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狂兵归来林烨 > 第两百九十章 识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说这些话时,林烨背上不由自主的出了一层冷汗。


        

这怪不得林烨,眼前这男子给他的压力实在太大,那可是货真价实的金丹强者啊!


        

林烨知道,虽然能骗过对方,但也只是暂时,以对方的实力很快就能反应过来,所以林烨现在要做的。就是趁对方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将他吓退,然后立即带着龙千刃离开这片地带。


        

所以,林烨现在必须表现得足够强势。


        

"林烨尚未出现,我不想和你动手,识相的话,把他交出来吧,否则真要动起手来,于你于我。都不是好事。"林烨淡淡道。


        

那男子回头看了龙千刃一眼,又转头看了看林烨,一时没有说话,似在想着对策。


        

龙千刃此时也看到了林烨,脸上满是震惊之色,显然没想到林烨会在这时候出现,不过他似乎也知道林烨现在的处境,是以他并没有说话。生怕自己一说话,便即露出破绽。


        

"本次进入秘境的金丹修士,共有一十五人,我似乎从没见过你。你是谁的门下。"男子脸色冰冷,语气中带着几分质问。


        

林烨心中一笑,这个问题他早就想好了,脸上却淡淡的道:"我百鬼神域弟子向来独来独往,行事隐秘,同门见面不相识,本是正常之事。你没见过我,我还没见过你呢!"


        

"哦?是么?"


        

然而。令林烨意外的是,那男子闻言后却是发出一声冷笑,道:"不得不说,你伪装的很好,就连我也差点被你骗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想必你便是那位林烨吧。"


        

林烨心中猛的一抽,他想不明白自己哪里露出了破绽,只能硬着头皮,故作淡定的道:"阁下莫不是糊涂了,我乃是金丹修为,而那林烨听闻只不过筑基圆满而已,难道阁下眼睛有问题?"


        

没想到。那男子听了这话后,竟忍不住仰天大笑,笑声中充满了得意之色。


        

笑了一会儿,男子才突然转头盯着林烨,眼神中出奇的带着几分欣赏,赞许道:"小子,你很聪明,就连我也不得不佩服你。"


        

"你刚才说的没错,我百鬼神域弟子确实行事隐秘,从不喜欢向外人透露自己的身份,是以很多同门虽然相见却不相识。你很聪明,也很有胆量。这些你都猜对了,错只错在你不认识我。"


        

"你带着面具,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我又怎么知道你是谁。"林烨只觉眼皮狂跳。却强自镇定道。


        

"哈哈……"


        

那男子闻言,眼中欣赏之意更浓,他将手中的那张金色长弓往头上一举,朝林烨问道:"你可认得此弓。"


        

"一张破弓而已,有何稀奇。"林烨不屑的道。


        

虽然这么说,林烨却已经悄然从储物戒指中,取出御风符,他知道自己还是败露了,现在只能想办法先逃再说。


        

那男子听了林烨的数落,意外的没有动怒,而是饶有兴趣的向林烨解释道:"这张金色长弓,名为刹那芳华。乃是我百鬼神域宗主于数十年前,一处古战场上偶然得来。"


        

"取名刹那芳华,只因此弓威力巨大,至今未能有一人拉满弓弦,包括宗主本人在内,任何人只需拉开半弓,便会被其抽干体内真元,是以才得此雅号。"


        

林烨正想转身逃遁。但听了对方这话后,心中不由一动,笑道:"此弓既然是宗主之物,我没见过也属正常。"


        

"是么?"那男子眼角微微一弯。笑了笑道:"半年前,宗主已经将此弓赐给了其嫡长子,此事整个百鬼神域的弟子都知道,阁下若是我百鬼神域弟子。难道不知?"


        

"如此说来,百鬼神域宗主的那位嫡长子便是你了。你叫什么名字?"


        

林烨一边说着,一边向着山下走去,同时撤去《掩神术》的伪装,将自己的修为完全暴露在对方面前。


        

男子好似没发现林烨的动作一般,只是冷笑一声,不屑道:"小小筑基土著,蝼蚁一般,也配知晓本座的名号?"


        

"一口一个土著,哼!看来你们这些百鬼神域的弟子还当真高傲啊。"


        

"你既说这张弓每用一次,便会被抽干真元,适才击杀李渊之时,你已动用过此弓,想来此刻你体内的真元应该所剩无几了吧,凭你现在半残之躯,还敢如此狂妄……"


        

林烨话还没说完,捏在手中的御风符突然爆开,化作一缕淡淡白光笼罩在其身上。


        

同时他脚步猛的加速,向着山下那男子疾冲而去,速度在一瞬间拔高到平生最大化。犹如一道闪电,直接掠过虚空,几乎只用了两个呼吸的功夫,便已经来到了那男子近前。


        

人还未到。四柄骨刺便已化作寒芒,直取那男子而去。


        

这四柄骨刺并非直接射向那男子,而是往男子周身射去,目的是为了封住男子的去路。与此同时,番天印已经被林烨祭出,朝着男子当头砸落。


        

虽然知道这男子此刻体内已经不剩多少修为,但对方毕竟是金丹强者,且还是百鬼神域宗主的嫡长子,对方如此厉害人物,林烨可不敢有任何轻视之意,所以一上来便动用了最强杀招,试图将其一击必杀。


        

每一次面临战斗时,林烨都会在心中提前计算好战斗方案,试图以最小的代价决解掉对手,这是他从军以来的习惯。


        

不得不说,这种好习惯往往能让他获得颇丰,他能纵横战场十数年而依旧活着,很大原因也正是因为这个习惯。


        

可是,今天他再一次失算了。


        

见林烨冲来,男子只是淡漠的看着这一切,不闪不避,脚步也未曾有丝毫的移动,直到林烨的番天印即将砸落之时,他才突然抬起右手,一拳往番天印轰了上去。


        

"轰……"


        

仿佛平地响起了惊雷,那男子所在之地陡然间掀起一阵狂风。


        

男子这一拳真当狂猛无比,平时无往不利的番天印在男子一拳轰击的之下,竟然直接炸开,化作一阵狂暴的能量涟漪向着四周扩散而去,所过之处,草木崩碎,泥沙倒卷。


        

疾奔中的林烨身形猛的一顿,而后不由自主的倒飞了出去,身子还未落地,口中已喷出一大口鲜血。


        

一拳,仅仅一拳便轰碎了林烨的法器。


        

金丹强者果然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