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枭爷,团宠小祖宗又甜又爆 > 第98章 :枭爷来给他家小孩撑腰了!(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说……!


        

疯,疯了!


        

底下,所有人目光里,浮上惊骇!


        

“这盛家大小姐,胆子也太大了吧,怎么什么都敢说,敢想!”


        

“嗨,刚刚还觉得这盛家大小姐不错,眼下看来,啧,这果然是乡下出来的人啊,嘴里没个什么b数!”


        

“寒家那位……哈,这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


        

盛家倒不是不能和寒家一比。


        

盛家家族里的七个孩子,尤其是盛星渺他们家这一脉里的,个个皆是人中龙凤。


        

盛家地位在整个京都城,已然极高,非是要和寒家一比,也不是不行。


        

众人只是觉得,盛星渺口中,说的是寒家那位而已!


        

京都枭爷!


        

那是什么人物!


        

是人人提上半句,都会觉得亵渎的神明!


        

她盛星渺,怎么好意思,怎么那么大脸?


        

众人,原本还挺喜欢盛星渺性格的。


        

现下,也都转了脸。


        

碍于盛家权势,不敢大声说,可……小声的议论是免不了的。


        

一个个,异样的目光落在盛星渺身上。


        

盛星渺挑挑眉眼。


        

心想,她不止是要说呢,还要做呢!


        

等等,她就要和她家老公,做世界上,最快乐的事情。


        

有情人做最快乐的事!


        

只是这些,又何足矣为外人道!


        

今天,她是来给沈述送终的,到此,目的差不多了。


        

她,该走了!


        

她的老公,在等着她呢!


        

想到寒时枭,盛星渺眉眼间便流露出浅浅,温柔的笑意。


        

“有意思吗?”


        

却在这时,已经都被忽略了许久的沈述,猛地出声。


        

话意,有几分的令人琢磨不透。


        

众新闻媒体的注意力瞬间被他吸引过去。


        

“什么意思!沈家三少这话是什么意思?”


        

所有人,脑海里皆浮现一个疑问。


        

他们举起话筒,对着沈述,一个个,争先发问,“三少,请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能给我们解答一下吗?是还有什么隐情吗?”


        

盛星渺,她闻声,也回了个头,看着沈述,倒看看……他还要闹出个什么幺蛾子来!


        

“你是假的!”


        

沈述望着盛星渺说道。


        

紧接着,又看向旁边,举着话筒,收音器的记者。


        

“她是假的。


        

这个女人,她根本不是什么盛家大小姐,她,就是个冒牌货!”


        

轰,沈述这话落,全场,震惊!


        

“这是又出现反转了?”


        

“沈家三少要和盛家大小姐订婚,盛家大小姐出现打脸,辟谣。


        

如今,再度反转,盛家大小姐竟然不是盛家大小姐?”


        

他们,究竟该相信谁的话?


        

所有人的一颗心,全然的被提了起来!


        

简直,太刺激了!


        

“三少,请问,你说这话,有什么依据,你怎么证明,她不是盛家大小姐呢?”


        

有人提问。


        

沈述反问:


        

“需要什么证明?她用什么证明了她是盛家大小姐吗?”


        

“你们觉得,她有个大小姐的样子吗?她来这里,身边又跟了一个盛家的人?方才,万事就凭她的一张嘴而已!”


        

而因为他这寥寥两句,整个场面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因为,盛家大小姐,确只是传言里的人物,没有得到盛家公开场合的承认,也从未有人见过她。


        

这女人说她是,就真的是了?


        

方才,只顾着确认盛家确有这么位大小姐,大小姐下场打脸的爆点!


        

却忘记质疑她的身份!


        

或许,她真的不是!


        

“你们说,这女的和三少,到底谁的话是真,谁的是假啊?”


        

“这,这……我也不知道啊!感觉两个人说的都跟真的是的!”


        

“我觉得,还是三少吧!


        

他是沈家的三少爷,是我们都知道的事情,可那女人,谁知道她是谁!指不定就是个假的!”


        

“可是……”


        

有人还想就此反驳一下。


        

毕竟,疑点重重。


        

谁都知道,万国金地是京国最大的酒店,这女人,她能操控酒店,让白喜事的人进来,又砸场。


        

背后没点势力,这不科学啊?


        

他分析的话还未开始说,就听面前,男人再开了口,“这个女人,她不过就是承魅酒吧里的一个陪酒女,我们只在一个应酬场合里,见过一面。


        

当初,我要是知道就那么一面,她就会对我如此死缠烂打,纠缠不休,甚至搞出这样一出,来构陷,侮辱我!


        

我当时,定然第一个将她赶走!”


        

沈述一番话说的抑扬顿挫,咬牙切齿,仿若是被盛星渺逼到了极点。


        

“天呐,原来是个陪酒女!难怪我说,怎么身上没有一点大小姐气质呢!


        

刚刚,是谁说她有气质修养的,这下打脸了吧!


        

赶紧的,一个个都出来挨打!”


        

“切,你自己方才不也是说了!”


