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繁荣末世大逃杀 > 第87章 卧底透视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成功把辛雨真拖下水后,周克看了下时间,才发现已经过了后半夜。


        

平安夜已经过去了,现在是圣诞节凌晨。


        

他绅士地吻别了辛雨真,然后任由辛雨真的车送他回自己的别墅。


        

尽管这是一个全部自动驾驶的时代,让女生送男生回家,依然显得有那么一丝别扭。幸好周克和辛雨真都是直男直女,才不会介意这些。


        

“别送了,早点回去吧,你姐会担心的。”周克从后备箱里拿出圣诞树,然后跟辛雨真告别。


        

“你的花。”辛雨真看了眼后备箱里留下的那束郁金香,提醒道,“如果我带回去,姐姐会多心的,你还是自己留下吧,不管送不送给莫娜姐。”


        

“好吧。”周克把花也拿上了。


        

为了大业,个人感情都得戴上层层面具掩饰,真是累啊。


        

刚一进别墅门,周克就看到莫娜等在客厅里。


        

莫娜捋了一下头发,先是一声不吭地拉着周克往密室里走,一边把两人的AR眼镜、隐身机盒都摘掉,放在外面房间的床上。


        

然后,莫娜反锁上密室的门,神色复杂地问:“你知不知道,在好友列表里,看到你的定位信息下线的时候,我有多担心?”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周克内疚地解释:“我上了辛雨真的车,她姐那借来的,车上有保密室。”


        

莫娜略显自暴自弃地调侃:“平安夜,你们窝在那儿车震两小时?果然是失身夜,呵。”


        

“你知道她以为我不行的,所以,多虑了。”周克先否认了最严重的那项指控,然后把剩余的照单全收,


        

“不过我确实对不起你,她吻了我,说即使我不行,她也愿意跟我一辈子。而且,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必须拉她下水——你我之间的不清不楚,以后找个合适的时机,就了断了吧。”


        

“明明是我先的。”莫娜泫然自嘲了一声。


        

周克开脱道:“可你也没追我过——当初在游艇上那一次,我问你,你说你对我不是那种想法。”


        

“我为什么不敢说对你有想法,你自己心里没点逼数吗!”莫娜突然有些歇斯底里,狠狠锤了周克两拳,


        

“我跟你当时是什么形势?你是‘人类希望’,我是知道你将来有可能成就大业的。如果我倒贴上来,那跟那些别有所图、想赌一把将来当‘皇后’的女人还有什么区别?我是在等你追我啊!我不想表现得像一个贪慕权势的女人!”


        

周克讶然,这种说法,以他钢铁直男的脾气,还真是没想到。


        

莫娜却知道自己已经没希望了,索性把所有的心机弯弯绕都剖析了出来:“哼,辛雨真之所以赢了,不是因为她漂亮,或者比我有才——


        

只是因为,她是在不知道你真实身份的情况下,依然爱上了你。所以,你就跟那些‘白龙鱼服’的顶级大富豪那样,认为‘在我装穷小子的时候,依然爱上我的女生,肯定是真爱’。


        

而我,只不过由于提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提前因为机缘巧合,不得不和你同生共死,却反而失去了证明自己是真爱的机会!”


        

“……你们女生内心都这么复杂的吗?我从来没这么想过!”周克顿时觉得自己被冤枉了,因为他从来没有过这种心理活动,


        

“如果你狠狠追我,我说不定是会接受的……谁会想那么多!再说,我们又不是歌命成功就能荣华富贵、统治世界,我们只是把自由还给世界而已。相比之下,掉脑袋的风险反而很大。你当初要是肯跟我一辈子走下去,我感激你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觉得你是在风险投机?”


        

莫娜反唇相讥:“风险投机!呵,男人!看你连这么专业的术语都自然而然总结出来了,你敢说潜意识里没有那种想法?”


        

“呃……”周克顿时语塞。


        

风险投资也好,投机也好,莫娜从没有说过。


        

确实是周克临时用对方的说辞,总结组织出来的。


        

他只能投降:“好吧,我承认,我理解你的苦衷了——我发自肺腑地和你说,我从来没想过‘你追我有可能是为了投机潜力股’这种可能性。但我也承认,如果有人这么挑唆、或者启发,我的内心确实有可能被诱发出这种猜疑。


        

相比之下,确实是我跟小真之间的感情,更加纯粹彻底。不管怎么说,我对你道歉,如果可以通过别的方法补偿你,我在所不辞。另外,我希望我们依然是同生共死的战友,希望我依然可以把你当哥们儿看待——呃,应该是姐们。”


        

周克这么坦白,莫娜内心反而升起了一股释然。


        

