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繁荣末世大逃杀 > 第15章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g11无壳弹步枪,动力外骨骼战斗机甲,喷射式飞行背包,全自动火控计算机的近防火神机炮。


        

仗着这些精良的装备,周克和莫娜以有心算无心,几乎在数秒钟之内就放倒了拉斯罗夫教授别墅外围的保镖,并炸毁了所有围绕别墅监视巡逻的无人机。


        

最近大案频发之余,拉斯罗夫教授这种重要人物身边,肯定是新增了不少安防力量的,主要都是特别搜查部派出、来“保护”他的。


        

拉斯罗夫教授当然出得起钱、自费雇佣更多安保力量。但他为了避嫌,并没有这么做。


        

因为他完全知道所谓的“来自特搜部的保护”是什么意味——说得好听是保护,说得难听就是监视。


        

如果他也按比例提升听命于他本人的安保力量,那算什么?抗拒监视么?


        

所以,他才什么都没做,听任特搜部的安排。


        

但是可惜,今夜芝加哥发生了太多事情,特搜部那几名行动队员,都被调去执行别的临时任务了。


        

所以,拉斯罗夫身边,依然只有跟案发之前一样薄弱的常规安保。


        

这就很要命了。


        

好几名保镖被当场击毙,还有个别相对不那么意志坚定的人,在被击溃受伤之后,选择了装死待命、或者是背主而逃。


        

最要命的是,袭击者们冲进别墅后,口中还不时出声呼唤拉斯罗夫教授,声称是来救他出去的。这些交谈并不张扬,但依然有个别失去战斗力后装死的保安人员听见了。


        

周克和莫娜妥妥地冲进了拉斯罗夫的书房。


        

老人正惊恐地看着外面,不知所措。


        

经济学家们,遇到这种武力解决问题的场面,失去判断力是很正常的。他们的心理素质,不是为这种事情准备的。


        

“你们想干什么……”他刚刚喊出这句话,一颗精准的子弹就对他射来,径直射在他ar眼镜的摄像头上,把摄像头打烂了。


        

不过子弹的角度却刁钻得妙到毫巅,并没有伤到他的人。


        

随后莫娜立刻一个箭步冲上去,卸下对方的ar眼镜,就准备开始破解处理。


        

周克一把揪住拉斯罗夫教授的脖子,先给他打了一针麻醉针,而后通过喷射式飞行背包,一起飞出了窗外。


        

一辆新准备的基地车在那里等着,周克一下子就把教授塞进了车厢,然后关进车内的铅笼子里。


        

这两基地车,是莫娜最近又用其他人的名义(主要是第三次大逃杀比赛中某个他们扮演的替身死者)买的。连改装带加武器、拆定位,也就五十万美元。


        

毕竟这是临时性装备,不用考虑舒适性和耐用性。而他们自从用武妙的名义,炒垃圾债暴发了一笔后,几千万美元级别以下的小钱,完全是花得起的。


        

随着笼子彻底关死,拉斯罗夫教授立刻跟其他恶意断线的人一样,渐渐瘫软下来——作为心防会员lv13的存在,他的恶意断线提醒豁免时间更长,但也无非是从普通人的几秒乃至几分钟,变成几十分钟而已。


        

以拉斯罗夫教授的身体孱弱程度,给他半小时他也挣脱不了。


        

然后,周克和莫娜一边在夜色中驱车往最近的边境口岸底特律狂飙,一边拿出一台草草制作的简易人格芯片手术仪,给拉斯罗夫开脖取片——


        

这种简易式的手术仪,当然不是严谨和武妙刚刚着手弄的,因为完全不可能这么快。


        

事实上,这是周克自己,凭借自己才学了半年多的粗浅微电子技术,跟武妙、左双叶合作的产物。这玩意儿的加工精度和可靠性完全没达到临床可用的程度,但也就比直接拿刀子在对方脖子上剜肉挖芯片可靠点儿。


        

而他们只是需要拉斯罗夫的人格芯片,并不在乎对方能活多久,所以这种烂货就可以了。


        

等拉斯罗夫教授的麻药劲儿过了、重新醒来时,周克已经成功把他脑后的人格芯片取了出来,并且篡改了他的本意,把拉斯罗夫教授个人账户里的大部分资金,都进行了各种恶意转移——比如购买境外限时交割的各种实体硬通货。


        

具体过程没什么好赘述的,无非就是摆出一副要洗钱跑路、隐身隐居或者叛逃出境的样子。


        

“你们这些疯子!不可能成功的!你们是大明间谍,想陷害我对吧?你们根本出不了边境!没有人格芯片的人想出境,会被边检拦下来的!”


        

醒来之后的拉斯罗夫教授,虽然肉体还处在剧痛和麻痹之中,但毕竟已经没有神经电流导致的暂时瘫痪了。


        

他只是因为身体的衰老,脊神经纤维束因为手术精度差微微有些受损,加上麻药药劲还没彻底过去,所以挣扎不得。


        

但是,这并不妨碍拉斯罗夫用嘴炮动摇敌人。


        

然而,看守他的周克并不为所动。


        

拉斯罗夫忍着剧痛思索了一下,还以为是自己刚才的话没说到点子上。于是又补充了一句:“就算你能让我的芯片继续发出信号,你也不可能出境的。我这种敏感人物被抓失踪了,边境检查只要发现我的人格芯片坐标靠近,立刻会拦下来的!无论是否隐身,你们都出不去!”


