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三十一章 还能这么操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三十一章 还能这么操作


        

另一边,江俏在保安们的护送下,上了早上坐的豪车。


        

就见副驾驶又坐着战懿。而且更恐怖的是,开车的又是战九


        

那魔鬼经历,又要重演


        

她条件反射就想推开车门下车,可现在下去,外面那些人会分分钟把她扒光扑倒。


        

这一恍神,战九已经一踩油门,车子直接飙了出去,这是压根不给她反悔的机会。


        

江俏眸色一变,忽然想到了什么,她朝着战懿俯身而去。


        

战懿看着越来越近的她,眼眸幽深,性感的喉结上下滑动。


        

凝神间,江俏已经越来越近,手还伸向了他的腰。


        

前排的战瑾安连忙捂住了眼睛。


        

战九也把后视镜按下,心无旁骛的开车。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江俏的手落在了战懿腰间,不断摸索。


        

战懿感觉到她柔滑的小手,幽幽的勾唇道:“江小姐若是想摸的话,腹肌和胸肌手感更好。”


        

“摸你个鬼,想什么呢”


        

江俏甩了他一个白眼,拉过他身后的安全带,直接给他系上。


        

“谁稀罕摸你,不过是为了防止你又摔过来,我可没那么多衣服给你破坏。”


        

说完,她坐直身体,给她自己也系好安全带,并且系得牢牢的,一点也不松动。


        

战懿:“”


        

原来她摸索半天,竟然只是给他系安全带。


        

前排的战九一脸生无可恋的把后视镜掰回了原位。


        

战瑾安也了无生趣的放下了自己捂眼睛的小手。


        

哎,妈咪是个钢铁直女怎么办


        

这么下去,两人还怎么能萌生感情


        

他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不断转着。


        

而后座的战懿和江俏,因为系着安全带,两个人坐得很稳,中间像是隔了一条黄河那么宽的距离。


        

战瑾安越看越焦急,好不容易接到妈咪,妈咪和爸比却没有一丁点的接触,要是就这么把妈咪送回去了,那不是浪费了这么好的机会么


        

眼看着车子就要出了城,忽然,他眸子一亮,捂着肚子“哎哟哎哟”的呻音起来。


        

战九连忙将车停靠在路边,担忧的问:


        

“小侄子,你怎么了”


        

“肚肚肚肚疼好像是因为没有吃早餐”战瑾安艰难的挤出话。


        

战九拧眉:“那你这是犯胃病的征兆啊,再饿下去可能会胃穿孔,必须得吃饭的。”


        

“啊这么严重”


        

战瑾安吓得小脸一白,连忙愧疚的扭头看向江俏:


        

“妈咪,你能先带我去吃点东西么呜呜肚肚好痛”


        

“你脸色太白了,赶紧让你九叔和爸带你去吃东西啊,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


        

江俏说着,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


        

“不行”


        

战瑾安大喊了声,喊完后,意识到自己嗓门太大了,他又立即恢复了气息奄奄的姿态,说:


        

“呜呜,妈咪,我不想和爸比九叔吃饭,他们每次都吃麻辣、火锅,还吃朝天椒,臭豆腐口味超级重


        

我还是个孩子,我只想吃清淡的,可他们不让,他们说辣才能长高高。


        

平常还好,我知道我没有妈咪,没有宠爱,我必须听话,必须懂事,必须做个乖宝宝。


        

可是现在呜呜呜,我胃病犯了,我吃辣椒会死掉的呜呜呜我不想死、不想胃穿孔呜呜”


        

战瑾安边说边仰着头痛哭,伤心的眼泪和鼻涕糊了一脸。


        

战懿:


        

战九:


        

他们什么时候喜欢吃朝天椒臭豆腐了他们怎么不知道


        

江俏已经被战瑾安哭得心都化了,她连忙打开车门走过去,将他抱在怀里。


        

“安安不哭,这次阿姨保护你,绝不让他们再喂你吃辣椒咱们去吃养生粥”


        

“好呀好呀。”战瑾安拍着肉乎乎的小手,破涕为笑。


        

