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狂兵归来林烨 > 第两百一十八章 你需要仆人吗(二合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个人是天才,而且是绝世天才!"大长老颤声道:"我们墨地,要多出一个元婴期大能了,快派人出去找,不管是敌是友,我们都要和他交好!!此人能引起这样的天地异象,绝非等闲,我们清羽宗万万不能得罪!"


        

"是!"诸位长老肃容,忙是应了下来。


        

而因为先入为主的思想,让大长老认为此刻的天地异象是突破到元婴期的大修士所造成的,但他要是知道林烨仅仅只是突破到筑基期,不知该如何作想!!


        

可能没有人,会朝着这方面去想吧!


        

在清羽宗如今发生的一幕,此刻也正发生在墨地的其他宗门和修真世家里,就连那些隐世不出的老怪物们,此刻也都停止了闭关,出门仰望天空。


        

修真世家,冯家。


        

"我们冯家已经困在修真世家这个桎梏已经很久了,不敢开宗立派,就是因为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强者!"冯家家主站在院落之外,对着四周的长老大声说道:"而如今,天助我也,现在有个绝世高手就是我们墨地之中,能造成如此天地异象。乃是助我冯家成功的绝佳良人,出去找,找到他,他要什么都答应!只要能带领我们冯家的开宗立派,我这个家主之位也可让给他!"


        

墨地云阳宗。


        

如今的宗主也是站在了高台上,脸上变化不定,在沉默了几许之后,大吼道:"派人出去,找到这位前辈,我们务必要交好!就算无法交好,但不管用什么代价都不能得罪,切记!!"


        

一时间,整个墨地人心惶惶,风起云涌,无数修士,大修士,都紧张之极。


        

…………


        

林烨一点都不知道,在他紧紧只是突破到筑基期的时候,居然会引起这样的震荡,让整个墨地几乎都陷入了混乱之中。


        

他此刻正在默念运转着《通天幽冥术》的筑基篇,一点一点的控制着自己的心神,然后将刚刚达到筑基期的修为给稳定下来。


        

而随着他对功法稳定,整个天空的黑暗在持续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之后,终于阴云散去。开始缓缓恢复了白昼景象。天空放明,光亮之极,碧天如同下过雨被水洗过的一样,宛若刚才的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


        

几秒钟之后,林烨睁开了双眼,重重的突出了一口气。


        

"爽!"他闷吼一声,力量,澎湃的真元力,强大的神识,如今给他一种极为不真实的强大自信!这就是筑基期的修为,这就是筑基期的感觉,比之前他先天后期,强大了何止数倍!


        

现在的林烨,感觉自己一抬手,就能将远处百米开外的枯树树干给轻易捏碎,他一纵身,就能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出现在百米之外!


        

这种感觉无法形容,这就是修士的恐怖力量!


        

"荀长青当初在外面的世界,可以做到劲气成形,那想必就是依靠着功法的真元力!"林烨心中暗道:"他的修为绝对没有筑基期,而我现在达到筑基期了,正好可以也用一下。"


        

林烨不仅学习能力惊人,创造能力更是让人瞠目结舌。他在脑海中回忆了一遍当初荀长青是如何使用的光球。然后双手捏动,真元力在涌动之下,他的手上也瞬间层叠起了一个真元光球!


        

上面电流闪烁,仿佛一个小型的磁场电波。


        

紧接着,林烨朝着远处丢去,只听到"砰"的一声惊天巨响,远处的一座矮山,就被林烨的光球砸中,然后瞬间爆炸开来!


        

碎石横飞,尘沫无数,刚才还好短短的矮山,竟被夷为了平地!


        

火光之中。林烨的脸上也震惊极了,这种威势,比炸弹和导弹还要可怕!


        

"可怕!"


        

林烨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再看了看那座矮山,在略微的震惊之后,心中迅速涌上了一阵豪迈和激动之情。


        

如果他就这样走到地球华夏里,谁还拦得住他?什么导弹之类的,只要不是原子弹,不是中子弹,对他而言都不可怕,他不仅可以凭借真元力屏障阻挡,还能制造出比他们的导弹更可怕的能量光球!


        

更不用说,他还没有施展的法器了,如果真的上战场,那他就是一个足以颠覆战局的大杀器!而他不过筑基期都这么强了,可想而知金丹期,以及元婴期有多么变态,那些老怪物一个个都想离开神州浩土,要真被他们出去了,那还得了?


