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狂兵归来林烨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天字号家族,程家!(三合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嗖--


        

就在程芊芊错愕间,忽然又是一颗子弹冲了过来!


        

她的眉心一跳,林烨居然是朝着她开枪!那家伙疯了吗?


        

死亡的气息从未像现在这样靠近过,就在程芊芊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那子弹却和自己擦肩而过,射向了后面,将珠宝玻璃给直接炸开了!


        

"蠢女人,愣着干什么!"只见厕所方向发出一声闷吼,紧接着林烨就里面跑了出来,然后上前一步就将后门那个目瞪口呆的匪徒给按在了地上。


        

而程芊芊此刻也反应过来,她身上绳子原来已经松掉了--刚才林烨那颗子弹的目的居然是这样!


        

"草你吗!"庞哥没想到自己作茧自缚,居然被林烨耍了,看到他将吕老虎击毙,又将另外一个同伴给制服,顿时大怒,举着枪就打算扣动扳机。


        

而就在这个时候,程芊芊忽然发力,一下子就从椅子上蹦了起来,然后修长的大腿绷直了,以一个标准的搏击动作下胯而击。狠狠地打在了庞哥的手臂上!


        

庞哥吃痛之下,手上的枪拿不稳就落到了地上,随即他不可置信地看着程芊芊,似乎没想到程芊芊是怎么挣开束缚的!


        

但程芊芊显然不会给他反应的时间,又是一个高抬腿,然后卷住了庞哥的脖子狠狠地一压,砰!


        

庞哥的脑袋撞在了珠宝玻璃柜上,顿时玻璃四溅,碎了一地。


        

庞哥吃痛之极,就在他双眼涌上凶悍之色就打算回击的时候,程芊芊已经捡起了地上的枪,然后就将枪口比到了庞哥的额头上。


        

"再动一下,你就死!"程芊芊冷冷道。


        

庞哥立即举起了双手,不敢动弹了。


        

而另外一边,林烨也已经把那个匪徒制服了。本来他是不打算这么快出来的,最后让吕老虎带着程芊芊上车,给程芊芊一个难忘的教训。但看到吕老虎这么暴躁,还有继续杀人质的念头,林烨也坐不住了,将他一枪爆头。


        

原本看似惊险的场面。被林烨三五两下就轻易解决了,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


        

只见林烨提着匪徒的身体就丢到了程芊芊身边,骂道:"妈的,蠢女人,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害死人?要不是老子英明神武,机智无双,你早就完蛋了!"


        

"你也是一样!"程芊芊愤怒地看着林烨,道:"你明明枪法这么好,为什么刚才吕老虎杀第一个人质的时候你不出来?"


        

"你是不是脑子有病?"林烨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她,道:"我刚才有枪吗?"


        

"总之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程芊芊双目猩红,对于人质的死依然自责不已,愤然道:"你鬼鬼祟祟的躲在上面,你说,你和他们是不是同伙?"


        

没想到这个女人被救下之后不仅不感激,反而还质问自己,林烨也来了脾气,冷笑道:"老子就是和他们一伙的,怎么了?"


        

"果然是这样!"程芊芊立即将枪口对准了林烨,道:"给我举起手来!"


        

或许是刚才林烨的面对这几个悍匪时的胆小画面已经深入程芊芊的内心,又或许是程芊芊因为昨天的事情对林烨已经积怨极深。如今她竟是一点也没有怀疑,直接将枪口对准了林烨。


        

林烨也没想到她这么决绝,错愕之后脸上就浮现起了一抹冷笑,道:"你还想对我开枪?对你的救命恩人开枪?"


        

"你这个人,无法无天,死不足惜!"程芊芊愤怒道。


        

林烨深吸一口气,道:"你要是觉得我和这些坏人一样,那你尽管开枪,少TM给我扯那些屁话,老子还怕你开枪不成?"


