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狂兵归来林烨 > 第两百一十四章 我欲鬼修!(二合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如此强大的尸气?可是骷髅鬼夫的鼎炉?"刘问天一眼就看出端倪说道。


        

郭紫衣点了点头,道:"骷髅鬼夫夺舍之人,正是这个孩童的父亲,整个牛家村,都被他的杀光了,如今就剩下了这么一个小孩。"


        

"你想将他带回宗门?"刘问天皱紧了眉头,道:"这怎么成?"


        

"为什么不成?"郭紫衣道:"难道我们要见死不救吗?"


        

"救不了。"刘问天摇了摇头,道:"师妹,你打算找谁救?这个孩子身上的尸气已经进入了他每一寸皮肤,没入了他的心神,你看他的表面完全被骷髅鬼夫则折磨到不成人形了,他的神智估计也快要消散了。"


        

"总不可能见死不救吧?"郭紫衣皱着眉头,看着昏迷不醒的冉钟,心中不忍。


        

这几天冉钟都没有进食,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而或许是因为进入山洞,知道白骨大阵已经保不住的缘故,骷髅鬼夫在准备夺舍林烨之前,已经在冉钟身上催了一把力,现在他身上腐烂得更加严重,几乎瘦成了皮包骨头。


        

刘问天道:"就算你带回宗门,救他的人也很少,你总不可能求助你父亲吧?这么强大的尸气,为我们正道所不齿,你要待回去长老们也不会答应的。"


        

"救人一命。胜过天泽。"郭紫衣轻咬着贝齿,道:"刘师兄,你去帮我说说好话。"


        

"不行。"刘问天断然拒绝,道:"我们要是违反门规带回去,救不救得回都是两说,而且就算救回了,这个孩子也毁了。不如给他一个痛快!"


        

郭紫衣一愣,随即失声道:"你要杀了他?"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你下不去手,就让我来!"刘问天闷哼一声,然后就打算上前将冉钟给一巴掌拍死。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大吼响起:"住手!"


        

两人一愣,随即转过头,只见刚才已经离开的林烨去而复返,满脸愤怒之色的盯着他们。


        

看到林烨,郭紫衣不解道:"你怎么没走?"


        

林烨没回答他,而是死死地盯着刘问天,道:"没想到你们名门正派的人,居然做事如此无耻,你居然要杀了一个无辜的孩童!你这样做,和骷髅鬼夫,和鬼修者有什么区别!"


        

刘问天嘴角勾起一个笑容,笑容里充满了轻蔑:"一介武者,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


        

紧接着,他的手掌没有停留。直接打在了冉钟的脑袋上!


        

"不!!!"


        

林烨双目猩红,但还是叫晚了!


        

刘问天手上的真元力直接没入了冉钟的脑袋,一巴掌,将他彻底拍死了!


        

一个去区区天阶后期的武者,居然敢和自己叫嚣?


        

从进入山洞开始,刘问天就没有将林烨给放在眼里,而且这个家伙当然自己爱慕的师妹的面,敢呵斥自己?


        

刘问天能忍吗?当然不能!


        

所以他根本没将林烨的话放在心上,伸出手来,就直接打死了冉钟!


        

"不!"


        

"师兄!!"


        

山洞里响起了两声大吼,第一个是林烨发出的咆哮,第二个则是郭紫衣的惊呼声!


        

林烨青筋鼓起,双目猩红,睚呲欲裂!


        

他没想到刘问天居然真的动手,而且这么狠辣,直接就杀死了这个四岁的孩童!而郭紫衣也同样没有想到,她还将冉钟抱在怀里,刘问天就居然真的下了杀手!


        

冉钟虽然没有流出一滴血,也没有骨头断裂的声音,但他的头骨却已经被刘问天的真元力给自己拍碎了,就算是神医在世,也必然是救不了了。


        

"给我,师妹。"刘问天直接从郭紫衣的手中将孩子给拿了回来,然后一只手抓住。抬着下巴看向了林烨,道:"你刚才说什么,再重复一遍!!"


