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八十一章 他这是吃醋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八十一章 他这是吃醋了


        

江鹤礼虽然拥有百分之百的股份,给了江家的每一个儿孙,但是江家还有另外十个股东,是技术入股,掌握着公司的不同技术,每年直接享受一定比例的分红。


        

也就是说,他们不要股份,只要钱。


        

当年和江老爷子也是写得明明白白的,每年必须给净利润的百分之几,然后便兢兢业业为公司创造。


        

倘若他们一闹事,江家集团整个公司都将停止运转,比股票暴跌还要恐怖几倍。


        

江鹤礼拧了拧眉,问:“全都来了”


        

“可不是,内亲外亲都跟着来了。”德叔道。


        

他的话刚落,外面就传来闹闹嚷嚷的声音。


        

江鹤礼把香插好后,起身掸了掸膝盖,迈步走出去。


        

景绿柔看到他出来,大步上前道:


        

“父亲,那养女都承认了,现在你还要包庇她么她口口声声针对潇潇,说潇潇心术不正,可她自己又好到哪儿去”


        

“江家因为她亏损了那么多钱,必须让她立即退出江家董事会,把15股份交出来”江振东也喊。


        

其余的股东纷纷附和:“对,交出股份,逐出江家董事会撇清关系”


        

江鹤礼神色凝重,“事情都查清了警方也发话了”


        

“对,江俏自己都签下赔偿协议了,后天就赔给大家钱”一股东道。


        

江鹤礼布满皱纹的脸一垮,似乎瞬间苍老了许多。


        

江宁雪见状,连忙上前去扶着他道:


        

“爷爷,对不起,我本来也觉得妹妹她是冤枉的,这两天想了很多办法帮她,我还劝了那十一位名模姐姐,但是她们执意要赔偿,还逼得妹妹弄出这张协议”


        

说着,她把协议递给江鹤礼。


        

江鹤礼看着上面确实是江俏的亲笔字迹,身体都踉跄了一步。


        

江宁雪扶着他安慰道:“爷爷,你宽心,你也放心,我是绝不会要妹妹赔偿的。


        

而且你不用太为妹妹操心,妹妹还有钻石矿,怎么也不会缺钱花,就算以后出狱,也能衣食无忧。


        

现在当务之急,是撇清她和江家的关系,一来不会让江家股票再跟着下跌,二来,也不会让妹妹被这么多人厌恶啊”


        

“对,爸,如果你真的喜欢江俏,你还是收回股份吧,这么多人恨她,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来,万一不小心伤到她”徐慧茹也上前道。


        

江鹤礼脸色沉了又沉,犹豫无比。


        

但他比任何人都知道这群老狐狸的招数,如果再僵持下去,他们的确不会轻易放过江俏的。


        

他只能沉沉叹了口气,“就依你们吧,后天让陈宁带上股权转让书去找江俏。”


        

说完,他转身又往祠堂里走。


        

江宁雪眉心拧了拧:“股份转让书爷爷,让妹妹把股份转让给谁呢”


        

江鹤礼脚步顿了顿,才道:“先转给镇炀吧。”


        

他一把老骨头了,也该退场了。


        

江宁雪心头瞬间一喜,江镇炀没有任何一个出色的儿女,只疼爱她,只要股份落在江镇炀手上,那迟早也是会落在她手中的


        

她声音十分柔美的安慰:“好,那爷爷你注意休息,别太难过了,妹妹她还有钻石矿,她不会缺钱的。”


        

江鹤礼没再理会任何人,进了门,将祠堂门关上。


        

听到外面的喧嚷渐渐消失后,他才走到一堵墙壁前,按了个小机关。


        

光秃秃的墙壁上,忽然出现一个凹槽,凹槽里摆放着一个牌位,并不姓江。


        

江鹤扬凝视着那牌位,沉沉叹了口气:


        

“我虽然相信小俏,可现在这种情况,让她退出江家也是为了她好。


        

你放心,只要我活着一天,不管她有没有股份,我都会把她当做亲孙女。”


        

江宁雪并没有发现那牌位,得到江鹤礼的许可后,她心底已经乐开了花。


        

打发走所有的股东后,她对江镇炀道:


        

“父亲,恭喜你成为公司最大的股东,以后你可以更好的照顾我、照顾妹妹和弟弟了。”


        

“别跟我提他们两个,江俏现在还在牢里蹲着,江燃那小子更是十天没回过家了,说起他我就一肚子火”


        

江镇炀说着,看向她道:“宁雪,你一定要给爸爸争口气,爸爸信任的人只有你了。


        

你这段时间开始,可以把工作重心转到公司来,少接些代言也没事,爸爸的股份迟早也是要给你的。”


        

“爸爸,我不要股份,我只想为你分忧,我一定会抽空去公司实行,争取早点为你减轻些负担。”江宁雪道。


        

江镇炀连连点头,“不愧是爸爸的好女儿,比江俏那养女不知道好多少倍”


        

当天,江家的官博发布了一则声明:


        

“江俏五年来都在非洲,并未参与任何江家公司的管理,老董事长给她股份,只是看在她是江家女儿的份上,可她却做出如此令人憎恶的事,江家所有董事决定,将她逐出董事会,没收其所有股份,以后她的所作所为,和江家集团没有任何关系”


        

这种撇清关系的做法,却得到了所有人的支持。


        

网友们清一色的评论:“干得漂亮”


        

随着江家集团逐出江俏,事情又再次发酵。


        

因为江家是全国第一的房地产行业,别的集团或公司全面开发,但江家集团只开发楼盘,并且在全国各地都有开发小区、楼盘。


        

他们一发博,地方的账号微信也会进行同步的宣传,撇清关系,以至于几乎每一个城市的人,都知道了江俏下毒害人、被逐出江家一事。


        

江俏,彻底臭名昭著,声名狼藉,家喻户晓。


        

扣留室里,江俏却还躺在床上,悠闲的睡觉。


        

战懿带着战瑾安来,就看到那么一幕。


        

他给了战瑾安一个眼神,战瑾安便乖乖的站在不远处等。


        

战懿独自一人,提着精致的饭盒,迈步走进去。


        

他问:“明天就是开庭日,你真的全安排好了”


        

江俏没睁眼,淡淡道:


        

“嗯,有人会为我安排。”


        

战懿眉心一拧,心里忽然有些不舒服,“是希拉里卡森,还是他”


        

“他”江俏拧眉,难得的睁开眼睛。


        

战懿走到她床边坐下,淡漠扬出一个字:


        

“墨。”


        

低沉的嗓音里,带着明显的不悦和酸意。


        

江俏眉心蹙了蹙,他这口吻,是吃醋了


        

不过,他吃啥醋这么多天以来,墨压根没来看过她一眼好么


        

战懿见她没说话,忽然伸手抓住她的双肩,用力将她从床上拉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