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狂兵归来林烨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冰山一角的能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们是东阳门的?"林烨忍着怒气,沉声问道。


        

"不是。"东方公子摇了摇头,随即又是一笑,道:"不过好像你没有资格问我,应该是我们问你才对,跟在我们屁股后面,是想做什么?"


        

林烨淡淡道:"既然你们不是,那就滚开,别挡着我的道。"


        

面对林烨如此嚣张的话语,那个东方公子先是一凝,随即哑然失笑,道:"好久没人敢这样和我说话了。有意思。"


        

说着,他拦住了目光一寒,准备出手的冷酷男子,然后继续对林烨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今天心情不错,可以原谅你,滚吧。"


        

"赵本阳呢?是他让你们来的?程芊芊是不是在你们车上?"林烨冷冷道。


        

"赵本阳?"东方公子眼神一冷,不屑道:"他就是我们东方家族的一条狗,有什么资格命令我们。"


        

林烨心中一颤,如果他刚才没有看错的话,这个男人的眼中竟有一丝火焰闪过!


        

对,就是火焰。不是形容词,而是名词!


        

人的眼睛里,居然有火焰?!


        

可能吗?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但更让林烨震惊的是,这个人口中,居然将赵本阳形容成了东方家族的一条狗,东方家族,难道不是天字号家族,不是东阳门旗下的家族势力吗?


        

林烨眸子一缩,道:"你是东方家族的人?"


        

"是。"东方公子负手而立,淡淡道:"不过,应该不是你理解中的那个东方家族。对了,忘记自我介绍。我叫东方长青,你是得罪不起的人!"


        

声音里,带着倨傲和高高在上,说完之后,东方公子目光清冷的扫向林烨。


        

那是何等的目光,就仿佛一国的皇帝。居高临下看向街边的乞丐一样。


        

"不管你是什么人,但今天你必须把程芊芊留下来!"林烨沉声道。


        

"趁我心情不错,赶紧滚。"东方公子淡淡挥手道:"我从来不会说第二遍。"


        

"该滚的,是你们!"


        

林烨冷冷道。


        

"很好。"东方公子眼里闪过一道杀机,随即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没什么好聊的了,干将,动手吧。"


        

冷酷男子道:"公子,刚才你不是说不能杀人吗?"


        

"刚刚是刚刚,现在是现在。"东方公子淡淡道:"刚才他没有得罪我,但现在得罪了,我的面子自然要大过这个世俗界的法律。"


        

好狂妄的一句话!


        

比起林烨来。这个东方公子更是狂妄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好!"冷酷男子点了点头,然后缓缓朝着林烨走去,一边走,还一边说道:"小子,记住我的名字,干将,你是死在这个人的手下。"


        

说着,干将身体忽然一纵,像是一头脱笼而出的猎豹,同一时间,他带起的杀气似烟尘滚滚,如有实质一般硝烟漫天!


        

下一刻,就已经袭到了林烨的身前!


        

嗖!


        

破空之音骤响,乃是干将对着林烨的脑门当头而来!


        

这一脚威力巨大,如同被踢中,林烨不死也要成个傻子!


        

而在如此压力之下,林烨自然不能坐以待毙,他的身体飞快暴退。退后了三四步之后,在干将空中无法借力之时,同样扬起了一脚,踹了出去!


        

砰!


        

两者的双脚在空中碰撞,竟是爆发出让人心颤的虚空震荡,而后两人迅速分开。林烨退后了两步,但干将则是退后了四五步!


        

林烨居然占据了上风!


        

感觉到腿部发麻,干将简直不可置信,抬起头来看着凝神戒备的林烨,失声道:"怎么可能?!你是天阶中期?!"


        

就连东方公子,眼中都闪过了一道诧异之色。


        

但这股色泽,稍纵即逝,就宛若看到一只狗会游水一般,微微惊诧之后,便已习惯。


        

就好像,天阶中期,在他眼中都不算什么!


        

"继续吧。"林烨眼中燃烧着怒火和战意,他已经感觉到了干将的实力。丝毫不弱于地刃,当然,这可能并非是他的全部实力,因为这个人还没有拔剑!


        

如果等他拔剑,那两人的差距未必不会缩小。


        

所以林烨不能等他攻击,面对这种来武道宗门的高手。他要先发制人!


        

林烨在空中腾起,双腿灵活得像是在如履平地一般,层叠起一道又一道的腿影,飞快的杀向了干将。


        

干将脸色一沉,但林烨已经杀到,他只能被动御敌,一点一点的后退。


        

林烨的功夫这些你那早已如火纯情,腿影扫射而来,像是一张密不透风的巨网一样,将干将死死的压制,而在不断后退的过程中,干将已经憋足了一股怨气。


        

终于,被他逮到了一个机会,发出一声狂吼,使用剑柄狠狠地一撑,就将林烨给击退。


        

"该死!"被一个不知名的人物逼到如此境界,这对于干将而言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他冷冷地看着林烨。道:"小子,我小看你了。很好,你有资格让我拔剑了,这一月我都未曾拔过剑,而今日我的剑就要用你的血来祭奠。"


        

说着,干将的杀机像是雪花一样簌簌而下,四周温度骤然降低,而他缓缓的拔出那把血光灿灿的长剑,杀气粘稠得像是泥沼一般朝着林烨挤压而来。


        

林烨眼神一缩,心神变得无比的集中。


        

因为就在干将拔剑的那一刻,他明显感觉到了一股不逊色于他的内息力量,这个人。同样也是天阶中期!甚至……比他还要强上一些,可能是天阶后期!