        

程芊芊似是没想到林烨面对枪口还敢这么嚣张。顿时更加愤怒,道:"林烨,这次你到底认不认罪!"


        

"认罪!"林烨冷冷道:"老子瞎了狗眼,刚才本可以一走了之,居然救了你这么个玩意儿,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你骂谁是玩意儿!?"程芊芊道。


        

"老子懒得和你废话。"林烨冷冷道:"刚才我用的是消音手枪,外面你的同事不一定能够听到,但时间越长他们越会生疑,迟早会进来。我不方便露面,所以这里没我的功劳,我也不想见他们。记住,吕老虎是你杀死的,这两个匪徒也是你逮住的,我走了!"


        

说着,林烨就走到了上面的通风口,打算重新爬上去。


        

"你站住!"程芊芊怒斥道。


        

林烨回过头,见程芊芊的枪口依然对准自己,冷冷道:"还有什么事?"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吗?"程芊芊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道:"你以为你把这里的功劳都给我,我就会原谅你吗?"


        

"你不原谅我什么?"林烨莫名其妙。道:"老子把你强X了?还是杀了你全家?"


        

程芊芊正想继续说话,但这个时候林烨却是眼睛一寒,失声道:"小心!"


        

但他的提醒显然是慢了,只见那个庞哥原本趴在柜子上,但在两人对话的同时一下子就撑了起来,程芊芊分神没注意,就被他给用胳膊给卡住了脖子。


        

而后,一把寒光灿灿的匕首就出现在了他的手里,然后对准了程芊芊的脖子。


        

"妈的,臭婊子!"庞哥一把将自己的头罩给掀开,露出了一张被玻璃划伤,布满了伤痕的脸来。他双目喷火,想到自己居然被林烨和程芊芊给耍了,他就怒火中烧。


        

"你!"程芊芊脸色瞬间涨红,不断的想要挣扎,但匕首没入她雪白的肌肤,已经划出一道血痕来。


        

"再动一下,老子杀了你!"庞哥大怒。


        

"你杀吧!"程芊芊怒吼道。


        

林烨真没见过这么愚蠢的女人,这个时候还说"你杀吧"!如今的庞哥正是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境地,心智肯定都已经失常了,这个时候触怒他绝对没有好下场。


        

果然,庞哥狠狠给了程芊芊一巴掌,力量大得让她直接吐了一口血,然后凶狠地说道:"再多说一句,老子把你的脸花了!"


        

这下子程芊芊不敢说话了,看来不管是多彪悍的女强人,对自己的容貌还是比较在意的,哪怕是程芊芊这样的母老虎也不例外。


        

林烨心中一叹,只能开口道:"好汉……"


        

"别TM叫我!"庞哥怒视着林烨,道:"老子现在就杀了你!"


        

"好汉。我是诚心想提醒你一句。"林烨道:"吕老虎已经死了,你同伴也已经晕了过去,你就算现在去后门上车,你也开不了车,我自告奋勇当你的司机如何?"


        

"司机?"庞哥想了想,好想有点道理,道:"你不是捕快,但你和这个女人什么关系?"


        

"你刚才也看到了,她这么恨我,还不是因为那一晚……哎。"林烨一叹。


        

"原来如此。"庞哥恍然大悟,但又很快回过神来,狠厉地说道:"你如果要是再敢骗我,我马上杀了她,再送你归西。"


        

"杀她可以,但不要送我归西。"林烨道:"这种女人留着也是祸害。"


        

程芊芊听得心中发颤,愤怒道:"林烨,你这个懦夫!"