        

周克终于不耐烦了,把脸凑过去:“如果常规途径出不去,我们就强行突破。到时候我用喷射飞行背包,扛着你飞过底特律河,如果被近防火神炮拦截了,我再掉头好了。我穿着动力外骨骼机甲,你没有,到时候谁先死一目了然。”


        

因为周克说这话时,把脸凑近了一些,拉斯罗夫这才看清楚,原来这人竟然是芝大的一名学生,而且自己认识。


        

“你……你是那个来栖晓?被从严谨那个组开除出去的?他才是大明间谍!怪不得,他会提出这么卑鄙无耻的提案!”拉斯罗夫眼神中充满了被算计的惊恐与怨毒。


        

他不想死,更不想身败名裂。新款简易版基地车飞奔疾驰,拉斯罗夫不用想也知道,他们肯定是在往底特律狂飙,以图摆出一副要逃出境外的样子。


        

而听对方的意思,他们似乎是铁杆死硬的大明间谍,连死都不怕,都要把他拉斯罗夫干掉,甚至兑命。


        

拉斯罗夫是真的慌了。


        

学阀最怕就是那些兑命都要杀他的亡命徒,这种人没有道理可讲的。


        

“你们就算摆出佯攻的样子、把我害死之后就撤退,你们也不可能全身而退的!别以为你们没有人格芯片,社交制导兵器打不中你们,就能混入人群隐匿!


        

特别搜查部已经紧急成立了一支由传统‘兵王’等旧军人组成的一线围剿部队了。就算你们是精锐的大明特工,在真人肉眼目检的搜查大网下面,也是不可能逃脱的!放弃抵抗吧!你们尝试强渡的时候,所有火力和注意力都会被吸引过来的!”


        

拉斯罗夫秉持着最后死亡的绝叫,疯狂输出着嘴炮说服,以图苟活、留个洗清自己清白的机会。


        

……


        

距离芝加哥袭击案发生后一个多小时,狂飙的周克等人终于来到了底特律。


        

事实上,他们都没有把基地车开到底特律市区,而是在距离底特律还有几十英里的地方,就弃车改用动力机甲转移了。


        

这样目标更小,而且速度更快——只要有充足的电能供涡扇喷射器飞行就好。


        

(ps:红警上的火箭飞行兵是用火箭脉冲发动机的,所以要同时装载染料和氧化剂。所谓火箭发动机和传统航空发动机的定义区别,就在于航空发动机是只需要自带燃料、而氧气靠进气道吸收大气层中的氧来燃烧。火箭发动机不需要从空气中进气吸氧,自带氧化剂,如双氧水。


        

而2040年代的喷射背包是电能的,因为这个时代电池的储能密度已经远远高过化学燃料。所以喷气背包其实只是一个带涵道的大功率电风扇。


        

这种结构还大大提升了安全性,因为不存在高温燃气喷射时尾焰烧伤使用者、或者起降时引燃地面物品的风险)


        

周克等人赶到时,底特律边境也早已如临大敌,比平时多加了好多警卫和巡逻力量。


        

底特律河两岸的雷达站、无人机和全自动雷达火控的近防炮台、反潜导弹,也全部准备妥当了。


        

不过,为了让演戏演得更真一些,今晚周克和莫娜还是下了不少血本的。


        

他们至少安排了两个吸引注意力的爱斯基摩人死士。


        

一个英文名叫卢瑟、肤色黢黑的爱斯基摩人大个子,在底特律河边准备了一条橡皮冲锋艇,一些精良的战斗枪械,随时可以冲滩偷渡。


        

虽然他一动手,不出半分钟就会被两岸自动近防系统的火神炮打烂,但绝对可以吸引足够多的注意力。


        

另外还有一名英文名叫杰瑞的白皙机灵的爱斯基摩人,会带着自杀性攻击的武器,在正规边境检查管卡附近埋伏,随时准备制造些冲卡的事故,吸引边检警察力量的火力。


        

这些人都是用一条机帆渔船和整卡车食物棉衣喂饱了的部落勇士,随时可以为了人类的自由赴死。(反正不死的话部落里的亲戚也拿不到货物)


        

“你拎着教授,用喷气背包强行渡河。我在岸边用远程狙击武器掩护你,能在暗处多敲掉一个近防炮塔就多敲掉一个。


        

一旦对方火力密集开始拦截你,千万不要恋战,就假装突袭失败立刻飞回来。别深入河面太远,哪怕敌人没拦截你,你也磨蹭一点,别飞超出500米。”


        

莫娜一边调教着她今天特地带来的反器材狙击电磁炮,一边谆谆嘱咐周克注意安全。


        

“那样太假了吧?为了演得逼真一些,我有分寸的。”周克安慰了莫娜一句,摆出一副“谁让我是能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的男人呢”的拽拽表情。


        

虽然貌似上一个说这种话的人,已经在高达seed里嗝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