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狂兵归来林烨 > 第两百九十三章 这是什么法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烨说完这句话,立即打出一掌,只见刚才死伤在的那些武者和修士们的尸体白骨就漂浮了起来,一根根白骨像是被精心打磨过了的一般,散发着冰冷的死亡气息!


        

一根,两根。三根……


        

数百根白骨漂浮在了虚空中,那场面简直壮观极了!


        

"这是什么法术?"


        

"鬼术?"


        

那些龙、李两家的修士都是第一次看到林烨施展法术,顿时惊愕万分。在他们认知中,只有金木水火土这五行的法术,可谓是泾渭分明。但林烨这操纵白骨之术,简直骇人听闻。


        

光是那种压抑的气息。就让人不寒而栗。


        

林烨将其一召,只见那些白骨尽数飞到了半空之上,然后利刺对准了下面,因为聚集得很远了,此刻就如同无数道银针一般,将他们当头笼罩。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随即林烨大吼道:"疾!"


        

嗖嗖嗖--


        

那些白骨像是箭雨一样铺天盖地而来,尽数朝着下方刺杀而去!


        

李渊祭出伏龙鼎,只见鼎口的火势蔓延。将其中两根骨刺消融之后,便爆发出了阵阵大笑,道:"我以为有多了不起,也不过如……"


        

"此"字还没有落下,他脸上就瞬间布满了惊恐之色!


        

因为那些被他火焰消融之后的骨刺,就不可思议的开始了重组。然后狠狠的击在了他的伏龙鼎上,砰砰砰!


        

声响不断,而每一次撞击,都让他的心神受到震荡,脸色一白!


        

"怎么可能!!"


        

李渊慌忙想将自己的法器收回来,但不知为何,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那些骨刺无坚不摧,很快就将他的伏龙鼎给打出了阵阵凹痕,而且随着数量增多的骨刺逐渐落下。伏龙鼎已经再也支撑不住,尸气的疯狂挤压之后,开始裂开了层层缝隙!


        

纹路清晰!


        

砰!


        

须臾间,直接爆开!


        

"我的法器!"李渊狂吼一声,凄厉之极!


        

这件下品法器,跟随了李渊多年,想不到此刻居然在林烨的骨刺之下,竟就毁掉了!


        

那白骨箭雨,依然继续!


        

李渊不过只是打了个头阵。但很快就败了下来,而这些骨刺还剩下一百两根,经过了李渊的阻挡之后。下落的速度却更快了!


        

快得不可思议!


        

铛铛铛--


        

只听到一连串的撞击声响起,那法器伏龙鼎瞬间崩溃,在空中就爆炸开来!


        

随着无数的铁块和飞屑漫天,不分敌我,灌注了真元力的碎屑让很多自己人都受到了伤害,发出了惨叫。


        

"快把你的法器收了!"龙千刃狂吼道。


        

李渊也很无奈,他已经收了啊,可是在收的途中已经被林烨给打破了,他有什么办法?而且现在他极为狼狈。失去法器至少,他的战斗力至少要下降两到三成!他又惊又怒地看着林烨,咬牙切齿道:"臭小子!"


        

说着,他不顾漫天的骨刺飞雨,便朝着林烨直接冲杀而去!


        

轰!轰!轰!


        

他身上的真元力气劲一道连接着一道,轰然爆发!


        

"千山龙影掌!"


        

失去了法器之后。李渊便施展出了他们李家的祖传绝学,此掌乃是传承法术,摧金裂石。强悍之极。这道法术巨掌,蕴含的正是木属性功法,只见手臂所向之处。还有龙影升腾。


        

仿佛咆哮远山,呼啸而来。


        

这惊人的一掌光是瞧着就已感压力,但林烨却反手将骨刺长矛给拿在手里,然后一个盘旋,先是耍了个花枪一样,不仅破开了龙影,更是直接挑开了他的手臂!


        

"怎么可能!"李渊眼神一骇,他已经想到了林烨的强大,但没想到居然能这般强大,控制着漫天的骨刺飞雨,居然还能对他全力一击展开反击!


        

而且占尽上风!


        

"噗!"李渊口中狂吐一道鲜血,身体跌跌撞撞地朝后飞仰而去,直接落到了地上。


        

"宗主!"李家的修士均是大惊。


        

"你居然还伤李家宗主!"刘赫災怒斥一句,同样惊怒交加。


        

但林烨的脸色却冷峻之极,道:"你还是管管你自己吧!"


        

说着。他扬起了手臂,然后狠狠地朝下一拉!


        

噗嗤嗤--那些悬浮已久的骨刺再次加大的攻势,一些细小的白骨甚至三三两两的组合到了一起。形成了更为粗壮和锋利的骨刺!


        

霎时间,除了那些筑基期修士还能够勉强抵挡之外,其他的修士无论是先天期还是半步筑基,都无力抵抗,一些人甚至被贯穿,骨刺插入地面,让他们动弹不得。


        

场面一度惨烈,而造成这一切的林烨依然昂首而立,毫无怜悯之色。


        

"我们合力对付他!"


        

龙千刃知道如此反击对付那些骨刺飞雨也不是办法,看着族中精英惨死,他的睚呲欲裂,指着林烨狂吼道。


        

刘赫災狰狞道:"正有此意!"


        

"疾!"


        

伴随着这群筑基期修士的大吼声,只见他们的法器纷纷朝着林烨当头而来,他们打出了一道灵力屏障,也不去管那些骨刺了,全部冲向了林烨!


        

林烨手握骨刺长矛,冷眼看着施展法器冲过来的众人,嘴角勾起一个冰冷之极的笑容。


        

"来吧!"


        

"今日,我独战三家!"


        

"血洗刘门!"


        

伴随着林烨这声狂吼,他不甘示弱的冲了进杀团之中。整个人浴血而战,像是一个孤兵,穿梭于各大筑基期修士之间。很快,几分钟过去,死在林烨的手上的筑基期已经有了四个!而刘赫災和龙千刃虽然还没有负伤,但却越打越是心惊,越打越是胆寒。


        

这哪是人类的力量?林烨的真元力好像源源不断一样,不仅可以控制骨雨,还能和他们缠斗交手,甚至都没有半点力竭!


        

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又是十几分钟之后,龙千刃的飞剑被林烨给直接挡开,然后长矛带着冰冷杀机就刺向了刘赫災。刘赫災这次躲避不及,直接被贯穿了右边整个腹部,强烈的尸气从他的骨头以及皮肤入侵而来,让他整个人如坠冰窖,打了一个哆嗦。


        

他不明白这是什么力量,竟有穿心腐骨之能,连他的经脉都被影响了。


        

而就在他失神间,只见林烨已经再次将骨刺长矛给举起,对着他的脑袋削了过来!


        

刘赫災满脸骇然,竟然是拉过了旁边一个修士的身体,刷--鲜血飞溅!


        

那个修士完全没有想到刘赫災居然会拿他当挡箭牌,身体一阵抽搐,倒了下来。而他临死的时候都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刘赫災。


        

刘赫災劫后余生,他忽然发现林烨这个狂徒的功法实在太过霸道,就算他们以人海战术也占不到半点便宜,这刘赫災心生一个念头,那就是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