        

林烨没理她,道:"还有,我刚才可没骗你,我是真心为你出主意啊,我看到吕老虎这么残暴,害怕你们被捕快围杀,所以才不得已出来干掉了他。还有你这个同伴,你一个人分珠宝,总好过两个人吧?再说了,你可不是我放趴的,是这个女人把你制服的。"


        

被林烨一通话说得晕头转向,脸色在变化了几许之后居然点了点头,道:"你说得好像是有点道理,那你跟上吧。"


        

"等等。"林烨蹲下身子。从那个匪徒的脑袋上将头罩给取了下来给自己带上,道:"这样就行了,少一个吕老虎,他们会怀疑但不会动手。"


        

"有点意思。"注意到他这些举动,庞哥一笑,然后用脚一挑将步枪给抓在了手里,一手抓着程芊芊,用枪口对着林烨,道:"对了,把手枪丢出来!"


        

"好。好!"林烨只能照做。


        

"你带路。"


        

"好好。"林烨依然赔笑。


        

到了后门方向,果然已经有一辆面包车停在门口。而四周的警戒线也已经划开了,但那些捕快依然在三十米开外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


        

"我怕有阻击枪,我估计已经出动了特警了。"庞哥站在门口不肯出去,冷冷道:"你先去。"


        

刚才谁说这家伙智商低的?这智商不是杠杠的吗?


        

林烨心中暗骂一声,找死的事情他可不愿意去干,这么多时间给捕快准备,他也怀疑会有阻击枪。虽然已经天阶中期,但狙击枪要抵挡下来,他还没有尝试过。


        

还有,最关键是他自己现在傻不拉几的将头套给带上,现在出去别人捕快就会认为他们一伙的,说不定还真要被人给爆头了。


        

"现在后悔了?真是愚蠢!"看出了林烨的犹豫,程芊芊冷嘲热讽。


        

林烨大怒,这个女人还真TM是个白痴,老子处处为她着想,居然还桶老子篓子。他如今真想不顾这个蠢女人的死活,直接把那庞哥干掉了。但想了想,他还是忍住了。


        

"怎么不走?"庞哥用枪抵着林烨的后背。


        

"我想了想。"林烨道:"我们就这样上车很不安全,不如我们……"


        

"少废话,上去!"庞哥冷冷道:"再给我耍花样,我的枪子可不会客气。"


        

"好,好。"林烨心中暗骂,只能提着一大袋珠宝朝着面包车走去。刚刚一出去,林烨的眉心就一跳。多年的野战直觉告诉他,他已经被人给瞄准了,那种陷入危险和死亡的气息不似作伪,如同潮水一样朝着他袭来。


        

呼--林烨一咬牙,还是朝着面包车走了过去,每一步。都好像在死亡的钢琴曲上弹奏,林烨不确定他们敢不敢开枪,但他既然敢出来,就确定捕快们至少有七成的几率他们不敢。可就算是这样,也依然又三成的死亡几率。


        

林烨的额头上,背上,已经逐渐溢出了汗水,像是回到了战场一样,紧张之极……


        

……


        

"报告,报告……"


        

远处三十米外的墙上,一个架着阻击枪的特警男子对着对相机道:"镜头里出现两名男子就,没有发现吕老虎,需不需要开枪?等待指令。"


        

正面方向,听到阻击手的通讯,张力等人一脸疑惑,道:"没有吕老虎?"


        

对于吕老虎,他们是深恶痛恨,不仅因为他以前的旧案,也不仅因为他是国家A级通缉犯,更因为这个家伙刚才对他们捕快权威的挑衅。对生命人质的漠视!


        

杀了一个人质!


        

他们愤怒之余,也觉得不知该如何向民众交代!


        

柳安摘下帽子,额头上满是汗水,他赶到这里的时候,已经看到了地上的那具尸体,让他顿时手足冰凉,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足以轰动华夏,他现在就算处理得好,也难辞其咎。


        

他现在唯一可能翻身的。就是只有将吕老虎抓住,将功补过。吕老虎已经逃窜了多年,将这个恶犯逮到上级恐怕才不会追究了。


        

但要是让他逃跑了,那他的前途就真的完蛋了!


        

听到阻击手从对讲机里传来的声音,柳安一把就从张力手中夺回了对讲机,怒斥道:"怎么可能没有吕老虎的身影,你要给我看仔细了,他一出来就当场击毙!"


