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四十四章 不会便宜小白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四十四章 不会便宜小白莲


        

这才一鞭子下去,江潇潇的衣服已经被打破,鲜血直流。


        

她痛得五官紧皱,还是在喊: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是江俏那个贱人陷害我”


        

德叔无奈摇头,这三小姐脾气真硬,只能继续打。


        

一鞭、两鞭、三鞭


        

直到最后,江潇潇皮开肉绽,满身是血,痛得晕厥了过去。


        

可晕厥的前一秒,她还在辩解: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江鹤礼气得脸色铁青,命令道:


        

“来人,把这不肖女拖下去,没有我的许可,三个月内不准出门”


        

三个月


        

软禁三个月


        

“父亲,她是名模啊她不出门,她的热度会直接没了的”景绿柔心痛的扶着江潇潇。


        

江鹤礼冷哼,“闹出这么大的丑闻还想混圈给我退出名模圈重新找份幕后事业做不听劝的话,就给我滚出江家”


        

声音严厉,带着许久未曾有过的威严。


        

景绿柔被怔得哑言,只能和几个女佣扶着江潇潇离开。


        

离开时,还恨恨的瞪了江俏一眼。


        

都是江俏害的都是江俏不帮忙求情


        

这个恶毒的养女,就不该继续留在江家


        

江潇潇被拖走了,大厅里还有浓烈的血腥味。


        

江宁雪脸色最为惨白,她感觉那每一鞭子都像是打在她身上。


        

因为很多事情,都是她怂恿江潇潇去做的,如果爷爷知道的话,也会这么罚她


        

她已经不敢想象自己身份被曝光、江家人知晓她真实身份时的惨烈后果。


        

看来,必须得尽快拿到江家的所有股份


        

想到这些,她上前把茶杯递给江鹤礼安慰:


        

“爷爷,不要生气了,潇潇只是年轻气盛,一定会好好改过的。况且江俏妹妹洗白了,就是最大的喜事。


        

江俏妹妹还给江家带来了钻石矿,以后咱们江家就能成为锦城第二大家族了。”


        

她这一说,大家才想起正事。


        

江振东道:“对,既然你这么孝敬老爷子,就把钻石矿的股份都给老爷子,老爷子再分给我们大家。”


        

害得他的女儿被打,自然是要吐出些东西来


        

徐慧茹也道:“江家养了你这么久,从小到大没亏待过你,没有江家,就没有今天的你,你要是还有良心,就知道该怎么做”


        

江俏没理他们,只是看向江鹤礼问:“爷爷呢爷爷也觉得应该这样”


        

“哼一群狗东西”


        

江鹤礼气得直接掀翻了茶几上的所有茶盏,怒不可遏的看向众人骂:


        

“这五年江俏杳无音讯时,你们可有问过她一句现在她回来了,你们就觊觎她的财产你们的脸呢


        

尤其是你,江二当年硬说老大家的捡回江俏,就是想多个孩子多分份财产,江潇潇多次算计江俏,还把江俏推下南非山脉,就是你们指使的吧


        

现在你们怎么有脸要钱我要是你们,我都不好意思开口”


        

江振东本来就是个懦弱的人,这一被骂,瞬间不敢提了,只是嘀咕着道:“这是冤枉,我要是有唆使潇潇杀人的勇气,我还是个千年老贰吗”


        

多年来他都没什么骨气,几乎全听大房家的做主,在公司也没什么股份,就是个打杂的。


        

“哼,不是你最好江潇潇连谋害人命的事都做得出来,我饶不了她”


        

江鹤礼怒斥着,对所有人道:“都给我散了,江俏的钻石矿你们谁都别觊觎,这是她自己用命换来的,就是她自己的


        

谁再提,一律收回所有股份”


        

江宁雪气得手心紧攥,那么大个钻石矿,就由江俏自己独吞


        

凭什么


        

愚蠢的死老头,真是猪脑子


        

偏偏此刻她什么都不敢说,只能憋着。


        

谁想,老爷子又道:“对了,既然小俏你今天回来了,把股权书签了,这15的股份,当年就该转给你。”


        

他的话落,德叔立即把一份合同递上前来。


        

江俏没想到老爷子竟然不要她的钻石矿,还要给她股份,她一向冰冷的眸底,总算划过一抹温暖。


        

只是她还没签字,江镇炀这个“养父”就上前反对道:


        

“父亲,你是不是糊涂了,她已经有了巨大的钻石矿,为什么还要给她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她压根不需要这15的股份”


        

“对啊,我倒不是说妹妹不该要,只是拿了股份,就是江家的人,需要经常为江家集团出谋划策,还得经常开董事会。


        

妹妹她管理希拉里氏公司,又要做名模,现在还要管理江家,她应该很忙,完全忙不过来吧”


        

江宁雪也站不住了,开口劝说。


        

现在江家的股份,江老爷子30,徐慧茹夫妇20,江振东景绿柔夫妇10,江燃5,江潇潇5,江宁雪15,待定15。


        

因为江燃自愿把5的股份送给了江宁雪,所以江宁雪拥有20的股份。


        

她一直在觊觎着这待定的15股份,只要落到她手上,她股份就有35,直接超越江老爷子,成为江家最大的董事长


        

因此,无论如何,绝不能让这15股份落在江俏手中


        

可、江鹤礼却道:


        

“江俏本来就是江家的一份子,就应该拥有江家的股份至于钻石矿,是她自己用命换来的,你们也可以用命去换,不管你们得到什么,我都不会收进公司”


        

说完,看向江俏道:


        

“小俏,你尽管签字,不用管他们”


        

江俏点头,拿起笔唰唰唰的签下自己的名字。


        

反正她不要,这股份也会落在江宁雪手中,她怎么能便宜了小白莲花


        

所有人看着,全都气得眼红。


        

尤其是江宁雪,就差没吐血了。


        

觊觎了五年的股份,到最后还是落到了江俏手中,江俏这个贱人怎么不去死


        

有钻石矿了,价值几百亿的钻石矿,为什么还要回来抢夺她的东西


        

江鹤礼道:“所有人都下去,小俏留下。”


        

江家所有人愤愤不平的离开,一个个看江俏的目光,都恨不得将她燃为灰烬。


        

大厅里只剩下两人,江鹤礼招了招手,“小俏,过来,坐到爷爷身边来。”


        

江俏迈步走过去坐下,径直道:


        

“爷爷,钻石矿的事,希望你能理解。”


        

即便现在江家所有人都知晓,即便江鹤礼要求,她也不会把钻石矿给江家。


        

江鹤礼却拍了拍她的手,欣慰的道:


        

“小俏,你做得对,你本就不是江家的人,这些年爷爷还能护着你,等爷爷不在了,他们一定会吃了你。


        

你的财物,一定要自己守好,你没有亲人,钱将会是你唯一的靠山。”


        

江俏心里感动,却困惑的问:“爷爷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从小到大,所有人都厌恶她这个养女,只有江鹤礼待她如同亲生,这很不合常理。


        

江鹤礼眸底掠过一抹无人察觉的深沉,不过转瞬即逝。


        

他拍了拍她的手道:“以后你会明白的,现在先别问,时机未到。”


        

江俏心里的困惑更加浓重,究竟是什么事,能让江鹤礼对她这个养女这么好,还搞得这么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