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枭爷,团宠小祖宗又甜又爆 > 第88章:唢呐一响,不是大喜,就是大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此时,盛星渺隐含期待,几分紧张的发问。


        

“喜欢。”


        

“喜欢我们的孩子。”


        

“嗯,那,小星星给你生好多好多个。”


        

很快,她等来了他的回答。


        

他说喜欢,喜欢他们的孩子。


        

那就够了。


        

他们的宝宝会拥有爸爸和妈妈,双份的爱。


        

其实即便盛星渺不曾见过寒时枭上辈子,知晓自己有了孩子之后的情绪,也没关系。


        

因为她相信,他一定会是个很好很好的爸爸的。


        

因为,他那么爱孩子的妈妈,那怎么会不爱她怀胎十月,辛苦为他孕育的孩子。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所以我们……”


        

盛星渺正要接着往下说,说省钱。


        

结果,男人先一步。


        

“不需要。”


        

“啊?”


        

“养得起。”


        

寒时枭注视着盛星渺,嗓音低磁,霸气,“无论你生多少,你老公,都养得起,无须省钱,更无须你去用别的男人的钱。”


        

盛星渺:“!”


        

他这话,真是听得她又感动得好哭又气得好笑。


        

简直就是个大醋坛子!


        

“你听我说。”


        

“不必再提,我让季五去办。”


        

“喂,寒时枭,你怎么那么霸道啊!”


        

“盛星渺!”


        

“怎样,你现在是凶我是不是?小星星都不喊了,就喊我盛星渺是不是?”


        

“我没有。”


        

“没有?你刚刚难道没有喊我盛星渺,哼,你们男人,果然就是这样,得到了,就不珍惜了,就不值钱了。”


        

“唔唔唔……”


        

盛星渺话音堪堪落下,嘴巴就被狠狠堵住。


        

一个,带着怒气,惩罚意味的吻。


        

可,盛星渺分明看到了男人眼里的猩红,那小心翼翼,温柔的宠溺。


        

她暂时,安分老实下来。


        

寒时枭放开盛星渺,手指指腹摩挲过她的唇瓣。


        

盛星渺在男人怀里,仰着头看他,忽然,她张嘴,将男人的手指含入口中。


        

那一刹,她亲眼看见男人眼里的溃不成军。


        

她,爱极了他对她的无法自持,溃不成军。


        

只是,沈述的仇,她一定要亲手去报。


        

“老公,你让我去,不,你陪我去好不好,让我们一起,去给渣男送终,你给小星星撑腰,好不好?”


        

……


        

寒时枭最终还是拗不过盛星渺,答应了她的要求。


        

这是从开始就能预料到的结局。


        

盛星渺想做什么,寒时枭怎么会阻止。


        

她杀人,他抵刀,她放火,他抵罪。


        

……


        

“季五,上一次,我让你给沈述送棺材,你送得挺好的,事情办得挺牢靠啊!”


        

“夫人夸奖了,为夫人和枭爷办事,是季五的荣幸。”


        

盛星渺:“……”


        

这人,居然还在这里给她耍官腔,他的能力,除了寒时枭,她敢保证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了,以及他的忠心。


        

“行了,虚的,我也就不说了,我这里呢,还有一个事情要你去办。”


        

“夫人请吩咐。”


        

盛星渺:“你就,嗯,拿着你家枭爷的钱,”


        

盛星渺重点强调这几个字,没出意外,看到寒时枭眼眸中漫开满意的光芒。


        

盛星渺:“……”


        

这个男人,他怎么这么容易取悦啊!


        

唔,真是,可爱死了!


        

这么冷酷,帅气的人,用可爱这样的字眼,会不会不太好,怎么会!


        

可爱,是世界上最高级美好的形容词。


        

于盛星渺眼里。


        

寒时枭便是最为美好的存在。


        

盛星渺在心底夸了夸她的男人,才接着冲季五说道,“你就拿着你家枭爷的钱,去那种,做黑白喜事的地方,去给我请一队奏乐的,尤其是那个吹唢呐的人才,你别省钱,多给我请几个!


        

送终吗!这声音,就是要越响越好!”


        

唢呐一奏,不是大喜,就是大悲。


        

沈述,呵,胆敢一再撩她的底线,那么,她便送他早死!


        

盛星渺眼眸中,咬着深可见骨的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