        

"你这个杀人凶手!"林烨愤怒至极,虽然他之前也动过给冉钟一个痛快,让他不再痛苦的念头,但后来他还是忍住了,决定救治冉钟!


        

他本以为郭紫衣会收留冉钟,所以才决定交给他们清羽宗离开,但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斯文且风度翩翩的刘问天,居然如此的心狠手辣!


        

他竟是杀死了冉钟!


        

"你有资格说这句话吗?"刘问天哈哈一笑,道:"一个区区武者,也敢在我等修士面前叫嚣。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去你吗的!"林烨邪火一起,本来他是有点惧怕这些修士的,毕竟从来没有对抗过,他也知道修士的强大。但刚才刘问天的所做所为,以及冉钟的死刺激了他,林烨脑海中浮现起前几天的时候,冉钟吃叫花鸡可爱模样,这样一个孩童,就这样眼睁睁死在了自己的面前,他心中愤怒至极,再也不顾,直接朝着刘问天冲了过去!


        

刘问天冷笑一声,随即目光一寒,只是伸出了手指来,在虚空中轻轻的点了几下。


        

噗噗噗--


        

一阵破空之音响起,虚空好像水纹一样绽开,在一段涟漪荡漾之后,三道气劲就朝着林烨冲刺而来!


        

眉心,胸口,以及腹部,三道真元力的冲击直接打中他的身体,下一刻林烨就像是断线的风筝一样,身体在空中就被击退,狠狠地撞在了墙壁上!


        

噗--口中喷出一道鲜血。身体里翻江倒海,林烨倒在地上,感觉被刘问天的真元力侵入了身体,再也难以爬起来。


        

"弱小如蝼蚁一般的你,也敢和我对抗?"


        

刘问天淡淡一笑,看着林烨倒在地上,宛若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道:"看在郭师妹的面子上,我可以饶你一命,滚吧!"


        

"你该死!"林烨听到这话,目中火焰熊熊燃烧,然后再次打算爬起来。


        

但这一次,他的身体却被忽然移动到他身边的郭紫衣给阻止了。


        

郭紫衣冷眼看着他,一道无形的气压朝着他压了下来,让他整个人根本爬不起来。


        

"你想找死?"郭紫衣冷冷道。


        

林烨寒声道:"我要和他拼了,你别阻止我!"


        

"你的这条贱命,还是自己留着吧!"


        

郭紫衣的这一句话,让林烨脸色一愣。


        

他抬起头来,看着郭紫衣,眼中满是不可置信。而郭紫衣脸色未变,平静的双瞳像是看着一个死物一般,道:"你不过只是凡人一个,普通武者,你和我们的差距太大了,拼命?你靠什么拼命?如果我们要杀掉你,那以你现在的能力再修炼一百年,我们也是一捏就死!"


        

说着,郭紫衣将怀中的冉钟给放倒了地上,然后朝着洞外走去,道:"师兄,我们走吧!"


        

刘问天面露微笑之色,他本以为郭紫衣和林烨有什么瓜葛,但看来并不是。


        

他点了点头,跟随着郭紫衣朝外走去,只是在经过林烨身边的时候,忽然又停下了脚步。然后伸出脚来,一下子就踩在了林烨的手掌上!


        

"啊啊……"林烨发出一声惨痛的呼喊。


        

刘问天这一脚十分用力,将林烨的骨头都震碎了,痛得险些失去意识。


        

"记住了小子,蝼蚁,始终是蝼蚁!"刘问天淡淡道:"不要妄图以凡人之躯来非议天道,天道是你不能理解的!我在你的面前,就是天道!"