        

“我,我那是……”


        

底下,一阵小声地争执。


        

随即,所有人朝着盛星渺蜂拥而至。


        

“你好,这位小姐,请问,沈三少爷说得是真的吗?”


        

“你并不是什么盛家大小姐,你只是冒充的,你是酒吧的陪酒女?”


        

“你害三少是出于什么?您和三少之间有感情吗?还是只是想要三少的钱?刚刚那些视频,照片,是伪造的还是真实,那里面是不是有你?”


        

“请回答一下,这位小姐,请您回答一下!”


        

……


        

盛星渺,她倒还真是低估了沈述,死到临头了,竟然还能想出这样的,倒打一耙的办法!


        

盛星渺从前,只从新闻里知道,有人需要证明我是我!


        

没想,今天这样的事情叫她遇上了!


        

还真是,开眼界啊!


        

盛星渺侧眸看着眼前,这如同闹剧的一幕。


        

她眼角浅浅勾起一抹薄凉的笑容。


        

“小姐,请你回答一下!回答我们一下啊?”


        

大家,看到她脸上露出的这样的笑容,心里莫名一颤,感觉到了胆寒。


        

但很快,这样的畏惧,就被收起。


        

一个陪酒女,有什么可怕的!


        

站在盛星渺面前的,上一秒,还算温和的记者们,这一秒,犹如洪水猛兽,又像巨大的黑洞,想要将盛星渺咬进嘴里,吞噬干净!


        

人性!


        

盛星渺眉眼清浅,红唇浅浅拉开一个不屑又冷漠的弧度,欲开口,或许懒得动口了,直接动手,比较快吧?


        

从身后,却忽然响起一道低沉男声!


        

“嗯,我来证明怎么样?”


        

……


        

所有人,包括盛星渺,循声,皆回望。


        

只见,一道高大身影,自宴会厅门口,拐角处缓缓走出。


        

……


        

这,这是……寒,寒家……那位?


        

宴会厅里。


        

众人先是惊艳于忽然出现的男人的俊美。


        

随即,臣服于他的气场。


        

有些人,生来就是叫人仰望,让人只能匍匐于他的脚下,而不能与他站于同一高度。


        

寒时枭,就是这样的人!


        

在场,所有人认出来人后,心生胆寒。


        

寒时枭为人虽然低调,鲜少出现在新闻上。


        

但名号,众说周知,也到底见过!


        

是以,谁都知道,来人,就是如今一手掌控帝国经济命脉,商场里的王,寒家如今的当家家主——寒时枭,枭二爷!


        

怎,怎么可能!


        

他,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所有人骇然!


        

随即,脑海里猛然灌进男人嘴里,方才说的那一句话。


        

“嗯,我来证明,怎么样?”


        

证,证明什么,刚刚这里,需要证明的是什么?


        

是盛家大小姐证明自己是盛家大小姐!


        

所以,现在,这是!


        

……


        

“枭,枭爷……我,我们……”


        

“嗯?你们不是要证明么?那么,我来证明够不够?”


        

轻,轻飘飘的一句反问,却是带着凌人的气势。


        

所有人,都快要跪下了。


        

寒时枭伸手,将盛星渺深拥入怀,随即,再带着她转身,面对,已经吓得天昏地暗的一众人,继续开口,


        

“她就是盛家大小姐。”


        

“我寒时枭,唯一的妻!”


        

轰!


        

如果说,男人的出现,和他方才的话,已经足够叫人震撼!


        

那现在,他这一句!


        

简直是一语掀起千层巨浪!


        

眼前的女人就是盛家大小姐!


        

她除了是盛家大小姐,还是寒家的儿媳妇,枭二爷亲口承认的妻子!


        

妈妈呀!


        

他们惹了什么样的人啊!


        

完了完了!


        

这下他们都要完了。


        

当男人目光一一扫过他们,所有人想躲,却无力动弹,腿软了!


        

而对上男人目光,他们知道,或许,从今天开始,京都再无他们立足之地!


        

一生,都毁了!


        

所有人哭丧下脸。


        

沈述,也在其列。


        

次日,有关于沈家三少的丑闻,漫天飞舞,沈家老爷子原本有意传家主之位给他。


        

于此,勃然大怒,别说,传家主之位给他了。


        

就是,让他再在沈家待下去,都嫌丢人!


        

直接,发布公告,沈述已经被逐出沈家,与沈家再无半点关系!


        

……


        

余光中于《绝色》里说:


        

若逢新雪初霁,满月当空。


        

下面平铺着皓影,上面流转着亮银。


        

而你带着笑地向我步来。


        

月色与雪色之间。


        

你是第三种绝色。


        

……


        

盛星渺侧目,望着身边的男人。


        

他目光深邃,充满坚毅。


        

他身躯高大,如同磐石。


        

他……就是她的绝色!


        

寒时枭,他就是盛星渺心里的第三种绝色。


        

他,一步一步,仿若踏着星月,破过风雪,披襟斩棘而来。


        

如同高山之上,皑皑白雪,清风霁月般明朗,俊美。


        

他,淌过山河,跋涉千万里,来为他家小孩,撑腰了!


        

我不是来主持公道的,只是来为我家小孩撑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