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九十一章 我送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九十一章 我送你


        

江俏疑惑的拧眉,这么晚了他还来做什么


        

不过毕竟是他的家,她只能低声道:“进。 ”


        

战懿进门后,几名女仆也陆续进来,她们纷纷抱着被子、垫子等,利落果断的开始行动。


        

眨眼时间,地上铺好了简约的灰色系地铺。


        

女仆们纷纷撤离,还将门带上。


        

江俏拧眉,“战总这是什么意思”


        

“安安今晚兴许还会有发作的可能,为免意外,我需要随时在。”战懿沉着认真道。


        

他已经换上了纯黑色的绸缎睡衣,边说边走到地铺前坐下。


        

而地铺就在床边一米处的地方


        

江俏: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还带这样的么


        

不过战懿说的话无可厚非,万一安安真的再发生事情,有他在总归要好点。


        

她没有多说什么,闭目睡觉。


        

战懿也睡在地铺上,用手机操控,关掉所有的灯。


        

屋子一下子暗下,只有窗外的月光漫入,整间屋子浸在浅浅的银辉中。


        

战懿侧睡的姿势,凝着床上江俏的身影,薄唇微勾。


        

距离越来越近了,未来可期。


        

这一夜,江俏睡了最五年来最安宁的一晚,没有做任何的噩梦,并且一觉睡到了上午十点


        

迷迷糊糊间,她感觉有软乎乎的东西趴在身上,睁开眼睛,就见战瑾安水灵灵的大眼睛凝视着她,甜甜道:


        

“妈咪早安”


        

声音软软糯糯的,小脸上也挂着软萌的笑。


        

江俏瞬间被萌化,惊喜的坐起身问:“小安安恢复啦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谢谢妈咪关心,我已经很好啦”


        

战瑾安肉乎乎的手臂圈着她的脖颈,满眼小星星的问:“昨晚妈咪一直抱着安安的咩安安是在妈咪怀里睡觉的咩”


        

“嗯,妈咪会陪着你,小安安答应妈咪别再犯病了好不好”江俏心疼的为他理了理发型。


        

战瑾安惊奇无比的睁大眼睛,“所以妈咪接下来都不会离开安安咩爸比说妈咪要给安安做一辈子的妈咪,是真的咩”


        

江俏怔了怔,片刻后还是轻“嗯”了一声。


        

不管以后怎样,这半年先帮安安治疗好病再说。


        

战瑾安瞬间开心的跳了起来,在床上欢快的转圈圈,边转边喊着:


        

“安安有妈咪啦妈咪再也不会离开安安啦”


        

他萌萌的小脸上,满是灿烂的笑容。


        

江俏本来想多陪陪他,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是爷爷打来的。


        

她接通后,就听江鹤扬道:


        

“小俏,你在忙什么有没有空回家一趟他们全都反了,聚众要我改变主意”


        

江俏眉心瞬间拧起,聚众一定是和昨天那10的股份有关,江宁雪一定又耍什么幺蛾子。


        

既然她要作妖,她就好好陪陪


        

她道:“好,我这就回去。”


        

挂断电话后,却见战瑾安嘟着小嘴,委屈巴巴的凝视她:


        

“妈咪要离开了么妈咪不要安安了么”


        

“当然不是,安安千万别这么想”


        

江俏生怕他又发病,连忙揉了揉他的头解释道:


        

“是妈咪家里有些事,妈咪需要去处理好,等处理完了,妈咪又来陪你好咩”


        

“那得拉钩钩说话算数”战瑾安朝着她伸出小拇指,十分没有安全感的模样。


        

江俏只能和他拉了拉钩,保证道:“妈咪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嘻嘻好哒,安安送妈咪出门。”


        

战瑾安瞬间喜笑颜开,拉着她的手下楼。


        

客厅里,战懿正坐在沙发上,背靠着沙发,手拿一份文件在看,那周身的矜贵宛若在拍时尚大片。


        

江俏看得心跳漏掉了半拍,不过很快收敛起思绪道:


        

“我需要回家一趟,你照顾好安安。”


        

“我送你。”战懿放下文件,顺手拿起旁边的钥匙。


        

江俏还没来得及拒绝,战瑾安便道:“我也要送妈咪”


        

于是,江俏只好坐上了战懿的车,身旁还黏了个小萌宝。


        

刚上车,女佣又恭敬的递来早餐。


        

“这是战先生特地吩咐为您准备的,请慢用。”


        

“谢谢。”江俏接过,是新鲜现煮的牛奶,还有火腿三明治。


        

她一直冰冷的心又软了软,这么久以来,已经很少有人关心她吃没吃早餐了


        

战懿这男人,也是挺体贴的嘛。


        

她将一份递给战瑾安,叮嘱道:“一起吃早餐。”


        

“好呀”战瑾安可开心了,一手拿牛奶,一手拿着三明治开始啃。


        

两人有说有笑间,车子驶到江家大宅不远处。


        

江俏连忙道:“在这儿下车就好,我走过去。”


        

战懿知晓她不想暴露关系,便没有勉强,将车停下。


        

原本开心的战瑾安连忙抓住江俏的手道:“妈咪,你一定要回来喔一定要记得来找安安”


        

“放心,我们是拉过钩钩的,解决好事情妈咪就去陪你。”江俏揉了揉他的头发,才下了车。


        

路过前车门时,战懿手随意的搭在车窗处,凝视她道:


        

“有什么需要帮助的,随时打电话。”


        

他的声音十分沉稳,给人强烈的安全感。


        

江俏也不知道为什么,向来镇定如她,最近面对战懿时,却总是会心跳加速。


        

她敛了敛神,“放心,大的本事我没有,解决这点小事的本领还是有点。”


        

话语里带着飞扬的神采,她迈步走进了宅子。


        

战懿看着她的背影,眉心微微拧了拧。


        

有时候还挺希望她只是个普通女生


        

江家大堂,所有的内亲都到了。


        

徐慧茹抗议的说:“爸,这事不是宁雪所为,宋佳真也已经被判刑了,怎么能把宁雪10的股份给江俏那个养女她终究是个外人啊”


        

“我也不赞同这么做,江俏她现在手上有25的股份,比我们两夫妇的股份还要高,这不合常理”江镇炀也抗议道。


        

大堂里所有的人都在议论纷纷,表示抗议。


        

他们才不在意江宁雪到底有没有害人,他们只在意江家的股份,绝不能落到一个外人手中


        

江鹤扬一直闭目养神,听他们说了半天后,才睁眼道:


        

“说够了你们是要联名忤逆我”


        

毕竟年纪大了,岁月磨砺下,哪怕是轻飘飘的一句话都带着威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