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狂兵归来林烨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梧桐门惊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呵呵。"


        

但程芊芊闻言,却是转过头,脸色不太好看,道:"赵大哥,我们是来看爷爷的,你凭什么不让我们进。我今天非要进去!"


        

"你们当然可以进去,但他不可以!"赵本阳看到林烨下车了,眼中闪过一道历芒。


        

"哦?"程思焕淡淡道:"此话何意?"


        

"程叔叔,我知道这是你的客人,我本不应该阻拦,但没办法这是你们老爷子的意思,我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赵本阳不动声色地说道。


        

"赵师兄。"林烨这个时候也走了出来,微微一笑,道:"不知道程宗主给你的命令是什么。我估计,不是程老爷子不让我进去,而是你师尊不让我进去吧。一个宗门的大长老,有这么小家子气吗?"


        

"说谁小家子气呢!"赵本阳旁边的一个东阳门武者顿时怒斥了起来,指着吼道:"小子,这里可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说话给我把眼睛放亮一点!"


        

"你是哪根葱?有资格和我说话吗?"林烨淡淡地乜了他一眼。


        

"你羞辱我?"那武者大怒,顿时就想上前给林烨一个教训。在宗门可不同于外面,一言不合是真的可能动手的。毕竟大家都是血气方刚的热血男儿。


        

"我哪句话羞辱你了?"林烨耸了耸肩,道:"我的确不知道你是哪根葱啊!"


        

武者大怒,看了赵本阳一眼之后,见后者没阻止,便是朝着林烨冲了过来。他穿着一身裸露膀子的劲装,应该是一早就准备好的,拳头打在身上会卸力。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林烨当然不可能打他的身体,在此人冲过来的时候,他微微一转,就躲开了。


        

"你们东阳门的人这么没素质?在别人的地盘上动手?"林烨一边躲一边道。


        

"该死!"武者连续攻击了三五下,连林烨的衣角都没有碰到,他也恼怒了起来,火气渐升。


        

"我要是动手,属于自卫吗?"林烨转头问程思焕。


        

"算。"程芊芊抢先道:"我当你证人!"


        

"好。"林烨淡淡一笑,然后在此人刚刚冲拳还来不及调整自己步子的时候,就是一个扫腿打中了他的下盘膝盖,紧接着在武者失去重心的时候,又是一拳击中他的面门。


        

砰!


        

武者像是沙袋一样倒在了地上,从右眼到鼻子这一块都青了。


        

刷--


        

而随着林烨这个举动,赵本阳身后那二十多个武者同时动了起来,然后飞快地来到了林烨的身边,将他给团团围住。


        

程思焕刚才还保持着微笑的脸庞如今变得铁青一片。林烨的确算是他的客人,赵本阳居然敢这么不给他面子!


        

"你什么意思?"程芊芊冷冷道。


        

"他打了我们东阳门上的人,还是我的师弟,这触犯了的规矩。"赵本阳站在一旁,状若无奈道:"我正想提醒他的,但他还是出手了。"


        

"难不成他就要被动挨打吗?"程芊芊忍着怒气道。


        

"他没有挨打啊。"赵本阳吃惊道:"林烨的身手谁不知道,他虽然无宗无派,但哪会那么容易中招,我这个师弟也知道,不过只是吓唬吓唬他罢了。"


        

不管怎么样,赵本阳都有说辞,很显然是铁了心要拦住他们了。


        

"赵贤侄,给我个面子。"程思焕淡淡道:"叫他们让开吧。"


        

这里是宗门不是外面商界,完全是两个世界,所以程思焕也不敢将话说得太死,他盯着赵本阳看了一会儿,才指着那群武者们道。


        

"我虽然是他们的大师兄,但现在是我师尊下的死命令。"赵本阳无奈道:"就算我让他们罢手,他们未必会听我的啊。"


        

"你!"程芊芊气急。


        

