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繁荣末世大逃杀 > 第36章 恶有恶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www.3000xs.com,最快更新!


        

“所有的密室都在这儿了!真的,没有别的地方了!要不就是我猜错了,或许他真的藏在了巴哈马的拿骚!或者卡洛斯实验室!”


        

“你明白的,这些年我也被严密监控着,隐忍着,觉得时机还不成熟,这个世界还没有足够放松警惕,所以我没敢轻举妄动!”


        

“至少我已经帮你解开了这里的三处密码、打开了一处密室,还有全部的保险箱!我是真心想跟你合作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周克和莫娜在卢卡斯院士留下的这幢别墅里小心而又仔细的翻检。按照戴斯蒙德的交代,把所有可疑的地方统统挖开。


        

毕竟周克并不是什么盗墓小说的主角,他并不懂所谓的密室推理。


        

他唯一的倚仗,就是吃定了戴斯蒙德这个老不死的二五仔,肯定知道些干货,然后靠逼供针简单粗暴地解决问题。


        

“再给他打一针!我们没有时间了!这次上‘真话水’,别光指望那些让人生不如死的痛苦型药剂了。”


        

周克难得地焦躁了,他咬牙切齿地对莫娜发号施令。


        

各国的逼供药剂,从来都是有两条技术路线的。一条是让人觉得极度痛苦,比严刑拷打更加痛苦十倍、百倍、直接作用于神经信号,来让人屈服。


        

另一条技术路线,就是用药物直接让人致幻,产生催眠和幻觉,瓦解心防并说实话。


        

而第二种技术路线的好处,是比较容易产生启发,让人把自己潜意识中想到的所有东西都倾吐出来——因为光靠痛楚让人说实话,有个很大的弊端,那就是人在极度痛苦的时候,脑子是会混乱的。有些时候并不是他不想交代,而是根本想不清楚。


        

但是致幻剂也有弊端,那就是药效褪得比较慢,而且很容易让人事后检测出来。不如那种急性的神经痛楚药剂那么隐蔽。


        

事实上,半个世纪之前,cia和克格勃就都尝试过两条道路。这些年下来,这方面的科技又更加突飞猛进。而卢卡斯院士身前是全美最权威的神经科学专家,所以他留下来的逼供药物,肯定是没人能扛得住的。


        

莫娜比周克稍微冷静一些,她不得不提醒:“这家伙肯定经过抗性试验,如果不上c14号肯定是没用的!”


        

“那就上c14号!”周克斩钉截铁地说。


        

“上了c14之后,他的脑膜会有局部粥样硬化斑点的!如果将来有专业的人验了他的尸,很可能发现他活着的时候被人逼供!”


        

“但我们来不及了!我们只能赌让他晚点死,把致幻剂代谢出来。或者赌别人不会立刻想到拿他的尸体开颅!”


        

莫娜和周克的这两句交谈,当然是用非常轻的音量在说的,绝对不会让瘫痪在另一间房间里的戴斯蒙德听见。


        

权衡再三之后,莫娜也知道周克的当机立断虽然有些冒险,但确实是对的。


        

她按照命令给戴斯蒙德打了最后一针。


        

然后等了五分钟,药效开始发作后,她拿掉了对方脖子上的纯铅瘫痪项圈,然后换上了从韦德尸体脖子上扒下来的、带“离线许可码”的那个。


        

韦德那儿的“离线许可码”,最多只有2个小时时效了(大逃杀比赛及往返程用掉了15个小时期限中的13个),所以周克一定要用在关键的节骨眼上,不到临门一脚绝不出手。


        

c14注射进去之后,戴斯蒙德果然进入了“精神病人思路广”的状态。


        

很多细微末节的、本来匪夷所思的创意,他都开始尝试了。


        

……


        

三人在别墅里搜刮半晌,终于找到了又一间密室。


        

打开层层密码锁和体感id识别,搞不定的地方甚至不惜暴力破拆,最后周克终于拿到了一个黑色皮革的手提箱。


        

他的情绪一下子期待起来。


        

哆嗦着打开,里面露出了两个跟手机差不多大小的金属盒子。打开背面的翻盖后,还能看到里面有类似于“cpu插槽”的结构。


        

除此之外,手提箱里还有一块移动存储硬体,看接口还是适配十年前的旧式电脑插口的,不知道里面存储了什么数据。


        

或许,是接口软件的破解心得、或者说阶段性成果?


        

周克哆嗦着从兜里拿出一片lv11的上等人芯片(他上次大逃杀比赛赢来的,但已经不可能拿去用了。因为官方已经判定拿到这片芯片的人死了),然后往那个手机状金属盒的插槽凑去。


        

可以完美插入。


        

“应该就是这个了!”周克激动地宣布。


        

“那就赶紧走!”莫娜忙不迭地催促。


        

然而,周克一把拉住了她:“不,不急,我们多等一会儿,直到fbi的快找上门来的时候,才能走!”


        

莫娜不解:“你疯了么!为什么要无缘无故把自己推向险境!”


