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一章 孩子不是未婚夫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章 孩子不是未婚夫的


        

希尔顿大酒店。


        

江俏捧着九个月的大肚子,艰难的走在走廊上,边走边环顾四周。


        

今天是她和楚寒订婚的日子,马上快到吉时了,他怎么不见了


        

“寒哥哥,你真的要和江俏那个养女订婚吗她怀得不是你的孩子啊”


        

一道熟悉清柔的嗓音忽然传来。


        

江俏脚步一顿,循着声音看去,就见楼梯间,姐姐江宁雪和楚寒交缠在一起。


        

楚寒搂着江宁雪的细腰,沉声道:


        

“她被人强j那晚,我就在隔壁,我自然知晓她怀得不是我的孩子。但如果让她知晓这一切是你设计的,她怎么会把手上15的股份让给你”


        

“呜呜,我就是想不通,江俏她明明是个养女,为什么爷爷还要给她15的股份”


        

江宁雪楚楚可怜的说着,柔若无骨的黏在他身上: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楚哥哥,你这么说是不是嫌弃我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心狠手辣、还不是真正的江家千金、所以喜欢妹妹不喜欢我了”


        

“傻瓜,你在说什么胡话,你妈把你偷偷换成江家千金那一刻起,你就是真正的江家小姐而且江俏她那么土,那么丑,别说她是真正的江家千金,就算是皇家公主,我也不会喜欢她。


        

等婚后拿到她的所有股份,我就和她离婚,给你一场盛大的婚礼


        

今天,我先补偿补偿你。”


        

江俏身体狠狠一顿,难以置信的如遭雷劈。


        

她肚子里怀的竟然不是楚寒的孩子


        

她失身那晚,竟然不是给了楚寒,而是被江宁雪设计的


        

而且,她从始至终就不是江家的养女,是被江宁雪的母亲换掉的


        

从小到大,她就因养女身份受尽虐待,是江宁雪这个姐姐给了她唯一的温暖,处处护着她、还告诉她不用好好学习,让她开心就好。


        

她把她当做至亲,当做唯一,还把爷爷给的所有好东西、所有好机会、包括去国进修的唯一机会,全都让给了江宁雪。


        

却没想到,江宁雪竟然害她还设计了她整整十八年


        

她的未婚夫竟然知晓这一切、还纵容这一切,和江宁雪一起谋算她


        

“哐当”


        

她踉跄的后退,忽然不小心撞到了脚边的花瓶。


        

在办事的楚寒和江宁雪扭头一看,瞬间瞳孔紧缩。


        

“江俏你怎么会在这儿”楚寒拧眉。


        

江宁雪更是连忙推开楚寒,整理自己的衣裳解释:


        

“妹妹,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样,我和妹夫只是开个玩笑,寒哥哥他爱得是你”


        

“呵爱我爱的不过是我的股份,爱我整个江家的财产楚寒,江宁雪,今日我便要让所有人看清你们的真面目”


        

江俏快步下楼。


        

楼下有金城所有的贵胄,有江家和楚家所有的亲戚,她要让所有人知晓江宁雪才是养女让所有人知晓楚寒和江宁雪的狼子野心


        

楚寒一把拽住她的手腕:“江俏,别闹了你都怀孕了,若不是看在你手中股份的份上,我怎么可能和你订婚你有什么资格这么高傲


        

倘若我不要你,你这种十八岁就失身怀孕的人,还有谁会要你”


        

对,她才十八岁她本来可以去读大学,却被江宁雪害得失身怀孕,压根没法读书,只能和楚寒订婚,做一个人人鄙夷的全职妇人


        

之前她还觉得幸福,可现在看来,就是恶心


        

“我就算是孤独终老,也不会和你这种衣冠噙兽在一起”


        

江俏甩开他的手继续往楼下走。


        

江宁雪眸子一凛,这事闹出去,她就毁了


        

“妹妹”


        

她伸手去拉江俏,可是实则却是重重一推。


        

“啊”


        

江俏猝不及防,沉重的身体瞬间从楼梯上滚下去。


        

她大大的肚子撞在墙壁上,双腿间,缓缓流淌出鲜血。


        

江宁雪似乎是吓惨了,小脸惨白无比:


        

“寒哥哥,怎么办怎么办我不是故意的我想拉住她呜呜,我好怕”


        

“别怕,她知晓我们的计划,本就该死是她自己敬酒不吃吃罚酒”


        

楚寒眸底掠过一抹狠意,快速下楼,狠狠踹向江俏的肚子。


        

一脚、两脚、三脚


        

“啊”


        

江俏痛得撕心裂肺,目眦欲裂。


        

这个她从小爱到大的青梅竹马,这个说不嫌弃她是养女、会护她一生一世的男人,竟然如此残忍的对她


        

她好恨她不甘


        

可血越来越多,染红了她白色的礼服,染红了地面


        

在剧烈的疼痛中,她渐渐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