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狂兵归来林烨 > 第两百四十一章 出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夜缠绵,不必多言。


        

当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


        

程芊芊被林烨折腾得中午才醒来,看着熟睡中的林烨,她轻轻蹙起了柳眉,啐了一口:"这个死人!"


        

她拉起了被林烨弄得极乱的棉被,打算给林烨盖上,但刚刚一动,手腕就被林烨给抓住了。只见林烨不知何时睁开了双眼,正用一双深情的目光看着自己。


        

那眼神,似乎能融化钢铁一般。


        

"你醒了?"程芊芊莞尔一笑,初为人妇,她散发着一种之前没有的气质和淡雅。


        

"嗯。"林烨将程芊芊的手掌心拉着对着自己的胸口,贴了上去,道:"有感觉到我的心跳吗?"


        

"感觉到了。"程芊芊呐呐道:"跳得很厉害。"


        

"是啊,很少跳得这么厉害的。"林烨道:"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


        

"什么?"


        

"它不属于我,属于你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听到这话,程芊芊眼中氤氲水雾,然后一下子将自己朱唇印在了林烨的唇上。


        

良久才分。


        

"我传授你一套功法。"


        

温存了一阵之后,林烨道:"你且将额头放来。"


        

程芊芊依言照做,而后林烨就伸出手指,然后将其轻轻放在了程芊芊的额头上。然后一阵光晕在林烨的指尖上升腾而起。一些意识就传入了程芊芊的脑海里。


        

在得到了骷髅鬼夫的记忆之后,林烨脑海里也自然拥有了骷髅鬼夫的那些功法。作为一个元婴期的鬼修大修士,骷髅鬼夫当然不仅仅只是拥有鬼修的用法,博览群书,收集各大宗门的功法,总有一样是适合别人修炼的。


        

像林烨如今传授给程芊芊的功法,就是百灵门的镇派功法。


        

"玲珑心经!"


        

号称最快能达到金丹期的女修功法!


        

而在接受到林烨给她的讯息之后,程芊芊很快就闭上了眼睛,开始消化。而在昨天晚上两人结合的过程中,林烨已经渡入了自己的一部分真元力给程芊芊,她修炼起来也能比常人快速许多。


        

这就是鬼修者的好处了,比寻常修仙者要多出很多难以想象的手段。


        

"对了,你要回世外之地吗?"


        

程芊芊睁开眼后,问道。


        

林烨点了点头,道:"将你安顿好之后,我过两天就走,凌霄门要开始裁决大会,我虽然记忆中没有多少母亲的影子,但也的不能看着凌霄门就这样杀了她。"


        

"我知道了。"程芊芊道:"你小心点,我只希望你记得,在中海还有一个女人在担心着你。"


        

"谢谢。"林烨感动无比,将程芊芊紧紧揽在怀里。


        

当令人重新下去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钟了,程思焕一直在等着两人下来,当看到程芊芊一撅一拐的时候,万世龙眼神古怪,似笑非笑。


        

"看什么看!"林烨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后者立即转过了头。


        

吃饭的时候,程思焕一直笑容满面,似乎是对于两人终于水到渠成修成正果感到满意,倒是程芊芊颇为不好意思。


        

"万兄,就不吃了吗?"


        

不过这三口之家吃得其乐融融,万世绝却是兴趣索然,匆匆吃完之后,就去了后院。而程思焕不知该如何称呼,在加上万世龙的年纪比他相差无几,所以便称呼万兄。


        

万世龙知道这个人是林烨的岳丈,所以也比较客气,点了点头,就出去了。


        

"适应了吗?"吃完了饭之后,父女两人在客厅交流说话,林烨也走了出来。


        

看着万世龙站在院子里像是在冥想一样,便开口问道。


        

"你们这个世界,居然有这么多国家。简直不可思议。"万世龙将昨天林烨给他的精神玉简已经阅读完毕了,此刻忍不住惊叹道:"而且面积也大的惊人,怪不得神州浩土的那些大能们,磨破了头皮都想来到这个世界。"


        

"他们只是听闻传说,望不见得不到的东西,才最珍贵罢了。"林烨道:"你自己感觉一下,这华夏地方,难道空气中的灵气有那么充足吗?"


        

"没有。"摇了摇头,万世龙如实回答道:"这里的灵气不足我们神州浩土的五分之一的,要是在这里修炼,以我的资质恐怕一辈子都不能达到筑基期。"


        

"那不就对了。"林烨笑道:"你们那个空间的灵气如此充裕。你说他们还跑出来干什么,不就是为了这虚无缥缈的传说而已。"


        

"属下倒是觉得未必。"万世龙不太敢拂意,但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这里既然能吸引那么多思乡故土的大能,难道那些以前的大修士们不知道吗?他们也是大洪水时代进入神州浩土的啊,如果这里灵气稀薄,他们肯定会留下口谕或者是遗嘱,何必让一代一代的人还去寻找送死。"


        

林烨一奇,这个观点倒是新奇,他之前也没有想到。


        

他忍不住问道:"那你说是怎么回事?"


