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狂兵归来林烨 > 第一百零九章 真相(第二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烨笑了!


        

他这一刻,终于知道高天宇那种高高在上的性格是从哪里来的,原来就是彭文韵给教导出来的!


        

"你笑什么?"彭文韵柳眉一蹙。


        

"笑你不知所谓!"林烨嘴角勾起一抹寒气逼人的冷意,道:"知道我要来,还用这些三脚猫的人,是太看得起你的人,还是看不起我?"


        

彭文韵脸上闪过一道慌乱,随即瞬间又镇定了下来,冷冷道:"林烨,难不成你还想在这里对我动手?"


        

林烨用实际行动的回答了她!


        

只见他纵身一跃。就冲向了彭文韵!


        

"保护夫人!"


        

四周响起了一阵惊呼声!


        

虽然这些武者们早有准备,但却没有人会想到林烨还敢在这个时候动手!


        

他们的反应,明显慢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嗖!!


        

林烨瞬间袭到了彭文韵的身前!


        

彭文韵一下子就被林烨给抓在了手中!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当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彭文韵的头发已经被抓住了!


        

"谁敢动,我杀了她!"


        

林烨虎目怒视,杀气腾腾!


        

一时间,那些准备上前的保镖们都不敢动了。


        

"废物,废物!"


        

彭文韵气得浑身发抖。这些保镖简直就是吃白饭的,眼睁睁就看着她被林烨给抓在了手里!可她不知道,林烨的实力,也不是这些武者能够抗衡的!


        

哪怕是同级别的武者,但林烨的作战经验,也远超寻常人!


        

那是从血海和刀口之上,磨砺出来的意志和身体!


        

"放开夫人!"


        

一个武者怒气冲冲,道:"你要敢动一下,你全家都要死!"


        

"威胁我?"


        

林烨狰狞一笑,随即提着彭文韵。先是一脚将茶几上的杯子给踩得稀巴烂,然后又大步流星的走向了刚才那个花瓶,一脚就将那瓶子给踢翻在地!


        

啪的一声,整个花瓶被砸得粉碎。


        

"高夫人!"林烨冷冷道:"现在,现在你给我说一下。你这屋子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彭文韵气得眼睛都要发白了,林烨这几下不仅是在砸东西,更撕下了她刚才的高贵外衣,将她的骄傲狠狠地踩在了脚底下!


        

"林烨,你可知道我是什么人!"彭文韵怒火冲天,咬牙切齿地说道:"你要敢动我一根毛发,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我真的很怕!"林烨面无表情,冷冷道:"可惜,我这个人最不怕的就是威胁了,我也很想体会一下。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林烨,我知道你的身份!你就是一个特种兵,哪怕和侯家有关系,就算有军衔,但也只是在体制内的人!你要动了我,你上面的人绝对保不下你!"彭文韵头发凌乱,但还是故作镇定,道:"现在,我给你这个机会,放开我……"


        

"啪!"


        

话音刚落,林烨就一个巴掌袭来,狠狠地打在了她的脸上!


        

"你敢打我?"


        

彭文韵一愣,随即就失声惊呼了起来,尖叫道:"你TM敢打我,你这个杂种!"


        

彭文韵宛若发狂。这么多年来,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掌掴她!


        

"我有事情要问你,让你的手下人都出去!"林烨冷冷道。


        

此时此刻,门外的武者都已经涌入了进来,大概二十人左右,全部气息勃然的看着林烨,眼神中充满了杀机和怒气。


        

彭文韵死死咬着牙,道:"你做梦吧,老娘要杀了你!"


        

"看样子,高夫人很硬气!"林烨点了点头,道:"就是不知道,你的人能否支持你的自尊!"


        

说话间,林烨两个耳光又打在了她的脸上!


        

这两下,林烨力量极大,一口鲜血就从彭文韵的嘴里喷了出来。


        

"让他们出去!"林烨再次道。


        

这一次。彭文韵这么多年来,还从没有遭受过如此的奇耻大辱,她转过头凶狠地盯着林烨,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们下去!"


        

"夫人,你小心!"