这些武者个个都是身强体壮的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纵使经验不强,但修为却是不弱,都达到了地阶。而且力量和爆发力却是处于巅峰状态。他们个个摩拳擦掌,然后随着其中一人的闷吼,就朝着林烨冲了过来。


        

虽然不知道赵本阳打的是什么主意,但林烨也不可能在二十多个人的攻击下坐以待毙,毕竟这又不是随意切磋,从表情和气息上来看,这群人是会下狠手的。


        

而最好的防守,当然就是攻击了。


        

不过对方人数太多,林烨为了能施展开自己的拳脚,直接开始跑,然后到了十米外的空地上。才站定了。


        

本来以为林烨是想跑路,那群武者都哈哈狂笑了起来,一个个叫嚣着追了过去,但很快他们就看到林烨一动不动,摆开了格斗搏击的架势,顿时一愣。


        

"来吧!"


        

林烨脸上满是冰冷之意。


        

那些武者们都是满脸惊愕之色,这小子不怕死不成?他们可是有二十多个人,而且最重要的一点,这里可是宗门之地!


        

"上!"武者们见林烨如此嚣张,也是动了火气,呈三个为一组的小队,朝着林烨冲了过来,一波接着一波。他们也算是还有点良知,没有一哄而上,或许他们也知道一哄而上只是混混的交战方式,反而会消弱他们的战斗力。


        

这样浪涌一般层叠不止的攻击,才能将他们的格斗技巧最大化。


        

哪怕林烨再厉害,体力也终究会跟不上。


        

程芊芊提心吊胆地看着前面,虽然他知道林烨厉害,但要对付这么多人,还是东阳门会功夫的武者,她心底也是没有底气的。


        

不过在五分钟之后。她这份担心就荡然无存,而一张俏脸上在瞬间涌上了不可置信之色。


        

只见三人成队的武者朝着林烨冲了过来,林烨一脚击中一个人的下巴,然后反身拉住另外一人的手臂,直接弄断,然后将他的身体朝着最后一人丢了过去。而趁着那人被同伴的身体遮掩了视线的时候,林烨腾空而起,一个鞭腿就击中了后者的脖子!


        

这才几秒钟的时间,林烨就已经打掉了其中一个小队!


        

"继续上!"


        

"是!"


        

一个带头的武者大吼道,虽然他们心中也很是心颤,但还是热血压过了恐惧,朝着林烨冲了过来。但令他们吃惊的是,从林烨身上他们找不到半点破绽,就像一个密不透风的墙一样,几乎阻断了他们更攻击的任何一个路线。


        

又是一个三人小队被放倒,当第四个三人小队再次集结冲向林烨的时候,其中一个武者施展出一掌,滚烫的掌心碰到了林烨的后背。


        

乃是组合技!


        

嘶--


        

剧烈的疼痛传来,在这样的猛烈撞击之下,林烨猝不及防之下,脸色瞬间苍白,倒吸一口凉气。


        

他的伤口,那是在江城和高家对拼之后留下来的,现在被打裂了,十分疼痛!


        

而他将那人一巴掌打飞之后,身体迅速后退了两三米,蹲在地上大口喘息。


        

"这小子居然受伤了!"赵本阳看到此幕,顿时惊喜过望!


        

赵本阳从林烨那挣扎和痛苦的表情上,就能看出端倪来。或许那不是刚才的轻伤,但却应该是旧伤,而且一碰就会裂开的那种!


        

否则,林烨也不会如此有疼痛了。


        

而不仅赵本阳发现了,那些武者们也发现了。他们本就是虎狼之人,看到林烨受伤了之后,剩下人也不再抱团,纷纷围了过来。


        

五个人在前面掩护,而剩下的几个人则都是站在了林烨的后背。


        

"你们好卑鄙!"程芊芊心中焦急,大叫道:"明明是以多欺少,现在知道林烨受伤了,还打算攻击他的受伤位置,宗门里怎么会有你们这样的人!"


