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九十四章 更恶毒的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九十四章 更恶毒的事


        

冷酷的话语里满是威胁。


        

江俏却冷不屑的道:“你不也是我已经忍了一分钟没揍你,你确定还要和我继续纠缠”


        

边说她边甩开他的手,不耐烦的活动了下筋骨。


        

又提醒道:“你与其在这里哔哔,不如去看看你的宁雪,她可被关进祠堂罚跪呢,你说她那么小的身板,怎么承受得住”


        

楚寒眸色一眯,他来江家就是收到了江宁雪的短信。


        

江宁雪说了很多可怜的话,楚楚可怜的向他求助,他本以为江家人那么宠江宁雪,不至于把江宁雪关起来,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我自然会去看她,但江俏你最好是好好考虑,和战懿在一起,你绝不会有好下场”


        

说完,他转身就走。


        

江俏冷嗤一声,懒得理会。


        

不过看着他的背影,她眸底掠过一抹精光。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既然已经让江宁雪失了忍心,不如再进一步,总得让江宁雪为她被囚禁三天而付出代价


        

楚寒走着,满心担忧的给江宁雪发短信:


        

“到底是怎么回事,江家人怎么会罚你跪是宋姐的事你先告诉我,我好想应对之策。”


        

江宁雪很快回复,“嗯,姐姐她弄了些断章取义的照片来诬蔑我,成功的欺骗了所有人楚哥哥,你一定要想办法帮我啊,你了解我的,我除了五年前那件事,真的没有伤害过妹妹。


        

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在帮你想办法,也想和妹妹打好关系,我一直希望妹妹能和你在一起,想等着拿到股份和钻石矿后再说,我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破坏计划呢”


        

楚寒想到她带江俏拍库琦写真、想到她为帮江俏不惜去做最没存在感的车模,自然全信了她。


        

他发消息安慰:“你别想太多,我先去见见江老爷子,再去看你。”


        

祠堂里,江宁雪跪在地上,看到楚寒的回复,唇瓣勾了勾。


        

以楚寒如今的影响,老头子再怎么也得给楚寒几分面子。


        

很快,很快她就可以离开这破祠堂了


        

不过现在还跪着,她的心情十分不好。


        

虽然有蒲团垫着,可膝盖依旧很疼。


        

而且外面每次有人路过,她都能听到大家说:


        

“嘘,小心点,大小姐跪地面呢。”


        

“没想到她竟然会做出那么恶毒的事,实在是太难以置信了。”


        

“知人知面不知心”


        

她恨得手心都捏成了拳头。


        

一群卑贱的佣人,有什么资格议论她嘲讽她


        

等她出去后,她一定要好好教训她们


        

没过一会儿,门“吱嘎”一声被推开。


        

江宁雪以为是楚寒,欣喜的扭头,就看到江俏走来,她的眉心瞬间拧起:


        

“江俏,怎么是你你还来做什么你来看我笑话的吗”


        

“是又如何你对我做了那么多伤害的事,就不允许我来看看你笑话”江俏居高临下的噙着她。


        

江宁雪恨得咬牙切齿,“江俏,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故意入狱三天,就是想要将事情闹得全民皆知是不是就是想在最后关键时刻,将我搞得身败名裂


        

之前你也是刻意诱导我签下那赔偿书的是不是从一开始你就在算计我”


        

“是啊,倒是挺聪明的嘛,不过你漏了一件事,其实我手上没有你和宋家真的录音,昨天也是故意说来吓唬你的。


        

而且在昨天之前,我就已经收到今天这些照片,你知道我为什么昨天不拿出去么


        

因为昨天拿出去,你又怎么能在江家那么多人面前装呢又怎么能让江家众人看到你这虚伪的一面呢”


        

江俏有条不紊的幽幽的扬出话。


        

江宁雪气得脸都红了,“江俏你恶毒你简直不配为人我要掐死你,掐死你”


        

她边嘶吼着,边起身掐江俏的脖颈。


        

江俏却倏地一把抓住她的双手手腕,目光冰冷的噙着她:


        

“我恶毒,那你又是什么呢若不是我聪明,现在蹲大牢的人就是我是你先企图污蔑我算计我,我不过是以牙还牙


        

五年前害了我还不够,如今你还想害我你真当我是软柿子任由你捏”


        

“你放开你有什么资格责怪我是你先逼我拍果照,是你害我成为众人的笑柄的库琦的杂志写真你也算计了我那么久,每次你都是这样将我打入谷底


        

我恨你我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绝不会放过你的”江宁雪愤恨的反斥。


        

江俏忽然一笑,“你说对了,我就是恶毒,我不仅做了那些事,我还做了更恶毒的事呢


        

你瞧,门外的人是谁”


        

江宁雪扭头一看,就见楚寒站在那里,俊冷的面容间满是不可置信。


        

她脸色倏地苍白,唇瓣都抖了抖,“楚楚哥哥”


        

楚寒难以置信,他怎么也没想到在他跟前柔柔弱弱的江宁雪,竟然有这么歇斯底里的一幕。


        

而且前一刻她还告诉他她真的没有参与这件事,为了她他跑去和江老爷子谈了那么久,江老爷子不同意,他还在想着用什么别的办法救她,却没想到,一来就看到了全部的画面


        

他凝着江宁雪问:“果照是怎么回事她为什么会逼你拍果照你之前口口声声说你不在意库琦的输赢,可你竟然因为这事毒害了那么多名模污蔑江俏”


        

这是楚寒彻底不敢想的,因为那次见面后,他就让江宁雪先休养生息,他也打算再争取争取,倘若江俏实在不识好歹,再爆出另外一些东西


        

可江宁雪竟然背着她擅自行动


        

江宁雪慌张的连忙站起身跑过去,抓着他的手臂道:


        

“楚哥哥,我刚才只是太气了,是江俏激的你听见了的,她对我那么凶,我才会故意说那些话呛她”


        

“你先回答我,果照是怎么回事什么叫她逼你拍的你不是说是她的”


        

如果说江俏逼江宁雪拍的,也就是说那果照压根不是的,是江宁雪自己拍的


        

从那件事情起,她就在瞒他


        

江宁雪脸色惨白,慌张的不断在脑海里思索借口,可她能怎么解释她能说什么