        

"很简单,这里发生了变化。"万世龙道:"或者说是大洪水时代之后,这个地球发生了变化,不过我的修为太低了,否则真要飞出太空,到外面去看看。"


        

"哦?"林烨眉头一扬,道:"你的意思是说,不是我们地球内部出现了异常,而是外面出现了异常?"


        

"大洪水时代来得太突兀了,按照你们这个世界的说法,是什么太阳和月球产生的磁场,但我们都是修士,知道这个说法有点无稽之谈。"万世龙道:"所以我觉得是外界影响的,说不定还有什么其他大能。甚至是元婴期以上的大能,将地球这一切都改变了。"


        

这个观点林烨起初听得有些好笑,但在深思之后,心中却是暗自心惊。因为他不得不承认,万世龙居然分析得有几分道理!


        

这个在散修界独自闯荡了多年的人物,能靠着那些低级功法以及法术混到如今这个层次,他自然有自己独特的方法和见解。


        

……


        

下午的时候,林烨抽空给腾龙打了一个电话,约好了在京城见面。毕竟凌霄门所在的天龙城,就是在京城的传送阵,而不是在中海。


        

"你终于来电话了。"


        

腾龙在电话那头听出了林烨的声音之后,松了口气,道:"孤狼,你可是足足消失了近一个月啊,这段时间你失踪了,我以为你挂了。"


        

"我命大得很死,死不了。"


        

林烨笑着回了一句,道:"训练营现在还好吧?"


        

"好得很。"腾龙也笑了起来,道:"我们现在已经开始准备十字计划了,就等你回来了。既然东阳门你无法解决,那就暂时不要解决了。"


        

"已经解决了。"林烨淡淡道:"中海的东阳门,应该会老实一阵了,至于十字计划,我们见面再说吧。"


        

"东阳门被你解决了?"腾龙一奇,随即不可思议地说道:"这怎么可能,难道你消失了这么多天,真的将东阳门解决了?里面可是有天阶以上的武者啊!"


        

"我下午就去东阳门一趟,到时候等我消息。"


        

林烨说到这里,不觉得有些感叹。


        

如果是没有进入神州浩土之前他会觉得龙腾这些事情的确很了不起,但现在他只手就灭掉了欧阳家之后,他才知道一切的阴谋在实力面前都不算什么。


        

如果龙腾真的有实力,就不会如此算计了,早就将东阳门给连根拔起。何必搞得这么麻烦!毕竟东方家族在世外之地里,真的算不得什么,就连腾龙他无比忌惮和怨恨的宫家,也才和欧阳家平起平坐而已!


        

"我们见面之后再说吧。"林烨挂掉了电话。


        

下午的时候,林烨去了一趟东阳门。


        

东方倪俊已经回来了,她也得到了通知,在门口迎接林烨。而其态度,对林烨毕恭毕敬,根本不敢逾越雷池半步。


        

至于她那个弟子,早就窝着藏起来了,但以林烨现在的境界,也瞧不上以前那些恩怨了,根本没有在意,将东阳门诏安了之后,便是离开了。


        

第二天,林烨正准备出发乘坐飞机去了京城。临别前,林烨接到了程芊芊的电话。


        

"烨哥,你看报纸。"


        

"什么?"


        

"苏青青出事了!"


        

"恩?"林烨脸色一变,随即让万世绝在就近的报亭里的拿了一份当日的报纸过来。


        

但当他翻开报纸,才看了几眼,脸色就忽然一黑,双眼瞬间涌上了血色!


        

"苏家苏青青高调进军商界,但十天时间,就因为资金来源不明被查出,而资金链断裂,造成了相当大的影响,刚刚攀上的苏氏企业,再次面临危机。"


        

"据悉,苏家以前也是人字号家族,但因为经营不善,才导致滑铁卢。而苏青青此次高调回归,是仗着和当地药物大王王家王学义的关系。而王学义本就有家室,在各种负面消息之下。苏青青不堪重负,召开了记者发布会。不过就在记者发布会的当天,也就是发报的前一天晚上,被购买了苏家药物的极端买家围堵,车里炸药爆炸,如今生死不知。"


        

"有消息称,这是王学义的妻子所制造的报复行为,警方正在调查当中。"


        

…………


        

看完之后,林烨脸色铁青一片。


        

王学义是谁,林烨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他知道。苏青青现在生死不明,这一系列的事情后面,必然是一只手正在推波助澜。


        

"芊芊。"


        

林烨重新将电话打了过去,沉声道:"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烨哥,我知道你和苏青青关系不浅,我也是刚收到的消息。"程芊芊道:"我已经调动了我手上的力量,开始控制局面了,我现在在修炼,暂时走不开。"