        

整个世界不都大乱了,到时候人命如草芥,他们根本不会在乎。


        

而这么一想,世外之地似乎也有点作用了,至少能隔绝这些家伙回来的路线。


        

林烨适应了一下自己的修为。在极寒之地里再次前进了几步,现在他已经可以畅通无阻的走在极寒之地的中央区域了,这里的尸气已经完全不能再奈何他。只是让林烨颇为遗憾的是,这里的尸气已经被他吸收了一大半了,如果还要吸收,估计只能将他的修为从筑基初期提升到筑基中期而已。


        

毕竟修为提升之后,丹田的容量也变大了,所需要的尸气也自然变多。


        

"鬼修者的确很变态,只要提高好,功法强,修炼起来简直就是一日千里,当然,这一切还是要多亏了骷髅鬼夫的元神,如果没有他的元神,就算我修炼十年,也未必能这么快达到筑基期,我等于说是正在吸收他元神里的部分能量了。"林烨想到这里,又是一叹,"不过鬼修者的修炼快则快,但却需要的是尸气,这个世界哪去找那么多尸气来进行修炼,难怪像骷髅鬼夫这样的鬼修大能,都要拼命滥杀无辜,炼制大阵了。"


        

不过这些事情要林烨去做,他是怎么也做不出来的,他心志坚定,也有自己的底线,残害无辜之人在他的字典里根本不可能会被提及。


        

所以这里的尸气要是用完了,林烨又该去哪里找,这倒是一个难题。


        

不过这都是以后的事情,林烨暂时也不用考虑太多,毕竟极寒之地的尸气还没有彻底吸收完。就在林烨决定继续调息一阵,开始再次吸收尸气的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没想到,你居然是个鬼修者!"


        

转过身,只见黑袍修士居然出现在了他五百米之外。而他站在一块巨石之上,一双幽瞳正冷冷地盯着林烨,声音十分洪亮。


        

林烨心中一惊,刚才神识一直没有释放出去,所以这黑袍修士跟踪到了这里都没有察觉。而看到黑袍修士居然站在极寒之地里,林烨又是一阵惊异,这个家伙难道不怕四周的阴寒之气,不怕尸气?


        

不过他转念一想,尸气都已经被他吸收了一大半了,而且黑袍修士也只是在中央区域外面,同样不敢靠近太多。


        

再次面对黑袍修士,虽然只是相隔了一天,但林烨的实力已经截然不同,他和黑袍修士一样,都已经是筑基初期了。


        

所以他一点也不担心,也没有昨日的惶恐,而是冷哼一声,道:"你居然能追到这里,也算是你的本事。"


        

"拿出筑基丹,我给你个痛快!"黑袍修士冷冷道:"鬼修者,人人得而诛之!"


        

"我虽是鬼修,但却从来没有做过丧天害理之事,反倒是你,就算你是修仙者,但你做的那些杀人夺宝,那一件不是邪恶之事?"林烨冷冰冰地说道:"功法在乎人,而不在乎道途,你想要筑基丹,抱歉,我已经下肚了!"


        

"小子,昨日被你戏耍,今日我要加倍奉还!"黑袍修士听到林烨已经吞服了筑基丹,眼中的杀机更甚,森然道:"我昨日起誓,只要找到你,那就要将你剥皮抽筋。受死吧!"


        

说着,他手中的飞剑似脱缰的野马,伴随着一道疾光,朝着林烨飞快的肆虐而来!


        

林烨不敢怠慢,毕竟这可是真的修士,他第一次和筑基期的修士对敌,难免有些紧张。所以仓促之下,林烨将手中的翻天印给自己投了出去,紧接着打了一道真元力在上面。


        

起初看到翻天印的时候,黑袍修士眼中还闪过一道不屑,昨天张公子怎么死的?就是被他飞剑一举击溃了法器,今天林烨冥顽不灵。还敢找死!


        

不过下一刻,他就惊呆了!


        

"砰!"


        

只听到一声闷响,虚空中传出了一阵水纹样的波纹震荡,两人的法器在半空中碰撞了一下之后,均是没有讨到便宜。而且翻天印周身缭绕的真元力不仅没有被摧毁,反而是黑袍修士的长剑出现了一段短暂的弯曲!


        

"你也是筑基期!?"


        

黑袍修士不可置信地看着林烨。


        

林烨冷笑一声,并不答话,然后再次施展翻天印,在真元力的滚滚注入之下,法器的表面像是气球一样迅速的膨胀了起来,转瞬间就达到了一人多高!


        

而后,林烨大吼一声"去"!


        

翻天印便是呈现着的泰山压顶之势,朝着黑袍修士的当头砸来!


        

"小子,找死!"想到林烨才吞服了筑基丹,现在不过只是刚刚才突破到筑基期而已,居然敢如此嚣张的还手,黑袍修士怒不可遏,拿出一张符箓打上了一道法诀,就朝着迎头而来的翻天印贴了上去!


        

一阵湛蓝色的光华闪烁,那小小的符箓竟像是蕴含了无比的能量,当翻天印压盖而之时,迅速在它的底部爆开!


        

咚!


