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六十八章 间接接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六十八章 间接接吻


        

宋佳真离开不一会儿后,楚寒就来了。


        

江宁雪看到他,瞬间委屈的扑进他的怀抱:


        

“呜呜,楚哥哥,我好难过,我输了,我对不起你,我没能帮你打垮妹妹呜呜”


        

“宁雪,别哭了,你现在更应该担心的是自己。”楚寒心疼的为她擦拭泪水。


        

江宁雪却抽泣着说,“我没什么的,妹妹她的确很优秀,我输得心服口服。可我一想到她会走得越来越高,越来越让战懿喜欢,我就为你难受。


        

妹妹她以前是最喜欢你的,现在看来她不会了,经过这一次后,战懿肯定会更加喜欢她,她恐怕会把钻石矿给战懿。


        

你和她认识相处了整整十五年,却比不上她认识一个月不到的战懿”


        

楚寒听着这些话,脸色越来越阴沉。


        

这次江俏的应急大反转,的确让多个圈子的人都为之惊叹,战懿肯定也会更喜欢江俏。


        

而江俏势必恃才放旷,不把他放在眼里。


        

他想到什么,搂着江宁雪安慰道:


        

“别想太多,这两天你先回家好好休息,别上网别看新闻。江俏这边我会想办法解决。


        

你别忘了,我手中还有些东西,我会找准机会发出去。”


        

“发那些东西么,可会不会彻底毁了妹妹”江宁雪那蹙眉。


        

“呵,这也是她自找的,她这两天一直在算计你,你就别再为她担忧了。”楚寒将她搂在怀里。


        

江宁雪只能小鸟依人的依偎着他,眸中却满是阴狠。


        

那些东西,一定会让江俏身败名裂


        

只要楚寒支持她,就足够了


        

楚寒感觉到她的柔弱娇小,更加心疼,这个一心为他着想的女子,他怎么能不爱。


        

一定要想办法尽快弄到江俏手中的钱财,给江宁雪一个安好的环境


        

窗户倏地划过一道闪电,“轰”的一声,雷声震耳,大雨倾盆。


        

原本火辣辣的天,瞬间垮塌下一场暴雨。


        

山中明月。


        

门铃声忽然响起,江俏走到门口,透过猫眼看出去,就见战懿正撑着伞站在门口,在他旁边,还站着个矮矮小小的战瑾安。


        

大雨倾盆,即使打着伞,也有雨水飘在两人身上。


        

江俏本来不想和他们再有瓜葛,可也不得不打开门问:


        

“你们怎么来了”


        

“妈咪,我们来看看你,给你庆祝呀”


        

战瑾安提着一大袋子的东西,晃晃悠悠的跑进来。


        

战懿收了伞,手中也提着两瓶红酒。


        

江俏拧眉:“庆祝什么”


        

“你赢了江宁雪,顺利翻盘,这么大的事,自然要庆祝庆祝。”


        

战懿说着,走进屋内,动作优雅的把袋子里的东西拿出来。


        

江俏没想到他竟然真的跑来给她庆祝,淡淡道:


        

“其实不用庆祝,我赢的人太多,以后还要赢她很多次。”


        

战懿:


        

这口吻,这自信。


        

他沉声说:“放心,就是随便吃吃烤肉,也不是什么大型的庆祝。”


        

边说他边把烤锅放在桌上,还陆续拿出菜。


        

有上等精品五花肉片,安格斯肥牛,t骨牛排,阿根廷大龙虾


        

所有的一切都是处理好的,放在精致的盒子里,打开即食。


        

江俏看得瞠目,这就是随便吃的烤肉


        

就这些菜,随随便便也得几百万吧。


        

虽然她很有钱,但她比较节省,从来不会吃这么多东西。


        

毕竟她一个人生活,没必要做太多,最方便的就是泡面。


        

为此,她还发明了最新款的自热式盒饭


        

战瑾安见她没动,走上前拉着她的手道:


        

“妈咪妈咪,快来吃呀,下雨天和烤肉超级配的哟,而且这些都超级好吃。”


        

边说边拽着江俏的手往桌前走。


        

江俏看了眼外面的瓢泼大雨,只好打消赶他们走的念头,走过去坐下。


        

战懿坐在她对面,开始烤五花肉。


        

他的手法十分熟练,拿着夹子翻烤,刷上少量的油,撒上盐、辣椒、孜然、香料等。


        

很快,空气里弥漫出浓郁的烤肉香味。


        

江俏拧眉,上次还不知道怎么弄菜的他,今天竟然会烤肉了


        

她忽然看到战懿的手背上,有一个大的水泡痕迹,明显是被烫伤的。


        

她拧眉:“你特地学的”


        

“嗯。”


        

战懿沉稳优雅,夹起烤好的五花肉,放在一片生菜上,卷好递给江俏道:“尝尝看。”


        

江俏看着他一脸宠溺的姿态,莫名有种和他是老夫老妻的错觉。


        

明明才见过几次


        

她敛眸道:“我自己来。”


        

话落,她夹起其他的五花肉开始翻烤。


        

战懿眸底掠过一抹黯然,却也不收手,就静静的凝视她:


        

“江小姐,看在我受伤的这只手上,尝一次如何”


        

低沉的声音里,竟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魔力。


        

江俏鬼使神差的应下:“好吧”


        

战懿薄唇一勾,伸手将烤肉递向她的唇。


        

江俏下意识的张开嘴吃下,可唇却不小心碰到了战懿的手指指尖


        

那一刻,两人的身体都僵了僵,只觉得有一股特殊的感觉蔓延至全身。


        

江俏拧眉,真是见鬼了,她最近是不是心脏出什么问题了


        

看来,有必要抽空去医院做一个全面的检查


        

而战懿眸底的笑意却更深,他拿起一块烤肉,也递进嘴里,还吮及了下手指,凝视着手指赞扬道:


        

“嗯,味道不错。”


        

江俏的脸瞬间一红,他这姿态,是在说烤肉的味道,还是说


        

这时,战懿又烤了只阿根廷大龙虾,递到她嘴边。


        

他的手,刚才他自己还吮及过,现在又要喂她


        

“我不唔”


        

刚开口,战懿就将虾子塞进了她嘴里。


        

江俏只觉得头皮都炸了,这是间接的接吻么


        

“战懿”


        

“我在,有什么事”


        

战懿凝视着她,一本正经。


        

江俏眉心一拧,这男人怎么这么厚脸皮呢


        

看来必须得和他说道说道了


        

她对战瑾安道:“安安,楼上的冰箱里放了果汁,你去帮妈咪拿一下好咩”


        

“好呀,安安这就去”战瑾安放下筷子,蹦蹦跶跶的上了楼。


        

战懿眉心微微拧起,江俏特地支开小安安,是想单独和他说什么


        

目测,不是什么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