        

说着,程芊芊就想冲去阻拦。


        

但却被赵本阳给拦住了,赵本阳呵呵一笑,道:"芊芊,不要着急,这帮人动手都是有分寸的,他们只是听说了林烨的身手不错,想来切磋和交流一下。"


        

"对受伤的人切磋交流?"程芊芊冷冷道。虽然她也不知道林烨是什么时候受的伤,但这样和这群人打斗明显是吃亏,而且他也不相信赵本阳的话,仅仅只是交流而已。


        

"够了吧!"程思焕也沉声道:"差不多就行了,赵贤侄,让他们停手吧。"


        

"程叔叔,这不是我不想啊,这是老爷子的意思。"赵本阳面露迟疑之色,又将程必刚的名头给搬了出来,道:"程叔叔,你要理解我啊。"


        

"老爷子让你派这么多人来收拾我的客人?"程思焕脸上已有怒气。


        

"不是不是。"赵本阳摇了摇头道:"老爷子听说客人要来,所以让我带人来看看,这些武者都是突击兵,大家感情都很好,原本只是行交流之事,但林烨刚才将他们的人打伤了,你也知道,这里是宗门。林烨都动手了,他们不可能不为兄弟出头吧。"


        

"明明是刚才那个家伙动手的!"程芊芊道。


        

"话不能这么说,这里毕竟是宗门,林烨侮辱了他们,他们当然要用武者和武道家的方式来回敬了!"赵本阳道:"这一点,程叔叔应该清楚吧。"


        

"这就是你们的回敬方式?"程芊芊指着那群人。


        

"对待特殊人才,自然要特殊对待。"赵本阳道:"芊芊你也知道,林烨可是天阶级别的高手,如果只是一两个人,也太看不起他了。"


        

程芊芊气极而笑,道:"这么说。你还是为了顾及他的颜面了。"


        

"不是我,是你们老爷子。"赵本阳再次更正道。


        

"我要去见老爷子!"程思焕冷冷道,对赵本阳这种无耻的做法也有些愠怒了。


        

但他不知道,赵本阳现在同样也很愤怒。他们两家的交情这么多年了,平日里无论是程必刚还是程思焕都是向着他居多,而且这么多年来他任劳任怨一直围着程芊芊转,凭什么忽然冒出一个林烨来,就能取代他的位置?


        

"老爷子和我师尊在商议。"赵本阳沉声道:"你和芊芊都可以进去。"


        

"我要带我的客人进去!"程思焕声音已经加大了,道:"赵本阳,你只需要去通报,你没资格阻止我!"


        

程思焕身上的那股儒生气息忽然间消失,变成了来自上位者般的威压,虎目一瞪就朝着赵本阳冲击而去。


        

赵本阳身体岿然不动,一字一顿地说道:"程叔叔,如果你想带林烨进去,只能是他击败我们东阳门的人,自己进去!"


        

"考验就是让他被群殴吗?"程思焕怒斥道。


        

"还有一个方法,那就是林烨认输!"赵本阳沉声道:"程叔叔你也可以劝劝林烨,我这些师弟们,都是会一些组合技,以及特殊法门和功夫,如果他们认真了,那非同小可,联合起来,我都很可能不是对手。。"


        

"这么厉害?"程思焕的表情微微凝重了起来。


        

"当然。"赵本阳点了点头,道:"所以说,只要他认输,我们一样可以去见老爷子,毕竟这里是宗门,林烨作为一个外来人也不算跌面。"


        

认输?


        

尽管和林烨接触不久,但程思焕却知道这是一个钢铁一般的男人,他是绝对不会认输的。更何况,这还是和林烨有过节的赵本阳故意找事。林烨怎么可能会妥协的!


        

"没事!"就在这个时候,一声闷哼响起,只见在人群包围中,林烨居然缓缓的站了起来,他脸上的痛苦已经消失了,变得平静一片。


        

"嗯?"程思焕眉头一皱。


        

"这群家伙,我能摆平!"林烨环顾了四周一眼,随即淡淡道。


        

林烨这句话,夹着强大的自信,但却深深刺激了那些个武者们,你明明受伤了,还敢口出狂言,真当他们都是小菜吗?


