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春江花月 > 第 143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虎听到了她的声音, 转脸朝向她。体型硕大,脖颈粗壮,蹲在巨岩之上, 肩胛向两侧打开, 犹如两排铁扇,四爪更是锋利如钩, 爪头之上,还带了些没有舔舐干净的来自猎物的残余血迹。


        

它脑门宽广,有着一张端正而威严的脸孔,一双棕黄色的带了点三角形的虎眼,一副白森森的尖利獠牙。似乎片刻之前,它是从睡梦里被对面发出的这些响动给惊醒,很是不快, 这才如此现身露面。


        

但,眼前的这只白虎,除了依旧圆溜溜的脑袋和脖颈上的圈毛之外, 它和洛神记忆里的那头带了点可怜巴巴的等着自己去救护的小老虎的模样, 已是完全不同了。


        

它强壮、威严、残暴, 从那双虎眼到身后铁鞭似的尾巴,浑身上下,充满了威慑的力量, 仿佛随时就要扑过去, 用它的獠牙和利爪, 将眼前猎物给撕扯得粉碎!


        

洛神才唤它出声,见它的注意力被自己吸引了, 心里一下又感到忐忑。


        

虽然它小时很有灵性, 和自己也极是亲近, 但中间已经过去了好几年。方才若不是它那一身罕见的毛发,恐怕就连自己也不敢认它了。毕竟是野畜,又在山林多年,它怎可能还记得自己?


        

她那脱口一声,本是发自惊喜,但若因此惹来它的攻击,如此情形之下,岂不是雪上加霜,在给杨继他们招麻烦?


        

后悔也是晚了。


        

她再不敢发出声音,只能尽量保持着镇定,双眸一眨不眨地凝视着对面那头正看着自己的大白虎,脸上露出微笑。


        

白虎用它那双阴冷的棕黄色眼睛盯着她,片刻后,脑袋忽然歪了歪,抬起爪子,迟疑了下,似乎想从岩石上跃下来。


        

杨继整个人绷得紧紧,双眼盯着面前这头似乎就要有所行动的猛虎,立刻用手势和唇语,向自己的同伴做了个慢慢后退的动作。


        

荣康对着这头自己生平未曾见过的白虎,方才那阵错愕过去,便被它那一身罕见的美丽皮毛给吸引住了,心里暗呼好运。没想到今天不但能得美人,还附带一张如此珍贵的皮毛。立刻悄悄举起大弓,搭箭,拉满,瞄准它的眼睛,射出了箭。


        

箭簇朝着白虎流星般地飞去,箭头和空气摩擦,发出轻微的呜呜之声。


        

“小心!”


        

它歪脑袋的动作,让洛神顿时熟悉感满满,看到箭向它射来,下意识地又呼了一声。


        

白虎双耳微微一动,猛地转头,喉咙下低低地咆哮了一声,虎视眈眈地盯着荣康,躯体下蹲,强劲的两条后腿猛地一蹬,一下就从岩石上高高跃起,身影在空中划出一道长长的弧线,落到了距离荣康不过数丈之外的一片空地上,冲着手里还握着弓箭的荣康吼了一声,扑了上去。


        

荣康一箭射空,几乎眨眼之间,见这头猛虎竟就蹿到了自己的面前,朝着自己扑来,吃了一惊。但毕竟是带兵的人,也未如何失态,心里还想着取它皮毛完整,只迅速地退到士兵身后,命驱兽师驱着群兽将它困住活捉。


        

驱兽师不敢不从,鼓哨发号施令。虎豹却一改平日凶悍,畏畏缩缩,起先只是围着白虎打转,不敢靠近,直到驱兽师用平日驯兽用的特制勾鞭抽打,又发出尖锐凄厉的哨令,几个虎豹在强驱之下,终于团团朝着白虎张牙舞爪地扑了上来。


        

白虎怒吼一声,不退反进,扑向那几头蹿来的虎豹,一爪下去,伴着嚎叫,最前的那只斑斓虎,从脖颈到一侧肚腹的皮肉便被撕裂,豁开一道长长的口子,肠子掉地。


        

几乎同一时刻,另只斑斓虎从后扑上,张嘴要咬白虎脖子,白虎回头,一跃,一抓,獠牙毕露,快如闪电,“喀嚓”一声,一口咬断了它的脖脊。斑斓虎瘫倒在地,发出凄厉的嚎叫之声。那第三只一道攻击的豹子,高高跃起,扑了上来,被白虎一爪子拍开,在地上打了个滚,还没起来,又被扑上的白虎一口咬住了臀部,鲜血淋漓,一阵撕咬之后,终于奋力从白虎的利齿中挣扎着逃了出来,惊恐地呜呜而鸣,夹着不停滴血的尾巴,一瘸一拐地逃走。


        

“嗷呜——”


        

白虎的嘴角和爪子上沾满鲜血,后颈毛发,根根怒张,虎目圆睁,冲着面前的兽群,怒吼一声,虎豹皆后缩,瑟瑟发抖,再不敢上来。


        

驱兽师面露焦色,一边后退,一边不停地挥鞭鼓哨。


        