        

"让我来。"就在这个时候,东方长青的声音响起。


        

干将的气息一顿,吃惊地看着东方公子,道:"公子,你?"


        

"这个人有点意思。"东方长青淡淡地回了一句。然后将目光放在了林烨身上,道:"你的这份实力,的确出人意料,在俗世界也算是不错了。是不是正因为如此,才带给你这么强大的自信,以为可以将人抢回去?"


        

林烨冷冷道:"你想说什么?"


        

"我想给你看看。我冰山一角的实力。"


        

东方长青淡淡一笑。


        

感受一下他力量的冰山一角?


        

林烨很聪明,他并非傻子。在他生活的世界里无论是华夏还是欧洲,都是充满了勾心斗角和残酷,而眼前这个面带微笑似乎很不错的东方长青,很有可能借机杀了他!


        

"你似乎害怕了?"东方长青微笑着说道。


        

"我怕什么?"林烨定了定神,冷冷道。


        

"你当然是在害怕我。"东方长青淡淡一笑,随即道:"蝼蚁是不理解人类的力量的,正如你不能理解我的力量一样。"


        

林烨简直想笑,但依然笑不出来,只能回敬道:"那既然如此,你还想让我了解你什么力量?"


        

"小子,说话客气点。"干将冷冷道:"当我剑出鞘,你都未必是我的对手,能得到公子的出手,是你的荣幸。"


        

"手下败将。"林烨看了他一眼,毫不客气地说道。


        

干将一怒,道:"你!"


        

但他没有发作,便又被东方长青给拦了下来。


        

"……你是很难理解我的存在,也很难明白我的力量,所以我说……展示我力量的冰山一角,对冰山一角,就那么一点点,十分之一不足,百分之一都不到……"顿了顿,东方长青笑道:"而且你也别担心,刚才见了你的修为之后,我是不会杀你的,能在这个年纪达到天阶中期这个境界修为的人,要是杀了,岂不是没什么趣味了。"


        

"老子不想听你废话。"林烨冷冷道:"要动手。赶紧吧。"


        

"不要着急。"东方长青淡淡道:"这样吧,我可以用我的内息化为一道风刃,让你感受一下。"


        

说到这里,东方长青环视周围,忽然目光锁定了公路两边美化街道地白木树上。紧接着脚下一动,片刻便到了百米之外。然后他看了一眼树杈,便是伸出手来轻轻的折断一根树枝。


        

这个速度异常迅猛,但纵使速度恐怖,但林烨心中依然疑惑之极,他不知道东方长青到底要干什么。


        

"呵呵,就用这支树枝当武器吧。"东方长青的手轻轻一抺,随即树枝上的枝叶便开始迅速飘落下来,唯留一根一米长、一指宽的枝干在他手上。


        

不知为何,当见到这一幕,林烨的神经瞬间紧绷。


        

甚至更让人感觉怪异的是,整个公路上的其他人似乎都没有感受到东方长青这两步便踏出百米的恐怖速度,所有人都和往常一样,开车的开车,赶路的赶路,看热闹驻足看热闹,川流不息,人来人往。


        

就好像刚才那一幕,只是专门针对着林烨施展出来,唯有林烨能看到一般。


        

"小子,不要太担心,在这俗世界,我下手不会太重,否则就破坏平衡了。这样吧,我会尽量压缩我的实力,努力减弱我的攻击力,毕竟规则里,也不允许我动用我过多的力量。"东方长青微笑着,猛地一弹树枝。


        

树枝有弹性,只见东方长青右手轻微的一甩,枝条弯了下来,待到枝条反弹的时候,竟然出现了一道肉眼可见的青色波纹!


        

刹那间,一条长度几乎和公路同宽的青色风刃便迅速形成,它的速度并不快,但却将整个空间都震荡得嗡嗡作响!


        

下一刻,青色波纹过处--


        

白木树直接被割断,旋即直接轰然倒下,那些路边的小贩摊子也被横切过去,青色风刃离地面不足一米高度,凡是平面的东西,一切都被横切。


        

车子,围栏,树木,自然……包括人!


        

东方长青折下那树枝,离林烨有百米距离,这百米距离内有数十个普通人,十多辆车!这些凡人即使是小孩子,个子都超过了一米,一个个都被割成两截。


        

仅仅一瞬间,他们的身体就被切割成了两截,鲜血喷出,肚子被破开,五脏六腑大肠什么都哗哗流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