        

好狂妄的一句话!刘问天一边说一边狠狠地用脚蹂躏着林烨的右手,林烨紧紧的握着拳头,铁青着脸,重重地咳着,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好了,杀了你也不会让我的履历多添加几分色彩,你不过只是街边的野草罢了,杀你,脏了我的手!"刘问天最后厉声警告道:"最好你给我滚出墨地,这一次我可以看在郭师妹的面子上给你活路,原谅你对我的不敬。但下一次见到,我不介意将你这根野草连根拔起!"


        

刘问天走了几步,当看到林烨还想挣扎着拔起来的时候,反手就是隔空一巴掌!


        

啪!


        

清晰的打在了林烨的脸上,林烨直接被打飞了出去!


        

"死狗,就应该继续趴在地上!"刘问天哈哈一笑,说完之后,将折扇一摆,然后就走出了山洞。


        

山洞里的景色逐渐褪色,那白色好像帷幕一般的环境,慢慢地变成了漆黑一片。四周的寂静中没有震耳欲聋的嘈杂声,只有一重一粗的呼吸,回荡在空气里。


        

林烨在地上,仰着头,看着头顶上方的黑色钟乳石,那像是一团又一团浓墨一般的阴云,此刻浓浓的笼罩在他的心头!


        

他的左眼睁不开,--那是被小白脸最后一巴掌扇肿的。


        

此刻,胸口无比的疼痛。脸上也是无比的疼痛,但心中,却是十倍百倍的疼痛!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


        

林烨活了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被如此羞辱过!


        

他趴在地上,伸出的指甲仿佛都要嵌入泥土和地面之中,血齿死死地咬住,将嘴唇都已经咬破,鲜血四溢!


        

那刺激的鲜血味,让他脑海中一阵清明!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林烨忽然仰天大笑了起来,"老子的……咳……命……真硬……这样都……都死不掉……"只见他一边咳一边笑。接着又握着拳头,狠狠地锤了锤自己的胸口,这样会让心里的那种屈辱带来的疼痛,麻木一些!


        

修士的冷漠,让他此刻实实在在的感觉到了!


        

那种仿佛出于云端的高高在上之感,将众生视为蝼蚁的麻木,林烨是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他们能够这样,还不是因为两个字,实力!


        

如果他不是个武者,刘问天,他还敢吗?!!


        

而林烨的心中没有任何时候像现在这样,无比的渴望拥有实力,强大的实力!


        

随即,他昂起头来,看着冉鸿霖以及冉钟的尸体,自己那一张满是鲜血的脸,如今在数次的变化之后,骤然狰狞了起来!


        

到最后,他一咬牙,发出一声厉声大吼!


        

"我要做鬼修!"


        

…………


        

天道修仙,乃是步步拾阶而上,没有半点捷径。神州浩土中,普通人修炼,哪怕是从五六岁开始修炼,想要突破武者层次达到先天境也需要二十年的样子,只有天才,或者是绝世天才,才你能缩短到十年左右!


        

而刘问天,以及郭紫衣,都早已经是筑基期,他们二十多岁的年纪能够办到,便是这类的绝世天才!


        

林烨无比清楚,他想要报仇,想要赶上刘问天,光是靠普通修炼,那是完全不可能办到的!所以。他必须要走捷径,也就是成为一个鬼修者!


        

想必普通正道的修士,鬼修者和魔修者一直为正道不容忍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他们的功法除了修炼进度比较快之外,其他的大多都伤天害理,而且很容易将自己变成人不人鬼不鬼,像是有精神分裂一样的存在。


        

当然,这些林烨都是知道的,因为他吞噬了骷髅鬼夫的元神。但他毕竟不是神州浩土的人,对鬼修者的偏见没有那么深,更何况见识了所谓的"名门正派"的嘴脸之后,林烨也没觉得他们有什么高贵的不同。


        

功法是功法,人性是人性。杀人的罪在人,而不是功法,不在道途!