        

他们可以清晰的判断出,刚才林烨挨了那一下的表情绝不是作伪,他那伤口应该很是严重!现在面对他们还剩下的十多个人,只要被他们逮住了弱点,林烨毫无胜算!


        

"不要逞强!"刚才听到赵本阳将这群特种作战旅说得如此强大,程思焕心中也是多了几分顾虑,只听他说道:"实在不行,我去找宗主。"


        

在宗门,他也不便称呼程必刚为父亲。


        

"真不会有事。"林烨轻轻一笑,道:"刚才我还有些忌惮。但听说这些人是赵本阳的师弟,那赵本阳应该是代师授课,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


        

"你什么意思?"赵本阳脸色难看。


        

林烨轻轻的活动了手指,然后道:"就是这个意思!"


        

身上的真气爆发,丹田里涌入一道惊人力量,游荡全身!而下一秒,林烨的身体像是一头猎豹般,猛然冲了出去!


        

而他的最后一个"思"字刚刚落下,就已经来到了其中一个武者的面前!


        

砰!


        

一拳狠狠砸向面门,此人被仰面击倒。直接倒在了地上。


        

林烨这次下手快且狠,每一下都准确无误!


        

很快,只听到此起彼伏的倒地声响起,五分钟,仅仅五分钟之后,这群"实力强劲"的东阳门武者,竟就一个站着的人都没有了!


        

从刚才的开始,到现在,一共也才五分钟时间不到,而林烨就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将这二十多个训练有素的后辈武者们。竟被尽数打到趴下。


        

看着东倒西歪,倒在地上不断呻吟的武者们,他们身上或多或少都挨了林烨一脚或者一拳,但就是这样的一拳和一脚,让他们如遭重创,怎么也爬不起来了!


        

这么强??!


        

这是程芊芊脑海中第一时间闪过的念头!


        

她虽然没有练过武,但她却练过一些搏击和空手道,而且从小耳濡目染之下,也知道在群攻之下要同时对付这么多武者是有多困难,毕竟这些人每个人的实力恐怕都要高出她一截,绝不是乌合之众!


        

可哪怕如此,林烨放倒他们也是轻松之极!


        

"林烨,竟真是天阶武者!"


        

程芊芊心中骇然!


        

天阶武者,在梧桐门里,也是极少的存在!


        

她的爷爷,就是天阶武者,达到了天阶大圆满!


        

但除此之外,其他长老级别的,也只是天阶而已!


        

赵本阳如此天赋异禀,也同样不过天阶!


        

"小子,总算露出真实实力了么?"赵本阳居然一点也不震惊,脸上反而露出了一丝冰冷,冷笑道:"不过,你可知道,这里可是宗门,你居然敢打伤我们东阳门的人!!"


        

"你脑子有问题?"林烨看了赵本阳一眼,冷冷道:"刚才是你让他们先动手的,我不还手,难不成我要站在这里挨揍?"


        

"好小子!"


        

下一刻,一个洪亮的声音带着一股威严便是传了出来,紧接着从山庄内部的围墙大门方向,就走出来一个看起来年纪在五六十岁的老妪!


        

老妪背部有些佝偻,甚至还拄着拐杖,而一双丹凤眼狭长且阴冷,闪烁着择人而噬般的阴毒之色!


        

"东方前辈!"


        

看到此人,程思焕的脸色首先一变,很显然,他认识这个老妇人!!


        

"师尊!"


