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狂兵归来林烨 > 第两百一十三章 被发现了!(二合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楼兰里发生的一切,林烨自然完全不知道,因为他现在在山洞的内洞中,还在稳定着自己的神识。


        

虽然他吞噬了骷髅鬼夫的元神,但并不是因为着他就拥有元神了,毕竟那是元婴期老怪才能修炼出来的。


        

只是他在吸纳了关于骷髅鬼夫的元神后,他的底子已经好了很多,也从另外一个方面了解了更多关于神州浩土的事情。


        

修士修炼,修为是一方面,还有一种就是神识!


        

神识的作用有很多,可以像是雷达一样扩散出去,能看到很多肉眼看不到的东西,以前林烨是没有这种东西的,但现在却不一样,他的神识比起一般的先天期修士还要强,足以逼近筑基期修士!


        

而且随着时间的增长,估计会更强!


        

毕竟他可是继承了骷髅鬼夫那个老怪物的一切元神!


        

而他在山洞里待了两天,有一天多的时间山体都不断震动,看样子清羽宗的人还锲而不舍,直到第三天,林烨等到没动静了,才抱着昏迷不醒的冉钟,才山洞里走了出去。


        

"试试神识吧。"在要离开洞口的时候,林烨心中一动。便打算施展神识。


        

这三天时间,林烨进步很大,不仅达到了天阶后期,甚至神识都已经修炼出来了。当他神识扩散,可以扩散到方圆五十米的范围,如同雷达扫描热点一样,清晰的映射在他的脑海里。


        

"没有人!"林烨松了口气,钻出了洞口。


        

不过,就在他刚刚离开洞口,还没有走几步,一道弘芒就从天儿降!


        

嗖--


        

直直地插入了他面前的地面,要是林烨再走一步,估计就要被刺中了!


        

他心中一骇,定眼一看,才发现居然是一把寒光灿灿的长剑!不,上面缭绕闪烁着符文的光芒,应该说是一把飞剑!


        

紧接着,一个悦儿但又冰冷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等你很久了,想走?"


        

从远处的树干上,很快就跃下一个人来,一袭紫衣,如从诗画中走出来的美人,似蹁跹蝴蝶般落下,带起树叶几张。美不胜收。


        

郭紫衣!


        

清羽宗宗主郭天啸之女!


        

林烨看到此女,根本没有和她对话,也没有废话的意思,头也不回慌忙开始朝着远处跑去!但跑了不到十几步,嗖--又是一道破空之音响起,刚才那把飞剑再次出现在了林烨脚边。可谓差之毫厘,险些就没入了林烨的脚踝之中。


        

可见郭紫衣控制之精细。


        

林烨这次是一动也不敢动了,看着那在脚边晃动的飞剑,脸上惊魂未定。


        

之所以知道这是一把飞剑,完全是因为从骷髅鬼夫的记忆里得知的,飞剑和普通长剑不同,上面必须要雕刻符文,然后再有法力加持才能进行催动。


        

而且御剑术,必须要达到了筑基期的修士才能使用,这说明刚才那个漂亮得仿佛能出尘入仙的女人,是个筑基期的修士!


        

这是林烨第一次看到飞剑和御剑术,心中的震惊无以复加。


        

"还跑吗?"


        

一声冷哼响起,郭紫衣缓缓走了过来。


        

她不像是在追踪林烨,反而像是闲庭信步,姿态优雅。


        

"我为什么要跑?"林烨干咳一声,随即转过头看向了郭紫衣,道:"我这个人最怕看到美女了,所以刚才一见仙子,还以为是九天之上落下的仙女。不敢用凡人双眼亵渎,所以只能跑开。"


        

"油嘴滑舌!"郭紫衣皱着眉头,道:"我没工夫听你废话,骷髅鬼夫呢?"