        

而且林烨受到的现代教育,一直都认为当一方要拼命抹黑另一方的时候,除了表面之外,还有更深层的意义。譬如说,因为魔修和鬼修的修炼速度极快,那些正道人士害怕因此而吸引更多人去修炼那两种"偏门",而失去传承,自然要极力抵制。


        

"我自十岁开始在外游历,十三岁开始经历雇佣兵生涯,十六岁加入军队……"林烨喃喃道:"我的心性没有问题。我见识的东西也很多,如果这样的功法都能影响到我,那我也白活了这么久了……退一万步说,我现在吞噬了骷髅鬼夫的元神,至少在元婴期之前,我修炼鬼修之道都有经验和技巧可循,一旦不对,我就立即停止!"


        

既然已经打定了主意,林烨也不再做小女儿之态扭扭捏捏,大丈夫在世,就应该快意恩仇!他现在要报仇,要将刘问天带给他的耻辱。冉钟的性命,一并给报了!


        

离开山洞,林烨将冉鸿霖和冉钟的尸体找了一个山坡下葬,然后立上了墓碑,暗自发誓:"钟儿,你我虽然只是相识一天,但你放心,此仇我必会为你报了!"


        

说着,林烨转身,依然决然的离开了牛家村附近。


        

这里毕竟是清羽宗的地盘,林烨在羽翼未丰之前,并不想待在这里。而他现在要去的地方。叫做"极寒之地",这是距离牛家村有六十公里的地方,根据骷髅鬼夫的记忆,那是他在墨地这片地方找到的,为数不多,拥有极强尸气的地方。


        

因为墨地不允许出现鬼修,所以很多地方在经过了什么天灾人祸之后,浮尸遍野,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股股强大的尸气,甚至没人吸收。


        

"极寒之地"就是这么一个地方,据说依然是一片森林,但因为某种天气的变化,造成了当时那片地方的温度极度下降,最后冻死了成百上千的人和生物,成为了一片荒地和禁地。


        

几乎没人去。


        

而在发现那个地方的时候,骷髅鬼夫高兴了好一阵,只是当时他夺舍的身体并不适合鬼修,所以他是准备找到一个好驱壳,当夺舍成功之后,再去吸收尸气进行修炼。


        

也就是用牛家村的人炼制白骨大阵,打算夺舍冉钟之后,再去修炼的。


        

但现在,却要便宜了林烨了。


        

一天左右的时间,林烨徒步跋涉,来到了"极寒之地"。


        

极寒之地这里方圆百里都生机寥寥,几乎没有什么东西生存,到处都是一些乱石石堆,枯树丛生,好像是一片荒芜废墟一般。


        

林烨站在一块有三个人大小的石块上,眺望出去,能看到一大片一大片的白色雾气,笼罩在极寒之地的中央区域。这里的区域范围很大,几乎覆盖了几千米,林烨走在路上,都能感觉到一股森冷的寒气扑面而来。


        

中央区域的一些草丛和枯树,更是瑟瑟发抖,不时的凋零和凋谢。而地上,更是成片成片的白骨,有些白骨一半的躯干都已经没入了泥土之中,看起来十分可怖。


        

"这里还真是一片不毛之地啊。"林烨感叹了一声,按照这里的尸气程度,除非是有强者联手制造大阵,将尸气给吸走,否则这里估计长年累月都会如此下去。


        

对于普通人以及普通修士这里是望而却步的地方,但对于林烨来说,这里却如同天堂一般,他既然已经决定走鬼修这条路了,那就不会再回头了。


        

一步一步,走入了尸气的空间范围里,林烨整个人开始颤抖得起来。毕竟他还是武者范畴,连先天都没有达到,只是天阶后期的武者层次而已。


        

但他的神识足够强大,可以抵御阴气和尸气,一步步走来虽然困难,但却并不是不能前进。二十步之后,林烨停住了脚步。


        

"差不多了。"


        

走到这里,已经是极限了,所以他盘坐下来,开始运转功法。


        

对于林烨而言,他从来没有修炼过任何功法。以前只是修炼过一些关于内息方面的基础东西,但在外面的世界,能够这么年轻达到天阶这一境界,也是天赋异禀极为不易了。


        

