。”


        

樊成应是,起身告退而出。


        

……


        

大风疾作,刮得窗外竹丛摇动。


        

突然,传来一阵雨点穿过竹枝发出的敲叶之声。


        

跟着,密集的雨点,便落到了头顶和廊檐上的瓦片上,沙沙作响。


        

洛神呆住了。


        

和面前这个是为她丈夫的男子,从一开始的陌生到如今日渐熟悉、亲近,对他,她多少也是有了些了解。


        

他喜欢自己,对自己很好,她知道。


        

但无论怎么喜欢,怎么好,只要涉及他和阿耶之间的那个分歧,他便仿佛换了一个人,不肯作丝毫的退让。


        

这一点,在那个宿在仇池驿馆的夜晚,她尤其体会深刻。


        

当时那样的情况之下,她在他身下婉转承欢,出言乞求,希望他能在阿耶面前暂时退让,好让她得以留下伴他,他竟也丝毫不为所动。


        

真真是个铁石心肠之人。


        

何况,话出口,她当时便知不妥,后悔了,还向他认错。


        

他却依旧不为所动,就这么丢下了她,草草结束欢爱,还说送她回去。


        

那一刻,她的自惭和羞愧,根本无法用言辞形容。


        

生平第一回,抛弃了尊严,在一个男子面前低三下四,只是希望他能用更婉转些的方式去应对自己的阿耶——哪怕只是敷衍,都能减轻她的压力和忧虑。


        

他根本就不知道,她夹在他和父亲之间的那种难处和惶然。


        

也是那晚上的经历,令洛神意识到,自己远远高估了这段关系里,她对他的影响力。


        

他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喜爱她。


        

羞愧、伤心、自鄙,加上对未来的迷茫和绝望,终于令她下定了决心。


        

如果他一直坚持这种想法,毫无疑问,迟早有一天,他和阿耶必定会彻底翻脸。


        

对于洛神来说,她自然不会去质疑阿耶的想法。


        

从深心里,她也隐隐觉得李穆的大志和他的隐忧,不无道理。


        

但那又如何?这不是关键。


        

关键是,一个是对她有生养之恩的阿耶。骨血亲情,不可舍弃。一个是和她同床共枕,乃至将来要生儿育女的郎君。


        

既然注定势不两立,与其拖到那时变得不可收拾,她宁愿早早结束和他的这段看不到希望的关系。


        

原本已经彻底不抱希望了。


        

没有想到,峰回路转,他竟突然对自己说出这样一番话。


        

几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说的是真的?”


        

她仿佛不确信。


        

李穆颔首。


        

“信已在你大兄那里。等他回了建康,你阿耶就能收到了。”


        

倘若李穆肯这样向阿耶许诺,料阿耶再没理由从中作梗,定要自己和他分开了。


        

她相信李穆,他是个一言九鼎的真汉子。


        

既然如此承诺了,日后,朝廷里只要有阿耶在,想必也不大可能会出现他所说的情况。


        

也就是说,倘若乐观些的话,她应该就能放下心了。


        

往后,他不会有机会去做阿耶口中所谓的那“乱臣贼子”了。


        

她望着面前的男子:“你的态度,先前不是一直很是强硬吗?为何突然又肯向我阿耶退让了?”


        

“我不能没了你。”


        

他立刻说,毫无犹豫。


        

“阿弥,倘若你不要我,离我而去,这一辈子,我还是会做完我想做的事。”


        

“但从今往后,世上只剩我一人了。没有你的陪伴,如此人生,即便重活一世,又有何欢?”


        

洛神并未留意到他说这句话时,眼眸深处掠过的那一缕杂着深深遗恨的柔情。


        

他如此的回答,于她而言,就已是足够了。


        

她那双还有残余泪痕,原本显得有点黯淡的美眸,突然之间,变得生动而明亮了。


        

心底里,仿佛慢慢地绽开了一朵花。


        

她的心跳悄悄地加快了跳动,脸也红了。


        

瞥了眼他方才被自己咬得还沾了个深色口水印的肩,含含糊糊地问:“那里还疼吗?”


        

“疼。”


        

李穆微微一笑。


        

“不止这里,今日我在校场里,还受了伤。”


        

洛神“啊”了一声,立刻朝他走去。


        

“怎的一回事?哪里受伤了?”


        

“早上你走了,我心里很是难过。去校场,被一个士兵用棍子打在了后背上。棍子当场就断了。”


        

洛神大吃一惊,急忙绕到他后背,撩起他的衣裳。


        

等看道背上那一道长长的,已变成了青紫色的深深伤痕,心痛万分,不住地责备他不小心,又抱怨那个打了他的鲁莽士兵。


        

李穆转过身,面向着她。


        

“阿弥,当时我虽被击了一棍,心里却恨不得有人能重重地再多打我几棍才好。我叫你伤心了。都是我该受的。”


        

洛神咬了咬唇:“真是个傻瓜!”


        

李穆笑了,将她搂入了怀中,低头,轻轻亲了亲她的额。


        

洛神便柔顺地依在了他的怀里,任由他亲吻自己,闭上了眼睛。


        

“阿弥,那晚在驿舍,我不该那般对你的。我很是后悔。你能原谅我吗?”


        

耳鬓厮磨间,她听到他在自己耳畔柔声问她。


        

她的脸又悄悄地红了。


        

并未回答。


        

只是两只胳膊,慢慢爬上他坚实有力的后腰,紧紧地攀附了上去。


        

……


        

雨越下越大。


        

密集的雨点,随风扑卷,犹如战场上的鼙鼓,急促地敲打着屋顶的瓦片。


        

那处漏雨的瓦顶,从一开始的滴滴答答,变成了水流如注,哗哗地溅落在地。


        

屋里的地面,很快就被积起来的雨水打湿。


        

积水慢慢地流向床脚,将低低垂落在地的那面床帐也打湿了。


        

深色的水印,沿着床帐慢慢地向上蔓延,潮湿了一片。


        

帐中的女孩儿,双目紧闭,仰在枕上。


        

一头乌黑长发凌乱地铺开,周身的肌肤之上,布满了细细的汗珠子。


        

“阿弥,你爱不爱郎君?”


        

她听到他在自己耳畔,咬着她的耳朵,低低地问。


        

她的面颊布满了红潮,闭着眼睛,立刻嗯嗯地点头。


        

“阿弥爱郎君什么?”


        

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她依旧闭着眼睛,只想要他给自己更多。


        

可是狠心的他,却又停了下来。


        

她只好胡乱地应他:“都爱,阿弥爱郎君的一切……”


        

男人仿佛还不是很满意。


        

他分明已是热汗滚滚,双眼通红,却还是继续强忍着,又捧住她的脑袋,吻着她的唇瓣。


        

“以后还会不会不要郎君了?”


        

洛神双手紧紧地环住他的脖颈,疯狂地摇头。


        

“郎君要你说!”


        

“阿弥不会不要郎君——”她都快哭了。


        

……


        

下半夜,雨渐渐地停了。


        

屋顶那片漏水的地方,水柱慢慢地消失,最后,只剩下一滴滴的水,从瓦片的裂口处,慢慢地凝聚,滴落下来。


        

这一夜,洛神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和满足。


        

直到最后,她筋疲力尽了,被自己的丈夫搂在怀里,脑袋靠着他的胸膛,眼睛一闭,人便沉沉地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