        

"什么?"林烨一愣,道:"骷髅?鬼夫?仙子,你的丈夫是鬼?这可不好啊,像你这样的女人,怎么也要找一个相匹配的男人啊,譬如说在下这样的……"


        

嗡--


        

一声剑鸣,林烨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地上的那把飞剑就忽然从泥土中重新窜了出来,然后斜斜的放在林烨的脖子上。


        

"呃……"林烨心中一惊。如此神乎其技的技艺,这莫非就是御剑术?


        

但他丝毫不敢动弹,低头看着近在咫尺的飞剑剑刃,上面释放出来的寒气像是随时能够割破他的喉咙一样。


        

"说实话吧。"郭紫衣道。


        

林烨挤出一个笑容,道:"仙子,我都不知道你想问什么,我怎么说实话,你要要有个问题啊。"


        

"我刚才问了,骷髅鬼夫在哪里?"郭紫衣冷冷道。


        

林烨道:"我就是听不懂啊,什么骷髅,什么鬼夫的,我只是个农民,早出晚归,面朝黄土背朝天,你说的这些我都不知道……"


        

"装蒜?"郭紫衣美眸一寒,见林烨冥顽不灵,便是打了一个法诀。


        

砰砰砰--


        

空间中一阵闷响骤然而起,只见那飞剑发出了更为剧烈的"嗡嗡"声,然后在林烨不可思议的眼神里,一分为二,二分为四!


        

居然变成了四把飞剑!


        

"我靠!"林烨心中一抖,这TM比魔术还要夸张,四把飞剑一把悬浮在自己的脖子口,一把在他的胸口。还有两把则是下坠到了他的双腿处,随时可能将他分尸!


        

"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林烨心知这些修士都是杀人不眨眼之辈,哪怕是面前这个看似美如画中仙的女人,那恐怕也是一样的。而抱着好男不和女斗的想法,林烨很快求饶道:"仙子饶命,在下只是一个普通的武者,还不到先天的境界,你就这样杀了我,简直是对仙子手中飞剑的亵渎。"


        

"谁要杀了你了?"郭紫衣淡淡道:"少给我插科打诨,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便行,那日牛家村我们破坏白骨大阵时,可是看到你和骷髅鬼夫离开的。"


        

林烨心中暗道不好,这妮子居然看到了自己,那估计是做不了假了。


        

他脑海里转过来数个念头,最后挤出一个笑容,道:"仙子,原来你是说冉大哥啊,他和我一起进了那个山洞。"


        

"你怀里抱着的是什么?"郭紫衣没理林烨,而是看到了林烨怀里的冉钟。由于林烨是裹着一张毛毯,将冉钟抱在怀中,所以郭紫衣没看清楚,只见她在问出这句话之后,就伸出手来,紧接着林烨便感觉到一股不可抗力的巨大吸力从她的手上传出。


        

然后冉钟的身体就脱离了林烨的怀抱,飞向了郭紫衣。


        

"你!"林烨大惊,刚想动,但四周的飞剑却是颤抖了一声,迫使他只能忍着怒气停了下来,道:"孩子是无辜的!"


        

郭紫衣没理会,而是看了看冉钟,随即蹙了蹙柳眉,道:"这个孩子,是牛家村的孩子?居然没死,只是尸气已经入骨浸髓,能活下来真是奇迹。"


        

顿了顿。她又道:"我明白了,骷髅鬼夫炼制白骨大阵,就是为了让这个孩子作为鼎炉,想要夺舍!该死,这个丧尽天良之辈!"


