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长生从金刚寺开始 > 第355章 覆灭(二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个老者对视一眼,忽然双掌一按巨石,柔如抚摸情人。


        

孙碧芫已然感觉到不妙,猛一扯吕乐天。


        

吕乐天毫无准备,被她猛一扯,射向山洞深处,重重撞在石壁上往下滑。


        

他闷哼一声,扭头瞪向孙碧芫。


        

纵使喜欢孙碧芫,可被骤然这么来一下,还是觉得恼火,便要大声质问原因。


        

“啵。”一声闷响。


        

巨石中央忽然出现一个十字裂纹,随即扩散成为蛛网般裂纹,遍布巨石。


        

“啵。”又一声闷响。


        

巨石忽然一塌。


        

“噗!”尘土飞扬中,巨石已然变成了一堆粉末,形成一个小山堆。


        

外面的光线透进来,照在他们腰部以下。


        

他们看到了站在山洞外的两个老内寺,鹤发童颜,清澈的眼神一片冰冷。


        

吕乐天皱眉。


        

显然这巨石是被他们击毁的,这是故意挑衅,明明自己二人躲在里面好好的,没招惹他们,非要毁了巨石,让他们失了遮挡。


        

他施展洞天彻地妙眼看过去。


        

“两个大宗师。”他冷冷道:“有何贵干?”


        

这是提醒孙碧芫是两个大宗师,小心应对,同时心中郁闷:大宗师怎处处都是!


        

“鬼鬼祟祟,你们在此做甚?”


        

“我们鬼鬼祟祟,你们不也一样?”吕乐天俊雅的脸庞一片冰冷:“别跟我说你们也是坤山圣教的!”


        

“是钦天监的人。”另一个老内侍轻声道:“不必留情的。”


        

“好得很。”


        

两个老内侍身法如细风斜雨般轻柔,速度却奇快,瞬间进了山洞里。


        

眼前一花,却已经不见吕乐天与孙碧芫的影子。


        

两人暗凛,霍然转身,却仍无发现,再转身,还没发现。


        

孙碧芫搭着吕乐天肩膀,宛如一抹影子,总是闪现在他们目光不及之处。


        

“砰!”一声闷响,一个老内侍飞出去,后背被孙碧芫轻轻按了一掌。


        

“噗!”老内侍在空中喷出血箭,撞向石壁。


        

“放肆!”另一个老内侍扑向孙碧芫与吕乐天。


        

吕乐天腰间长剑忽然出鞘,划出一道闪电。


        

这一剑奇快绝伦。


        

“叮……”老内侍屈指一弹,清鸣声如金铁相交。


        

他随即发出闷哼,一截手指甲已经掉落地上。


        

吕乐天这一剑又快又狠,但看起来还是宗师之气象,并不是大宗师。


        

所以老内侍肆无忌惮的以指甲相接。


        

他饱满的手指甲光泽明亮,乃是通过秘法精心锤炼,坚逾金铁,胜过神兵利器。


        

断了这一截指甲,无异于断了一柄神兵,让他心疼如绞,红润脸庞布满阴云。


        

吕乐天也不满的皱眉,没想到这个老太监如此难缠,自己这乾坤一剑没能建功。


        

这一剑的威力堪比大宗师,乃是周身力量之凝聚,然后通过秘法强行提升,令其附着了奇异的气息,从而达到大宗师的威力。


        

这一剑可以破开大宗师的护身罡气,杀死大宗师。


        

孙碧芫停住身形,轻声道:“两位大人,我们再打下去,恐怕会惹来坤山圣教弟子,到时候谁都别想占便宜。”


        

“钦天监还是回你们钦天监为好。”受伤的老内侍扶着石壁站直身子,脸色煞白。


        

这一掌看似轻飘飘,但威力惊人,几乎要了他的命,如果不是他心法奇异,韧性惊人,这一下便站不起来了。


        

他脸色难看的道:“否则,莫怪我们召集更多人过来,斩杀你们在此。”


        

“嘿,好大的口气!”吕乐天发出一声冷笑,倏的滑步上前,一剑刺出。


        

剑光如电。


        

孙碧芫皱眉道:“师弟!”


        

另一个老内侍上前阻拦。


        

吕乐天一个诡异的折身,轻松避开这一拦截,一剑刺中受伤的老内侍。


        

剑尖从左胸口刺进,从老内侍后背出来,已经刺透。


        

“你敢!”阻拦的老内侍瞪大眼断喝,身形忽然忽然一下缩小了一截,扑向吕乐天。


        

这一扑的速度骤然增了一倍。


        

吕乐天挥手又一剑。


        

孙碧芫忽然出现在他身侧,扯起他便走,一晃已经消失在山洞内。


        

另两个老内侍出现。


        

那一声断喝惊到了他们,觉察不妙便从山峰上飞落下来,看到了捂着胸口倒在地上的同伴。


        

两人忙上前。


        

喂其服下灵丹,但嘴角已经汩汩涌血,逼得他们只能通过手法强逼着灵丹下去。


        

同时催运罡气化解药力,阻碍流血。


        

“不行了!”一个老内侍沉声道。


        

“这一剑太毒,刺进了心脏。”


        

“卑鄙无耻的小子!”


        

“钦天监的逆徒,必诛之!”


        

“……用这个试试。”一个老内侍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瓶,打开之后将瓶里的水倒进老内侍嘴里。


        

“这是什么?”


