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狂兵归来林烨 > 第一百七十七章 籍籍无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四周滴针可闻,寂静无声!


        

整个别墅大门口,哪怕是倒在地上的武者们,此刻均是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幕,哪怕是程思焕,也同样不例外。


        

经过刚才的交战,他已经在心中尽量高估了林烨了,但没想到有了防备之后的马东,却连一招都走不过!


        

直接被踢飞了出去!


        

很快,他就想了起来。马东刚才那句话的意思!


        

天阶中期?


        

这小子,是天阶中期!???


        

"我说了,你要是认真了,我也会认真的。"


        

林烨看着沙发上狼狈不堪的马东,淡淡道:"不过,你不是我的对手,如果不是我手下留情了,你现在已经爬不起来了。"


        

"你怎么会是天阶中期!你还如此年轻!"马东涨红了脸。


        

"我是不是这个修为,难道你还不清楚?"林烨淡淡道。


        

马东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确。他在林烨手上都已经走不过一招了,刚才虽然林烨的气息只是乍现而已,但他却感觉十分清晰!天阶中期,不可能有错!


        

虽然败给比自己修为高一筹的对手没什么羞耻的,但关键是年轻比他年轻了这么多,他的自尊心又不允许他承认,他只能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憋着一肚子的火。


        

"行了行了。"这个时候程思焕也坐不住了,站出来开始打圆场,笑道:"林先生果然深藏不露。年纪轻轻就达到了天阶中期,看来我并没有看错人。"


        

他拉住马东,不让马东再去自取其辱了。程思焕也算是看出来了,林烨的实力还真不是那么简单,就算是梧桐门的长老。能达到天阶中期的也少之又少,以这样的实力,就算马东再来几次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


        

"程董事长要是没什么事情,我就上去了。"林烨淡淡道。


        

程思焕苦笑道:"难道林先生真的不打算和我聊聊?我女儿,对你很感兴趣。"


        

林烨脸色有些古怪,感情程思焕来找他,居然是程芊芊授意的。


        

不过他也不明白,那天程芊芊才被他打了屁股,怎么会还邀请他去程家?


        

"我们应该没什么好聊的?"林烨转头道:"而且我和你们程家也没有交集……至于你所说的,你女儿对我感兴趣的事。抱歉,感兴趣只是她一厢情愿,我可对她不敢兴趣。"


        

程思焕脸色微变。


        

林烨的话让他很不舒服,他是什么人物?他是中海市商会的会长,程氏集团的掌舵者,父亲整个响彻华夏的宗门梧桐门宗主程必刚!


        

如此多的光环加身,他女儿自然也是众星捧月的存在,林烨这一番言语也太不给他面子了!


        

只见程思焕脸色一沉,道:"林先生,你可要考虑清楚。"


        

"威胁我么?"林烨的眼神也冷了下来。


        

看到林烨的眼神,程思焕心中一颤,不知道为什么,像他这样早已经经过了大风大浪的人物,居然在这一瞬间也不敢直视林烨的眼神。


        

他再次挤出一个苦笑来,道:"我没有威胁你的意思。可能你对我们有点误会,其实我女儿很不错,要不你考虑一下。"


        

林烨心中暗自好笑,还有这样的推销自己女儿的父亲,看样子程芊芊那头母老虎还真是嫁不出去了。


        

"如果程董事长有诚意,我们改日再聊。而且我也有东西放在程芊芊那里,我择日拜访程家的时候,会去取。"


        

想了想,林烨还是回答道。毕竟到现在为止,程思焕还没有表现出他的恶意,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且程必刚的身份太显赫了,林烨暂时也不是招惹这个庞然大物。


        

"东西??"程思焕一怔,随即皱眉道:"你说的可是你给我们家芊芊的那个手镯信物?那信物的确非同小可,应该不是普通材质打造的。根据马东所言,应该是一种稀有物资,十分珍贵。"


        

"什么时候成信物了?"林烨微微一愣。


        

"那不是你给我们家芊芊的定情信物吗?"程思焕脸色也变得不太好看,送出去的东西,林烨居然还要拿回来。当他程思焕的女儿是什么人了?随随便便召之即来呼之即去?


        

"定情信物?"林烨闻言一想才明白过来,感情他不慎丢下的蓝花手镯,居然被程芊芊当成了定情信物。


        

而这一瞬间他总算是明白了程思焕这些举动是因为什么了,原来这个家伙已经先入为主的认为自己和程芊芊好上了,所以才来考察和帮助自己。


        

只是这个念头再次让他感觉到匪夷所思。


        

程芊芊是不是脑子有病,明明那天被自己修理得那么惨,最后还把手镯当成了信物?不过联想到程芊芊的受虐倾向,林烨现在严重怀疑那姑娘是有stockholmsyndrome,也就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被自己打了屁股之后,反而爱上了自己?


