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三十九章 爷教教你怎么打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三十九章 爷教教你怎么打人


        

楚寒最先意识到什么,难以置信的噙着江俏问:


        

“江俏,难道你是ohy的老板”


        

“是。 ”一个字,言简意赅,气质逼人。


        

江俏摘了头上的鸭舌帽,露出一头漂亮黑亮的长直发。


        

她往后一撩长发,目光冰冷的看向一行人:“怎么有意见”


        

所有人瞬间石化,目瞪口呆。


        

江俏竟然是ohy的老板竟然是ohy的大佬


        

怪不得先前他们嘲讽她时,她一副高高在上看小丑的姿态。


        

怪不得无论他们怎么骂,江俏也不肯离开。


        

她们嘲讽江俏买不起一颗钻戒,可这整个ohy店铺都是她的


        

所有人的脸色都十分难看,尤其是江宁雪、江潇潇一行人。


        

这个一直看她们脸色的养女,竟然是ohy的老板


        

她怎么可以比他们还优越


        

江宁雪手心攥紧了,胸腔里涌动着阵阵嫉妒。


        

江俏噙着他们如同调色盘的脸,漫不经心问:“这钻戒,你们还买吗”


        

买吗


        

怎么买买江俏的东西


        

江宁雪只觉得喉咙卡了只苍蝇,难受的快死了。


        

江潇潇更是没想到,自己最看不起的人,竟然是老板而且还是自己最喜欢的一个品牌的老板


        

她愤怒的道:“不买了早知道这ohy店铺是你的,我们绝不会踏进来半步你有什么可横的,不过是做小三,用希拉里王子的钻石开店,还好意思显摆“


        

徐慧茹更是气愤的脸都红了:“江俏,我命令你,现在、立即、马上把店铺的管理权还给钻石王子,还给博纳公主,别再贪图一切不属于你的东西”


        

江俏目光淡漠的扫向她,冷笑:“你们是我什么人凭什么命令我再说了,你怎么知道这钻石不是我自己的”


        

“呵你自己的你一个养女,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钻石你攀附钻石王子,不惜破坏钻石王子的家庭,不就是为了钱吗”江潇潇讥讽的冷笑。


        

徐慧茹脸色更加冰冷,又恨又怒的道:“江俏,你别再执迷不悟,我是你的养母,你就应该听我的别忘了,你的命是我捡回来”


        

江俏“呵”的冷笑一声,不再理会众人,捧着锦盒径直走进店里。


        

她把锦盒里的钻戒一一摆在展示柜里。


        

那颗3克拉的红宝石钻戒,实在太美了,在阳光下散发着璀璨夺目的光泽。


        

江潇潇想到这些钻戒都是江俏的,嫉妒得都快发疯了。


        

她走上前用力一扯江俏:“江俏,伯母在跟你说话你没听到吗别以为这些都是你的那是你下贱睡来的,你要是还要脸,就把这些还给钻石王子”


        

“你是苍蝇吗嗡嗡嗡不买就滚出去”江俏再无耐心的扬出话,清凌的声音里说不出的狂妄。


        

江潇潇眉心一拧:“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今天就教教你这贱人小三怎么做人”


        

话落,她一把扯住江俏的头发,另一只手扬起巴掌就朝着江俏的脸狠狠甩去。


        

“教我做人我先教教你怎么打人”


        

江俏嘴角勾起一抹邪冷,忽然袖手一抬。


        

霎时,她准确的抓住了江潇潇的胳膊,用力一扯。


        

“咔”的一声,那胳膊被卸了


        

有气无力的吊着,提不起一丁点的力气。


        

“啊”江潇潇的痛叫声直冲云霄,脸色煞白得没有一丁点颜色。


        

徐慧茹大步上前,一把将江潇潇扯到身后,愤怒斥骂:


        

“江俏,你到底闹够了没有你做了小三就算了,还打你堂姐,你到底有没有一丁点的廉耻心”


        

“廉耻之心廉耻之心就是任你们羞辱”江俏冷冷反问。


        

徐慧茹怒呵,“她是你堂姐,说你两句怎么了你只是一个养女,你的命是江家人给的。更何况你做了道德败坏的事,她今天就算在这里打死你都不过分”


        

江俏眸底掠过一抹讥讽。


        

打死都不过分么那就看看谁先死


        

这时,江宁雪走上前,声音柔婉的劝说。


        

“妈,妹妹,你们别再吵了,有话好好说行吗


        

妹妹口口声声说她不是小三,说这店铺是她的,兴许是真的呢兴许她做小三,也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呢”


        

“呵,做小三破坏别人的家庭,能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不过就是爱慕虚荣而已如果当年我没捡她回家,她现在早就死了,她竟然不知满足,还做出这种丢人的事情,简直丢江家的脸”


        

徐慧茹越说越气,看向江俏痛心疾首道:


        

“你要是还要脸,要是还顾及一点我是你的养母,就立即回去找老爷子,说你自愿离开江家不要带累我们江家的名声”


        

“伯母说的没错今天下午我就要爆料你,让你声败名裂你最好趁早滚出去,不要连累江家的名声”江潇潇也嚣张大骂。


        

“呵。”


        

江俏冷冷一笑,“爆料是么你请便”


        

清丽的声音里说不出的张狂。


        

江宁雪最见不惯她这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不就是一个小三,有什么可狂的


        

这时,她眼角的余光瞥到有记者在暗中拍照,灵机一动,走上前拉住江俏的手臂劝说:


        

“妹妹,妈妈和潇潇都是为了你好。你犯了错就道歉吧,或者说出你的苦衷,我们都会原谅你的。”


        

“原谅你们也配拿开你臭熏熏的脏手”


        

江俏说着,一把撇开她的手。


        

“啊”


        

江宁雪身体倏地后退了好几步,“咚”的一声撞在钻石展示台上。


        

霎时,柜台被撞倒,玻璃哗啦啦碎了一地。


        

江宁雪摔倒在地,手心被玻璃划破了血。


        

“宁雪”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一声是徐慧茹,一声是楚寒。


        

楚寒连忙上前将江宁雪扶了起来,他关切的道:


        

“宁雪,你流血了”


        

“我没事,我真的没事,不是妹妹推我的,和妹妹没有关系,你们不要怪妹妹。”


        

江宁雪拉住楚寒的衣袖苦苦哀求。


        

楚寒俊冷的面容间满覆冰霜,怒不可遏的盯向江俏:


        

“江俏你姐姐是好心劝你,你怎么能这么恶毒你简直就是只白眼狼”


        

“贱人,你敢伤害我女儿你知不知道她的手还要弹钢琴的宁雪是你能碰的人吗”


        

徐慧茹怒不可遏的盯着江俏,只恨不得将她拆吃入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