        

一阵响声之后,翻天印被直接震飞,而林烨也是脸色一白,身体退后了数步。


        

他看着黑袍修士手中的符箓,眼中满是震惊。


        

"小子,这是黄土符,是高等符纸,没见过吧?"黑袍修士桀桀一笑,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刚刚突破到筑基期就能有和我想等的真元力层次,但你这翻天印属五行之土,我要破掉还是轻而易举!"


        

说着,黑袍修士控制着符纸,然后狠狠地拍在了地面上。隆隆隆,符纸的光晕没入了地面,引动大地震颤不止。紧接着,两条泥土碎石凝结而成的手臂就出现在了林烨的脚边,然后拉着他的身体,不断的朝着地面拉扯。


        

如此诡异的一幕,林烨闻所未闻,慌张之下,他努力想要挣开,但这一双石臂像是钳子一样牢牢的抓紧了他的双腿,根本就挣扎不开。


        

"小子,受死吧!"黑袍修士桀桀一笑,有一种即将报复的爽感,然后他双管齐下,再次控制着飞剑,就朝着林烨的胸膛刺来!


        

昨日林烨居然敢让他自残,今日他就要讨回来!


        

必须要在林烨的身体上戳上几十个洞他才能解心头之恨!


        

飞剑速度极快,威势逼人,伴随着黑袍修士那丧心病狂般的笑声,更是增加了几分可怖和心颤。不过就在飞剑的剑尖即将靠近林烨面前的时候,林烨忽然却闭上了眼睛。


        

"知道自己必死无疑,所以放弃了吗?"


        

黑袍修士笑容更甚。


        

只是很快,他的笑容就凝固了起来,因为一条条白骨手臂,忽然从地面上弹射而起!


        

极寒之地的地面上,到处都是森森白骨。而这个时候它们像是变成了活物一般,在不断的扭动中开始组合,重装!


        

然后形成了一道隔绝般的白骨墙壁,直接挡在了飞剑的面前!


        

砰!


        

两者相碰,飞剑像是遭受了什么腐蚀一样,上面的符文光华竟开始迅速的消退!


        

飞剑被阻挡了之后,上面的符文光华都已经隐约开始变得暗淡起来,看到这一幕,黑袍修士大惊。要知道他这把飞剑已经是逼近了中级法器的,绝不是普通低级法器的垃圾飞剑能够比拟的,可纵使这样,飞剑居然依然穿不破这忽然涌起的白骨墙。甚至还受到了尸气反噬,让他心神都是一颤。


        

"这是什么法术?"黑袍修士脸上惊疑不定,目光一凝,迅速的召回了飞剑。然后他将符箓再次贴入地面,心神合一之下,那两条牵扯着林烨双腿的怪异巨手就开始猛的用力,打算将林烨给拖拽到地面上。


        

林烨咬着牙,纹丝不动,任凭碎石堆砌的巨手如何用力,他就是没有一点落下来的迹象。"给我下!"黑袍修士大怒,他也算是在散修界纵横的人物,如果连一个刚刚突破筑基期的臭小子都对付不了。他也太伤面子了。


        

想到此处,黑袍修士咬破了自己的手指,然后射出一道精血,打在了符箓上。


        

有精血的加持,整个符箓闪烁起了层层红芒,然后又是两道手臂在大地的震动中形成,这一次他们抓住了林烨的双臂,此时此刻的姿态像是要分尸一样,四个碎石巨掌,将林烨的四肢都已经抓住!


        

"过来!"黑袍修士捻动手诀,然后驱使着碎石巨手企图将林烨给拉过来。


        

既然飞剑攻不破林烨的骷髅墙,那他就用这种方式来掣肘林烨。林烨虽然法术对战的经验较少,但他的心思却十分敏捷,他哪里还不懂的黑袍修士的意思,是要让他离开这极寒之地的中央区域!


        

"他不敢过来!"


        

林烨脑海里转过这个念头,然后一咬牙,真元力透过地面再次扩散出去,只见那些散落的白骨开始纷纷聚集,特别是黑袍修士五米范围之内的那些白骨,很快就组成了一把有拳头粗壮,几米长的骨刺!


        

嗖!


        

骨刺悬浮,冲击而来,对准了黑袍修士的后背!


        

这种骨刺十分锋利,一旦穿过修士的身体,再加上上面浓厚的尸气,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而黑袍修士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心中一惊,连忙是从巨石上跳了起来。


        

衬着这个机会,林烨身上真元力鼓荡,身体像是一个风源带一样,忽然就升腾起了一股股的狂风,朝着四周疯狂的爆发。


        

撕拉撕拉……


        

一阵碎裂的声音响彻在空间里,林烨此刻脸上青筋鼓胀,用尽了全力,将四只牵制住他四肢的碎石巨手给狠狠震碎了!


        

而后,他身体一抖,然后就将翻天印再次控制住,朝着黑袍修士的脑袋砸去!