        

"报告捕头,真没有看到。"阻击手道:"请问下一步行动该如何?"


        

柳安和张力闻言,对视一眼均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凝重之色。吕老虎为人狡猾谨慎,他居然没出现,不知道是在搞什么幺蛾子。


        

"他们现在马上要上车了,后面一个抢匪抓住程芊芊同志。"阻击手道:"请指示!"


        

柳安脸色变化,咬牙道:"让他们上去!"


        

将对讲机丢到一边,柳安盯着张力道:"前面道路的人群疏散情况如何?"


        

"疏散得差不多了,我们的人已经在前方设了三四个关卡,如果发生枪战,如果排除程芊芊的情况下,不会伤及到群众。"张力沉声道:"不过程芊芊怎么办?"


        

"拖不住……"柳安脸色变幻,道:"这件事已经被程思焕知道了,估计他带人朝这边赶来了?"


        

"程思焕?"张力也是脸色一变,道:"他怎么知道的?"


        

"程芊芊是他女儿,你说他怎么知道的?!"柳安道:"据说程芊芊每次出勤都有隐藏的保镖暗中保护,这次想必也是接到通知了。"


        

"这可难办了啊。"张力擦着脸上的汗水。


        

程思焕,程氏集团,程中金融的掌舵者,程氏慈善基金会的会长,程氏动物保护协会的会长,中海市商会的会长!


        

而且还是中海两大天字号家族之一!


        

他的父亲程必刚,更是中海的长官,实力强大到让人咋舌!


        

而程家在中海市根深蒂固,至于程芊芊,就是程思焕的唯一女儿,是程必刚的孙女!


        

"程思焕刚才已经打电话给我了。"柳安无奈道:"不过我没敢接。"


        

"哎。"张力头大了,现在这里还没有解决,程思焕就跑过来了,让程芊芊孤身涉险也并非是他的本意,可是现在事情已成定局,他也改变不了了。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从珠宝店里窜出了一个人影来,跌跌撞撞,刚出门就踩到了地上的尸体,然后惊叫一声魂不守舍地从阶梯上摔落下来。


        

"刷--"


        

一众捕快的枪口都对准了此人,但张力忙道:"别开枪!"


        

他们也注意到了,此人是个女子,而且是身穿珠宝店工作服的女子,应该是人质。


        

"怎么就一个人?"下一刻张力脑海中就闪过一道疑惑,他们当然知道后门方向已经歹徒已经上了面包车了。但现在放出一个人质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吕老虎是打算声东击西?


        

"你是什么人?"


        

柳安抓起警车旁边的话筒就开始大叫了起来。


        

"我……我……"那个人惊慌失措,脸上满是惊恐之意,刚才踩了一脚尸体落到地上,如今他都心神不宁,没法回过神来。


        

"去看看。"柳安冷哼一声。


        

有两个捕快立即小心翼翼的上前,唯恐吕老虎躲在珠宝店玻璃背后对他们开枪,到了人质面前然后搀扶起她就快速地退后到了警戒线之内。


        

"吕老虎呢?"注意到人质身上有血迹,而且还是新鲜的,张力心中一凛。


        

"死……死了!"人质颤抖道。


        

"什么!"张力不可置信地大叫道,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道:"难道是他们窝里斗?"


        

"不……不是……"人质哆哆嗦嗦。


        

见他六神无主的模样。张力焦急道:"刚才里面是什么情况,还请你告诉我。难道是我们的警员做的?是不是刚才被劫掠进去的那个女捕快?"


        

"不,不是。"


        

"那是什么?"张力闷吼道。


        

"我……我也不知道……有一个男人,他从天花板上落下……"


        

"天花板?"张力目光一缩,还有其他人?!他们简直莫名其妙。


        

而就在这个时候,对讲机里又传来了一个声音,正是守在后门的捕快,道:"报告,现在劫犯已经上车开走了,不过目标人物依然没有出现。"


        

张力忙道:"跟上他们!"


