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四十三章 求求你饶了潇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四十三章 求求你饶了潇潇


        

景绿柔虽然是个柔弱的妇人,但一心保护江潇潇,她连忙上前说:


        

“父亲,我知晓这次的事情潇潇的确有错,而且大错特错,但是潇潇的话也不无道理啊。


        

咱们养了江俏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说她发现了这么大的钻石矿,就算不给江家,也不该吱都不吱一声吧”


        

“对,这就是典型的忘恩负义,俗话还说得好,喝水不忘挖井人,江俏这不仅是忘了挖井人,还想弄死挖井人”


        

江家二先生、也就是江潇潇的父亲江振东上前道。


        

大厅里,全都是对江俏的弹劾。


        

江宁雪连忙上前道:“肯定不是这样的,江俏妹妹一直不喜欢我们,所以不告诉我们是理所应当,但她一定是告诉了爷爷。


        

爷爷对她那么好,她对爷爷肯定是尊敬的,这么大的事,她也不可能不告诉爷爷。”


        

江宁雪说着,给江鹤礼倒了杯茶,柔声道:“爷爷是吧你快为妹妹说句话呀。”


        

江鹤礼脸色沉了沉,说话说什么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这么大的事情,江俏压根就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这些年来,他还生怕江俏在非洲受欺负,一直让德叔照顾着。


        

还担心江俏回来受欺负,无论宗亲们怎么催促规划股份划,他都把那15的股份留着。


        

可江俏却


        

江宁雪察觉到江鹤礼的脸色不正常,知道自己赌对了。


        

她眸底掠过一抹得逞,表面却是故作惊愕的问:


        

“啊爷爷,难道江俏妹妹,连你都未曾告诉吗”


        

江鹤礼还没说话,徐慧茹就道:


        

“实在是太过分了我们这些年对她是严厉了些,但老爷子你对她是什么态度,我们全都看在眼里,可她竟然连老爷子你都瞒着实属过分”


        

“人家这是翅膀硬了,生怕我们江家沾她的光,分她的钻石矿”江振东道。


        

江潇潇更有了底气,不甘又难过的看着江鹤礼质问:


        

“爷爷,她心里都没有你,你还要为她发怒吗


        

我虽然不懂事,但我是爷爷你的亲孙女,我身上流淌着你的血,这些年来,每赚一笔钱,我都给爷爷你买了礼物。


        

江俏呢她是怎么对你的你真要因为一个不拿你当亲人的外人,对我使家法吗”


        

江鹤礼脑海里浮现起往日的种种,江潇潇虽然嚣张,但在家里是很孝敬他的。


        

相反,江俏


        

虽然他不在意什么钱财,但他是个老人,他在意的是孙女后辈到底孝不孝顺。


        

这五年来,江俏几乎杳无音讯。


        

他一直把江俏这个养女当亲孙女,可江俏心里真的有他这个爷爷么


        

“谁说我心里没爷爷了”


        

门口忽然传来一道清凌的嗓音。


        

所有人看去,就见江俏姗姗而来。


        

她穿着一套红色的高腰套装,短裙下那双腿长得宛若开了特效,腰更是不盈盈一握,张扬夺目。


        

江宁雪心里升腾起浓浓的嫉妒,江俏怎么能出落的这么美丽她真的恨不得划烂她的脸、划烂她的长腿


        

但此刻,她只能忍着,上前焦急的道:


        

“妹妹,你来得正好,你快向爷爷解释啊。我相信你一定是有苦衷,五年里才没有联系爷爷、没有告诉爷爷钻石矿的事。爷爷那么疼爱你,只要你跟爷爷解释,他肯定会原谅你的”


        

一番话,似乎真在为她开脱担忧。


        

但满屋子的人,脸都更黑了。


        

江鹤礼看江俏的目光中,也带着失望、痛心。


        

江俏立于大厅里,面对所有人的斥责,她目光犀利的扫视了一圈众人,最后落在江宁雪和江潇潇身上,带着一丝洞察的冷笑:


        

“你们确定,我五年里没有联系过爷爷吗”


        

江俏的眼神太过犀利,江潇潇被看的心中一寒,眼中划过一丝心虚,不过她随即挺起胸膛,强硬道:


        

“难道不是吗你有没有联系过爷爷,爷爷比谁都清楚”


        

说着,江潇潇跑到老爷子面前,一副气愤的样子对老爷子说道:


        

“爷爷,您说,这五年,江俏有给您打过一次电话,买过一次礼物吗亏您还时刻担心她,没有一次间断的给她生活费她就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


        

果然,听完江潇潇的话,江鹤礼的眼神黯淡下去,明显是对江俏失望了


        

江宁雪见状,心中暗暗得意,爷爷对江俏越失望越好


        

不过她面上还要维持她的人设,上前道:


        

“潇潇,别再说了,我相信江俏妹妹她一定不是故意的,她肯定是忙着打理钻石矿山,所以才没有给爷爷打过电话爷爷,您可千万不要往心里去”


        

她的话音落下,众人却更加脸黑。


        

什么很忙,江俏分明就是不想尽孝


        

江老爷子本就失望的面容,也更加寒凉了几分。


        

江俏看着江潇潇和江宁雪一唱一和的表演,脸上表情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仿佛高高在上的女王。


        

“说完了吗”


        

她漫不经心的抬头,缓缓勾出一个极冷的笑:


        

“五年来,我联系过爷爷一百一十次,但每次电话都占线我给爷爷送过十次礼物,但每次都石沉大海我甚至给爷爷发过邮件,但每封邮件都被黑客拦截


        

现在,你们真的好意思问我”


        

一字一句铿锵有力的话语扬出,江俏拿出一大沓资料,朝着江潇潇和江宁雪狠狠甩去。


        

霎时,漫天的纸张飞扬。


        

所有人低头看,就见纸张上全是江俏的购物记录、邮寄记录、拨打记录等。


        

但电话经通讯商核验,显示被特殊手段拦截,邮件也是。


        

而那些礼物,更有图片表明,是江潇潇的特助周姐直接领走,并转手就丢进垃圾桶


        

看到这些,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愣在原地,江潇潇更是慌的脸色都变了。


        

这怎么可能


        

江俏怎么会知道这些,竟然还将证据留了下来


        

江鹤礼看着,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顿时气得脸色铁青,胡子都在颤抖:


        

“好啊好得很江潇潇,你竟然背着我做出这么多丑事德叔,给我打狠狠的打”


        

德叔再也不敢耽误,立即拿了家法鞭子,朝着江潇潇走去。


        

那是一条长满了倒刺的荆棘鞭,在阳光下,能清晰看见上面还残留干涸的血迹。


        

江潇潇吓得腿一软,连忙求饶道:


        

“爷爷,不是我,是她陷害我的这些证据不是真的”


        

“给我打往死里打”江鹤礼半个字也不想听,直接转过身去。


        

景绿柔眼看自己的宝贝女儿要被打,连忙上前求饶:


        

“父亲,求求你息怒,求求你饶过潇潇这一次吧,潇潇她不是故意的。”


        

“谁再求饶,一律同罚”江鹤礼冷冷扬出话。


        

景绿柔半个字也不敢再说,想到什么,她又看向江宁雪:


        

“宁雪,我的好侄女,潇潇的好姐姐,你快帮帮潇潇啊潇潇从小到大都没被打过,她又最爱美,会留疤的啊”


        

“我”


        

江宁雪抿了抿唇,想到什么,她柔声道:


        

“二妈,你求我也没用,是江俏妹妹受了伤害,江俏妹妹如果肯饶过潇潇的话,爷爷一定会松口的。”


        

景绿柔一听这话,立即跑到江俏道:


        

“江俏,求求你饶了潇潇吧,她真的知道错了,她不是存心害你的。”


        

“妈,你别求她,她就是个贱人那些证据都是她捏造的,真的不是我”江潇潇愤怒吼着。


        

江鹤礼更是怒不可遏,冷声命令:


        

“给我打”


        

“四小姐,得罪了。”德叔低了低头。


        

立即有两名保镖上前,将江潇潇按到了一条长凳子上。


        

德叔扬起荆棘边,朝着江潇潇的后背重重打去。


        

“啊”


        

霎时,惨叫声冲破房顶,直冲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