        

“神水。”


        

神水一进老内侍嘴里,他脸色顿时一缓,立竿见影的效果让他们舒一口气。


        

大宗师的生命力强横。


        

即使心脏被刺伤,短时间内仍旧维持着血气流转,能维持一刻钟左右。


        

现在有了神水,生机盎然,令心脏迅速恢复。


        

“谢天谢地!”


        

“好神水!”


        

四个老内侍的神色都变了,看向那个玉瓶。


        

“我也是听说神水神效,便让人买了两瓶,没想到真有如此神效。”


        

——


        

孙碧芫与吕乐天出现在山顶。


        

吕乐天得意洋洋,轻轻一抖长剑,剑身颤动,将鲜血震飞,恢复雪亮如新。


        

他冲孙碧芫挑挑眉头:“不过如此,嘿,禁宫秘卫,不过如此!”


        

“你不该下杀手的。”孙碧芫蹙起黛眉,不满的埋怨:“结下死仇又何必!”


        

“师姐,他们要杀我们啊。”吕乐天不在意的道:“我手下留情,他们不会手下留情,先下手为强才好!”


        

他摇摇头:“师姐你武功高身法好,可就是心太软,该下狠手的时候绝不能容情的,否则就是害自己。”


        

孙碧芫哼一声。


        

吕乐天道:“师姐你是大宗师,我可不是,我要更加警惕小心,把危险消除在萌芽,是不是?”


        

他随即笑道:“不过师姐你心软也没什么,身法奇绝无人能比。”


        

孙碧芫摇摇头。


        

论身法之奇绝,还是法空的神足通更奇更快,自己还是稍逊一筹的。


        

当然,自己还有小乾坤秘界为辅助,确实更加防不胜防,也就比法空更可怕。


        

她扭头看向对面的山谷,看到了坤山圣教总坛仍旧在厮杀,但人数只有先前的一半。


        

已经有一半人已经死去或者倒地不起。


        

“啧啧,够惨的呀。”吕乐天摇摇头。


        

他一幅毫不在意的神色,仿佛看到的不是人死,而是蚂蚁死,看得津津有味。


        

孙碧芫蹙眉盯着,目光在几个人身上逡巡,摇摇头。


        

那几个是自己的属下,可惜也要葬身在这一次的厮杀中,这一次谁也逃不掉的。


        

不仅是九大长老,还有所有的总坛弟子,都要死得干干净净,自己二人在此,是要得到秘库。


        

坤山圣教的秘库是有一部分大易皇族的秘库,必然有不少的宝物。


        

像那四个老家伙身上带的宝物,便能遮掩气息,与自己的小乾坤秘界差不多效果。


        

一国之力,积累之深厚足以让人敬畏,这样的好机会绝不能放过。


        

显然大乾皇帝也看上了这秘库。


        

还有坤山圣教的秘法。


        

据说转世之法并非虚传,坤山圣教的教主便在修炼此法,不知道成没成功。


        

教主已死,但是真的死了,还是已经转世重生,还不能断定,即使天相也没有显示。


        

厮杀越发惨烈。


        

到了后来,已然顾不得不能用碧血化生诀。


        

“砰砰砰砰……”


        

闷响声不绝于耳,红雾一蓬一蓬,仿佛一朵一朵红花在微风中绽放开来,花瓣飘飘荡荡。


        

此例一开,顿时人数减少速度大增,眨眼功夫,又少了一半,已经只剩下寥寥数人。


        

“啧啧,厉害。”吕乐天摇头晃脑:“亏得我们不用亲自动手,否则,还真够麻烦的。”


        

孙碧芫懒得搭理他。


        

吕乐天道:“倒不是怕他们的碧血化生诀,就是这血淋淋的怪恶心,沾上了几天几夜甭想吃饭。”


        

孙碧芫忽然看一眼下面,摇摇头:“我们走吧。”


        

“走?去哪里?”


        

“该进场了!”孙碧芫淡淡道:“他们已经进场。”


        

四个老内侍已然进入了坤山圣教总坛,开始扑向剩下的寥寥数个坤山圣教弟子。


        

这几个坤山圣教弟子都是宗师,已经筋疲力竭,,没等反应过来,已经被四个老内侍灭杀。


        

“这四个老阉货,找死!”吕乐天勃然大怒:“敢抢我们的食,先灭了他们!”


        

他便要冲出去。


        

孙碧芫瞪他一眼,没动。


        

吕乐天停住,不解的看她。


        

孙碧芫冷冷道:“你去杀啊。”


        

吕乐天不好意思的笑道:“还是要靠师姐你的,……我们不杀他们?”


        

“我们是来找东西的,不是杀人的。”孙碧芫冷哼道:“再乱做主张,直接滚回山。”


        

“是是,听师姐的。”吕乐天叹口气,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谁让自己喜欢师姐呢。


        

更重要的是,自己修为不如。


        

男人还是要自己硬气才好,回去一定不能偷懒。


        

如果不是因为修炼洞天彻地妙眼耽搁了时间,自己也不会落师姐这么多。


        

可能也早就进入大宗师了!


        

他想到这里,咬咬牙,决定回去之后狠狠的下苦功,一定要尽快达到大宗师。


        

不过大宗师……


        

他有点儿发愁。


        

大宗师需要机缘,不是强练就行的,自己有没有这机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