        

"你做的很好。"林烨点了点头,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道:"我知道这套功法需要闭关,你先修炼,不用担心。"


        

"我把捕快许慕白的电话给你,他和你联系。"程芊芊道:"烨哥,你的实力我知道,但不要闹出太大动静了,王守义我听我爸说,不是这里的人,是京城那边的药物大王。"


        

"放心,我有分寸,让许慕白联系我吧。"林烨眼中闪过一道历芒。


        

许慕白很快给林烨打了电话,说了医院的位置之后,才道:"苏青青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依然还在急救,只是她那个妹妹苏月,好像快要撑不过去了。"


        

"昨天几点的爆炸案?"林烨深深呼吸。


        

"晚上十一点。"许慕白道:"刚好是他们参加一场宴会结束,不过经常不让他们参与,这件事我们也没有理由越权。"


        

"好,你现在在医院等我,我马上过来。"林烨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充斥着鲜血般森冷寒意,一字一顿地说道:"苏青青。是我的人。"


        

"明白了!"


        

挂了电话,林烨径直走向了东方家给他的奔驰车。


        

"你在这里守着,我有点事情要处理,要是飞机晚点了,我们坐下一班飞机。"林烨冷冷对万世绝说道,"记住了,你别乱跑。"


        

"师尊,什么事?"万世绝看到林烨的脸色不好,立即道:"需要我帮忙吗?"


        

"不需要,你好好待着,乱跑我弄死你!!"林烨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就上了副驾驶,对东阳门的司机开口道:"去西华医院。"


        

司机一路上也知道了林烨身份不简单,见他杀气腾腾的样子,也不敢怠慢,便是开车朝着西华医院的方向驶去。


        

一路上,林烨脸上阴沉,默然无言。


        

宛若暴风雨即将袭来的天空一样,随时有可能刮起狂风骤雨,电闪雷鸣!


        

中海的路很堵,大概开了接近一个小时,才抵达了西华医院。


        

林烨下车。让司机在外面等着自己,就走了进去。


        

"林大哥。"许慕白迎了上来,道:"得知林大哥过来,我已经告诉张队了,他们一会儿就到。"


        

"先看人。"林烨言简意赅。


        

"好的。"许慕白点了点头,就将林烨带到了病房里,在这门口,堵满了不少记者,还有一些媒体人,以及属于苏青青成立的苏氏集团的人。


        

苏青青历来雷厉风行,这次林烨消失了这么久时间。她也在为公司的崛起而准备,但没想到,却遭遇此劫。


        

"爆炸结束之后,就送到了医院,现在苏青青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情况也并非很乐观,很可能,会毁容。"许慕白迟疑了一下,还是在林烨旁边小声说道。


        

看着急救室,林烨脸色一变。


        

毁容?这对于像苏青青这样的女人而言,那比杀了她恐怕还要不能接受。如果她一旦得知这一点,恐怕就算醒过来都会无法承受。


        

"滚开一点。"


        

林烨看着那些记者还在外面叽叽喳喳,心中一阵烦躁,怒吼道。


        

"你是什么人?凭什么不让我们在这里。"


        

"我们是记者,我们认为这起爆炸有猫腻,可以为公众提供知情权,你没权利阻止我们。"


        

"对啊,难道你们是衙门的,就可以无法无天吗?"


        

中海里的这些媒体人不像江城市,大多都有一些背景或者势力撑腰,听到林烨居然骂他们,顿时一个个恼怒地吼了起来。


        

"很好。"林烨眼中杀机一闪,道:"别怪我不给你们脸。就是因为你们这群杀人不见血的笔杆子,才将苏青青害得这么惨,要不滚,我就不客气了。"


        

"你想干什么?"一个满脸麻子的女记者大吼道:"明明是苏青青自己勾搭有妇之夫,现在遭到了报应,反而怪在我们头上,你是她什么人?"


        

"报应?"林烨眼神一缩,冷冷道:"我不打女人,但是不代表我打贱人!"


        

"你干什么,你还想打我不成?"那女记者根本就不认为林烨敢在这里动手,顿时叫嚣道:"告诉你,我是华社的记者,今天我要把你的所作所为都记录下来,明天你在报纸上,在门户网站上,等着出名吧!"


        

"我现在就想出名了!"林烨压不住自己的怒火,想到苏青青还在昏迷抢救中,这些个记者一个个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他就一道巴掌挥出!


        

顿时一道气劲从林烨手掌中袭去,虽然他连一成功力都没有用到,但那女麻子记者毕竟是个普通人,一下子就被掀翻在地,脸上出现了一个殷红的掌印!


        

隔空打人?


        

这是什么手段?


        

四周众人大惊,明明看到林烨站在原地不动,就那么随意打出一掌,居然就将女记者给打成了这样!


