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八十九章 我们之间,没有可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八十九章 我们之间,没有可能


        

江俏条件反射的想收回手,战懿却沉声道:


        

“别怕,我牵你去露台边看看。 ”


        

说着,拉着她往前走。


        

因为是池塘的设计,一切石墩都在水上,立于莲荷之间。


        

江俏倒也不敢挣扎,生怕不小心把他拽下水,于是,她只能任由他拉着,走到了最边上。


        

站在围栏前,晚风拂面,俯瞰万家灯火,头顶还是漫天星辰,出奇的美,空气里都弥漫着令人舒适的浪漫、温馨。


        

江俏莫名有些贪恋这种感觉,还沉浸其中。


        

只可惜、这一切的美好,很快都会化为泡沫


        

她敛了敛眸,在心里开始组织语句。


        

这时,战懿忽然转身面向她,凝视着她道:


        

“江俏,其实我可以给你一个家。”


        

低沉的声音被晚风送至耳畔,江俏心跳又漏掉半拍。


        

给她一个家


        

这意思是在求婚么


        

认识战懿这段时间来,他不止一次的表达过他的心态,这么下去,真的不太好。


        

江俏挣脱开他的手,淡沉问:


        

“战总在喜欢一个人之前,不去调查调查对方的过去”


        

虽然当年她怀孕的事被江家隐瞒的很好,连去非洲也只是对外说养病,但凭战懿的能力,只要他想查,就一定能查到。


        

战懿却道:“我喜欢的是你的人,无关你的过去。”


        

“那我以前若是杀过人放过火、亦或是怀过孕生过孩子呢”江俏反问。


        

战懿眉心微微拧了拧,似乎是在思忖。


        

江俏明显发现他的脸色沉了不少,她知道,他一定会是不屑,毕竟是这么高高在上的战懿。


        

却没想,战懿声音清冽道:“你要是杀过人放过火,说明对方一定欺负过你,我可以帮你再补补刀。


        

你若是生过孩子,我岂不是不费吹灰之力就白捡个孩子安安也能有个伴。”


        

江俏:


        

这男人,是以为她在开玩笑么


        

“战懿,我是在说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战懿一本正经。


        

江俏看着他的面容,一时间竟有些怔住。


        

认真的他这意思是真不介意她杀过人放过火,不嫌弃她生过孩子


        

怎么可能


        

兴许只以为她是在考验他吧。


        

她深吸了口气,又开始在心里组织语句,好一会儿后,才一脸严肃说:


        

“战懿,其实有件事很早就想告诉你,我想现在也是时候了。


        

我和你,真的没有任何可能在一起,因为五年前”


        

“战总战总不好了,出事了”


        

陈祁忽然跑了过来,紧张无比大喊:“安安出事了”


        

“怎么了”战懿眉心一拧。


        

陈祁道:“安安忽然抽搐痉挛十分严重”


        

“战九呢”战懿边问边拉着江俏的手快速往回走。


        

江俏已经顾不得什么话题了,听到战瑾安出事那一刻,她大脑“轰”的一声炸开,只想快点去看战瑾安。


        

陈祁回答:“已经给九爷打了电话,九爷赶过来,至少需要二十分钟。”


        

“准备热水,毛巾,咬棒。”


        

战懿沉敛严肃吩咐,拉着江俏快速坐电梯下楼。


        

江俏一心想着看安安,都没有注意到她的手还被战懿紧紧抓着。


        

两人到达二楼的儿童房时,就见战瑾安在床上不断痉挛,全身的筋脉都迸了起来。


        

这比上次江俏见到的,还要严重几倍


        

战懿道:“你出去等着。”


        

安安这个样子,一定会吓到她。


        

江俏却道:“不用,我陪着安安。”


        

说着,她快步走到床边,握着战瑾安的手道:


        

“安安,我是江俏阿姨,我在你身边,还没走。”


        

可战瑾安压根听不见,身体还在抽筋痉挛着。


        

他的眼睛也翻着白眼,额头上大颗大颗的汗珠滚落。


        

江俏看得出来,这次他不是装的,是真的严重。


        

她看向战懿,担忧问:“为什么会这样他怎么会这样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帮到他”


        

“别急,会好的。”战懿沉稳的安慰,拿着热毛巾上前,给战瑾安擦拭脸、身体。


        

随后,又把咬棒卡在他的嘴边,防止他咬到舌头。


        

江俏向来镇定果断,此刻却一点忙都帮不上。


        

她只能看着战懿倒腾,同时握着战瑾安的手安慰:


        

“安安,快点恢复好不好,你不是答应过阿姨会勇敢阿姨没有走,一直陪在你身边,你别有任何心里障碍。”


        

战瑾安还在抽搐,恍若没有丝毫的意识。


        

战懿沉声安慰:“他每年都会发作几次,等会儿战九来了给他打一针就好。”


        

“可还有十多分钟”


        

小小的孩子,竟然要抽搐十多分钟的时间


        

江俏心疼的都快碎掉了,她问:“每次都是这么熬着么没有任何别的办法”


        

战懿敛了敛眸,沉默。


        

的确没有任何的办法,每次只能熬着度过。


        

这十几分钟,无疑是漫长的。


        

两人只能眼睁睁看着战瑾安抽搐痉挛,除了防止他咬伤舌头外,也做不了任何其他。


        

好在战九以最快的速度赶来,竟然只花了15分钟时间,快速给战瑾安注射了一针药剂。


        

原本痉挛不止的战瑾安,总算渐渐平缓,却没有睁开眼睛。


        

战九道:“先出去,让他好好睡会儿。”


        

江俏看着战瑾安一脸的苍白,担忧无比,却只能跟着他们出了门。


        

门被关上后,她看向战九问:


        

“安安得的到底是什么病没法根治吗”


        

战九叹了口气,“是情感缺失心理性痉挛,安安他从小没有母亲,虽然战家能给他最优渥的生活,但情感上的缺失很难弥补,并且安安十分渴望有个妈咪,这个念头只要一天不除,就会一直形成病灶。”


        

“可今天我还陪着他,他应该很开心,按理说不该发作。”江俏困惑。


        

战九解释道:“没认识你之前,安安每年要发作46次,这次本该早就发作,能推迟到今天已经很不容易。也兴许是因太开心而产生的患得患失感引起。”


        

江俏眉心拧了起来,心疼得无以复加。


        

四到六次,一个五岁的小孩子,每年竟然要承受这么多次痛苦


        

而且今天他一直看起来很开心,送她礼物,给她夹菜,她一直以为他是快乐的,却没想到他却在患得患失的么


        

战懿忽然看向江俏道:“江小姐,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江俏疑惑的拧眉看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