不过他小脸都哭花了,看起来要多辛酸有多辛酸。


        

江俏只好抱着他往不远处的一家养生粥店走去。


        

战懿和战九也跟在其后。


        

三个人进了一间雅座,江俏点了粥和一些清淡的菜。


        

服务员离开后,江俏看到坐在对面的两个男人,一肚子火,怒不可遏的骂:


        

“你说你们两个大男人,好好做个人不行吗小孩子还这么小,怎么能吃辣椒


        

什么吃辣能长高,这简直是害人不浅的封建迷信,你们二十世纪的人,竟然能信这种鬼话”


        

“我们”战九条件反射就想解释。


        

战懿私下却踹了他一脚,表面沉稳谦逊的对江俏道:


        

“江小姐说得是,战某铭记于心,还有什么别的育儿常识,希望江小姐能多多指教。”


        

战瑾安:“妈咪,爸比还总是给我报很多补习班每天晚上让我学到十二点


        

对了,爸比还经常丢我一个人在家,一周才回家陪我吃一顿饭一个月才带我出门玩一次


        

呜呜,每次我都只能看别的小朋友有爸比妈咪陪,我却只有我自己。”


        

江俏听着,心都疼得快碎掉。


        

这么小的孩子,是多么可怜啊。


        

她忍不住看向战懿教导:“战总,你这样是不行的,即便他是你找代孕生下的孩子,但好歹流淌着你的鲜血,你是他的父亲,你应该有责任心。


        

学习班什么的,他才这么小,哪儿适合你不能像培养机器人一样的培养他,他还需要童真、需要快乐。还有”


        

她难得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


        

战懿竟然丝毫没有反感,不时点点头,不时给她倒一杯水。


        

最后,他还拿出手机,一本正经的说:


        

“江小姐可以加一下我的联系方式,以后如果看到关于教育孩子方面的知识,都可以分享给我。”


        

“对,妈咪,以后你要每天把刚才那些话都发给爸比一遍,不然爸比转头就忘了”战瑾安赞同的点着小脑袋。


        

江俏也没多想,拿出手机加上了他的微信。


        

旁边的战九一脸懵逼,还能这么操作


        

这才一会儿时间,聊得那么其乐融融就算了,竟然还连微信都加上了


        

这时,江俏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屏幕上显示一个字:墨。


        

墨虽然是她经纪人兼朋友,但如果不是重要的事,他不会联系她。


        

江俏连忙走到一旁接电话。


        

战懿眸心瞬间拧起,墨


        

这一看就是一个男人的名字


        

战九小声说了句:“拉响一级警报我等会儿就去查”


        

而江俏站在门外,就听电话那端墨公事公办的说:


        

“有两件事,第一件,蓝弑那边查出了当年在樽凰酒店的名单”


        

听到樽凰酒店四个字,江俏的身体微微一僵,下意识的看向了门内的人。


        

战懿正在给战瑾安夹菜,似乎察觉到她的目光,也看了过来,对她微微勾了勾唇。


        

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莫名有些异样,竟下意识的不想让他知道当年的事。


        

话更是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我回去后再谈。”


        

说完,她挂断了电话。


        

战懿察觉到她脸色不对劲,关切问:“怎么了”


        

“没”江俏捏了捏眉心。


        

她这是怎么了竟然鬼使神差的担心被战懿知道当年的事


        

见鬼。


        

她收敛思绪道:“就是出了点急事,我得先回去处理。


        

修理厂的人已经把赛摩给我送来了,你们照顾小安安好好吃饭,别再逼他吃辣了。”


        

“妈咪”战瑾安不舍的连忙起身,抱住她的腿。


        

江俏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安安乖,阿姨加了你爸比,每天会监督你爸比的,不会让他再虐待你了。”


        

“那好吧,妈咪一定要记得给我打电话打视频。”战瑾安不舍的蹭着她,如同一只小猫。


        

江俏点头安抚后,才迈步离开。


        

这时,战懿忽然站起身,跟在她身后说:


        

“我送你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