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五十三章 老师,多多指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五十三章 老师,多多指教


        

来的男人,正是楚寒的特助,夏枭。


        

昨天经过她的点醒后,楚寒已经决定把江俏骗到手。


        

只要江俏嫁给楚寒,结过婚的女人,是很难再做名模的,如果再找个人让她怀孕


        

想到这些,江宁雪脸色就好看了许多,对路过的夏枭提醒:


        

“玫瑰花是送给妹妹的么态度放好点。”


        

“是。”夏枭低头应下,心里却好奇极了。


        

总裁不是和江宁雪在交往么怎么忽然就开始追江俏了


        

而且江宁雪不是应该吃醋生气,怎么反倒还支持起来了


        

不过这些,都不是他能问的,他只需要把花送到就行。


        

不远处,一辆漆黑的豪车内,战懿坐在后座,抱着九十九朵红色曼陀罗。


        

上面有一张卡片,写着清隽有力的一行字:你,让人着迷。


        

战懿眉心拧了又拧,“你确定江俏会喜欢这些花送花真行得通”


        

战九点头:“当然,女人都是爱花的,而且这曼陀罗花多符合她的气质


        

她要是把花放家里,看见花时还能想起你,总比吃了就没的雪蛤汤好吧”


        

战懿想到他千辛万苦熬得雪蛤汤,换来的只是她一句“别再送了”,俊冷的脸色黑沉。


        

这是他第一次追女生,却被拒绝的太彻底,那便送花试试


        

这时,江俏从公司大门走了出来。


        

战懿整理了下并不凌乱的领带,拿着花准备下车。


        

战瑾安在旁边握了握小拳头:“爸比加油”


        

战懿点头,正要推门下去,却被夏枭抢了先。


        

夏枭已经走到江俏跟前,将一束花递了上去。


        

“江小姐,这是楚总特地吩咐我给你送来的,全是法国新鲜运来的玫瑰,每一朵都是楚总亲自挑选”


        

他加重了“亲自挑选”四个字,话语里颇是高傲不屑。


        

以前江俏眼巴巴的追楚总,现在能得到楚总送的花,得开心的找不到北了吧。


        

是钻石大佬又怎样,不过就是捡到的一笔横财,骨子里还是个没教养没出息、依附男人的女人。


        

他下巴微微抬起,已经做好了看江俏喜出望外的准备。


        

谁想、江俏却冷冷扬出话:


        

“楚寒就亲自挑选出这些俗透烂大街的东西呵,眼光真烂。”


        

说完,她径直从夏枭身边,擦肩就走。


        

夏枭惊愕愣住,江俏说什么说楚总眼光烂


        

她以前不是巴巴的贴着楚总、就想让楚总送鲜花的么


        

不远处的江宁雪也倏地愣住,难以置信。


        

江俏现在连楚寒也不放在眼里了她不是爱了楚寒整整十五年,现在是真的不爱了


        

车内的战懿下意识的看向手中的鲜花。


        

鲜花是俗透烂大街的东西挑选鲜花,眼光真烂


        

他将手中的花直接塞进垃圾桶,目光冷凌的噙了眼战九。


        

战九尴尬的扯出一抹笑,“我我也不知道嫂子她这么与众不同吗”


        

这时,夏枭想到楚总的命令,还是厚着脸皮追上去:


        

“江小姐,楚总说了,这是他的心意,让你一定要签收,有什么事,你可以去找他谈,别为难我好么”


        

“一定要签收是么”


        

江俏忽然停下脚步,嘴角勾起一抹讥诮的弧度。


        

夏枭心里升腾起一抹不安,还没明白这感觉从何而来,忽然


        

江俏倏地抬起长腿,一个飞扫。


        

霎时,“唰唰唰”,原本鲜艳欲滴的红玫瑰被她辣腿催花,掉了一地,只剩下光秃秃的花杆子


        

她冷呵一声:“签收完毕,可以滚了”


        

夏枭捧着一捧花杆子,身体彻底僵硬住。


        

曾经唯唯诺诺的江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飒这么野了这特么太狂了吧


        

车内的战瑾安开心的直鼓掌,“妈咪干得漂亮就该这样


        

爸比,你快去追妈咪呀,你还有机会的快点把妈咪追到手,绝对不能让那些小人抢走了”


        

战懿面容间浮现起一抹深邃,去追如何追


        

江俏的性格,恐怕不会理会他。


        

他目光不悦的看向战九,“不是自诩情场高手,现在怎么不吭声了”


        

战九连忙面对方向盘,“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此刻我就是一个司机,一个负责认真的司机”


        

负责认真


        

战懿听到这四个字时,薄唇忽然微微上扬,深邃淡沉。


        

“有办法了,按我说的做。”


        

另一边,江俏径直到了停车场,骑着赛摩就要离开。


        

这时,“妈咪妈咪”


        

一道软萌的声音传来。


        

江俏扭头,就见战懿抱着战瑾安走来。


        

战瑾安小小的身体坐在他的臂弯上,又萌又可爱,衬得战懿身形昂藏、肌肉紧实。


        

俊男萌宝,简直是闪瞎眼的组合。


        

江俏眉心却拧了拧:“你们怎么来了”


        

话语里明显就是不待见。


        

战懿早已习惯,他面色沉稳的道:


        

“是这样的,上次江小姐给我讲了许多育儿的知识,我一直铭记在心。


        

恰逢这次安安的幼儿班有所活动,所以我今天特地抽空请假,准备带安安去游乐场玩。”


        

江俏脸色微微好看了些,没想到战懿竟然还知道改变了


        

战懿又道:“但这是我第一次带孩子出门,还是去那么多人的场合,我担心照顾不好他,所以特地来请教请教老师,了解下注意事项。”


        

“这个么”江俏见他一本正经的姿态,也跟着认真起来,叮嘱道:


        

“孩子还太小,别玩太多刺激的项目,例如过山车和疯狂摆锤都不适合。


        

另外游乐场里人太多,一定要看好小孩子,稍不注意就会走丢,还会”


        

“嘤嘤嘤。”战瑾安听到这里,忽然委屈的大哭:


        

“呜呜,要妈咪保护,爸比是个男人,一点都不细心,他都把我弄丢九十八次了”


        

“九十八次这么多”江俏拧眉。


        

战瑾安连连点头:“可不是,呜呜,不管是逛街还是去公司、去参加宴会,爸比稍不注意就把我弄丢,我和他在一起木有一点安全感


        

我不要和爸比一起游乐场,不要去”


        

“安安,听话,这次我会注意。而且这是你们幼儿园安排的自由活动,所有的朋友都去游乐场了,就你不去,会被人笑话的。”战懿耐着性子安慰。


        

可战瑾安听到这话,像是想到了什么,被刺激到了般,哭得更加厉害了:


        

“呜呜哇哇,啊啊啊呜呜呜我不去,我不要去我不”


        

边哭还边挣扎,小腿几个乱蹬,硬是从战懿怀里跳了下来,一把扑向了江俏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