这种时候,文过饰非的男人,反而让人厌恶。而周克这么直来直去,让莫娜真心觉得,至少这个男生从来不会骗女人。


        

这已经很难得了。


        

2044年,美国是一个离婚率超过60%的国家,只玩不结婚的就更多了。而且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进步,仿真娃娃产业也更加如火如荼。大多数纯粹想在肉体层面取乐的人,已经不耐烦跟异性真人慢慢培养感情了,不如直接插娃娃。


        

周克古朴而负责任的三观,让莫娜有些陌生的好感。


        

“行了,不解释了,就这样吧。”她无力地放弃了讲道理,而是也下定了决心,走到周克面前,猝不及防地深吻了他一次。


        

“这何必……”周克震惊之余,眼神开始闪躲。


        

“躲什么!这有什么大不了!”莫娜坦荡地说,“辛雨真肯不计得失,我也可以做到!这也是我的初吻,而且我比她更伟大,我连‘做你女朋友’这个名分奖赏都不要!


        

我不是在‘风险投资潜力股’,而是白送钱给潜力股花、自己一股股权都不要!反正我这辈子跟定你了,要么一起歌命成功,要么一起死。”


        

或许是危机感的原因,莫娜的热情像一团烈火一样爆发了开来,相比于高冷端庄的辛家姐妹,莫娜这个汉德混血的女生,显然更加果断和放得开。


        

“别……别这样。你的心意我收到了,STOP!我们还要干大事呢,别以为没带监控就不会有破绽!”


        

周克用这个借口,强行踩了刹车,然后打开密室的锁,冲到浴室里拧开花洒就往身上冲,才算是渐渐把那阵气血翻涌镇压了下去。


        

莫娜不甘心地追着他来到浴室。


        

周克冷静地说:“女生如果不是处女之后,身体激素浓度会产生变化的。虽然不一定会露出破绽,但我们现在正在关键时刻,绝对不可以冒险!等拉斯罗夫教授的事情结束了,如果你我都还活着,我会尊重你的想法的。”


        

莫娜似乎像是听到了个笑话,哂笑着说:“你难道没觉得,你刚才这番话,就跟‘打赢这一仗就回老家结婚’差不多弗莱格?行,不过我还是信你这一次。”


        

……


        

周克暂时躲过了对不起女朋友的风险,他的个人感情纠葛,算是应付过去了。


        

第二天天一亮,他给辛雨真打了电话回去。


        

辛雨真那边,辛雨芽果然对于她平安夜出去跟周克鬼混很是不满。但也没有发现别的破绽——辛雨真并没有失身,辛雨芽也不可能猜到她和周克聊的是多么反动的事情。


        

最后,辛雨芽只是训斥了辛雨真几句,并且表示以后绝对不可能再把自己的专车借给妹妹鬼混。


        

周克对于这个结果很满意——不借车给辛雨真,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他们短时间内少私下见面、少聊敏感话题就好了。


        

只要辛雨芽还没意识到自己的妹妹被策反了,形势就算一片大好。


        

一周之后,跟妹妹一起过完了圣诞节和元旦新年、也把拉斯罗夫教授以及其他参与项目的核心人员,都匆匆审计完了一遍后,辛雨芽就坐专机离开了芝加哥,飞回了旧金山。


        

元旦第二天,辛雨真就立刻找了个借口跟周克一起出去喝了个茶,然后期间把AR眼镜摘了丢在一边,透露了几句私房话:


        

“姐姐留下了几个特搜部的下属,包括一个科长,三个科员,盯着拉斯罗夫教授项目的后续进展,并且筛查可疑分子、防止外人破坏。


        

那个科长叫坎贝尔,负责接受三名科员的汇报。三个科员分别负责跟拉斯罗夫本人、以及微电子系这边的班吉尔教授,还有神经科学那边的伯纳德教授对接。既要监视教授们的成果进度,也要防着外人。


        

如果遇到重大异常情况,坎贝尔会直接向我姐汇报,我姐也会从旧金山赶来。这几天,我特地花了点功夫,跟坎贝尔科长混得挺熟了,表现出来的政治倾向也都很正。他应该是看在我是处长的妹妹,对我也很客气。”


        

一旦决定胳膊肘往外拐之后,妹子们的背叛都是很彻底的。辛雨芽前脚刚走,辛雨真就把特搜部留下来监视项目的人手安排,彻底透给了周克。


        

周克简直要乐翻了:这根本就是开了透视挂,跟对方PK么。


        

“做得不错,不要轻举妄动,先取得对方信任为主。我这几天已经大致琢磨出具体的策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