        

那女记者更是瞠目结舌,握着自己的脸蛋愣了半晌总算是反应过来,声嘶力竭地叫道:"你敢打我,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你这个王八蛋,你居然打女人!"


        

"女人就不能打了?"林烨冷冷道:"社会风气,就是助长了你这样的无耻女人,所以才让大家的心生愤懑!如果你再叫一句,老子还要打你!"


        

看到林烨凶狠的眼神,女记者打了一个寒战,她忽然觉得林烨不是在开玩笑,而是认真的,这个家伙,好像根本不在乎,不在乎他们是消息的传播者和缔造者!


        

"你等着上报纸吧!"女记者收拾起自己地上的东西,丢下一句狠话,就愤然离开了走廊。而其他记者面面相觑,有几个胆子大点。身材比较壮硕的男子站了出来,道:"我们持有合法的证件,我们是依法行事,你不能……"


        

"滚!"林烨哪给他们说话的机会,身上劲风鼓荡,一道强烈的劲气波纹就以地面三寸左右的高度卷起,然后朝着前方震荡而去。


        

哗啦啦--


        

一众记者感觉双脚像是触电了一样,纷纷倒在了地上,不可思议地看着林烨。


        

"走,走,这家伙是个怪物!"


        

那些记者开始起身。哪敢还在这里停留,纷纷步入了刚才女记者的后尘,离开了这栋医院的走廊。


        

等他们走了之后,四周总算是空旷了起来。


        

林烨看向其中一个医生,上前沉声问道:"还有多久有结果?"


        

"还……还早……"那医生根本不敢和林烨对视,道:"一般这种手术,十几个小时,观察还要七十二个小时……"


        

"这么久?"林烨皱起了眉头,转头问向许慕白,道:"你确定苏青青没什么大碍?"


        

"她是那个车子里,受伤比较轻的了。"医生插口道:"其他人的情况,现在还不容乐观,都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我去看看苏月。"


        

林烨到了另外一个急救病房的前面,然后给了站在外面的护士一颗丹药,道:"这是大涅丹,给伤者拿进去,直接服用。"


        

"现在里面正在做手术,你有病吧。"护士奇怪地看了林烨一眼。


        

而看到他的手里拿着的东西,更是讥笑了一声,道:"这里是西华医院,可不是你们江湖郎中走街串巷的地方,拿走!"


        

林烨一怒,这个世界,尖酸刻薄的人还真不少!


        

他没和此人废话,直接推开,然后对旁边的老医生道:"给他吃。伤者服用之后,应该会好转。融在注射葡萄糖里也行,快去!"


        

"好!"老医生碍于林烨的威慑,不敢怠慢,立即换了身消毒衣服,走进了手术室之中。


        

但林烨已经没打算在这里待了,人群中,他看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然后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将准备离开的张杰给抓在了手里。


        

这个家伙,如果林烨没记错,是苏青青招揽的职业经理人。因为苏青青回中海发展,解散了当初圆桌会的人,所以才重新招揽了一部分人。而这个人,叫做张杰。


        

"说,这件事,到底怎么回事!?"


        

林烨把张杰带到了厕所,冷冷地看着他。


        

如今几个捕快,加上许慕白在内,均是站在林烨的背后,张杰脸色煞白,靠着墙壁,道:"那个,大哥,您说的什么啊,我听不懂……"


        

"你听不懂?"林烨冷冷道:"刚才你鬼鬼祟祟的在旁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中有鬼!"


        

"断他一只手!"


        

听到林烨这话,许慕白点了点头,上前就拉起张杰的手臂,狠狠一板!


        

啊--


        

张杰立即撕心离肺的惨叫了起来,脸色扭曲,额上满是细密的汗珠。而他手臂呈现着令人惊恐的弯曲,已经垂直了下来,显然是废了!


        

张杰的惨叫刚刚响起,就被许慕白背后的一个捕快给捂住了嘴,然后他就只能露出惊恐的双眼,什么也说不出来。


        

"说不说?"林烨冷冷道。


        

张杰畏惧的点了点头。


        

"别,别打了……"手松开之后,张杰不断地战栗,拖着自己受伤的手臂,哭丧着脸说道:"别打了,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我耐心有限。"林烨冷冷道::"三秒钟。"


        

"是刘浩强,刘公子!"


        

张杰全身颤抖,道:"刘公子是京城四少之一,来中海有事情,正好在招商会上瞧上了我们苏总,可苏总不配合,和我们关系,我也不想这样的。"


        

"那个叫王学义的药物大王,又是怎么回事?"林烨嘴里咀嚼着"刘浩强"三个字,随即冷冷说道。


        

"不知,不知道,他们那些有权有势的人喜欢玩的手段,我哪里知道啊……"张杰吓破了胆,现在林烨问一句说一句,形容枯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