        

疏通的道路就只有一条。他们已经设置了埋伏。


        

而吩咐了之后,张力也打算上车了,道:"捕头,人质交给你了。不过吕老虎还没有出现,你们小心一点。"


        

"务必抓到劫匪,安全救出程芊芊!"柳安吩咐道。


        

"保证完成任务!"张力带着一堆人就上了警车,然后开始朝着面包车追击而去。


        

同一时间,柳安继续询问了人质无果之后,决定让手下的特警冲进珠宝店里检查情况。现在这个人质明显是已经惊吓过度了,再问也问不出所以然来,还不如直接行动。


        

而当他们冲进了大殿的一瞬间之后,才发现一个尸体竟是躺在了距离大门口不到五米的地方。众人一愣,有人将尸体给踢翻了个面,才发现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吕老虎!"柳安精神一振!


        

一枪爆头!


        

当看到吕老虎眉心的上那一抹血洞的时候,他原本升起的"窝里斗"的推断立即消散无踪。这不可能是窝里斗,那两个抢匪绝对没有这么好的枪法!


        

"报告捕头,这种子弹冲击时速达到了XX,属于新型沙漠之音,而且看子弹壳的方向,应该是来自厕所!"


        

虽然看到了吕老虎的死,但柳安心里却没有一点轻松下来。


        

"去看看。"柳安沉声道,"对了,还有两个人质,先保护好,稳定他们的情绪。"


        

"是!"既然珠宝店里已经没有了抢匪,那剩下的工作就已经简单多了。


        

"报告,还有一个抢匪在地上。"两个特警架起了一个头戴面罩的男子,柳安心中一震!他分明记得之前狙击手所说,有两个劫匪上了面包车!而这个剩下的人是谁?又或者说那个已经离开了的人是谁?


        

"报告,监控已经毁掉了!"一个特警敬礼道:"应该是吕老虎早就毁掉的。"


        

柳安心中愤怒之极,走过来一把就将他的面罩弄开,然后强忍着将此人一枪崩了的想法,沉声道:"给我弄醒!"


        

抢匪被弄醒之后,看着四周的场面顿时吓得双腿发软,颤声道:"你们是谁?"


        

"我是衙门捕头柳安。"柳安阴沉着脸,道:"现在你的同伴已经丢下了你逃命了,不过我们抓到他们也只是时间问题,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好好配合我们。"


        

劫匪早已经吓得魂飞魄散,道:"庞哥,庞哥丢下我逃跑了?"


        

"现在是我问你问题!"柳安道:"庞哥是谁?"


        

劫匪慌忙道:"配合配合,我一定配合你们!庞哥叫庞冲,是陕北祝家村的,是我在工地上认识的朋友……"


        

他可是亲眼目的了吕老虎的死,现在也已经沦为了阶下囚,如果不配合就是死路一条,他当然知道该怎么选择。


        

"说重点!"柳安不耐地打断了,"你们的资料我都能查到,现在你告诉我,这个珠宝店里发生了什么?!"


        

"好好。"劫匪立即将他看到的事情托盘而出,就连程芊芊策反他们也没有隐瞒。


        

"身手这么好的男子?"柳安不可置信,抬头看向了天花板上方,那里的确有一个通气排风的地方,如今风扇已经被打掉了,林烨正是从上面下来的。


        

这是什么人?绝对不是他们捕快,但枪法却这么好!厄尔从匪徒口中,程芊芊好像还认识此人!只是他为什么在杀了吕老虎,又制服了他们之后,还要和祝冲狼狈为奸?


        

明明案件到这里可以结束了,程芊芊也在当时恢复了自由,这中间又发生了什么?


        

就在他思虑间,一个捕快跑了进来,慌张道:"捕头,程思焕来了,在外面被我们拦住,但指明要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