而现在鬼修大道摆在他面前,他正如同一张白纸一般,要勾画什么,都是轻而易举,毫无难度。在骷髅鬼夫的记忆里,有很多关于修炼的功法,最终林烨在经过挑选之后,选择了一个叫做《通天幽冥术》的功法进行修炼。


        

之所以选择这个功法,并不是因为它的名字听起来有些霸气。而是因为这套功法来历不凡,有着赫赫威名!而且这套功法是骷髅鬼夫为了夺舍冉钟之后,想要重修的功法!


        

冉钟来是晶骨之体,如果骷髅鬼夫夺舍成功,那修炼起来可谓迅猛之极。而林烨虽然不知道自己的体质到底是如何的,但至少从后面骷髅鬼夫宁愿放弃冉钟也想要夺舍自己的情况来看,自己这个来自于华夏的体质,未必会差!


        

《通天幽冥术》,乃是白骨圣宗的当家功法,除了掌门宗主之外,其他人不得修炼!当年骷髅鬼夫之所以叛逃,就是因为他以长老之便利,在宗门里将这套功法给盗用,才会遭到伏击和追杀!


        

林烨现在不仅将尸气满满的极寒之地占用了,现在修炼《通天幽冥术》也是再次捡了一个现成!


        

这套功法分为几个境界,有先天篇,筑基篇,金丹篇以及元婴篇。


        

但林烨现在只是个武者而已,还未达到先天,他犹豫了一下,还是一咬牙,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开始修炼起先天篇!


        

在这个神州浩土的世界,要是修为在武者这个范畴,就真如同刘问天说的一样,似蝼蚁一般的存在,想踩就踩,任人宰割。


        

按照《通天幽冥术》的先天篇,林烨定神修炼起来,很快大脑就进入了空冥状态。


        

修士修炼,和武者修炼最大的不同,就是武者的内息靠堆叠,也就是靠原本存在的内息来进行翻滚,时间和运转得越多,内息就越是壮大。而修士则不然,乃是依靠吸收天地灵气,吸收天地精华进行修炼,这是将天道为己所用,是方式的最大不同。


        

发生了质变!


        

林烨现在跟随功法的运转,就正在吸收着四周的尸气。在尸气中,当林烨功法展开了之后,一道道水纹般的气体就成丝成线,朝着他的身体四周疯狂的拥挤而来。


        

华夏人的体质的确要异于神州浩土的修士,而且是有着根本和本质上的不同!


        

地球的灵气匮乏,乃是末法之地,而神州则是到处都充斥着灵气,这里无论是凡人还是修士,都早已经被灵气洗涤过了身心,从在娘胎里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产生了变化。


        

而林烨这么多年一直都在地球,体质和这里的本地人大大不同,所以当他的身体开始进行吸收,并且接触到这里的灵气之后,毛孔收缩之间便传来了巨大而又强烈的刺痛感,像是被热水泡涨了一样,疼痛感一阵接着一阵。


        

他的脸上很快就涌起了一根根的青筋,脸色也开始变得扭曲,而最为显著的,乃是他的头发,几乎是根根倒立。而尸气在这个时候,已经是先是灌入了林烨的经脉之中,由于是第一次吸收尸气,林烨形成出一种近乎透明的状态,明明身体滚烫得很,但经脉却是阴寒之极。宛若冰火两重天一样,尸气在经脉中流淌游动,有节奏一般的在身体里自发运转起来。


        

林烨一咬牙,当尸气吸收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便停止了下来,然后将自己身体封锁,内息散发出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气墙隔绝四周的阴寒尸气,然后开始将功法施加!


        

在功法的运转之下,原本暴乱的尸气在林烨的控制之下,开始被驯服,它们先是顺时针不停的转,过了一会,又变成逆时针,来来回回的转动,而随着的转动,林烨体内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