        

老妇人出来之后,赵本阳的脸色也变得恭敬了许多,然后站在了老妇人的一边。


        

"嗯。"


        

老妇人从鼻孔里出气,先是对赵本阳点了点头,然后再看向了地上的东阳门门徒们,最后才看向了林烨,嘴角勾起一个冷笑道:"外面倒是热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有谁要来砸场子呢。"


        

程思焕连忙上前一步,道:"东方前辈,好久不见了。"


        

"原来是程大公子。"老妇人道:"你不是宗门的人,却带着宗门之外的人来,这点哪怕是程宗主,也不会纵容吧?"


        

"这是老爷子要见的客人。"


        

程思焕满脸堆笑,道:"东方前辈,还请给个方便。"


        

"当然要给你方便,毕竟这里是梧桐门,又不是我们东阳门。"老妇人呵呵一笑。随即点了点头,道:"既然程大公子有事,那我们走!"


        

"师尊……"


        

赵本阳一急,不过还不等他说完,老妇人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道:"还嫌不够丢人?"


        

说完之后,老妇人就和几人擦肩而过,扬长而去。


        

而被呵斥了之后,赵本阳心中憋屈,只能狠狠地瞪了一眼林烨,然后才不情不愿地跟了上去。地上的东阳门武者们。也纷纷起身,不到一分钟,纷纷消失在了视野范围内。


        

"就这么走了?"


        

林烨目光一眯。


        

不得不说,刚才老妇人出现的时候,带给他极为强烈的压力,那绝对不是赵本阳这样的天阶初期武者,甚至比高建也要强出很多。


        

光是站在那里,林烨就感觉到一股无边的压力似潮水一般朝自己涌来。


        

索性,老妇人并没有对他动手。


        

"我们先进去。"


        

程思焕经过这一茬,脸色也不太好,但还是没说什么,而是冲林烨道:"林先生,我们先进去吧。"


        

"嗯。"林烨点了点头。


        

程思焕带路,穿过了铁马山庄,途经了一条竹林小道,然后才看到了一排木屋。


        

山峦叠嶂,竹林深处,这里倒是有几分世外桃源的影子。


        

只见在那排木屋门口,如今还站着几个人,都是身穿青色长袍的武者,年纪不一。


        

而最正中间的石凳上则是一个老态龙钟的老者,他的眉宇间和程思焕有些相似,应该就是梧桐门的门主程必刚无疑了。


        

但不知为何,整个四周的气氛十分凝重,而且林烨沿着石子路走过来的时候,还看到了地上有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石屑和木枝,应该是刚刚经过了一番打斗。


        

"宗主!"


        

程思焕不便叫父亲,但他也感觉到了气氛不对。


        

"你们来……"程必刚抬起头来,看向了程思焕三人,随即脸上勉强露出一个笑容。


        

不过"了"字还未说完,程必刚就口中喷出一道鲜血。


        

"噗!"


        

血若雨洒,喷在了前方的地上,点点殷红,触目惊心!


        

"爸!"


        

"爷爷!"


        

程思焕和程芊芊父女两皆是大惊,慌忙上前。


        

"我没事。"程必刚吐出一口鲜血之后,脸色也变得枣红一片,但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才道:"听说,芊芊带男朋友过来了?"


        

"爷爷,先别说这个!"程芊芊抓着爷爷的手,关切道:"你怎么了?难道你受伤了?"


        

"宗主的确受伤了。"


        

旁边一个留着山羊胡的梧桐门武者开口,带着咬牙意味说道:"小姐,刚才你们也应该看到了,东方倪俊那老妖婆的刚刚出去的,就是她打伤了宗主。"


        

"什么?"


        

程思焕脸色巨变,道:"东阳门敢来铁马山庄找我们的麻烦?"


        

"不是找麻烦。"程必刚挥了挥手,道:"她说她最近神功大成,找我切磋,老夫岂能能不允,只是技不如人罢了。"


        

"宗主,事实根本不是如此!"那山羊胡激动道:"东方倪俊很显然是找到了我们《梧桐心法》的破绽,手里藏毒,用阴谋诡计才迫使您受伤了!如果真的要打,以东方倪俊那老妖婆的实力,三百招之内,根本不可能是您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