        

林烨连忙点头,道:"对,仙子真是古道热肠,我辈楷模。"


        

"既然你和骷髅鬼夫在一起,你也不是什么好定西。"郭紫衣冷冷地撇了林烨一眼,道:"我还没打算放过你,带路。"


        

林烨心中暗骂,本来他对这个女人感觉还不错,但这一幅高高在上的样子让他不自觉就想到了姑苏明珠。不过现在人在屋檐下,让他不得不低头,他道:"好,我带路。"


        

说着,他指了指飞剑。


        

郭紫衣轻哼一声,那四把飞剑虚影重叠,随即嗡隆一声,重新变为了一把,然后悬浮在了林烨的身边。虽然只剩下了一把,但郭紫衣依然不放心林烨,后者也只能发出一声干笑,老老实实的在前面带路。


        

只是在心中,他已经将郭紫衣给骂了千万遍了,他堂堂路西法,兵王天刀,什么时候被女人这么牵着鼻子走过,总有一天,他要打这个女人的屁股。


        

进入了山洞,林烨被飞剑比着喉咙,一动也不敢动,而郭紫衣则是进入了内洞之中,在搜索了一番之后,她发现了个躺在地上,已经死掉的冉鸿霖的身体。


        

"该死!"郭紫衣道:"又被他给跑了!"


        

因为没有发现骷髅鬼夫的元神。郭紫衣认为又像是之前一样,骷髅鬼夫又跑路了。


        

郭紫衣眼里有着愤怒之色,他们这次兴师动众,弄了这么多人力物力,仅仅只是破坏了白骨大阵,而没有抓到人,他们清羽宗实在不甘心。


        

林烨在一侧默不作声,他从骷髅鬼夫的记忆里,早就知道了清羽宗根本不像他之前吹牛所说的是什么小宗门,清羽宗里也有元婴期的大修士,而在墨地这片地方,拥有元婴期。那也属于一流宗门了。


        

所以林烨根本不敢造次。


        

只是他不说话,不代表郭紫衣就不会找他,而是冷冷地撇了他一眼,然后道:"把你那天晚上离开牛家村的经过,说一遍。"


        

"我当时失去意识了……"林烨又想胡话。


        

只是他话还没有说完,郭紫衣就一声冷笑,然后飞剑再次前进了几许,冷冷道:"我的耐心有限,你如果想给我耍花样,我杀了你,然后再搜索你的记忆,也是一样的。"


        

"那你干脆来搜索我的记忆吧。"林烨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


        

郭紫衣诧异道:"还挺有脾气?"


        

林烨冷笑道:"怎么,就允许你有脾气,不允许我有脾气?"


        

郭紫衣身为宗主之女,而且年纪轻轻就达到了筑基期,再加上她的容貌引得无数年轻才俊垂涎,从小就是众星捧月,所以养成了她高傲的性子,从来都不将这些同辈男子放在眼里。所以当看到林烨这个小小的武者,居然之前三番五次对她说谎,而且现在还敢发脾气,顿时有点兴趣。


        

只见她饶有兴致地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你先说你叫什么。"林烨淡淡道。


        

郭紫衣想了想,还是道:"清羽宗,郭紫衣。"


        

"这名字真老土。"林烨嗤笑了一声,道:"怎么,你叫这个名字,就喜欢穿紫色的衣服?那你要是叫白衣,是不是要穿丧服了?"


        

"你!"郭紫衣一怒,她本想好言好语,但没想到林烨居然是这般态度。


        

她哪里知道,林烨现在也干脆都豁出去了,反正已经被擒下,打也打不过,如果真的要被杀,他还不如硬气一点。看到郭紫衣不开心了,他就开心了。


        

"我什么我?"林烨没好气地说道:"是不是老子长得太帅了。你又舍不得杀我了?如今我命在你手上,要杀要剐,你随便就好了,何必那么多废话!"


        

郭紫衣眉宇上涌起一抹阴色,道:"这可是你说的!"


        

林烨嘿嘿一笑,昂然不屑道:"就是老子说的!"


        

这么多年以来,郭紫衣还没有见过像林烨这样的人,她一咬牙,将飞剑催动着,剑尖就靠近了他的脖子,拉下了一道血痕。


        

但哪怕是鲜血都沿着脖子边缘流淌出来,林烨也一声不吭,反而面带鄙夷之色。


        

郭紫衣忽然停下了飞剑,道:"你真不知道?"