        

林烨啼笑皆非,但碍于程思焕的面子,还是委婉道:"这中间可能有什么误会,程董事长,我等空闲了去找您女儿解释清楚就行了。"


        

"误会?"这一次,程思焕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


        

如果说刚才林烨的表现只是证明他有傲骨铮铮。让程思焕尽管愤怒还保持了几分欣赏的话,那现在他居然矢口否认和自己女儿的感情,那他就不能接受了!


        

他女儿再怎么样,也是他程家的女眷。以程家在中海的地位,放在古代,他的女儿好歹也是郡主级别的身份,这个小子何德何能,女儿能看上他,自己也觉得他不错,他还要挑三拣四。说是误会?!


        

"的确是误会。"


        

林烨有些理亏,他总不可能说自己打了你女儿的屁股,她自己犯贱爱上了我,搞得我也很无奈啊。


        

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好声言语。道:"其实吧,程芊芊这个姑娘很不错,长得不错,特别是那浑圆高翘的……咳,脸蛋。英气勃勃,又是个富有正义感的人民捕快,而且她背后还有你这样的父亲当护盾,任何男人娶了她估计都要少奋斗几十年。"


        

听到林烨的夸奖,虽然有些混蛋,但还是让程思焕的脸色稍霁。


        

"不过。"林烨话锋一转,道:"我这个人吧,就是有点自卑,从小就是这样。对于程芊芊这样女神级别的女人,我就是一个刁民,在她面前太有压力了,我不敢染指也不敢高攀,程董事长,您明白我的意思吗?"


        

"不明白。"程思焕冷冷道。


        

自卑?压力?


        

奶奶的这小子还真敢鬼话连篇,在自己面前他都神色嚣张,放翻了一地武者不说,还将马东都收拾得服服帖帖的人,会在自己女儿面前自卑?


        

他是怎么也不会相信的。


        

"那好吧。"林烨道:"我就知道程董事长不相信,既然如此,我就说实话了。"


        

"你是不是想说,你已经有意中人了?"程思焕冷冷道。


        

"程董事长还真是慧眼如炬。"林烨惊异道:"连这种事情都能够一眼看穿,在下实在是佩服佩服。"


        

"这么说,你是在欺骗我女儿的感情了?"程思焕看了后面的苏月以及苏青青一眼,声音里已经充满了寒意。


        

林烨狂汗,程思焕这句话的帽子也扣得太大了。他和程芊芊可什么交集都没有,顶多就是在酒吧喝了酒,打过她的屁股……这些都构不成欺骗感情吧?


        

"我程思焕的女儿,你想欺骗就欺骗?"程思焕嘴角勾起一个笑容,冷冷道:"告诉你。这事没那么简单。"


        

注意到程思焕嘴角的笑容,林烨才知道前者是在和他开玩笑了,松了口气,道:"下次我必登门拜访,将误会解除。"


        

"那就明天吧。"程思焕淡淡道。


        

"明天恐怕不行。"林烨迟疑道。


        

"林烨,我的耐心有限,在中海,哪怕是东方家族都不敢这么和我说话!"程思焕脸色一跨,蛮不讲理地冷冷道:"你最好别惹我发火,我只给你明天的时间。"


        

林烨眼神一冷,刚想发作,但听到"东方家族"四个字,顿时怒火又是收敛了下来。


        

想了想,反正蓝花信物他迟早也要去拿,便漠然道:"好,明天就明天,程老板,不送。"


        

等林烨转身朝着屋子中走去时,程思焕才看向了马东,道:"你没事吧?"


        

马东一脸羞愧,道:"让老板失望了。"


        

作为曾经梧桐门天才级别的武者,马东一直都心高气傲,当年如果不是程必刚的要求,他也不可能选择来跟随程思焕,而放弃了宗门前途。


        

而这么多年了,程思焕对于马东的脾气也知根知底,知道这是一个不轻易服输和投降的人,他能做出这样的反应,足以证明刚才林烨对他造成的打击有多大了。


        

"没事,既然他修为比你强,你输了也不冤枉。"程思焕摆了摆手,道:"先上车吧。"


        

"是!"


        

一行人立即上车,地上的武者也在搀扶之下,各自进入了吉普车之中。


        

车上,程思焕沉吟了一下,才开口道:"这个林烨,如此年轻就达到这种修为,马东,你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


        

"这几天老板也调查过了,不过显示的资料太片面了,只是说此人枪法好,实战经验丰富,有服役军队的背景。"马东神色凝重道:"不过我经过刚才的交手,此人的实力十分稳固,修为应该是忽然间达到的,按道理来说,华夏不可能有这样籍籍无名之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