白虎一个蹿跃,扑向那人,在他转身逃走之际,从后将人扑倒,张开血盆大口,一下便咬断脖颈。


        

虎豹皆受这驱兽师的号令,人突然被白虎咬死,如同失去枷锁,有受血腥气味吸引,扑上来团团围着那几只死兽啖肉的,有野性毕露,掉头跟着白虎,转头去攻击荣康士兵的。


        

一时间,草叶乱舞,尘土飞扬,士兵大声呼喝,或胡乱向着兽群射箭,或自顾掉头逃跑,场面大乱。


        

荣康这才变了脸色,急忙号令弓箭手列阵发箭,却已是迟了,群兽跟着白虎,狂性大发,冲入了人群,见人便疯狂撕咬,士兵如何抵挡得住,竞相夺路而逃,惨叫之声,此起彼伏。


        

白虎目射凶光,和几只随来的虎豹,扑向掉头逃跑的荣康,身形迅如闪电,一个纵跃,便扑到了他的身后。


        

荣康听到身后传来士兵发出的惨叫之声,知正被虎豹攻击,又感到自己脑后一阵腥风,瞬间寒毛倒立,也顾不上别的了,慌忙就地打滚,这才堪堪避过了来自身后的致命一抓。但却还是迟了半分,肩膀一阵剧痛,竟被白虎的一只爪钩生生给撕下了一大块的皮肉,顿时鲜血淋漓。


        

场面已经完全失控了。


        

他不敢再留,忍痛在聚来的士兵的保护之下,从地上爬起,仓皇撤退。


        

白虎向着山坡那些作鸟兽散的人,再次发出了一声长长的虎啸。


        

这是胜利的,充满了示威的犹如王者的咆哮之声。周围虎豹仿佛受了它的感召,一起应和。


        

一时之间,山谷之中,啸声此起彼伏,汇在一起,震撼涧谷,岩上簌簌落土,惊出林间无数飞鸟,宛若乌云般,黑压压地盘旋在半空,遮天蔽日。


        

洛神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幕,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在那震荡耳鼓的长啸声中,突然,她感到脚下那片泥地微微一动,还没反应过来,那片被雨水泡得松软的泥地,竟坍塌了下去。


        

她站立不稳,身子跟着往后倒去,收不住势。惊叫了一声,整个人便沿着道旁的斜坡,滚了下去,身下一空,人笔直地从数丈高的崖头坠落,一下坠入了涧底的那口水潭之中。


        

天旋地转,冰凉的,柔软的水,从四面八方向她挤压而来,无孔不入,霎那之间,夺走了她的呼吸。


        

在这个幽暗而无声的陌生世界里,她不停地、慢慢地下坠之时,突然之间,脑海里似有一点灵光闪过。


        

如同此刻这般的情景,如此的熟悉,她从前在哪里,仿佛曾经经历过似的。


        

仿佛置身于一个旧日的梦境,记忆开始朝她涌了过来,瞬间,充满了她的灵台。


        

刚落水时的惊恐消失了。


        

她闭着眼睛,停止了挣扎,整个人漂在水中,悠悠荡荡,长发和身上的衣裙散开,如片片美丽的水藻。


        

她的脑海里,涌现出了似梦非梦的一幕。


        

月光之下,江潮翻涌,她看到一个女子,在身后一群穷凶恶极的人的追赶之下,涉水而下,一步一步,迎着向她卷来的浪潮,走入江中。


        

她的背影是如此渺小,却又义无反顾,不曾回头。


        

一个浪潮打来,吞噬了那个女子。


        

犹如一粒尘埃,她便如此消失,仿佛化为了潮水打出的那一片白色泡沫,无影无踪,人世之间,不曾留下半点她曾经来过的痕迹。


        

悲伤、痛苦,浓得化不去的自责和绝望,铺天盖地,将洛神整个人,紧紧地攫住了。


        

雪泥鸿爪,浮光掠影,在她的脑海里,争先恐后地片片闪现。


        

她又看到了那女子。这一回,她身穿嫁衣,美丽无比,在喜烛跳跃的火光之中,和她的新郎,相对立于帐前。


        

她的新郎,是如此的英俊和伟岸。曾将军百战,血铸铁衣,但在她的面前,这一夜,百炼钢亦化为了绕指柔。


        

他凝视着她的目光,是如此的温柔和欣喜。


        

她的一只纤纤玉手,端了一只酒盏。


        

她将那盏递给了她的新郎。说,从今往后,妾之余生,托于郎君。


        

他含笑接过,将那一盏她递来的泛着醉人芬芳的醴浆,饮入了腹中。


        

画面一转。


        

洛神又看到自己被李穆压在了身下。


        

他满脸的鲜血。那血,从他的口鼻和耳中不停地涌出,甚至从他的眼里坠落,滴滴溅到她的一张娇颜之上。


        

他盯着她的两道目光,那是怎样的目光啊,含着血的,充满了痛楚和恨意的目光。


        

他那双曾斩敌无数的大手,就停在了她的脖颈之上。


        

只要他发力,稍稍发一点力,她那段美丽的、柔弱的脖颈,便将轻而易举地折于他的指掌之下。


        

那双手,始终就停在她的颈项之上,终究却不曾发力。而他的脸,慢慢地,压在了她的面庞之上,肌肤渐渐失去了温度,最后变得冰冷而僵硬。


        

他便如此,死在了她的身上。


        

倘若他还活着,这一切,或许便不会发生了。


        

倘还有来生,他亦记得前尘旧事,再见面时,该将如何?