        

"老子从来不说谎。"林烨说起谎来,真是面不改色,道:"我当时跟着冉大哥逃跑,刚到这里山洞就莫名其妙被打昏了,然后醒来之后,就发现冉大哥已经死掉了。"


        

郭紫衣脸上变幻不定,她只有筑基期,神识其实是没有强大到可以搜索人记忆的程度,她只是诈一诈林烨而已。但听到林烨如此强硬的回答,她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只见她低头看了一眼躺在墙边的冉鸿霖。道:"你叫他冉大哥?"


        

"是的,我只是前几天经过牛家村而已,然后遇到了冉大哥,热情好客,我们结为了兄弟!"林烨狠声道:"但没想到,你们这群清羽宗的修士,居然这么心狠手辣,将牛家村所有人都杀害了!我抱着他的儿子冉钟离开,就为了给冉大哥一个后人,为他报仇!"


        

报仇?郭紫衣哑然失笑,随即看了一眼林烨,道:"如果那真是我们清羽宗做的。你想报仇,那百年都未必能办到!"


        

"愚公移山,我不行,还有我的后代!"林烨恨声道:"你们如此惨无人道,滥杀无辜,总有一天会遭到报应!"


        

不得不说,林烨这份声情并茂的表演真是入木三分,将见证兄弟死亡的侠士风采展现得完美无缺。而郭紫衣也看到了冉鸿霖那前面林烨所做的墓碑,她听着林烨的话,又看向了怀中的冉钟,摇头叹了口气,道:"你只是路过冉家村。居然没发现这里的诡异……不过也难怪,你只是个武者而已,你怎么能发现。"


        

"你到底想说什么?"林烨一幅大义凌然的模样。


        

郭紫衣淡淡道:"你这个冉大哥,早就死了,他的身体被一个鬼修者占据,那个人叫做骷髅鬼夫。"


        

林烨表情丰富,随即在微微的错愕之后,冷笑一声,道:"我与冉大哥相遇的那一天,就是你们纵火烧村的那一天,他明明就是到了山洞里才死去的,你休想瞒过我!"


        

"哎!"郭紫衣本想说点什么,但想到林烨只是个武者,摇了摇头,道:"算了,跟你说再多你也不明白,你这个冉大哥,早就被人夺舍了,他的灵魂早就被人杀死了。你见到他的那一天,只是另外一个人,是骷髅鬼夫占据了他的身体。"


        

"鬼修者,我当然明白。不过要夺舍,也至少是元婴期的大能才能办到,你不过区区筑基期,你们也敢来找元婴期鬼修的麻烦?"林烨斜着眼,看了看郭紫衣,不屑道:"那日你们作出毁村杀人之事,冉大哥让我逃跑,乃是我亲眼所见!嘿,难道你们想推卸责任,怕我说出去让天下人知道吗?如果你怕的话,那现在就杀了我!"


        

"你怎么不明白!"郭紫衣有些恼了,道:"这个人早就死了,他根本就不是牛家村的农夫,而是一个鬼修者!而且那个鬼修者的实力下跌,我们才敢来围堵他!他杀光了整个村子,罪恶滔天!"


        

"那他的儿子冉钟,又作何解释?"林烨指着冉钟,不依不饶。


        

郭紫衣淡淡道:"这个很好解释,骷髅鬼夫为人阴险狡诈,不过只是为了炼制祭品,以白骨大阵作为布置,将这个孩童当做鼎炉,准备再夺舍而已。"


        

"一派胡言!"林烨义正言辞地说道:"按照你的说法,他都已经杀光了一个村子,那怎么会还愿意留着活口,而且还是他夺舍之人的儿子!他既然已经夺舍了,再夺舍一个孩童干什么的,那不是有病吗?"