        

那些武者们神色紧张。但还是退了下去,只是站在门口,但并未走多远。


        

"这群武者,大部分是玄阶,最高的只是区区地阶而已,顶多和何叔相当。"林烨冷冷道:"哪怕我不挟持你,你认为他们就能对付我吗?"


        

"区区地阶?"彭文韵眸子一缩,道:"林烨,难不成你是天阶?"


        

林烨嘴角勾起一个冷漠的笑容,道:"不错,你说对了!"


        

霎时间,一股巨大的窒息感充斥着彭文韵的心神,她已经尽量高估了林烨的实力,甚至于还询问了何叔。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林烨会是天阶!


        

那可是宗师级别!


        

整个华夏。这么年轻的宗师,几乎世间罕见!


        

哪怕是她背后的势力之中,也不曾拥有这样年轻的宗师!


        

"你,你果然是那个贱人的种!"


        

但惊愕之后,彭文韵却嘶声笑了起来,道:"你的天赋果然很高!"


        

"贱人?"林烨眸中杀机一闪,一把拽起了彭文韵,道:"你说那个贱人是谁?"


        

"哈哈哈,还能有谁?当然是你的母亲!"彭文韵满脸讥讽道:"不过可惜,那贱人已经死了。你爹也死了,说起来,我也挺同情你的,你这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你找死!"


        

林烨将人赶走,就是想询问彭文韵关于林北的事情。如今听到她出动说出来,而且还是以这种方式,顿时气焰升腾,勃然大怒!


        

彭文韵冷冷道:"林烨,当年你母亲来到江城。本来我和高虎的婚期已定,但他为了那个贱人,居然想和我退婚!最关键的是,那个贱人身边,已经有了林北!"


        

说到这里,彭文韵自嘲一笑,道:"不过,或许是林北身份太低微了,高虎虽然和他情同手足,甚至还愿意扶持他,但也依然没有将他当成威胁。哪知,那个贱人选择了和林北在一起,高虎退婚无望,才被老爷子逼着和我结婚了!"


        

林烨心中一颤,没想到还有这个牵连!


        

"我母亲什么身份?我爸的死,是不是和你们有关?"林烨眼中历芒闪烁,又一个耳光打在了她的脸上,大吼道:"说!"


        

"哈哈哈,自从嫁入高家之后,我感觉每天都活在那个贱人的阴影之下,哪怕是她和你爸在一起了,高虎还依然恋恋不忘,甚至因为这件事,我们还产生了决裂!"


        

彭文韵挨了一下,反而笑得更加大声。她好像根本不搭理林烨的问话,此刻癫狂了一般,宛若要几十年的苦水都倒出来,嘶声道:"不过,好在那个贱人身份太敏感。很快就走了,但临走时留下你这么一个孽障!"


        

"你说什么?"


        

林烨双目喷火,一把就掐住了彭文韵的脖子。


        

"你弄死我,我也得不到真相!"


        

彭文韵被卡主脖子,呼吸不畅之下很快就脸色涨红,青筋鼓起。


        

但她不以为意,甚至还依然惨笑道:"林烨,这个世界,有太多你接触不到的东西了,我告诉你,你势单力薄,想为你父亲报仇,简直痴人说梦!你以为这个世界,就像你想象的这样吗?天阶武者,哈哈哈,我告诉你,多如过江之鲫!还有,高虎那个废人,早就知道你回来是想调查什么了,但因为他还忘不掉那个贱人,所以一直不敢来见你!哪怕是他亲生儿子被打成这样,都能无动于衷……你和那个贱人,长得太像了啊,哈哈哈哈哈……"


        

彭文韵一口一个贱人,让林烨终于忍无可忍!


        

他一把将彭文韵丢了出去!


        

只听到"砰"的一声,彭文韵的后背撞在了后面的电视机上,将屏幕都撞出了裂纹,重重落地,惨痛不止。


        

可想而知,林烨的力量有多大!


        

"你找死!"


        

一个武者大怒,但他话还没有说完,一把寒芒肆过!


        

嗖!


        

一声破空,直接插入了他的喉头!


        

这个武者,瞪大了眼,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瞬间倒地!


        

暴毙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