        

她想道,问着自己。


        

……


        

洛神耗尽了肺里的最后一缕空气,胸中爆裂般地疼痛。


        

一股暗流涌来,将她冲了出去。


        

她宛若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在这困住她的漆黑无边的世界里,身不由己地飘荡着。


        

就在这一个瞬间,她记了起来。


        

什么都记了起来。


        

暮春花月,春江潮水。


        

那个在身后追兵的狂叫声中怀着无限绝望和悲伤,沉入了江中的女子!


        

她不想死。


        

这一辈子,她更不能死!


        

她要活下去,活着去见她的郎君,那个娶了她的名叫李穆的男子!


        

她还有无数的话,想要向他问个清楚。


        

求生的欲望,从未像此刻这般,如烈火般,将她整个人瞬间焚燃。


        

洛神猛地睁开眼睛,仰头,竭力地寻找着头顶那片晃晃荡荡的朦胧的光影。


        

她知道,那里就是生的希望。


        

宛如一个初生的婴儿,她漂在水中,凭着自己的本能,努力地向着那片光影靠去之时,感到自己的头发和衣领,忽然被什么叼住了似的,带着她,加速往上而去。


        

终于,她眼前一亮,露出了水面。


        

渴盼中的新鲜的空气,一下涌入了她的口鼻。


        

她湿漉漉地趴在岸边的石块之上,剧烈地咳嗽着,一边咳,一边不停地流泪。


        

她脑海里的那些浮光掠影,似乎都是梦,清晰的,一个关于她和李穆的从前的梦。


        

但在洛神的心里,却清清楚楚地知道,那不是梦,真的不会只是一个梦。


        

那一切,都是真的。


        

在遥远的很久很久以前,她曾经,也做过一次李穆的新妇。


        

如今她明白了,这一辈子,为何当初,李穆一意孤行,哪怕千夫所指,也一定要娶她为妻。


        

为何那一夜,在京口金山观潮之时,他对她说,他日后要做一件事,到了那一日,天下或许都将与他为敌。


        

“但你记住,日后,纵然天下与我为敌,我也不会伤害你和你的父母。”


        

她也终于明白了,他为何如此不喜建康。


        

对于他来说,多少的红尘紫陌,富贵堂皇,不过也就是一座曾经埋葬了他和他那万丈雄心的坟茔而已。


        

他的一切,都断送在了那杯新婚之夜的合卺酒中。


        

而那杯酒,不是别人,恰恰就是自己亲手送给他的!


        

他对她,却不曾有过半分的报复和伤害,从前如此。这一辈子,更是如此。


        

压下了血仇,磨平了锋芒,默默隐忍,步步退让。他为了她,对萧室俯首称臣。


        

但是那些人,曾和她一道给他送出那杯鸩酒的人,却依旧没有放过他。


        

只要他愿意,他本完全可以呼风唤雨,无所顾忌。这个南朝,乃至这个天下,又有谁,能阻挡他登顶的脚步?


        

只因幼时一次不经意的偶遇施恩,竟叫他两辈子,付出如此的代价。


        

洛神不知,自己何德何能,何幸之深,竟能获得一个男子如此的对待。


        

倘还有来生,他亦记得前尘旧事,再见面时,该将如何?


        

幻影里的那个她,死前曾如此自问。


        

而今,她得到了答案。


        

……


        

洛神趴在岸边,在那袭来的阵阵锥心般的痛苦之中,痛哭不停。忽然感到脸庞一阵湿热,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舔着她。


        

她抬起一双朦胧的泪眼,看见那只白虎毛发湿漉漉地蹲在她的脚边,伸出舌头,正一下一下地舔着她的湿泪。虎目之中,不见戾气,只有温顺。


        

一定是太过想见到他的面了。


        

就在这一刻,她竟仿佛也在它望着自己的那双虎目之中,捕捉到了一点如同李穆似的感觉。


        

她没有恐惧,定定地望着面前这只和自己若有奇缘的的白虎,再一次,泪流满面。


        

“夫人,你可还好?”


        

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带着些试探意味的呼唤之声。


        

洛神停止了哭泣,转头,看见不远之外,杨继和他的手下之人就站在那里,也不知道已经站了多久了。


        

他们身上也都湿漉漉的,衣角还在滴水,方才想必全都下水在搜寻自己。


        

杨继小心翼翼地看着痛哭的女主人和方才第一个将她从水里找到,又叼她上岸的白虎,被眼前的这一幕给惊呆了。


        

洛神闭了闭目,摸向自己的腰间,确认那虎符还在,抬手拭去脸上的水珠和泪,从地上站了起来,转身道:“我无事。这就动身,我要尽快到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