        

腹背受敌!


        

没想到局势忽然间转变,黑袍修士大惊失色!


        

前有翻天印,后有骨刺,而且林烨还控制着一面骷髅墙,让他根本没办法展开反击!


        

"妈的!"黑袍修士心中一横,索性拿出了飞剑,朝着当头而来的翻天印给撞去!飞剑再次恢复了灿灿光华,化为一道虹光,只是林烨似早就料到了这一幕一样,在他飞剑脱手之后,那面骷髅墙也在瞬间分离,然后一秒钟就完成了重组,组成了一个两根骨刺!


        

一共三根!


        

嗖嗖嗖--


        

封锁了黑袍修士的所有路线!


        

"上当了!"黑袍修士大骇,他总算是知道了刚才林烨为什么反击那么羸弱,原来是为了放松他的警惕!当黑袍修士刚才以为自己必胜无疑之时,林烨便重新施法,打他了一个措手不及!


        

三道骨刺,尽管在毫厘之间被黑袍修士给躲开了两道,但还是有一道刺中了他的胸膛。


        

噗!


        

口中喷出一道鲜血,黑袍修士的身体像是断线的风筝一样坠落在地。


        

而就在他落地的一瞬间,四周疯狂涌来了一阵阵的尸气,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为了躲避刚才背后的尸气。他居然已经进入了极寒之地的中央区域!


        

距离林烨不过五十米不到了!


        

"该死!"黑袍修士挣扎着想要起来,但他哪抵御得了如此尸气,而他的飞剑更是在和翻天印经过了碰撞之后,直接被打飞出去。


        

轰!


        

他和飞剑心意相通,如此情况下神识也是受到了重创。


        

"你扮猪吃老虎!"黑袍修士口中喷血,抬起头看着林烨,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有吗?"林烨淡淡一笑,道:"怪只怪你太自信了,怪只怪你自己太自负了,看不起我而已。"


        

林烨的从容,淡然,处处心机。让黑袍修士打心底升起一股寒意,这哪里像是刚刚突破到筑基期的菜鸟?简直比他更腹黑,更能算计!


        

"在这个地方,你的实力已经发挥不出来吧。"林烨淡淡一笑,道:"既然你要杀我,那不好意思,我只能先杀你了!"


        

失去了飞剑法器,黑袍修士又身受重伤,如今自然是没有实力再进行反抗了,再加上极寒之地对普通修士的压力,黑袍修士显得无比的痛苦。


        

"等等!"黑袍修士心中一骇,道:"难道说,刚才的天地异象,是你造成的吗?"


        

"什么天地异象?"林烨一愣。


        

"你不知道?"黑袍修士奇怪地看着林烨。


        

"如果你想求饶,我可以听听,但不会让我改变主意。"林烨淡淡一笑,道:"你已经知道我是鬼修者了,而且这个地方是我的'领地',我暂时还要使用,谢谢给我练手!"


        

说着,林烨将翻天印吸了过来,然后将它控制着漂浮在半空中,就准备对着黑袍修士的脑袋砸去。


        

"慢!"黑袍修士心脏仿佛都和胸膛挤压在了一起,来自于死亡的威胁,让他整个呼吸都变得极为不畅,他伸出手来,颤声道:"别杀我!"


        

"还有遗言?"林烨淡淡一笑,道:"说吧。"


        

"不是,你……你需要一个仆人吗?"黑袍修士道。


        

"不需要。"林烨摇了摇头,道:"以你杀人夺宝的残忍程度,我可不想背后跟着一头随时可能咬我一口的野狗。"


        

"我可以将我的精血交给你,只要你心神一动,我就马上会死!"黑袍修士道:"你是鬼修者,我可以给你掩护,我可以帮你很多,你不要杀我,让我做你的仆人!"


        

"精血?"林烨手中停顿,翻天印的威压也降了下来。


        

而黑袍修士在这样的压力之下,总算是松了口气,道:"是的,我将我的精血交于你,作你的仆人,鞍前马后!"


        

林烨皱着眉头,在骷髅鬼夫的记忆中搜索了一下,果然是有这种精血认主的方式,而且精血印记一旦种下,主人只要心念一动,就能够将仆人杀死。


        

而且是死得无比凄惨,属于精血爆体,连骨头渣渣都不剩!


        

当然,精血认主还有一个前提,就是修为要相差一定的层次,如果是主人的继续比仆人还低,或者是相当的话,那神识首先就比不过,根本无法弄死仆人,反而可能被仆人嗜主!


        

林烨心中一寒,他冷冷地看着黑袍修士,这家伙居然现在还打着这样的主意,说的天花乱坠,真当自己是菜鸟了?


        

两人同为筑基初期,就算他交出了精血,但林烨想要控制起来也是极为困难的。


        

说不定还会被这个家伙给反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