        

周克指着神志不清的戴斯蒙德,说道:“他身上的c14残余浓度还太高!多等几个小时,让c14尽量代谢掉一部分,然后再杀他,他被验尸后得出正确结论的概率才会更低!”


        

莫娜一想也对,略焦躁地说:“好吧,最多不能等超过两小时!不然到时候fbi验尸确诊死亡时间时,也容易穿帮的!”


        

“两小时就两小时吧!”周克也是无奈折衷之举。


        

他们来的时候,开的车子是拆除了gps定位系统的,所以fbi的人不一定能知道他们是直奔奥兰多而来的。


        

说不定他们会优先在迈阿密市区排查。等到按照可疑地点列表一个个排查、查到上百英里之外的奥兰多,确实不是一晚上能做到的。


        

周克最后等了大约两个小时,期间还给戴斯蒙德打了一针增强代谢的针,和一些营养液。最后还对他身上的针孔进行了促进愈合处理。


        

最后,才在午夜时分,把戴斯蒙德扛到了他们预先做好的密室机关处(并不是他们最后找到隐身机盒的那间密室。而是一间相对显眼、他们此前来踩点时就发现的密室。整个别墅不止一处密室。)


        

两把被视频监控探头和安保系统联动控制的枪械,把一连串的子弹,倾泻到了戴斯蒙德身上,他瞬间被打得死得不能再死了。


        

肮脏的黑血,沿着那颗欺师灭祖的丑陋头颅流下,映衬着一对不甘的瞳孔。


        

这些机关不是卢卡斯院士留下的,是莫娜提前来伪造的,装作是多年前就做好的防盗系统。莫娜家有海康威视的资源,这方面的能力比目前现存的全球最高水平还高,伪造这么一个现场自然是没问题的。(至于枪,是从安全屋弄的公版货,找不到任何来源痕迹)。


        

“你们说话不算数!”这个念头,或许是戴斯蒙德那混沌的大脑中,最后一刻闪过的吧。


        

一个“他担心被武妙举报,所以不得不提前行动,试图把隐身机盒找出来,以保护自己。结果不小心触动了卢卡斯院士当年设下的防盗系统,被机器人打死”的现场,就这么完美伪造好了。


        

天边,已经传来了直升机反复游弋的轰响,不过并没有在这里停留,显然还只是浮光掠影的大范围搜索而已。


        

不过,这也足够为周克敲响警钟了。


        

“走吧,别再横生枝节了。”处理完现场的痕迹,周克和莫娜抛弃了来时的汽车,而是把装在汽车后备箱里的摩托取了出来,骑着摩托逃跑了。


        

汽车需要留在原地,作为“戴斯蒙德用于前来奥兰多的交通工具”,让fbi的人发现。


        

……


        

一个多小时后,回到安全屋。


        

周克和莫娜都觉得筋疲力竭了。


        

两人坐了一会儿,吨吨吨灌了一大壶脱水蔬菜泡汤,然后吃点鱼排、压缩饼干。开始核计下一步的行动。


        

“要不要明天开始马上找潜在的软件专家合作、想办法把破解接口协议的事儿干了?”莫娜例行公事地问。


        

周克也恢复了冷静,理智地泼冷水:“别忙!虽然fbi的人不知道我们已经拿到了机盒,我们也确实把现场恢复原状了。但说不定他们会加强戒备,把所有我们有可能接近的高级码农都监控起来。


        

如果我们太早联系。万一fbi的人后脚就找到了对方,然后用逼供药拷问呢?我们的存在不就暴露了!所以,还是等等,等fbi先动手,把潜在的软件专家排查一遍。查完之后,我们再挑漏网之鱼去联系。”


        

莫娜不无忧虑地举一反三:“那万一他们因为这个案子有疑点,一直把警戒等级提高呢?要是他们把每一个可能同情我们的软件专家,都派专人盯梢,我们不是永远没机会了?”


        

“那也比冒险要好!”周二在这一点上似乎丝毫不容妥协。


        

……


        

事实上,周克的谨慎完全是有道理的。


        

因为戴斯蒙德的情况并没有能隐藏太久。


        

仅仅是第三天白天,fbi的人就在卢卡斯院士的私生子的空置别墅里,找到了他的尸体。


        

因为死亡时间都有两天了,所以精确定位具体咽气的时间点有些困难。几个小时以内的误差,都是很正常的。


        

法医初步看了之后,就说是5月24号午夜前后死的。但无法具体到几点钟。


        

负责迈阿密大区的艾登队长,在收到全部情报后,又开始觉得自己头痛欲裂了。


        

“该死!怎么最近老是有卢卡斯一系的敏感人物出事儿!左宗琅是第一个!两个月都不到,又来了个戴斯蒙德!还是霍普金斯的院长!”


        

不知道这次,会不会再把辛雨芽这个女魔头招来?


        

艾登队长实在有些想不通,戴斯蒙德这种已经位高权重、荣华富贵的家伙,到底出于什么动机,非要去铤而走险?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三千小说网)m.3000xs.com,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