        

"以我估计,这个孩童身上肯定有什么秘密,或者是适合他功法修炼,所以他才愿意蛰伏此地,精心布置大阵!"郭紫衣道:"可惜我们清羽宗发现得晚了,这个孩童已经被尸气入体,要救治,很困难了。"


        

说到这里,郭紫衣看了林烨一眼,道:"念在你是为了保存这位农夫的后代,而且和骷髅鬼夫素不相识,我就暂时放过你。不杀你。"


        

说话间,她就将飞剑给收了回来。


        

林烨冷笑道:"那么我还要感谢你了?"


        

郭紫衣道:"你怎么这么不识好歹!"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声呼喊,紧接着,一个年轻男子就走了进来。此人身材硕长,眉清目秀,扎着道髻,而他一身蓝色长袍,穿着长靴,踏步而来,似翩翩公子。


        

"紫衣师妹,我唤你许久。没见你回答,我就擅自进来了。"男子手中还拿着一把折扇,说话间,轻轻摇动了一下,颇具风韵。


        

装逼!


        

林烨看着这个男子,心中一阵不爽。


        

而郭紫衣看着进来的蓝袍男子,脸色稍霁,道:"原来是刘师兄,刘师兄什么时候下山的?"


        

"各位长辈以及师弟师妹们都回山了,我得知紫衣师妹还在此地守候,怕出什么差池,便来看看。"蓝袍公子哥笑道:"不过看样子,师妹是找到骷髅鬼夫的藏身之处了。"


        

"不过很可惜,被他逃走了。"郭紫衣淡淡道:"多谢师兄关心。"


        

"师妹知道我的心意,如果换做其他人,我在冲击筑基后期的情况下,未必愿意下山。"蓝袍公子深情款款的看着郭紫衣。


        

恶心!


        

林烨心中更加不爽了。


        

不过仿佛是注意到了林烨的表情,蓝袍公子看了林烨一眼,皱眉道:"此人是谁?"


        

"一个路过的武者。"郭紫衣回了一句,似是不愿多说,然后对林烨道:"这位是我的师兄,叫做刘问天,是清羽宗这一代的大师兄。"


        

林烨心中冷笑,他最讨厌就是这种道貌岸然的的公子哥了,虽然他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道貌岸然在什么地方,或许是看不惯他装逼的模样,所以才生出一些腹诽来。


        

蓝袍公子听到只是个武者,脸上不留痕迹的闪过了一道不屑之色,随即也不看林烨一眼,而是走到了内洞的墙壁角落,打量了一番之后,道:"这个骷髅鬼夫,还真是丧尽天良,到处都是他的白骨,这里还有他雕刻的壁画,是想做什么?再炼个大阵吗?"


        

这家伙说话一幅高傲之极的样子,林烨心中暗道,要是骷髅鬼夫修为没有下跌,不知道这小子见了会不会屁滚尿流。


        

当然,面对这两个筑基期的修士,他也只能想想而已。


        

"咦。"刘问天看了一眼地上的冉鸿霖,颇为遗憾地说道:"这就是被骷髅鬼夫夺舍之人吧,没了神智,已经死得彻底,又让那家伙给跑了。"


        

"是啊。"郭紫衣也点了点头,道:"我们白忙活了一场。"


        

"无妨。"刘问天道:"宗主已经通知了附近的宗门,只要看到那个家伙,格杀勿论,他夺舍耗尽精血,坚持不了多久的。"


        

"只能这样了。"郭紫衣看了一眼林烨,道:"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走吧。"


        

从林烨身上,无论是郭紫衣还是刘问天,都没有感觉到来自鬼修者的尸气,而且因为骷髅鬼夫的狡诈,他们已经先入为主的认为元神已经逃跑了。


        

所以当林烨只是个普通武者,虽然他对郭紫衣不敬,但郭紫衣还是决定让他走。


        

林烨早就期待着这句话了,见这对"狗男女"估计是要在内洞里做什么羞羞的事情,他巴不得早点离开,便点了点头打算钻出山洞。


        

而郭紫衣个正义感爆棚的人,她看了看怀中的冉钟,迟疑了一下,才说道:"师兄,我想将此子带回宗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